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二十八 高处风啸不胜寒
    雨崖子默然少时,从怀中取出一支玉笛,交给盘蜒,说道:“你便用这笛子奏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盘蜒见这玉笛玉色温厚,显然乃是古物,心中一动,问道:“这可是解谷前辈之物?”

    雨崖子叹道:“我至今才知他心意,回思往事,悔之晚矣,这笛子确是他所留,我甚是珍惜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师父,人死不能复生,多思无益,徒留伤心罢了。你乃世外高人,身份超卓,不久心境定能坦然如初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点头道:“不错,但我只想再听听那曲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师父这些年一直孤身一人,这笛子想必不曾离身了?她其实孤单寂寞,不曾忘了解谷前辈”想着想着,神色古怪。

    雨崖子问道:“你愣着做什么?还不快吹?”

    盘蜒身子僵硬,如木偶般将笛子放在唇边,只觉闻到一股女子体香,这笛子似是雨崖子贴身携带,颇为温暖。雨崖子奇道:“你闻什么?这笛子我珍惜的很,常常放置在清净之地,勤勤擦拭。”

    盘蜒定了定神,回想那曲子,吹奏起来,只是他心中满是男女缠绵之态,这笛声便成了靡靡之音,并无原先两小无猜之雅,反而多了十分情意绵绵之乐。

    也是当真巧合,雨崖子此时脑中所想,正是与解谷成婚的梦想,琴和人心,加倍优美,雨崖子心旷神怡,幽幽说道:“若我当时听了你这曲子,便知你心意,万不会留你独自一人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松了口气,将那笛子交还给她,雨崖子摇了摇头,又取出那玉牌,一并塞给盘蜒,说道:“你替我收着,我不通乐理,也不想再惹乱心思。”盘蜒对那解谷极为怜悯,便依言收下。

    雨崖子不发一言,盘蜒也不敢离去,只见她闭目片刻,睁开眼来,目光变得坚定庄重,不怒自威,她道:“盘蜒,你知道我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盘蜒见她俯视群山,神刃山庄安于一隅,相较之下,极为渺说道:“师父可是在担心万鬼?”

    雨崖子点头道:“当时我也曾随菩提宗主一道,在雪原上迎战万鬼大军。我本以为会是一场惨烈厮杀,只是不曾料到会如此收场。菩提宗主行事素来高深莫测,但总有道理,当时举动,如今终于显现出恶果了。神刃山庄不过是初见端倪,我推断万鬼更有更凶狠厉害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原来师父当时就在我头上,但却没认出我来。是了,在她眼中,我与其余百万凡人并无异同,她如何会记得我?”说道:“难怪师父意欲广招人才,引入万仙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苦笑道:“非但如此,我万仙以往与俗世格格不入,仅派低层弟子联系传讯,从今往后,却不可如此疏远隔绝。抗击万鬼,我万仙尚可独支,但若再加上数目如海的妖国众妖,我万仙非与诸侯各国关系紧密,掌控全局不可。”

    盘蜒鼓足勇气,问道:“师父可知战场之上,宗主与那万鬼的妖人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雨崖子吃了一惊,反问道:“你当时也在那儿?你怎地知道的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是玄鼓城中一员小卒,倒也见到那壮观景象。”

    当时巨大的冰墙拔地而起,升入空中,所见之人,无不敬畏。它似在告诫众人,仙魔确实存于世间,随时可将这世道变得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雨崖子出神片刻,说道:“此事只怕唯有破云层的六位仙家知道,但众师尊自有打算,若不欲告知于人,我等也不便多问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也许他们不能说,也不敢说,万鬼知道一些事关重大的隐秘,迫使破云六仙只能与万鬼握手言和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喝道:“盘蜒,此事无需你过问。你乃万仙门人,岂能说这等不敬尊长的话?”

    盘蜒丝毫不惧,笑道:“万仙之道,崇尚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,逍遥任意,随心所欲,难道连心里话都不能说了么?”

    雨崖子一时语塞,摇头道:“大敌当前,不可动摇军心,盘蜒,若这些话被其他人听见,你轻则受罚,重责开革出门,为师也救不了你,你今后不可再说,更不能这般想。”

    盘蜒并不固执,跪地磕头道:“徒儿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道:“你起来,起来。万仙门中弟子极多,其实如你这般想法,有不少门人与你类似,总觉得受了蒙骗,愤愤不平。但正所谓高处不胜寒,越到了上头,便越知决断之艰难,一言一行,皆不可轻忽行事,否则必惹起轩然大波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高处不胜寒?你也在高处,自然极不好受了?”于是问道:“师父,你冷么?”

