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二 诡计多端千夫指
    吕流馨怒道:“师兄太不像话了,使诈取胜不提,还对女子下此狠手。”

    白素点头道:“如此确实胜之不武,只怕有损我神藏派声誉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道:“你们好好想想,若真到生死相搏,存亡一线的境地,敌手狠辣残忍,非要取你性命,你还能讲究礼教道理么?莫说是女子,便是白发苍苍的老妇,又岂能稍有迟疑?”

    白素道:“是弟子错了,师父教训的是。”吕流馨则不以为然,心想:“眼下可非生死一线的地步,盘蜒品性委实卑劣,我以往真是瞎了眼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对盘蜒了解极深,知道那粉雾并非毒药,不过是障眼法而已,掩盖盘蜒幻灵真气,他功力远胜过银叶,早在两人贴身相斗之时,那幻灵真气已渗入敌人体内,盘蜒不欲真实功夫为人所知,故而大费周章,以阴谋取胜。而盘蜒虽身怀诸般奇术,但情愿受千夫所指,乐于糟·践名声,也令雨崖子颇为头疼。

    她长叹一声,暗暗苦笑,心中反而加倍怜惜。

    此次也有十六人于擂台比试,八人可至游江层,但仍需决出一优胜之人,谓之状元,受宗主嘉奖,乃是极大的荣光。故而盘蜒、吕流馨虽然获胜,却尚要留下比武。

    盘蜒穿戴整齐,朝众人作揖一圈,回到洞口,倚墙而立。众人对他冷嘲热讽,唾沫横飞,更有人朝他投掷杂物,盘蜒浑不在意,颇为自得。

    蒙山仙使道:“肃静,肃静!此次擂台,不计手段,唯不许伤人性命,盘蜒取胜,不违规矩,诸位肃静!”他一发话,如山呼海啸,众人听得清清楚楚,无不敬畏,场面便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考官报上吕流馨姓名,她再度上场,与又一文秀公子比武,那公子乃是海纳派严碑,正是先前在洞窟中与她聊天之人,他武功比吕流馨更高,只是怜香惜玉,并不使重手,吕流馨得他放纵,使尽浑身解数,两人斗得甚是精彩,不似争锋,倒像演舞,你来我往,进退合拍,彼此皆感喜悦。

    众人渐渐不耐,有人骂道:“此乃会试场所,不是你二人谈情说爱之地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脸上一红,娇叱一声,剑招变得凶猛起来,那严碑叹了口气,忽然拍出数掌,掌力笼罩之下,吕流馨手腕无力,铛地一声,长剑远远飞出。吕流馨“啊”地一声,纵身去拿长剑,但严碑比她更快,在她纤腰上一抱,吕流馨瞬间娇躯酸软,被他拿在怀里。

    她娇羞万分,嗔道:“你....你放开我,这般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严碑柔声道:“是我太过无礼,得罪姑娘。”说罢退后几步,朝她一揖到地。吕流馨拾起长剑,脸上发烧,慌忙退下,这一战算是她输了。

    考官道:“吕流馨师妹虽败,但已可登入游江境界,稍后可获赐仙丹,习练游江层功夫。”

    盘蜒冷眼旁观,暗想:“我以往也如这严碑一般,讨好女子,德行如此不堪。”蓦然脸上发烧,恨不得挖个地洞躲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上上下下,接连比试,再过不久,又轮到盘蜒出场,对面一人,乃是法剑派信君,虽生的五大三粗,方脸浓眉,但依旧打扮秀雅,衣着极为讲究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信君尚未开口,盘蜒说道:“老猪穿新衣,依旧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信君气往上冲,暴喝一声,拔出法剑,直袭盘蜒,盘蜒解下腰带,挥了过去,那信君知道厉害,将内力凝聚周身,屏住呼吸,朝盘蜒那腰带斩去,只听一声轻响,那腰带登时断成两截,却并无粉末散出。

    信君微微一愣,眼前一黑,脑袋已被盘蜒长裤罩住,他哇哇乱叫,目不见物,被盘蜒数拳打在背心,信君身子骨极为强硬,挺过数招,用力扯向那长裤,本欲将其撕碎,但盘蜒一抽手,那信君手指挖在脸上,留下一道伤疤,鲜血长流,更是厉声大喊。

    盘蜒传回长裤,笑道:“裤袋中并无那‘不吃饿死散’,但长裤中却足量不缺,师兄还请笑纳。”

    信君怒道:“无耻的败类,你...你....”一眨眼,登时心胆俱裂,只见面前之物身躯巨大,皮肤粗厚,鳞片崎岖,乃是一直立的大蛇。信君不知此乃幻灵真气,生平又最怕毒蛇,登时拔腿就跑,盘蜒趁势追上,趁他体内真气涣散,点中他穴道,又将信君制住。

    坡上众人又是一通不着边际的痛斥,说盘蜒丧尽天良,无恶不作,委实乃万仙之耻。又有人说他裤裆有毒,奇臭无比,才令信君方寸大乱,吓破了胆。

    蒙山仙使朗声道:“盘蜒胜得合乎情理,诸位勿要喧闹!”观众无奈,唯有将骂声吞落腹中,心中却想:“蒙山仙使偏袒本派门人,好生不公。”

