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四十一 魔王现世天地焚
    雨崖子令翠鸟加速而行,然而飞至途中,它实有些难以支持,雨崖子无奈,命它在一处歇息,自己打起精神,匆匆赶路。她伤势丝毫未愈,奔行不动,即便遇上那渊北辰,也是徒呼奈何,她只盼能早些遇上盘蜒,将他劝住。

    她潜入山庄,来到那武场,只见盘蜒坐于场中,兀自闭目,她心头一喜,正想招呼,但忽然间伤势发作,她连喊都喊不出来,软倒在地,唯有调息静养。

    地面“轰”地一声,那渊北辰破土而出,见到盘蜒,微微一愣,而盘蜒恰好也于此时站起。

    渊北辰道:“是你?不错,不错,我不曾忘了你,你学了那豹足、嘉麒的功夫,害我中了那婆娘一招,吃苦不小,我也正要洗清你的脑子,便与身后这些人一般下场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心中喊道:“快跑,快跑!”但却开不了口,唯有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盘蜒站起身,身上闪耀金光,从肋部拔出一柄骨剑来,一滩黑泥从地上涌出,绕着盘蜒游走,渊北辰点头道:“这便是那豹足与嘉麒的法术,但你功力太浅,向我挑衅,委实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渊北辰已至盘蜒身前,膝部弹起,顶向盘蜒胸口,盘蜒躲闪不开,骨剑反刺出去,那渊北辰长笑一声,一手挥出,那骨剑立时粉碎,那一膝也透过盘蜒身子。

    那形影飘飘洒洒,就此消散,渊北辰心中一凛,说道:“这是幻灵内力?”四下张望,不见盘蜒踪迹。

    黑泥豁然张开,朝渊北辰罩下,渊北辰一掌拍出,那黑泥当即溃烂,便在这时,盘蜒现身渊北辰背后,骨剑急刺出去,渊北辰一让一抓,那骨剑立时烟消云散,盘蜒左手持一玉笛,顷刻间招式如狂风暴雨,无休无止,点中渊北辰身上穴道,雨崖子心道:“没用,这渊北辰功力之高,更胜于我,即便手持利刃,也破不了他的护体真气。”

    果然渊北辰随手在盘蜒胸口一拍,只听喀喀数声,胸骨震断,盘蜒惨呼起来,摔入人堆之中。

    渊北辰哈哈大笑,说道:“原来如此,我还当你为何有这般功力,原来那金光骨剑黑泥全是假的,不过是幻灵内力之功。”他这一掌中有那夺心的疫病,深入盘蜒脏腑,知道盘蜒已无法相抗,唯有乖乖沦为自己仆役,两人功力相差一天一地,若非他有心活捉盘蜒,几招内便将他杀了。

    盘蜒爬了出来,摇摇晃晃,奋力站起,胸口一大滩黑血,渊北辰只需稍一运功,盘蜒立时便俯首陈臣,沦为活尸,他自知胜负已分,也不忙于一时,笑道:“你还有何本事?我倒还想瞧瞧你那幻灵真气。”

    盘蜒看了看胸前血迹,知道自己模样凄惨,他想要逞强大笑,但胸腹剧痛,哇地一声,又接连呕血。渊北辰冷眼旁观,并不出手,因胜券在握,他被困千年,也想找些乐子。

    盘蜒闭上眼,玉笛竖在眼前,豹足似又对盘蜒说话,嘉麒再度向盘蜒哭诉,解谷凄凉吹笛,钻入盘蜒心中。

    可悲,可笑,可怜,你们早就死了,却偏偏将魂魄留在世上,与这魔头纠缠。为了什么?为了万仙的尊严?为何好友的托付?为了再见爱侣一眼?

    人死或轻于鸿毛,或重于泰山,你们什么都没留下,只不过是没头没脑的残躯,破败不堪的一群可怜虫,我碰上你们,何其不幸?便是因你们的小恩小惠,我便要替你们收拾烂摊子么?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若置之不理,抽身离开,豹足、嘉麒、解谷早无知觉,自是阻止不得,但盘蜒眼下走不了了,他继承三人意志,命运使然,唯有留下,与这疫魔死战。

    渊北辰有什么罪过?他定然是妖魔恶霸么?他害死的人与盘蜒相比,谁更多些?

    盘蜒忽然又想起雨崖子来,这凶巴巴的师父,她很是美貌,半点不假,却爱胡思乱想,训斥自己,将盘蜒贬的一文不值,当真是不识好歹,糊涂得很了,盘蜒至今仍很是气恼,但也不想与她计较。

    解谷,你看见了吗?这便是你那念念不忘的情人,她自以为是高高在上、不可一世、清白纯洁、卓立于尘的仙子。不,她不是仙人,万仙中没一个仙人,哪怕自称为真仙之人,他们也是人,也有丑恶的欲·望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个凡人,好心肠的凡人。

    你要守着的凡人。

    我要守着的凡人。

    盘蜒身子一个激灵,睁开眼,陡然间挥臂转剑,使出解谷的“玉龙剑法”,剑走风云,气若游雾,翻花弄巧,凝眸观星,他使得极为缓慢,一招一式皆有条不紊,并非与人相斗拼杀,而是一场剑舞,一场花里胡哨,美妙绝伦的剑舞。

