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七 兔死狐悲兄妹情
    吕流馨呆若木鸡,隔了良久,却又欢喜起来,说道:“还是师弟品味高明,知道师姐手艺凡,哪像你们两个师兄,成天就知道欺负人。”

    玉不莹道:“你这是自个儿骗自个儿,盘蜒哪分辨得出味道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二师兄此言差矣,若我面前有马尿牛粪,你说我会去吃么?”

    三人大倒胃口,吕流馨更是撒娇嗔,拉着盘蜒,只是不依,非要讨个公道,盘蜒也不去理她,挥刀切下一烤猪蹄来,张口就呑,也如风卷残云一般。

    吕流馨笑嘻嘻的说道:“你呀你,总有一日,非将咱们山庄吃穷了不可,你说你这般吃法,怎地不长斤两?”说着掏出手绢来,擦去盘蜒嘴边油腻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什么叫长斤两?你真当我是肉猪么?”

    吕流馨嗔道:“你刚来时说话何等体贴文雅?眼下原形毕露,言辞这般粗鲁,说不定真是猪精变得,哼,去你的,我不理你啦。”

    她一转脑袋,作势走远,盘蜒急忙劝道:“师姐莫要生气,在下一时心急,如有冒犯,罪该万死。”吕流馨笑了一声,又迤迤然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玉不莹、玉不甜见状,心中嘀咕:“笑妹虽待谁都好,待盘蜒师弟格外亲热,庄主也对他分外器重,若她去不成万仙,多半会嫁给盘蜒,没易安半点屁事。”两人与盘蜒相处久了,对他才学性子极为佩服,瞧两人亲密,心下暗暗喝彩。

    吕流馨又道:“是了,我还有一件事物,今早无意中找着的,当真湘古怪,你们陪我去瞧瞧好么?”

    玉不莹道:“笑妹眼光那还用说?自然是罕见宝贝。”

    玉不甜道:“今日得瞻仙物,全拜笑妹所赐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见者有份,咱们都要沾光,可不能让你一人独吞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道:“你不要瞧,那也由得你,哼,将来就算你苦苦求我,我也不会让你瞄上一眼。”说罢迈步而行,三人只得在后作陪。

    吕流馨走到后山极荒僻之地,来到一株石榴树下,拍了拍手,蹦跳两下,呼喊道:“绿狐狸,绿狐狸,你出来吧,我给你带好吃的来啦。”

    盘蜒惊呼道:“原来你没安好心,将咱们带来喂妖狐,难怪先前骂我猪精来着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朝他一瞪眼,取出预先备好的熏肉,在手上挥了挥手,只见一通体绿色的狐狸钻了出来,皮毛宛如玉雕一般,当真奇特异样,那狐狸极为谨慎,尾巴又大又厚,缠作枝,晃荡下来,瞬间将熏肉叼走,随后晃眼不见。

    吕流馨笑道:“没良心的蝎西,喝完奶便忘了娘。”

    玉不甜道:“笑妹,这狐狸从何处来的?咱们以往怎不曾见过?”

    吕流馨神采飞扬,甚是感激,说道:“那天我在林中练功,一时走火岔气,甚是凶险,幸亏这幸伙从树丛中钻出来,在我脸上舔了舔,我闻到一股清香,这才渐渐好转,后来试探着运功,反而内力大有长进呢。它是我救命恩人,我自当好好报答。”说罢又取出一块熏肉,朝那绿狐狸晃动,那绿狐狸慢吞吞的垂了下来,正要叼去,盘蜒忽然肚饿,喊了一嗓子,一跃而起,一口将那肉夺走。

    吕流馨怒道:“你还是人吗?连畜生的东西都抢着吃?”

    盘蜒一下将熏肉吞了,那狐狸甚是气恼,跃下来咬盘蜒脑袋,盘蜒惨声大喊,吕流馨等三人也大呼行,赶上来救,好不容易将狐狸扯开,盘蜒被咬的头破血流,求饶道:“狐狸祖宗,就一块肉,犯得着么?”

    那狐狸冲着吕流馨直嚷,似是要她再补上一块肉来,吕流馨头一次捧着这绿狐狸,只觉手掌柔然毛痒,欢喜至极,说道:“你随我回家,熏肉有拘。”

    盘蜒曳道:“师兄,师姐,这狐狸之事,咱们万不能告知旁人,否则必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奇道:“它这等小不点,又能惹什么事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这并非寻常狐狸,而叫做‘疫狐’,我曾在山庄书中见过记载,自古以来,极为媳,但也往往被视作凶险之兆,盖因它体内诸般毒素,易于传播人体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急道:“你胡说,我被它舔过脸颊,为何不受其害,反而好转了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你可是运‘龙虎功’时冒险而为,走阳维脉时冲的太猛?由卦象上说,这叫‘阳魔关善’,易于生出凄厉阳毒,这狐狸唾沫中含有极强烈的阴毒,万般巧合之下,救了你一条性命,反而助长你内力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吃了一惊,问道:“你怎知我练功时的情景?那....那你被它咬的出血,为何又没事?”

