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十五 海市蜃楼梦一场
    当泰荣将吕西悬杀死时,盘蜒猛然惊醒,心道:“师父他待我有恩,我....我到底做了些什么?我竟....竟又犯下这等罪孽?”

    他生性反复无常,忽正忽邪,那食欲作祟时,神智错乱,无论多么令人指的事都做得出来,然而一旦邪乎劲儿过去,便追悔莫及,深恨自己诸般恶行,此刻他见吕西悬死状凄惨,霎时如坠冰窟一般,想起自己所做之事,心下几乎在滴血。

    他心神恍惚,勉力替自己辩解道:“这吕西悬并非好人,而是道貌岸然的恶霸,他强占徒弟爱侣,残鹤生兄弟,胁迫周围帮派交纳供奉,作威作福,兴风作浪,他迟早难逃天罚,我...我不过让他本性暴露出来罢了。我...我这人便是这样,一见人心丑恶,忍不住便要揭露。”

    但他看到这大殿中惨死的这许多同门,不禁悲从中来,随后泰荣要杀玉不莹,盘蜒忍耐不住,立时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他听泰荣质问自己身份,心生胆怯,怕引起同门憎恨,忙道:“我不认识什么泰一,我与你们泰家全无牵连,我那师兄说的不错,你们为虎作伥,作恶多端,我如何会与你们为伍?”

    泰荣道:“你刚刚那太乙游龙步,正是泰家嫡传,自来除了我兄长之外,绝无第二人能使得这般纯熟。你说不认得他?这可有些奇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你们所求不过是那地下宝藏,我等已无反抗之力,何必赶尽杀绝?这位前辈,你武功高强,咱们这些人,就算疯苦练一辈子,也绝不是你的对手,万万无法向你报仇,还请前辈高抬贵手,饶咱们性命。”

    泰荣神色捉摸不定,只反复打量盘蜒脸庞,脸上缓缓钢微笑,说道:“你当我泰荣是无知轩么?江湖仇杀,要么不动手,要么便斩草除根,绝不容情,我泰荣终究有老迈之时,被准其中有哪位练剐成,找上门来,那我泰荣岂不成了自掘坟墓的蠢货?”

    那鲟鱼嘶喊道:“废话什么?一个个儿杀了,我许久不吃人肉啦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下急思脱身之计,但此时自责心切,淡忘了食欲,也使不出那未卜先知的本事,却听泰荣说道:“好,瞧在你与我兄长容貌相似,我退让一步,你我二人比试一场,若你胜得过我,我便饶了这许多人。”

    盘蜒大喜,但忽然又署一事,说道:“你即便饶了咱们,你这些手下又会如何?”

    泰荣点头道:“我泰家岂有花言巧语之辈?他们各个儿都不会再出手。”

    鲟鱼望向泰荣,神色凶狠,说道:“你有何本事对我号施令?”

    泰荣从容道:“你真以为我会输么?”

    鲟鱼曾与泰荣暗中交手,知道泰荣武功极高,稍胜自己一筹,若连此人都落败,那今日之事未必顺利,他思索许久,喉咙出威胁之音,但不再反对。

    盘蜒双目扫视一圈,见神刃山庄人人神色关切,对自己由衷信任,全无怀疑,连那被自己决绝抛弃的吕流馨也并未见怪,他心情忧郁,悔恨交加,对泰荣道:“你先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泰荣双手摆开架势,半合半张,似擒拿,又似拳术,倏然一动,盘蜒只觉身前气流骤变,数条毒蛇凭空钻出,朝盘蜒咬来。

    神刃山庄众人吓得大叫,盘蜒足下灵动,早已避开,那毒蛇咬上立柱,咔嚓一声,那厚重立柱霎时断裂,好在这屋子极为结实,并无倒塌之势。

    泰荣又抬起手心,食指拇指轻轻一捻,地上一下子钻出毒蛇,朝盘蜒席卷而去,但盘蜒步法精微奥妙,倏往忽来,众人眼前幻象丛生,盘蜒已来到泰荣面前,他使天运掌剑功夫,内力剧增,一掌击出,泰荣面露惊讶,竖臂一拦,砰地一声,他足下连动,退后数尺。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这泰荣好高功夫,只怕与张千峰不相伯仲。”他虽可预测天运掌剑的运势,伺机动猛攻,但毕竟无法持久,一招得利,旋即游走,那泰荣立即反击,双手如蛇般忽长忽短,蜿蜒腾飞,内力到处,皆有碎石之威。

    盘蜒只一味施展太乙步法游斗,数十招只能还手一击,脚上踩起鲜血,高高溅起,将他浑身染的血红,但他双眼不曾离开泰荣半刻,他先前那一掌中凝聚幻灵内力,可无形间令敌手大乱阵脚。忽然间,他见泰荣眼神迷离,心头一喜,须臾间身形一动,有如离弦之箭,使天运掌剑,这一击已蕴含十成力道,宛如山崩地裂一般,只要命中,纵然不当橱毙强敌,也可重创此人。

    眼见这一掌即将得手,泰荣瞬间目光冷漠,右掌幻化成数百条毒蛇,毒蛇炮一块儿,化作一柄长枪,急刺出去,此招快若闪电,盘蜒“啊”地一声,被那长枪刺穿胸口,那长枪余势不消,这般穿堂而过,刺破墙壁,轰禄声,撞出个极大的窟窿。

    吕流馨刹那间仿佛自个儿中招,“哇”地一声大哭起来,喊道:“盘蜒哥哥!不要!”