    雨崖子又急又恼,暗想:“他可是疯了?为何突然使这功夫?对这渊北辰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渊北辰本想静观其变,找些乐趣,但蓦然神色凝重,不由自主的大喊一声,朝盘蜒猛扑过来,手掌做刀,刺向盘蜒背脊,顷刻间,他身躯痉挛,硬生生听在空中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盘蜒斜步回身,玉笛正中渊北辰膻中穴,随后点中他缺盆,印堂、神封诸穴,招式仍是玉龙剑法,但手法快捷无伦,灵幻虚茫,无迹可寻,弹指间已用太乙八将之法,封住渊北辰八大要穴,渊北辰身上本真气沸腾,足以护体,但此时却溃不成军,全无效用。

    渊北辰惨叫一声,跪倒在地,他怒道:“你做了些什么?为何我我肉身不听使唤了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记忆犹新。”

    渊北辰大声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你以为将魂魄驱逐出身躯,这身躯便彻底属于你了么?身躯记忆犹新,不会轻易忘本,时间隔得越久,肉身反抗之意便越是显著,如今过了数百年,我可轻易唤醒躯壳记忆,令他想起生前一切,令他疯狂反抗,意欲与原主人重逢。我这玉龙剑法习练已久,与当年解谷所用别无二致。躯壳记忆起来,你已无法驱使得动它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心中惊骇得无以复加,想道:“我错怪他了!他向我请教这功夫,便是为了对付渊北辰。但但他为何不向我明言?不,他确实想对我解释,但我却不容他多说。”想起自己对盘蜒神色无情,言辞冷酷,不禁悔恨交集,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渊北辰用力挣扎,但他已中了盘蜒太乙幻灵之法,思绪已乱,再难抗拒。盘蜒道:“还有一事,你先前说错了。”

    渊北辰死死瞪视,不知该如何作答,只见一团黑泥如蛇般将他紧紧缠绕,渊北辰呼吸沉重,一张脸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虚与实,真与假,光与影,正与邪,是与非,谁又能说得准?你并非邪魔,我并非正道,是庄周梦蝶,还是蝶梦庄生?你说我这骨剑黑泥是假的,但你是寄生亡魂,又何尝是真的?”

    盘蜒已不知自己在说谁,是眼前的魔,还是内心的蛇?

    他手中骨剑金光璀璨,宛若骄阳,一剑斩出,渊北辰脑袋粉碎,那黑泥再轻轻一卷,将解谷残躯拧成肉末。

    他走上几步,施展太乙聚魂之法,见到渊北辰魂魄茫然升空,盘蜒伸出手,引他渡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渊北辰极为贪婪,竭力狂攻,想要将盘蜒逐走,但盘蜒轻轻一握,将他阻住。渊北辰意识涣散,记忆涌入盘蜒心中。

    盘蜒发觉身处高峰,空中一片血红,他见到轩辕帝身穿金甲,另一汉子身穿红甲,另有无数将士追随身后,远处群妖漫山遍野,有如云海,刀刃无休,各个儿面目狰狞,遍体血污,急速行军,于是群山震动,日月失色。

    红甲汉子见到群妖中一威武巨人,脸上变色,说道:“轩辕,这便是那蚩尤么?那些阎王又在何处?”

    轩辕喃喃说了一句话,红甲汉子并未听清,但渊北辰站得稍近,而盘蜒更是留神,他听轩辕说道:“师父,你到底做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轩辕不再自语,喊道:“无论阎王还是蚩尤,大丈夫死而无惧,何必在意?大伙儿轰轰烈烈,厮杀一场,姜兄弟,我这便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长啸一声,空中雷霆万钧,于是一条黑龙破空而至,他一跃而起,站在黑龙背上。随后大地裂开,一玄武巨龟攀出深渊;火云阵阵,一头凤凰盘旋而来;狂风大作,一雪白猛虎乘风飞过,轩辕施展伏羲八卦,空间挪移之法,随这四兽瞬间已在远处,杀入敌阵,群妖施展妖法,乾坤紊乱,却挡不住轩辕等人。

    那蚩尤稍稍一动,已将轩辕扯住,狠狠一甩,轩辕飞上百丈高空,但轩辕只一晃,瞬间一剑斩中蚩尤,但那蚩尤刀枪不入,连出铁拳,拳拳行踪不定,轩辕抵敌不住,局面恶劣,那四兽齐来支援,吐出风火毒雷,罩住蚩尤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妖中冲出四员大将,一者庞大,浑身着火,乃是一羊角巨兽;一者遍体红斑,常人体型,但浑身杀气冲天;一者人首蛇身,手持长枪,蜿蜒而过;一者肥胖不堪,样貌丑陋,一张嘴足有小山之巨。

    那姜兄弟大惊失色,说道:“这便是那四大阎王么?”

    渊北辰急道:“不错,属下听轩辕帝说,那巨兽叫做暴虐,主宰残酷恶灵;那红斑者名曰斗神,却主宰恶疾死者;那蛇身者名曰蛇帝共工,主宰淹死之魂;那肥胖者名曰吞山,主宰暴食亡者。姜大哥,咱们不能再拖延,快些去救轩辕帝!”

    姜兄弟犹犹豫豫,似极为勉强,但坡上众将瞧得热血沸腾,哪里还忍耐得住?只听咆哮如浪,众人杀了下去,那姜兄弟咬咬牙,施展轻功,冲入战场。

    好一场末日般的大战。

    渊北辰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,受了多少伤,他胡乱冲锋,见人便斗,终于眼前一闪,见那红斑的阎王“斗神”出现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他全不畏惧,扑了上去,斗神挡下一招,似极为喜悦,说道:“好勇士,当受重赏。”吹一口气,渊北辰只觉天旋地转,就此人事不知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