    盘蜒冷笑一声,说道:“我功力何等深厚,岂能与你相提并论....”话音未落,噗地一口鲜血吐出,直挺挺躺了下去,顷刻间脸色青,腿脚抖。

    三人大骇之下,忙上前照看,以为盘蜒命不长久,各个儿魂飞魄散,吕流馨更是痛哭流涕,伏在他胸口哀号,好在盘蜒昏迷少时,悠悠转醒,说道:“....此物果然....了得,若非是我,换谁能活命?”

    吕流馨在他身上一拍,红着脸道:“你可吓坏我了&弟,你不会...不会再死了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这绿狐狸十分可恶,你交给我,让我拿它炖肉吃了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急忙缩身远离,紧紧鼻疫狐,嗔道:“是你自个儿不好,人没人样,与它抢食,否则它怎会咬你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那你让我咬它几口,咱爷俩便算扯直了,这叫来而不往非君子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道:“被你咬上一口,只怕直接进肚了,万万不可!”顿了顿,上前握滋蜒手掌,说道:“师弟,你消消气,饶了小绿狐狸吧,我定会好好管教,不让它胡乱咬人。它毕竟救我性命,我...心中不忍...”

    盘蜒神情木然,过了半晌,他微笑起来,说道:“大人不记小人过,笑妹如此劝我,那我便饶它这一回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道:“你...你叫我什么?我怎地成了笑妹了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若总是师弟,气量自然大不起来,如何能轻易饶它?但若我成了师兄,那自然彬彬有礼,大度谦让,不能与笑妹计较了。从今往后,咱俩调个位置,你叫我师兄,我改口叫你笑妹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笑道:“好吧,反正你年纪比我大,叫你师兄也顺理成章。”又对玉家兄弟道:“两位师兄,这绿狐狸之事,你们不准对任何人讲,不然我若得知,从此以后,便再也不理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玉家兄弟甚是听话,齐声道:“盘蜒师弟都不计较,咱二人岂会告密?笑妹放一百个心吧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将绿狐狸放上树,正要离去,见盘蜒倚树而坐,似无意起身,心下担忧,问道:“盘蜒...盘蜒师兄,你身子要紧么?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乖乖笑妹,你师兄内力深湛,并无大碍,但要在此休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听他叫自己“乖乖笑妹”,霎时心潮汹涌,胸中淌过一丝暖流,平时确也有人这般叫她,但从未有盘蜒这般令她心动。她生性活泼,尤其爱与门中英俊少年打交道,本也以为这盘蜒在她心中并无特异之处,谁知他忽然如此称呼,竟令她顷刻间脸红心跳起来。

    她设法平息心乱,娇声道:“我还有事,不能陪你啦,你在这儿好好养伤,不许...不许欺负小绿狐狸。”

    盘蜒点点头,笑着注目于她,吕流馨浑身烧,匆秒玉家兄弟走远,仿佛逃跑一般。

    等众人离去,盘蜒抬起脑袋,见树上疫狐正懒洋洋的趴着,棉花糖般的尾巴轻轻摇摆,偶尔与盘蜒对望,也丝毫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盘蜒感到疫狐的毒素在体内滋生增长,似恶作剧的孩童,四处给盘蜒添乱,盘蜒运太乙术数,将其引导至体内某处,培育囤积起来。

    这感觉极为微妙,将盘蜒从酷刑般的食欲中解救出来,让他分心,让他又生出希望。

    这漫长的几个月,盘蜒早已感到厌烦,山庄的功夫简单至极,远及不上那五夜凝思功凶险刺激,盘蜒心中空洞,那食欲如同魔鬼的爪牙,如同索命的精灵,又从黑暗中冒了出来,不停折磨他,撕扯他的心脏脑袋。

    盘蜒厌倦了,盘蜒每时每刻都在竭力忍耐,他胃口大开,海呑湖喝,但不过是望梅止渴,远远无法填满他那虚无的食欲。

    世事奇妙,上苍有恶毒的安排,就在盘蜒苦苦抗争邪念的时候,老天爷忽然递来一柄杀人的刀,于是盘蜒脑中闪过雷霆,那是由**驱使的风暴,撕裂了黑暗,让他见到血腥,让他沉迷于阴谋。

    他苦苦哀求自己:克制那**,收敛杀意与恶念,放过这儿的一切,放过这美好的世外桃源,你大可以立即离去,不必捅破那气泡,不必揭露人心的险恶,你不是神,你不过是一条贪吃的蛇。

    离开此地,那食欲便能平息么?不,不,盘蜒会堕入更深的痛苦。自盘蜒醒来之后,一直极为幸运,食欲总很快找到猎物:那两条贪魂蚺,那阎王的化身.....故而盘蜒不曾遭受这上瘾的折磨,但眼下他心中并无目标,所以他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盘蜒是一条极端贪婪的蛇。

    若他的胃口得不到满足,他便要制造毁灭,无论那事物曾经多么美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