    雨崖子笑道:“师父内力深厚,区区山风,怎会觉得寒冷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曾到过蛇伯城外的小聚魂山,那儿冰天雪地,冻气彻骨,便是钢铁也会冻裂,师父眼下不觉得冷,但若真有冻得死人的大风吹来,师父还不如随我去山下待着为妙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道:“若人人都避难远逃,不堪风浪,那岂不是天下大乱了?”

    盘蜒叹道:“或许这山顶之上本就不该有人。正所谓爬得越高,摔得越狠。若总想高高在上,以山河为盘,百姓为棋,那便首当其冲,要忍受那夺命的大风,待得风云变色,天地生患,山上的人便会遭殃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听盘蜒话里有话,暗含深意,正在沉思,忽然盘蜒拉住她手掌,说道:“师父,咱们下山吧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脸上一红,说道:“你这孩子,没大没小?你又不是稚龄孩童,拉我手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中弥留解谷心意,对雨崖子不免生出依恋照顾之情,说道:“解谷前辈要我好生照看师父,我有此尚方宝剑、免死金牌,自然言出必践,令行禁止,师父莫要争辩。”大大方方,拉着雨崖子就走。

    雨崖子心中温暖,任由他握着,直至到了山脚下,盘蜒这才放手,随后告辞而去。雨崖子抚摸手掌,呆立许久,方才回屋入眠。0

    次日三人收拾停当,雨崖子长啸一声,空中飞来一大鸟,弯嘴翠羽,身躯巨大,从头到尾足有三丈,盘蜒大吃一惊,说道:“这是褐嘴翠鸟,师父,你有这宝贝,为何先前不用?”

    雨崖子道:“先前用不着,我让它歇上一会儿,但眼下要去咱们神藏派,唯有借它之力。”原来万仙门人,修炼至第五层阶,便可挑选一神兽当做坐骑,可腾空飞行,极为便捷,千灵子、雨崖子皆是如此。

    吕流馨年幼时曾见过这翠鸟,早就想坐上去试试,等三人坐稳,翠鸟嗖地一声,如飞箭般升上空中,穿云而去。

    这翠鸟飞的奇快,且背上羽毛如盖,挡住疾风,盘蜒、吕流馨便不觉难受,而翠鸟羽毛松软清香,极为舒适。

    雨崖子道:“万仙武学成千上万,神功无数,其中尤以我神藏派与海纳派为最,但万变不离其宗,万仙最为倚仗而屹立不倒的功夫,名曰飞升隔世功,其**分七层,第一层可传授未入门的有缘人,等到了山下仙露泉中,可借此功夫引渡上山。其余六层,则对应涉水、游江、渡舟、飞空、遁天、破云六层仙家境界。我眼下便将这飞升隔世功的第一层口诀教授于你二人。”

    她口中述说,耐心教导,神色极为慎重,吕流馨听其中教导,皆是些望灯扳桨,虬驾天矫”之类神游学说,只觉难以索解,盘蜒听得昏昏欲睡,脑袋一沉一起。

    雨崖子瞪了盘蜒一眼,喝道:“你小子好没轻重!此事关乎你性命,你睡个什么劲儿!”

    盘蜒吓得不轻,忙道:“我听着呢,师父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道:“这口诀乍听之下,神神秘秘,无法明了,但实则乃是极精深的道家经文,若非通读学说,所知渊博之辈,极难明了其中含义。但我为助你二人能熬过试炼,先详细阐明其中道理。”于是一一剖析:望灯是何穴道,虬驾该如何运气,何时凝神,何时忘物,极为繁复讲究。

    吕流馨甚是聪慧,且自幼所学近于道学,再加上那疫狐与她相伴,内力根底扎实,又得雨崖子提点,稍后便觉一股真气游走于经脉之中,所到之处,便觉舒坦无比,雨崖子甚是欢喜,说道:“很好,很好,你刚一入门,便有如此进境,在我门下也算极为罕见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数百年间共收了神刃山庄十多位亲传弟子,这十位弟子最不济也登入第三层渡舟阶层,而吕流馨如此机灵,也令她颇为惊喜。

    盘蜒勉力听了一会儿,又打起呼噜来,吕流馨怕雨崖子生气,想要将盘蜒唤醒,却见雨崖子留上了神,神色紧张万分,她在盘蜒耳畔轻声道:“盘蜒,你瞧见了什么?”

    盘蜒说起梦话,答道:“师父我瞧见一一座客栈,客栈中空无一人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道:“那客栈中有些什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有一账簿,还是名册?旁有笔墨,似似是让我留下姓名。”

    雨崖子大喊:“不好!”在盘蜒印堂穴上一点,盘蜒鼻中鲜血长流,霎时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