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一 过街老鼠难容身
    宽阔洞穴中挤满了人,盘蜒左右瞧瞧,有人神情紧张,有人加紧练功,也有人气定神闲,不以为意。微光从头顶洞窟洒落,倒也不见得阴暗。

    一年之前,盘蜒也曾在此等候,随后比武落败,受众人奚落,如今他重游故地,心下感慨,暗想:“不知那血云何在?”

    他瞧见吕流馨也在人群之中,正与一潇洒文雅的公子笑谈,眸光闪动,甚是喜悦。盘蜒想起自己似乎这大半年都不曾与她这般说过话。

    盘蜒上前问道:“师妹?你度过那泉水试炼了?”

    吕流馨斜觑他一眼,冷冷道:“原来是我那赫赫有名的师兄,亏你还想的起来我,知道我来此会试。”

    那公子奇道:“这位可是盘蜒盘道长?久闻大名,今日一见,三生有幸。”见两人神色不对,微觉异样,抱拳一让,走到一边。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我就知道师妹定然能成,果然不出山人所料,我这神机妙算之能,可谓当世一绝。”说罢笑了几声,见吕流馨颇为冷淡,笑声又小了下去。

    吕流馨道:“盘蜒师兄好大架子,平素闲来无事,半句话也懒得多说,怎地今天偏不对劲,跑来找我了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怕扰你清修,乱你心思,只得暂且避让”

    吕流馨怒道:“连说一句话的功夫都没有?盘蜒,你是有意气我,还想怎样?你做错了事,难道还要我向你感恩不成?我俩相处,我一直让你,一直盼你向我赔罪,也不必甜言蜜语,只要一句认错,我立时便原谅你了,可你可你好生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确不知师妹心意,有负于你,师妹教训的是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冷笑一声,说道:“现在知道错了,为时已晚,我俩已无瓜葛,师兄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盘蜒愕然相望,愣了半晌,叹道:“师妹,对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一摆袖袍,扭过头去,不再理睬,盘蜒怏怏离开,吕流馨忽然又道:“盘蜒,当年在山庄之中,你对我说的那些绝情话,你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盘蜒也不回身,稍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吕流馨望着盘蜒背影,怒火中烧,说道:“当年我在床上如死人般躺着,心在滴血,天天盼你来看我。却不见你一丝影子,我早该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,幸亏我醒悟的早,从今往后,你我最多不过师兄妹的情分,不,如若见面,我不来睬你,你也不必理我。”

    盘蜒,这不正是你想要的么?早在投入万仙门之前,你就想令她厌恶你,斩断对你的情丝,不是吗?此事比设想的更为顺利,你可心满意足了?

    盘蜒心中苦楚,颇不好受,但一时之痛,却也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他去年败在擂台上,可在洞窟与擂台间自由来去,无需考官领路,他来到那擂台,又见无数观众,各个儿衣着光鲜,面带笑容,指指点点,甚是兴奋。

    有考官报:“神藏派吕流馨,圣阳派白柳!”

    坡上观者翘首期盼,连声道:“是了,终于来了。”吕流馨也进境奇速,一年之内便熬过池水试炼,万仙中多得是多情好事之辈,听闻有俏美可人的聪慧少女,无不想一睹芳容。

    吕流馨走出洞口,斜视盘蜒一眼,盘蜒朝她颔首鼓励,吕流馨轻轻哼了一声,不再理他,只见对面一青年公子,倒持长剑,正朝她友好行礼。

    吕流馨道:“这位可是白柳公子么?贫道神藏派吕流馨。”她乃雨崖子嫡传弟子,自称为道姑,实则并不信奉道宗。

    那白柳公子说道:“久闻姑娘美名,今日得见,不胜之喜,形势所迫,在下当全力以赴,还望姑娘莫要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道:“好说。”两人客套一番,吕流馨瞧白柳公子架势,知他不会先动手,足尖一点,使出一招“道冠诸侯”,长剑斩向白柳脑袋,那白柳还了一招“火烧连城”,两人交换数招,兵刃并不相碰。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师妹得师父亲传,于武道领会极深,那白柳本就不是她敌手,再加上妙水剑之利,此战必胜无疑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他所料,吕流馨身法越来越快,招式恰到好处,时而短打,时而远攻,那白柳公子瞻前顾后,委实忙不过来,斗了数十招,他手上仙气一弱,被妙水剑斩断兵刃,白柳身子剧震,懊恼无比,抛去兵刃,就此认输。

    吕流馨上前握住白柳手掌,柔声道:“承让了,公子武功奇佳,只是不忍伤我,咱们就此结识,也算一场缘分。”

    那白柳心潮涌动,霎时不再怨恨,朝她痴痴一笑,吕流馨朝盘蜒瞥了一眼,朝台上众人行礼,走上坡道,找着雨崖子与白素道人。

    观众见状,齐声叫好,有人心想:“她如此武功容貌,不逊于去年东采奇、陆振英两位姑娘。而她亲和喜人之处,犹有过之。”

    之后又斗了几场,分了胜负,考官又道:“神藏派盘蜒,天地派银叶。”

    盘蜒走上擂台,环视观众,见各人神情迥异,言辞激烈,摇头冷笑者大有人在,他不再多想,凝视洞口,只见一秀丽女子走了出来,身着一身青袍,盘蜒问道:“来者可是银叶姑娘么?”