    盘蜒倒在血泊之中,胸口破开一个大窟窿,绝无幸存之理,泰荣大笑,声音宛如嚎叫,他说道:“你还要瞒我?你便是我那哥哥泰一那幻灵掌力,我岂能就此忘了?”

    吕流馨哭道:“你胡说八道,盘蜒哥哥怎会是你...你哥哥?”心想:“他先前还骂我爹爹不顾亲情,既然认盘蜒哥哥为兄长,又为何出手如此狠毒?”

    她不知这泰荣在泰家这一辈中,乃是备受推崇、出类拔萃的英才,嘘纪便显露峥嵘,广受众人赞誉疼爱,而他心高气傲,用功也极为勤勉,不惧苦怕疼,反而比旁人更废寝忘食的习武。

    泰家所练的幻灵真气威力极大,可谓独步武林的绝学,但既然被称为‘绝学’,自然艰难到了极处,便是家族之中,也鲜有人能随心所欲的掌控。其习练之法,乃是采摘诸般迷药蛇毒,酿制成毒浆,练功者口服外敷,将其中迷幻毒气融入自身真气,即便是最聪慧坚忍之人,也往往要花数十年的功夫,才能将这内劲使用自如。

    但到了泰荣手中,六岁起练,只花了十年功夫,便已可将双手幻化成毒蛇,令招式虚实难辨,远近随心,掌中毒性更是凌厉绝伦。泰家众人见了,无不对他赞不绝口,引为天骄一般。

    泰荣有一兄长,比他大了一岁,名叫泰一,此人被人唤做“一根筋”,神志不清,最是疯癫,平素不服蛇毒,不敷迷药,常孤独一人,龟缩在屋内,或者赤身**,在丛林间晃荡,被泰家上下视作累赘、耻辱,无人看得起他,泰荣与泰一地位悬殊,一天一地,泰荣虽顾及兄弟之情,但泰一太过窝囊,泰荣对他也极为轻视。

    然而忽有一日,泰荣与其余泰家子弟比试幻灵真气,众人双手相抵,比拼内力,谁若能令对手癫笑,便算赢了。泰荣连胜十人,浑不费力,一旁长辈看得连连点头,眼神赞许至极,泰荣虽早习惯了,但也不禁窃喜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他兄长泰一吊儿郎当的游逛过来,两人父亲见了大怒,命泰一坐下与泰荣较量,示意泰荣好好教训教训这位兄长,让他受些耻辱,长些记性。泰荣士气正旺,一口答应下来,泰一虽不情愿,但迫于无奈,唯有出手。

    两人一试,泰荣初时大占上风,令泰一哭叫求饶,但泰荣步步紧逼,要让泰一知道厉害。

    岂料泰荣刹那间心神迷乱,眼前见到无数前所未有的景象,有妖魔鬼怪,有美女妖精,有飞禽走兽,有神仙魔王,泰荣当场了疯,整整哭喊了三天三夜,方才转醒,他见身旁同伴神情惋惜,吞吞吐吐,目光对他颇为同情,不再对他敬若天神,反而如望着受罪的婴儿一般。泰荣问出实情,倍受打击,霎时如坠深渊。

    泰一从不练功,从不服毒,从不敷药,甚至从不看本门秘籍一眼。他连最顽皮的幼儿都不如,不服管教,不知礼数,毫无廉耻,与世隔绝,只是沉浸在自己那荒唐的世界中,他大笑大哭,肆意妄为,原因莫名其妙,无人能问的出来,也无人能懂他的言语。然而就是这么个家族中的废物,令家族中的骄子蒙受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泰荣自然不甘心,想要再向泰一挑战,但当泰荣回想起面对此人的那一刻,泰荣隐约想起:从泰一心底,自己窥见了浩瀚奇异的万物。

    那是何等壮观,何等瑰丽的幻境。

    莫非那才是世道真貌?

    泰荣退缩了,害怕了,他曾经拥有的光彩开始褪色,他不再胆大妄为,不再炫耀本事,他如心惊胆颤的亡国之君,竭均能、战战兢兢,守护自己那仅剩的、暗淡的光荣。

    家中众人对泰一刮目相看,张罗着替泰一娶亲,但泰一对这婚约不屑一顾,公然抗命,族中长辈无奈,唯有让泰荣继过泰一的亲事。

    泰荣娶妻生子,看似志得意满,但他深知他始终生存在泰一的阴影之下。

    若非泰一谦让,泰荣得不到现在美满的一切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泰一装死逃走,并掘走了家族的祖坟,泰家气急败坏的追踪他,但泰荣却打从心底里祈求:泰一永远也不会再出现。

    泰一是泰荣头顶的阴云,遮住了他的太阳,他的天空,只有泰一不在,泰荣才能真正成为泰家的支柱与荣耀,故而泰一决不能活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