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五 得道多助失道寡
    三人转了一圈,来到鲲鹏大宅,此处名曰紫天府,也是俯视山云,飞鸟盘绕的神仙居所,那些所谓“山海门人”今天便在此聚会。

    雨崖子门下数大弟子得她肯,也已列入门人之中,洗水道人出门问:“鲲鹏师叔,你们因何耽搁了?怎地你心绪不宁?”

    鲲鹏骂道:“万仙门中,多是些不顶用的混账,只知吃喝玩乐,不知大祸临头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在旁微觉窘迫,他以往与天地、圣阳派诸人别无二致,若非数年前现一天门,借由那天门前往异世走上一遭,由此顿悟,只怕也是这等纸醉金迷、庸庸碌碌的模样。

    三芝道人与洗水道人唯唯诺诺,暗想:“师父让咱们跟这狂人干事,将来可别得罪了同门,受到排挤。”心中都打起退堂鼓来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只见有两个海纳派弟子抬着一人,走了进来,众人一瞧,只见分物道人喝的酩酊大醉,满面油光,嘟囔道:“醉仙丹,再...再来一枚,盘蜒兄弟,再来...行行好....有何差事,都包在师兄身上。”

    原来盘蜒这一年来在炼丹房当差,与这分物道人交情极好,自个儿偷吃灵仙丹,偷赠他醉仙丹,分物道人名声本就极差,盘蜒也是臭名昭著,两人混在一块儿,算得上沆瀣一气,更被万仙众人引为笑谈。盘蜒拉拢分物道人加入这“山海门”,分物道人自然义不容辞。

    鲲鹏苦笑道:“好,好,我‘山海门’本就名声不佳,如此方才相衬。让外头那群没羞没臊的王八羔子说嘴去吧。”他正在气头上,竟然粗话连篇。

    却听门外有人问到:“请问鲲鹏师叔,盘蜒师弟在吗?”

    鲲鹏行事偏激,常常得罪高人,故而门庭冷落,自来鲜有外人光临,闻言吃了一惊,忙迎了出去,只见十多个同门站在院中,为两人有些眼熟,他忙问:“不知诸位来我这....这山海门何事?”

    盘蜒认出二人,奇道:“可是法剑派牛乐,友朋两位师兄?”

    那二人见到盘蜒,面露喜色,走上前来,深深作揖,说道:“我二人蒙师弟相救,感激无比,只是一直无缘回报。偶尔得知师弟列入这‘山海门’之事,故而来此,以效绵薄之力。”

    盘蜒大吃一惊,暗想:“我与渊北辰相斗之事,他们已经知道了?当时这两人神智模糊,怎会知晓?”迟疑片刻,问道:“二位为何这么说?”

    牛乐道:“咱们中了那疫魔毒计,心神受控,竟然欲加害雨崖子师叔,若非师弟击败那渊北辰,我二人定当性命不保。咱俩别的都没瞧见,却只模糊见到师弟一剑斩掉那渊北辰头颅,咱们由此获救。若师弟不嫌我二人先前旧怨,万望收我二人与门下弟子入门。”

    盘蜒喜道:“两位师兄肯来,那是最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鲲鹏、张千峰也不明其中经过,但见这两人心意诚挚,自也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忽然头顶风声飒然,众人一抬头,见雨崖子骑着褐嘴翠鸟从天而降,三芝、洗水、分物、盘蜒齐声道:“师父,你怎地来了?”一齐跪下相迎。

    雨崖子笑道:“怎么?你们在‘山海门’中,不受我管束,我便不能来看看你们?”

    鲲鹏忙道:“师姐说的什么话来?这位师侄不过在我这儿帮忙,万不敢与师姐相争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点了点头,偷望盘蜒一眼,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不知你们山海门中可还有空缺?我闲来无事,也想入门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大惊,鲲鹏更是摸不着头脑,愣了片刻,问道:“师姐何等身份?我...我万不敢....”

    雨崖子朝鲲鹏拱手道:“我真心实意,愿入此门,若山海门职责所在,愿听鲲鹏师弟差遣,绝无反悔。”

    原来雨崖子偶然间听到闲言碎语,议论这新创的“山海门”之事,言下对盘蜒等人极尽嘲弄,雨崖子气愤不过,心疼爱徒,如何能置身事外?她本已吩咐门下几位有闲门人相助,此次索性豁出去了,自个儿跑来入门。

    鲲鹏听她话语斩钉截铁,绝无虚假,不禁心花怒放,哈哈大笑,说道:“好,好,师姐要来,我也不敢自居一派之长。这门主之位,便由师姐担当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摇头道:“我可不想担这般重担,听说你们山海门要与万鬼作对,而我与万鬼颇有过节,若要和万鬼相斗,尽管知会一声,其余之事,我可不管。”说罢有意无意,走到盘蜒身边。盘蜒感激至极,忽然间闻她身上芬芳,只觉心中安宁。