    银叶点头道:“盘蜒师弟,久仰大名,早想一会了。”说罢左右手一摆,摸出两柄匕首,却见盘蜒两手空空,奇道:“师弟用什么兵刃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好男不跟女斗,我见到女子,打不起精神,若再用兵刃,岂不太过无耻,咱俩空手比比?”

    这银叶在万仙小一辈中也颇有艳名,倾慕者为数众多,听盘蜒口出狂言,无不愤慨,陆续有人大喊道:“小贼好生狂妄!”“上次被揍得半死,如今尚不得教训么?”“银叶师妹,狠狠让他吃些苦头,要他再无颜来此显摆!”

    银叶面有怒容,暗想:“你瞧不起我?且让你看看我天地派的本事!”呼啸一声,身法如狼如虎,朝前一跃,双手舞动刀刃,刺向敌人要害。此为天地派森林刀法,乃是天地派中一位前辈高人长居山野,与野兽同吃住,妙悟玄奥,所创出的一门奇功,一旦使出,灵活至极,身手迥异无比。

    盘蜒双掌交错,抓向她兵刃,银叶心道:“好生无礼!”倏忽一动,身子圈转,正是一招“猎豹攀树”,身子轻盈灵敏,足下生出奇特力道,仿佛真踏上树木一般,盘蜒招式顿时落空,反而露出老大破绽。

    银叶娇叱一声,手臂陡然伸长,乃是一招“长臂猿猴”,盘蜒大叫起来,朝后飞退,只听哗啦两声,他道袍裂开,胸口两道浅浅刀伤,险些便被开肠破肚。

    盘蜒感到伤处火辣辣的疼痛,鲜血一滴滴渗出,他想:“单以身手而论,这银叶武功更稍胜过第二层弟子,天地派果然也有些人才。”

    银叶不容他有喘息之机,再度冲上,匕首连环飞舞,扎挑捅勾,攻势如同狂风一般,盘蜒足下迅速,步法奇妙,但只有躲闪的功夫,全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突然间,他一个虚晃,趁银叶分心,已在数丈之外,银叶恼恨至极:“这奸贼一味逃避,算什么男子汉?生平从未见过这般不要脸的人物!”一个箭步,双刃齐出,如同剑齿虎牙,势头凌厉异常。

    盘蜒一晃眼,看台观者宛如幻影,他心道:“笑个够吧。”

    他忽然脱去长袍,往她脸上罩去,银叶攻得太急,大吃一惊,双臂一搅,将那长袍斩裂,如此缓了一缓,又见盘蜒解开裤带,长裤顺势滑落,露出其下短裤。

    银叶又羞又恨,骂道:“你要不要脸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斗得热了,难不成要憋死热死?”又将长裤朝银叶扔去,银叶早有防备,绕了一步,朝盘蜒斜冲而至。

    盘蜒挥动那裤带,打向银叶脸面,忽然裤带中一团粉雾撒出,银叶吓了一跳,呼吸急促,吸入不少,她大声咳嗽,袖袍一拂,将粉雾驱散,怒道:“这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这叫不吃饿死散,味道可还不错?”

    银叶心想:“什么不吃饿死散?从未听过,只怕是极恶毒的毒药。”刹那间,她见盘蜒从眼前消失,急忙扭头去找,但找了一圈,擂台上竟全无影子。

    她心神大乱,怒道:“你这又是什么邪门功夫?你可是逃走了?”

    一旁传来盘蜒声音,他道:“你中了我不吃饿死散的剧毒,已辨不清虚实,只有坐以待毙了。”

    银叶大怒,匕首来回横扫,舞得如同轮毂一般,忽然天灵盖被盘蜒一拍,她急忙上挑一剑,却也落空。她头晕片刻,凝神去听,却只闻台上众人喊道:“他在你左边!”“他在你右边!”“快躲!快躲!”

    银叶心道:“原来旁人能看得见他,唯有我中了他的毒药,这人卑鄙卑鄙至斯“正在发火,砰地一声,被盘蜒一拳打中鼻梁,鲜血长流。

    她从未被人如此重伤,章法大乱,剑招更是不知所云,被盘蜒左右开弓,连打几个耳光,幻灵真气钻心,再也支持不住,栽倒在地,人事不知。

    众人犯怒,喝骂声如山呼海啸一般,盘蜒哈哈大笑,双手高举,握拳相庆,反而倍感愉悦。

    他心想:“伪君子,笑话我吧,我岂能与你们同流合污?谁说女人打不得?谁说这美女是宝贝?”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