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九 本是同根何相煎
    众人忙碌数日,终无所获,吕西悬愈发恼怒,心情奇差,吕流馨也不曾再见到绿狐,更是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有一日午后,忽有弟子前来说道:“师父,院外有一群人,自称是山庄的同门亲友,前来拜会师父。”

    吕西悬皱眉道:“什么同门亲友?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那弟子道:“约莫一百多人,他们....都携带了兵刃,当先一位报上姓名,叫做吕西垂。”

    吕西悬、易安、兴罗布等人皆不禁动容,知道这吕西垂数十年前曾与吕西悬争夺庄主之位,被吕西悬重重劈了一剑,受伤不轻,不敌而逃,易安道:“师父,这....这人仍活在世上?那劫镖之事,定是此人捣鬼。”

    吕西悬寻思:“正主儿找上门来,反倒好办多了。他以往功夫便不及我,眼下我练成了‘天运掌剑’,此人又如何放在我眼里?”说道:“召集众弟子,聚在练武场,咱们先礼后兵,瞧瞧他们来意。”

    门人不多时聚集已毕,整整齐齐排成方阵,身形挺拔,各个儿精神,兵刃斜插,神色毫无怠慢。再过不久,那吕西垂率大群人走入,此人身穿一身褐袍,身形胖大,手上青筋暴起,极有威势,身后众人也各个儿英挺健壮。

    吕西垂、吕西悬两人各自上前,吕西悬想起往事,心中微觉内疚,但他多经风浪,立时不再挂怀,脸上毫不动声色,拱手说道:“兄弟,多年不见,今日什么风把你吹来了?”

    吕西垂笑呵呵的说道:“我想念哥哥,也想念老家,回来瞧瞧,难不成哥哥又要赶我跑么?隔了这么多年,咱俩昔日恩怨,我早就忘得干净,莫非哥哥还曾记得?”

    吕西悬暗忖:“当年是我占了便宜,稍有些理亏,但自来庄主之位,皆是力强者当之,也不能算我做错了。他装得豁达,我岂能小气?”当即笑道:“记得什么?老弟回来,那是天大的喜事。”

    他命人搬来椅子,要双方众弟子坐下,吕西垂道:“不必了。”一摆手,他那些弟子席地而坐,动作整齐划一,身手颇为矫健。

    吕西悬道:“兄弟这群弟子果然好功夫,可把我那些徒儿比下去啦。”也拍了拍手,他门中弟子也一齐就地坐下,动作不曾稍慢。仆役上前,奉上茶水,双方皆招待妥当。吕西悬、吕西垂两人各自坐在太师椅上,相隔颇近,似乎极为亲密,全无心结。

    两人客套几句,吕西悬问道:“兄弟,咱们开门见山的直说,你带这许多人来,当真只想回来瞧瞧?还是遇上麻烦事,要哥哥我帮忙么?”

    吕西垂道:“好说,我有两件要事,需与哥哥商量。这第一件事嘛,我在东湖堡得了消息,说有泰家众高手,勾结万鬼妖人,意欲找咱们神刃山庄的麻烦,我心知此事重大,不及多想,便急匆匆的赶来相助了。”

    吕西悬吃了一惊,问道:“泰家好歹也算武林豪门大家,行事竟如此乖戾么?万鬼又为何要找我山庄麻烦?他们与万仙议和,岂能跨越那冰墙边界?”

    吕西垂道:“泰家倒行逆施,早已投敌叛国,做出什么事来都不足为奇。而万鬼更是不讲道义的妖人妖道,行事无诚意可言。我门下有一得力弟子打探的清楚,据说咱们山庄方圆近百里地之内,有一极古老的遗迹,其中有一本仙法秘籍,极了不得,故而万鬼对此志在必得。”

    吕西悬道:“这可真是莫名其妙,本山庄立于尘世数百年,从未见过什么遗迹,更不知有仙法之事。”

    吕西垂郑重道:“有道是‘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’。我那弟子听说这遗迹乃是万仙之祖所遗留,其中宝贝,当真非同小可。”

    吕西悬听得心痒难搔,贪念丛生,问道:“兄弟可知那遗迹何处?”一言问出,登时明白吕西垂此行目的,并非全心助自己抵挡万鬼与泰家联手,而是要分得山庄遗迹中的好处,又道:“兄弟不计前嫌,远来相助,这等高义,令我好生惭愧感动,如此事能成,我两家定当冰释前嫌,同归一门,今后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”

    吕西垂哈哈笑道:“我肯前来,自是早不计较当年小事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我还听闻:咱们山庄的祖师爷今年要来挑选门人,不限人数,这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吕西悬心头一震:“我千叮咛万嘱咐,此事不得对外宣扬,又是谁传出去的?又为何偏偏落入此人耳中?我山庄之中定有奸细,此事确凿无疑。”稍一沉吟,说道:“兄弟如何得知此事?道听途说,不可轻信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吕西垂脸上闪过一线怒意,但转眼又平静下来,淡淡说道:“我为哥哥千里奔波,哥哥若连这事也瞒我,那可太伤我心了。哥哥先前说‘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’,这话可作数么?”