    盘蜒取下信君腰带,说道:“这算你赔我的,咱俩就此两清,再无恩怨。”笑容依旧,回到原处待着。

    他这场一比完,便算入了四强,随后一场,乃是那严碑与另一好手相斗,严碑持剑在手,不用掌力,朝对手深深鞠躬,又向吕流馨方位微笑点头,眉目传情,吕流馨大觉窘迫,心道:“这人老缠着我做什么?他赢了我,还好意思向我炫耀?”但见他将自己放在心上,不由得暗自窃喜。

    严碑长啸一声,剑尖圈转,竟使出吕流馨的剑法来,吕流馨吃了一惊,暗想:“他只与我较量百招,便将我功夫全记住了?这人好生聪明。”

    她所使剑法,乃是雨崖子所创,白素道人所传,名曰“千棘神剑”,剑招看似美观,暗含杀机,一招一式皆蕴有极强韧的反击之力,其精髓在于剑上真气,而非精妙剑招。

    她看严碑使了十招,只不过形似而已,并未得这千棘神剑的妙处,只是他记性惊人,在招式中融合自身领悟,内力又极为深湛,故而与对手较劲,一时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吕流馨忽然想道:“他想用我剑法取胜,意思是说:我功夫仅稍逊于他,却比旁人更强。他实则...实则在讨好我。”想到此处,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严碑敌手名曰赵德,乃是万仙门另一大派系苦朝派的弟子,剃了大半头发,只留下短寸,神情严肃,衣着朴拙,所使兵刃也不过一段六尺黑木,此刻板着面孔,将那黑木左右挥舞,力道震荡,乃是一往无前、大开大合的功夫。

    盘蜒平时少见这苦朝派门人,一见之下,大感钦佩,暗赞:“虽也未必不是假惺惺的伪君子、假神仙,却比其余万仙要顺眼多了。”

    严碑武功内力本在这赵德之上,但一味讨好吕流馨,太过轻敌,硬接了那黑木头数招,竟霎时岔气,内力溃散,被赵德步步紧逼,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到此地步,严碑再顾不得玩闹,猛吼一声,长剑横斩,接连数招,招招相同,已然使出绝技,方才扳回局面,随后全力一掌,正中赵德腹部,赵德高声惨呼,直摔出去,内息不畅,知道难以取胜,唯有低头认输。

    吕流馨站起身来,远远朝他大喊道:“喂,喂,这位公子,你功夫学的可不到家呢。”

    严碑面上无光,但总算惊险取胜,朝吕流馨雅然一笑,说道:“自然远远及不上姑娘了,将来有缘,还要向姑娘多多请教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点了点头,朝他还以微笑。

    考官宣道:“有请神藏派盘蜒,圣阳派洛天波!”

    盘蜒抖擞精神,再度登台亮相,而那洛天波也缓步上前,只见此人神态凝重,目光冰冷,掩不住心中轻蔑之意。

    洛天波道:“盘蜒师弟,你仍要空手与我对敌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杀鸡焉用牛刀?我手中无剑,却比手持兵刃之人更为厉害。”

    洛天波笑了一声,说道:“我洛天波生平还从未见过师弟这般狂徒。”长剑一振,上头燃起火焰,宛如罩上一层红彤彤的透明丝绸,不停随风飘扬,台上有多人惊呼道:“真阳神剑!”正是圣阳派最负盛名的神功,想不到此人仅列游江阶层,竟已练成这般绝学。

    洛天波喊道:“你若认输,我便饶你一回。否则只要被我这长剑稍稍擦伤,便会断手断腿!”

    盘蜒微笑道:“那不如师兄先认输?我也可饶你一回。”

    洛天波眉头一皱,瞬间冲了上来,盘蜒面对敌人,却不停朝后倒退,但终究比洛天波慢了一步,洛天波一剑斩下,剑刃来势奇快,盘蜒倒翻出去,将这一招避过。

    洛天波冷哼一声,将长剑舞得密如飞蝗,毫无空隙,紧紧追着盘蜒,但盘蜒轻功油滑至极,这剑尖始终差他半寸,却万万逮不着他。

    观者本见了真阳神剑,各个儿兴奋无比,对洛天波大加赞赏,谁知到正面交锋时,盘蜒东逃西窜,竟全不还手,且线路狡猾得紧,这洛天波纵然身法再快,但总能被他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。众人瞧得火气极大,纷纷再骂道:“什么玩意儿?”“瞧得我都快睡着了!”“这盘蜒属狗的吧,跑的这叫一个顺溜。”

    洛天波虽然内力精强,但毕竟远不及圣阳派召开元、于步甲二人,这真阳神剑无法持久,但他极为要强,全力直追,也不曾散去功力。突然间,盘蜒停下步子,洛天波大喜过望,猛然一剑劈下,谁知盘蜒脑袋瞬间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洛天波大惊失色,心想:“我....我若杀了他,这比武便算我输了。”急忙收手,但他本已真气不继,强弩之末,难耐骤变,蓦然内息逆乱,盘蜒再轻轻一转,到他背后,手掌一拍,已制住洛天波大椎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