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三十五 庄周梦蝶如隔世
    盘蜒忽然背脊生寒,急转目光,在对岸人群中见到一人,那人样貌二十岁上下,黑发黑眸,神色阴鸷,似也不怎么出奇。但不知怎地,盘蜒只觉此人的眼眸黑的诡异,隔绝光亮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那少年也望向盘蜒,微微一笑,笑容中似有难以描述的仇恨。盘蜒莫名间害怕起来,扭头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众人惊呼一声,旋即掌声如雷,但见池水中张千峰手足全断,血溶于水,又过了半晌,他睁开眼,四肢愈合,身形一动,已到了岸上,一旁考官立时递上衣物,张千峰匆匆穿戴整齐。

    吕流馨喜道:“千峰师兄果然了不起,这么多人,也唯有他能过关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道:“听说此人今年不过七十年纪,进境之快,实属罕见,不逊于他师父鲲鹏。但如要踏入第五层遁天境界,仍要难上百倍,若非毅力心境、天赋修为皆臻极高境地之人,难以迈过这一难关。”她心有所想,随口说出,倒并非想自吹自擂。

    盘蜒却心想:“师父要咱们拍马屁啦。”笑道:“那师父有此成就,当真古今罕有,令我神藏派上下生辉了。弟子定要以师父为楷模,终生当菩萨般膜拜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淡淡一笑,说道:“你少来这套。你若真能熬过试炼,我神藏派才真正颜面有光。”

    之后又有三人入水,其中一人亦通过考验,但最后一人在水中浸泡许久,周围气氛顿时冷寂下来,人人毛骨悚然,唯有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盘蜒又瞧向那黑眸少年,他眼神闪烁着奇特的光芒,如见了新奇事物的猫,又如意欲捕食的蛇。

    再过片刻,那人从水中走了出来,神色憔悴,眼神恍惚。

    一考官怒道:“伯阳!你可是在那名册中留名了?”

    伯阳哈哈笑道:“不错,不错。一味斩手断脚,毫无意味,我早就想试试别的门道了,尔等保守懦弱,不求进取,岂不可笑么?”

    数个考官拔出长剑,朝伯阳刺去,那伯阳一甩手,水中一声巨响,浪中蕴含内力,翻涌奔腾而来。众考官长剑舞动,运功将那水气化解,伯阳趁势跑向本派众人,意欲捉一人为质,放手一搏,谋求出路。

    刹那间,那伯阳浑身冒火,他厉声惨叫,扑倒在地,却再难前进半寸。那火焰似饥饿的野兽,在他各寸肌肤上疯狂咬啮,他迅速融化,不久已成了一堆泊泊冒泡的肉汁,那肉汁表面仍残留五官、手脚模样,加倍恶心。

    只见三道红色飞剑在空中游动,似精灵妖魅,运行自如,那三柄剑稍一晃动,回到蝉鸣身边,弹指间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众人齐声惊呼,这才明白是仙使出手,见他显露这一手神功,皆敬畏无比,跪拜喊道:“仙使神通,冠绝天下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心下骇异,暗想:“若这三柄剑朝我袭来,我即便使出浑身解数,只怕也抵挡不住,就算师父那般身手,也仅能支持一时。”

    蝉鸣道:“将那叛徒残躯收拾了。”有人取一麻袋,手持簸箕,将那混杂血肉的热油扫了进去,众仙家皆爱干净,见状无不感到恶心,又见这老道对本派弟子竟毫不留情,更是由衷敬佩。

    蝉鸣道:“去年尚有两人通过池水试炼,但却比武落败,此二人当与今年出浴者再比,获胜者可获授飞升隔世功飞空阶层心法,服食灵丹妙药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原来还要打上一场,张千峰本事不获胜在情理之中,即便今年不胜,明年仍有机会。”极想看一场热闹,不禁雀跃无比。谁知那比试将留至最后,又不免稍觉失望。

    渡舟众人事毕,再是游江众弟子经受考验,一众仙家入水出水,各有欢喜忧愁,说巧不巧,选出四人来,之后再与去年比试落败者相斗。

    盘蜒知道轮到自己这些涉水门人,池边群雄眼神一齐聚在他身上,大多是幸灾乐祸、嘲弄轻视之色,唯有陆振英、东采奇、张千峰等寥寥数人真心替他担忧。

    盘蜒却不担心,若无十足把握,他不会在此露面。他需回到那梦境之中,他在那儿留下了一个婴儿,那孩子境况如何了?盘蜒得弄明白。

    那不幸的婴儿,他也是迷梦中的幻影么?盘蜒感到他是真实的,盘蜒对他的折磨并非是噩梦,不然盘蜒不会如此内疚。

    可他在池水中回到的梦境,未必与上回相同,湮没或许只有一人,但谁又知道自己将随波逐流,去往何方?

