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二十九 跋山涉水渡舟客
    吕流馨心疼情郎,问道:“师父,盘蜒哥哥可是走火入魔了?”

    雨崖子眉头紧皱,困惑不已,自语道:“为何会这样?他并非在清泉之中,怎会受此诱·惑?”

    盘蜒擦去鲜血,甚是好奇,问道:“师父,什么清泉?什么诱·惑?”

    雨崖子道:“我本就要告知你们,但不料盘蜒竟险些受害,此事从未有过,难道这也是万鬼的作为?”

    她沉思少时,说道:“如想入我万仙门中,除了练成这‘飞升隔世功’第一层之外,等到了山下,会有一泉,此泉名曰仙露泉,练功有成者浸泡其中,渐渐心魂离体,身躯沉沦,便会遁入极为凶险的梦境之中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骇然道:“梦境?”

    雨崖子点头道:“若功力不纯、缘分未到之人,一入泉水,便会身受重伤,被泉水震飞出去。而那些合适的弟子,便会见到这梦境。那梦境因人而异,有的人所见乃是客栈,有的人则是灯塔,有的是皇宫,有的则是沉船,这众多地方,皆有一书册,有一怪人,那怪人身披斗篷,高大异常,挡住出口,不让人出去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问道:“咱们可是要与这怪人打上一场?”

    雨崖子道:“咱们称这怪人为‘湮没’,不知何许人也,在梦境之中,武艺可谓无敌,便是破云的仙家也胜不了他。他会诱骗你在那书册上写下姓名,他便放你出去,赐予你一身神功、仙家躯体,但那是谎言,千万不能相信,你要忍痛斩断自己双手双脚,交给此人,以示决心,他便会放你过关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吐吐舌头,惊声道:“还好只是做梦,不然谁忍受得了?”

    雨崖子摇头道:“那虽是梦境,但在现实之中,你的手脚也会断裂,池水由伤处涌入躯体,走经脉脏器,以仙气洗涤尘埃,方可得重生。外人一不通‘飞升功’,二不明这‘湮没’诡计,决不能借此铸造仙体。唯有被万仙选中之人,才会告知其中机密。此乃万仙门不破之誓,不可轻易告知外人,不然立时便有天罚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又问道:“那如果在湮没书册上写下名字,又会如何?”

    雨崖子道:“那便是遁入魔道,虽然过关,但出浴时身子虚弱,哪怕是我心爱的弟子,我也会立时诛杀,绝不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忐忑不安,勉力笑道:“幸亏师父提醒,不然我定然小命难保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道:“那‘飞升隔世功’每练成一层,须得找这清泉,重受考验,付出代价也倍加惨烈,泉水旁有人守着,如发觉异常,当即出剑斩杀。我踏入飞空境界之后,苦练遁天层功夫,在池水中重逢‘湮没’,至今思之,仍不寒而栗。”

    盘蜒点头道:“我不知其中关窍,差点儿上当受骗,幸亏师父一巴掌将我打醒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苦笑道:“你真是古里古怪,我从未听说有人在池水之外遇上‘湮没’的,或许是我多虑。”她又叮嘱两人习练‘飞升隔世功’,盘蜒老老实实苦修,果然不再入睡。

    但盘蜒仍能见到那客栈,那书册,那湮没,他虽然醒着,却仍在神游梦中。现实成了幻影,梦境无比真实,雨崖子的身影与那湮没重合,盘蜒成了事不关己的看客,来去匆匆,那湮没并未注意到他。

    盘蜒听见客栈之外有风声,有灵魂的喊叫,此处在哪儿?那绝非纯是幻境,而是真正存在之地。

    这儿是聚魂山吗?

    盘蜒虽是贪魂蚺,但却不同于同类,无法前往聚魂山,但在这客栈里头,他嗅到炼魂的气息,他猜测此处是聚魂山,但不知是哪个阎王的领地。

    或者说,这湮没便是阎王?

    盘蜒去触碰那湮没,但手臂透了过去,他只能看,却什么都碰不到。

    他半梦半醒,很快便支持不住,心神一乱,回到现世。

    如此飞飞停停,数日之后,来到一处广袤山脉,雨崖子道:“此乃风鹰山脉,绵延万里,山的尽头便是海。那儿是启蒙山,那儿是邃古山,那儿是汪泽山,那儿是九桥山....多的数不完,隐秘处也难以估量。咱们神藏派在山中有道观,但隐于天门异界,非常人所能涉足。神藏派中,又有天门,可抵达万仙本宗。”

    盘蜒见青山时如利刃,直指苍穹,时又如卧龟,伏于江河,翠绿如毯罩在山间,偶点缀白雪,色彩分明。而云气如海,分隔形势,山道险阻,幽谷巑危,当真是气势磅礴,与天地齐寿同威。他笑道: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,此山脉偏偏高山万丈,仙人万千,那可真是灵验无比了。”吕流馨则激动的词不达意,索性什么都不说了。

