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四 诸事不顺下下签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鲲鹏忽然露出恼怒神情,说道:“什么仙人?好没自知之明。只不过是一群醉生梦死、怕苦畏难之辈罢了。到了这等地步,他们还不醒悟么?”顿了顿,又道:“我径直去找苦朝派南泊秃驴,这老小子推三阻四,硬生生将几位答应入门的弟子劝了回去。我鲲鹏如此行事,并非为了一己之私,实乃为万仙着想,结果各人皆自私自利,以为我想争权?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”

    盘蜒明白各派首脑顾虑,万仙六位尊长虽答应这山海门之事,但毕竟未曾大力推行,故而诸派皆不愿放得力好手前来,唯有神藏、海纳两派出力最多,各有十多位渡舟、飞空好手入门。他道:“如若不成,咱们去找第二层的弟子,威逼利诱之下,好歹捉个百八十人,方可有人手办事。”

    鲲鹏哈哈大笑,其中却殊无欢快之意,他道:“万仙门规,二层游江弟子,不得派中尊长答应,更不能出万仙群山一步。咱们即便拿刀子逼人,到头来也不过是徒惹笑话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不快,焦急万分,眺望远处,却见有许多门人在山中树下吟诗作对,弹琴歌舞,其中不乏门中成名已久、道行深湛之人,鲲鹏越看越气,蓦然长啸一声,喊道:“大难临头,火烧眉毛,却兀自歌舞升平,一无所知,若真是如此,灭门之祸不远矣!”

    他也不加掩饰,声音传出数十里,山下群仙皆听得清清楚楚,众人面面相觑,过了半晌,皆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,其中有几人偷偷摸摸的说道:“是那疯子鲲鹏,整日害怕什么万鬼。”

    有一女子眼尖,说道:“那一旁之人,不是他徒弟张千峰么?”

    另一女子笑道:“啊,果然是他,脸蛋确是一等一的俊俏,倒像是个仙女似的。只是跟了他那凶神恶煞的师父,也有些庸俗土气了。”

    还有一男子道:“另一人不是那名声糟糕的涉水小徒盘蜒么?不,不,他眼下也登入第二层。就是这贼人,打伤了咱们银叶师妹。”

    头一女子道:“听说这三人异想天开,创立了什么山海门,四处拉拢门人,我好几位师兄师妹都被那鲲鹏缠过啦。”

    那男子连声轻笑,说道:“真是不务正业,无事找事,不仅如此,还咒我万仙有灭门之祸?若非我眼下正忙,懒得与他计较,非要狠狠教训教训他不可。”

    那几人声音极轻,本不想被鲲鹏听到,但鲲鹏仙法惊人,听得一清二楚,哼了一声,足尖一点,霎时已到了众人之间,喝道:“你是何派弟子?竟说要教训我?”

    那男子吓了一跳,却又故作镇定,转过头去,装作不知,也不理睬,鲲鹏一把将他抓起,那男子虽是第四层飞空弟子,但在鲲鹏手下竟毫无反抗之力,鲲鹏道:“你有胆大放厥词,眼下却又成了缩头乌龟了?”

    一旁许多门人或是天地派,或是圣阳派,见状皆惶急不安,连大气都不敢喘,那男子鼓足勇气,顶撞道:“我乃天地派宣途师父门下王栽树,鲲鹏,我何时得罪你了?你不分青红皂白,胡乱出手伤人,好生不讲道理!”

    鲲鹏见张千峰、盘蜒快步赶来,怒气渐渐平复,想道:“我与一后辈弟子较什么劲儿?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只听树上有一人冷笑道:“放下我徒儿。”忽然数片落叶飞了过来,在空中连成一片,仿佛兽爪般罩下,鲲鹏一愣,松脱右手,放了那王栽树,举掌一封,砰地一声,将落叶打散,那落叶咄咄声中,刺入一旁石板,竟似比梅花镖还锋利。

    树中人身形一晃,已拦在鲲鹏与王栽树身前,鲲鹏认得此人名曰宣途,也是第五层遁天门人,自己虽与他不熟,但也不可伤了和气,说道:“宣师兄,我一时心急,冒犯了贤徒,还望师兄见谅。”

    只见这宣途看似四十岁年纪,眉毛已然剃光,自行画眉,脸上化妆,颇为精细,但衣着却极为朴实,他满脸嘲弄之色,说道:“鲲鹏,有我在此,你可伤不了我徒儿,冒犯二字,却也谈不上。你回去做你的清秋大梦吧,我也懒得揍你。”

    鲲鹏听他言下傲慢,竟全不将自己放在眼里,正要发火,但转念一想:“小不忍则乱大谋,我若与他大打出手,徒然败坏我这山海门派名声。”默然不语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宣途回过头,朝众弟子做了个怪脸,暗示这鲲鹏外强中干,在自己面前不敢放肆,众天地派弟子哈哈大笑,圣阳派弟子更是大声起哄,卖力嘲弄。

    鲲鹏登时怒发冲冠,正要回身打架,却听盘蜒笑道:“原来是天地派在此附庸风雅,卖弄把戏,我还道谁家琴声歌曲如此不堪,敢情是那银叶丫头的师兄师姐。”

    鲲鹏经盘蜒这么一说,稍稍消气,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宣途死死瞪着盘蜒,嘴唇发颤,神色极为诡异,他叫道:“你便是那打伤我徒儿的小贼盘蜒?银叶她满脸青肿,至今仍有印记,我正要找你算账!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擂台之上,不认爹娘。输赢全看本事,也不管你是男是女。你教出来的徒儿本事差劲,自个儿也好不到哪儿去!”

    宣途怪叫一声,袖袍一拂,内力迸发,卷起落叶,直朝盘蜒袭去,忽然间,鲲鹏拍出一掌,那落叶霎时被掌力拍的粉碎。

    宣途大怒,猛然一冲,手做虎爪,朝盘蜒脑门抓下,便在这时,只觉手腕处被人一格,两人内力冲击,宣途浑身巨震,抵挡不住,腾腾腾连退数步,只见鲲鹏身形凝立,站在盘蜒身前。

    鲲鹏道:“师兄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宣途喊道:“你胆敢对我出手?你们这山海门倒行逆施,不顾同门情谊,可是得了宗主首肯,便无法无天起来了?我定会去宗主面前告状,要你那山海门遭殃。”他稍一试探,已知道鲲鹏武功深不可测,自己未必能胜,无法再对盘蜒出手,只是恼怒不过,非要扣上些罪名不可。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师叔刚刚那一抓来势汹汹,已决心要取我性命,颇有以大欺小的威风。不知宣途师叔可否也一并告知宗主,瞧他老人家如何示下?”

    宣途脸色难看,但一时语塞。鲲鹏见己方站住道理,怒气全消,拱手道:“叨扰了。”遂与盘蜒、张千峰拂袖而去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