    一考官朝盘蜒斜视一眼,见他脸色麻木,双目飘忽,冷笑一声,报上另一人姓名,盘蜒报考最晚,故而留到最后,却也吊足了众人胃口。

    一众涉水小仙陆续入浴,人数繁多,成者少而败者多,不久东采奇、陆振英相继入内,轻易过关,引起一片惊诧。她二人也不过修行一年,时日极短,也是极罕有的情形了,而双姝容貌出众,更是引人喜爱,倍受瞩目,故而众人欢呼雀跃,颇为轰动。

    陆振英出了池水,朝盘蜒投来亲切目光,挂念之情确是发自肺腑,盘蜒心头一热,朝她眨了眨眼,竖起大拇指,陆振英想起自己衣不蔽体,脸上一红,闪至一旁。

    考官拿起名册,喊道:“神藏派雨崖子门下盘蜒入水!”

    众人精神振奋,无不直起身子,双目放光,凝视盘蜒,盘蜒哈哈大笑,朝众人抱拳示敬,喊道:“诸位父老乡亲,在下远道而来,途中缺了盘缠,正要在此卖艺讨生,诸位有钱的捧个钱场,没钱的捧个人场,再不济骂个几句,也算结下一场孽缘,将来我必上门报仇,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怒道:“你这笨蛋,这当口搞什么鬼?”作势要打,盘蜒大呼小叫,脚下抹油,往前一冲,忽然一脚踩空,哎呀一声,头下脚上,再度和衣入池。

    群仙齐声大笑起来,其中女子居多,莺莺燕燕,叽叽喳喳,一时这庄严残酷的会试,竟成了欢声笑语的闹市。雨崖子、吕流馨哭笑不得,暗想:“这个笨蛋,回去非饶不了他!”见盘蜒泡在水里,却又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盘蜒习练飞升隔世功未成,一入池水,便感到水中灵气似雷似火,朝他袭来,他运起太乙异术,感应水中精灵,只觉凶悍暴怒,但也非不可缓和。他曾助陆振英熬过轩辕神殿的池水历练,对照此时,情形颇为相近。

    涉水之道并非一成不变,可游江,可乘舟、可驾云,自然也可化作游鱼,溶于水中。或者沦为水鬼,任由大水将这具皮囊载往终点。

    修仙之法,成魔之道,何尝不是如此?

    他遁入梦境,见到茫茫水雾,无边海浪,他留在此地的少年已然不见了,而天地间光阴流动如常,异象已然消失。

    有一人划着小船,急速驶来,盘蜒见舟上那人正是湮没。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老兄,上次一时糊涂,胡来一番,委实对不住你。还望老兄大人有大量,饶我这一回。”

    湮没一把抓住盘蜒,将他死命按在船板上,手持钝刀,狠狠在盘蜒手足上划过,盘蜒痛的哇哇乱叫,喊道:“此事纯属自愿,你怎地蛮干?我要在名册上留名,快将那名册拿来!”

    湮没开口道:“我非但要斩断你手足,还要砍掉你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原来你能开口说话。”嚷道:“你这是公报私仇,作威作福,我要见你上头。”

    湮没不答,将盘蜒四肢拧断,举了起来,盘蜒问道:“这儿原有一少年,他人呢?”

    湮没掐住盘蜒脖子,手指运劲,盘蜒喘不过气来,肺中发出绝望的喘息。

    但这是梦境,盘蜒的梦境,湮没是外来者,而盘蜒早已打破了梦中的规矩。他一直是梦中人,他在梦中经历过漫长的人生。

    在那个梦中,盘蜒是仙人。

    巨浪化作巨掌,将湮没卷起,摔入海中,随后巨涛如同大山般涌来,将湮没抛上空中,反复冲击。湮没怒吼一声,使出怪力,将海浪击散,蛮横的朝盘蜒冲来,但大海无边无际,威力浩大,那湮没纵然有惊天动地的本领,依旧被海浪越推越远。

    盘蜒望着断手断足,想起那失踪的少年,心生畏惧,海浪将小舟掀起,那钝刀在空中转了几圈,扑哧一声,正中盘蜒心脏。

    他自己杀死了自己,而非湮没得手,他知道自己将安然醒来。

    盘蜒睁开眼,见到无数眼睛悬挂在头顶,如同那些高高在上,残忍恶毒的星星,似乎随时会拿出刀剑,剖开盘蜒的肚子,仿佛他是一条吞了人的恶蛇。他大声惨叫,双手乱推,但却被人挡住。

    只听吕流馨喊道:“盘蜒哥哥,是我,是师父,这儿是危途山顶!你过关了!”周围轻声细语,议论不止,轻蔑嘲笑变成了惊佩赞赏,成了关切拥护。

    但不知何时,他们又会换一副嘴脸?成王败寇,世道如此,万仙又岂能免俗?

    盘蜒只觉头疼欲裂,稍一呼吸,心脏剧痛的几乎停跳。他问道:“我我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雨崖子道:“与上次一般,你手脚断了,但险些淹死,你这孩子,怎地次次出事遇险?”她嘴上责备,但眉宇间却满是喜色。

    盘蜒艰难说道:“师父,徒儿唯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见他神色郑重,心中担忧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盘蜒肚子一通咕噜作响,他嚷道:“徒儿饿了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