    鲲鹏接连得了大援,一时之间心中满是希望,盘蜒道:“难得大伙儿齐聚,还请鲲鹏师叔向大伙儿说说咱们这山海门之事。”

    鲲鹏沉吟少时,朗声说道:“三年之前,我等万仙门人与万鬼在玄鼓雪原一会,六位尊长施展神通,以至冰墙裂地,横亘天维,万仙、万鬼各自退兵。之后我万仙再无动作,凡间诸国,对我万仙失了信任,颇有不敬。而万鬼诸恶趁势钻营,渗入冰墙以南,散布爪牙,培植势力,蠢蠢欲动,其心险恶,昭然若揭。”

    盘蜒点头道:“不错,我曾与雨崖子师父会过万鬼众妖,果然狡猾无比,险些放纵出那疫魔为祸。此乃冰山一角,其毒计仍难以估量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附和道:“徒儿所说不错。”

    鲲鹏精神一振,又道:“在下蒙六位尊长授意,得创立此‘山海门’,其本意便在于‘驱逐万鬼,镇守山海’。我万仙皆为出世修道人士,按理不该多管凡间争端,然则‘出世未必能得道,入世未必不得道。’万仙一贯松散行事,各有意愿。而我山海门则非得团结一致,共同进退不可。”

    众人相互张望,不少人便想:“如时常入世,那可误了修为。”

    盘蜒则喊道:“师叔说得好,游山玩水如能悟道,那打打杀杀更是捷径。咱们仙人立于世间,放着大把妖魔不杀,无数仙境不探,那算个狗屁仙人?”

    雨崖子抿嘴一笑,在盘蜒脑门上一拍,啐道:“不许口吐污言。”她实在忍耐不住,看似责骂,实则神色颇为亲切。

    张千峰也道:“师父所言有理,我六十年时光浑浑噩噩,进境低微,然则在凡间屡遭险情,功夫竟突飞猛进,可见我万仙的功夫,非运用而不强,非历练而不坚,如要悟道,先出世,再入世,终可至随心所欲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鲲鹏心下一乐:“千峰与盘蜒助我良多,真乃不可多得的人才。我能遇上他二人,可谓天助我也。”又道:“无有规矩,不成方圆。咱们万仙门要立下功劳,做出样子,不得已,非动用严规不可。从今往后,诸位每日巳时须得来此一报,我会委派事宜,或聚在一块儿习武,或一道外出办事,齐心协力,不得推诿。”

    有一法剑派弟子问道:“那如本派有事,与山海门互扰,那又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盘蜒与张千峰都想:“万仙门中,能有什么要紧事?多半是吃喝玩耍、闲情雅致。”

    鲲鹏道:“既入了我‘山海门’,便当以山海门为重,我会酌情考量,努力调停。”

    他又取出数十颗拇指大的宝石来,分给众人,自己留有一玉像,说道:“此乃我珍藏多年的宝物,名曰泪滴子母石,最是神奇不过,无论相距多远,若有事欲找我,皆可凭借此石传信。一日可飞三千里。万里之遥,亦不再话下。”

    盘蜒取过宝石,站在门外,对着泪滴石喊道:“除魔降妖,山海无敌!”一松手,那宝石快如闪电,铛地一声,落在那玉像手中,玉像旋即声道:“除魔降妖,山海无敌。”正是盘蜒声音。

    众人皆惊呼起来,都想:“久闻这鲲鹏武功在第五层遁天中出类拔萃,又不近女色,功力精纯,手中宝物无数,并非不知天高地厚,一味胡来的疯子。”原先对他毫无信心之人,此刻不免生出敬畏。

    鲲鹏、张千峰、盘蜒三人早已商讨妥当,将山海门门规一一说了出来,众人听了,倒也并无异议。

    鲲鹏想起午间之事,又道:“诸位若听旁人非议,莫要理会,咱们如今初创不久,自然多有无聊之辈指指点点。”

    盘蜒与张千峰互望一眼,心想:“这当真是肺腑之言了,您自个儿先悠着点吧。”

    鲲鹏布置众人事务,有人派下山去,前往诸国,联络诸侯天子,告知这“山海门”之事。有人则留下习练武学,鲲鹏委实有罕见罕闻的才学,精通伏羲八卦之术,早设想好诸般群战时的阵法,预想将来碰上大批万鬼,哪怕仓促应战,自可应对自如。

    他又对盘蜒说道:“师侄,你那炼丹房的差事便交了吧。”

    盘蜒与分物道人同时惨叫起来,扼腕痛惜,神色惨淡,雨崖子握住盘蜒手掌,打他手心,说道:“不许对师叔无礼,不就是那灵仙丹么?我让人多预备些,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鲲鹏道:“师侄过目不忘,记心奇佳,兼之悟性惊人,我有一桩重要差事,唯有你能胜任。”

    盘蜒奇道:“什么差事?”

    鲲鹏道:“万仙门中有两大书库,海纳派、神藏派各有其一。还请师侄去往书库,博览群书。”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