    雨崖子令那翠鸟停在一座道观前头,道观名曰“怀江观’,观中迎出几个仙风道骨的道士,见了雨崖子,神色恭敬至极。

    雨崖子指了指盘蜒、吕流馨,说道:“两位徒儿,前来见过诸位长辈。”逐一引荐,身份颇高,少说也是三阶层“渡舟”的道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道号“文宇”的老道忙说:“尊长何必多礼?你远道而来,定是接引两位徒儿上山的吧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点头称是,文宇道人说道:“近日来池水旁繁忙得紧,都是些求入门来的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笑道:“本派人丁兴旺,可是大大的好事了。”她武功之高,在高手如云的万仙门中也威名极盛,众人对她尊敬万分,她有意入内,众人殷勤引路,不久来到后院一碧蓝平静的泉水旁,这泉水径约二十丈,有不少人浸泡其中。

    突然有人断手断脚,身躯抽搐,鲜血如花般绽开,岸上有道人面露喜色,再过片刻,那人手脚长出,皮肤光洁,岸边道人便将他拉了上来。

    只听又有人大叫一声,如被大风卷起,从水中跌出,落在地上,口吐鲜血,眼见是不活了,一中年道人长叹一声,取出丹药,塞在那吐血人口中,好容易救活过来,说道:“你功力未到,并无机缘,忘了此事吧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对二人说道:“一旦失手,纵然不死,也会落得丧魂落魄的地步,极可能成了白痴,无法泄密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难怪听张千峰说,万仙这二十多万人,一层十五万,二层七、八万,大多不思进取,不愿更攀高峰,原来是怕了这登仙不成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心想:“盘蜒心意坚定,馨儿这飞升功虽然精熟,但心气远不及他,若盘蜒失手,馨儿定然难成。”于是说道:“馨儿,你先入池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害怕起来,目光不安,雨崖子轻声道:“徒儿,长久以来,我挑选许多山庄子弟来此,鲜有人天资胜得过你,只是你万万不可怯懦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你想想一路来的历练,山庄遭遇,藏经道观的妖魔,这等大难都熬过来了,区区仙露泉,又有何惧?”

    吕流馨想起往事,勇气倍增,但见泉水畔男子无数,如何能脱去衣衫?雨崖子喝道:“凡胎而已,何以扰心?你还脱不得这牵挂么?”

    吕流馨一咬牙,解开轻衫鞋袜,闭上眼,扑通一声,跃入水中,雨崖子目不转睛的望着池水,心底难安,她知道这池水既考验道家功夫,又磨练心智意志,古往今来,哪怕再了得的英豪,只要稍一不慎,立时便被这泉水所害,或当场而死,或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不过一时三刻,吕流馨四肢齐断,口吐鲜血,雨崖子与盘蜒齐声叫好,见她娇躯旋转,血花绕身,不多时竟自行睁开眼,轻轻一跃,破水而出,身躯完好无损,面带微笑,真如出水芙蓉一般。

    雨崖子见爱徒行动自如,惊喜交加,说道:“好徒儿,恁地了得。”抛出一件袍子,内力牵引,那袍子如一隐形人般将吕流馨罩住,吕流馨如雪花纷转,行云流水,落地之时,已然穿戴整齐。

    她跪倒在地,喜道:“多谢师父传功引导之恩!”

    雨崖子道:“恭喜徒儿得入仙门,从此身为万仙,脱尘非俗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恭喜师妹,贺喜师妹,从此长大成人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笑道:“你胡说些什么?我本就是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奇道:“你自个儿竟不觉得么?我在你出水刹那,见你胸肌饱满,远胜往昔,像是老了三、四十岁一般,师父,你觉得....”话音未落,雨崖子与吕流馨各赏一嘴巴,啐道:“鬼东西!你盯着哪儿瞧?”盘蜒惨叫道:“饶命,饶命!”拔腿绕着池水就跑。

    池畔众人知有人洗尘登仙乃是天大喜事,往往师徒拥抱,或笑或哭,却不曾见到这般打闹,一时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忽然间,盘蜒脚下一滑,一头栽入水中,雨崖子、吕流馨大声惊呼,旁人见状,也皆脸上变色。吕流馨想起在池水中的梦境,心急如焚,说道:“师父,咱们捞他上来?”

    雨崖子面无人色,说道:“不成,一旦如水,旋即入梦,唯有自行解脱,旁人相助,非但害了他,若惹怒了梦中那湮没,真...真不知会有何后果。”

    此事传开,众仙人道人听说有傻子在池边戏耍落水,纷纷跑出来瞧热闹,雨崖子、吕流馨神情慌乱,但到这当口,却也无计可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