    吕西悬问道:“你要怎样?”

    吕西垂指着身后徒儿,说道:“登仙之事,既然为我神刃山庄殊荣,我虽为山庄旁支,数十年来远居荒地,不曾受益,实在不公道,如今与哥哥重归于好,又有如此机缘,哥哥何不大力推举我门下几位弟子,让祖师爷认识认识?”

    吕西悬心道:“好哇,原来你大举前来,是为了与我在祖师爷面前争利。”露出为难神色,说道:“兄弟,你也知咱们山庄的规矩,我乃本宗,你乃旁系,我向祖师爷举荐人才,自当以我本宗弟子为主。”

    吕西垂微微一笑,说道:“哥哥,当年我二人闹不和,你曾说道:‘庄主之位,力强者居之’,我当年功夫不及,自无话可说,但如今向祖师爷推荐人才,咱们也当唯才是用,这才是对祖师爷真正的恭敬。”

    吕西悬板着脸,冷冷说道:“依你之见,咱们俩还是要切磋切磋,手底下见真章了?”

    吕西垂叹道:“咱们都上了年纪,有儿有女,岂能如年轻时那般不知轻重?我知哥哥练成了祖师爷失传的‘天运掌剑’功夫,纵然这些年我有所突破,只怕也未必能胜得过哥哥。”

    吕西悬怒道:“谁告诉你这事的?你在我身边安插奸细,有何居心?”

    吕西垂道:“哥哥名扬天下,威震武林,一举一动皆备受瞩目,这等大事,不传自走,哪有什么奸细?我这一粗浅手段,可入得哥哥法眼?”说罢拉住椅子,往旁一挪,只见地上那坚硬青砖上有椅子腿的印记,化作一条笔直细线,直划过一丈远。

    众弟子齐声低呼,吕西悬心下一凛:“椅腿乃是软木所制,他传功于上,硬化其质,竟能在铁石上刻印,又悄无声息的发功及远,划破地面,功力之高,绝不在我之下。他这些年际遇非凡,若当真动手,我并无全胜把握。”

    吕西垂道:“这功夫甚是简陋,在哥哥眼中,自是不值一哂。我这些弟子也得了我真传,正要与哥哥门下弟子比试比试,以武会友,再以武择英。”

    吕西悬心下明白,说道:“你这比试,规矩如何?”

    吕西垂道:“倒也简单的很,我派出门下三位不成器的弟子,哥哥也选出三位好手来,咱们三战两胜,推举人才之事,便全由胜者说了算,败者不得有丝毫异议。”

    吕西悬知这吕西垂来意不善,意欲在祖师爷面前一举压灭自己威风,但若他那‘万鬼袭来’之事为真,自己在此事上决不可与他翻脸,而得先攘外,再安内,否则双方大打出手,非但令敌人有机可趁,若被祖师爷得知,更会大受责罚。

    他不愿示弱退怯,心意已决,点头道:“便依兄弟的意思,咱们各派三人比武,三局两胜,这仙门选人之事,也由胜者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吕西垂见兄长服软,微觉得意,他此次重新出山,便是为了借此次危机,竖立威信,一举重夺庄主之位,他手下弟子虽多,但人数毕竟远不及山庄本宗,故而需祖师爷大力支持,只要她点一点头,吕西悬纵然不愿,可也违逆不得。

    双方商议妥当,众弟子听得明白,垂门弟子有备而来,跃跃欲试,悬门弟子各个儿恼恨,眼神不善。

    吕西垂早有人选,指着一高个儿汉子说道:“他是我门下首徒,宇平,你出来见过师伯。”

    那宇平上前行礼,悬门弟子一瞧,无不惊怒,原来此人身躯如铁塔一般,两条眉毛粗糙,像极了毛毛虫,这形貌与那劫镖的蒙面人相近,吕西悬愤愤想道:“定是此人所为,这老小子是故意找茬来的。”但眼下并无实据,也奈何他不得。

    他沉住气,说道:“兄弟一上来便派出大弟子,可是要我好看么?易安,你入我门中最久,由你去试试他身手。”

    易安应了一声,一振袖袍,昂然出列,面向那宇平,说道:“宇平兄,你胆子可当真不小。”

    宇平听易安语气无礼,冷笑道:“我胆子一贯大的很,易安兄却又是如何知道的?”

    易安冷声道:“你做下的案子,唯有你自个儿知道。”使一招‘南征西讨’,朝宇平袭去,他修习神刃山庄内功已久,功力深湛,这一出手声势惊人,悬门弟子都大声喝彩起来。

    宇平以掌做刀,反击过去,两人各自变招,顷刻间斗得极为激烈,掌风虎虎,激于数尺之间,一时难分胜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