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四十三 冰雪玉人守贞节
    大军翻山越岭,晓行夜宿,走走停停,约莫一月之后,终于抵达俦国国都,此时举国皆听闻消息,百姓感念先君恩德,无不早盼这位6扬明公子归来,一行人来至街上,处处人潮涌动,夹道欢迎,众生扶持,连连跪拜。文

    6扬明泪流满面,从车中向众人挥手道谢,激起一片欢声雷动。

    行至宫中,文武朝臣,会同一位容貌极美的中年妇人走出,乃是俦国夫人,盘蜒见她相貌确与6振英、6扬明极为相似,似画中美人儿一般。

    6扬明哭喊道:“娘,娘!”撒腿狂奔,那妇人一把将他抱起,哭的梨花带雨,嚷道:“孩儿,孩儿,你这一路可受苦了。果然是老天开眼,我母子终于有团聚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6扬明指着斑圆、盘蜒等人道:“多亏了玄鼓城英公相助,派几位叔叔哥哥帮我,否则孩儿也无法回来。娘,那叛贼6凯易已死在姐姐剑下啦。”

    那美妇身躯巨震,泪如雨下,强笑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真是苍天....苍天保佑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上前拱手道:“在下采英公麾下军师盘蜒,奉英公号令,送6公子归国,俦国夫人委曲求全,以娇弱身躯抵挡虎狼爪吻,受距难,一言难尽,才是真正的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俦国夫人听他说‘以娇弱身躯抵挡虎狼爪吻’,不由得脸上一红,说道:“多谢盘军师,爱子之心,天下母亲皆有,乃是情理之中,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斑圆等人都心生敬意,想道:“她如此美貌,孤立无援,落在那6凯易手中,怎能得保清白?只怕受聚磨,境况极为不堪。但她一弱女子舍命守护子女,比咱们这些男儿汉更可贵百倍。正所谓红颜薄命,只望她今后得享平安吧。”

    6扬明又向俦国夫人引荐东采凤,这芯头一改刁蛮脾性,朝她庄重行礼,俦国夫人见这挟孩儿娇美可爱,乖巧懂事,自也欢喜,说道:“好可爱的媳妇儿,等她长大一些,我便让你二人成婚。”说着说着,又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6扬明问道:“娘,当务之急,乃是找出那与6凯易里应外合的奸臣,当时若非他引狼入室,娘亲也不会受苦受难。”

    俦国夫人急道:“你这孩子,刚一继位,岂能清算旧账?朝中并无恶党,你暂且莫要过问,等局势稳定,咱们再行合计。”

    6扬明领受教诲,于是打消了这念头。

    当夜6扬明设宴招待众人,宴席过后,盘蜒在宫中四次逛,神态清闲,6扬明感激他的恩情,自也随他心意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三天,斑圆不愿久留,欲率大军离去,遂向6扬明与俦国夫人辞行,6扬明拉住斑圆毛茸茸的大手,说道:“斑圆叔叔,多谢你一路护送。”

    斑圆笑道:“你这修娃很好,将来定成大器,如有人欺负你,尽管派人来找我,我必率大军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盘蜒则道:“我听闻俦国以东三十里外有一皇雕神像,乃是古时遗迹,极负盛名,我一直有个心愿,要朝圣古皇,在那处建造庙宇花园,还请斑圆老兄借我两千步兵,相助建筑。”

    斑圆道:“军师,采英早对我说过,我麾下将士,全听你差遣,两千不够,我再多留上一段时日陪你。”

    盘蜒曳道:“我卜卦算过,两千洽和吉数,多少皆不美,你尽管离去,等大事一了,我便遣这将士回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斑圆执意要留,盘蜒坚决不允,斑圆对盘蜒钦佩入骨,不愿违逆,遂不多不少,留下两千竭,随后离城归国。

    俦国夫人抿嘴笑道:“盘蜒先生学究天人,这神庙定然极为灵验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哈哈一笑,朗声答道:“岂只灵验而已,我打算将这神庙叫做血祭庙,今后埋骨无数,冤魂不休,最是惨烈无比。”

    俦国夫人连拍胸口,啐道:“哎呦,哎呦,先生好会吓人,可吓坏妾身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新庙初建,须得广而告之,三日之内,两位不可外传此事,三日之后,还请国君替我宣扬宣扬,就说东采英麾下军师盘蜒在古皇神像处建庙。”说罢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俦国夫人大惑不解,问6扬明:“这位盘蜒先生行事疯疯癫癫,古古怪怪,他一贯如此么?”

    6扬明与东采凤齐声笑道:“娘,军师哥哥最是厉害,别看他有时痴呆,实则聪明的紧。”

    俦国夫人“嗯”了一声,愣愣不语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三日,6扬明果然依照盘蜒所说,将此事传扬出去。于是百姓雀跃,整日价议论此事。

    这一日晚上,俦国夫人用膳之后,独自在闲宫修养,四下寂静,唯有虫鸣鸟语,她想起往事,寂寞难耐,不由得连声叹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听一人在她身后问道:“夫人为何哀叹?”

    俦国夫人吃了一惊,回头一瞧,只见来人眉清目秀,面带微笑,正是那盘蜒。她低呼一声,皱眉道:“先生,你是如何进来的?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鄙人生平一无长处,唯有翻墙入室,偷香窃玉的功夫,世人难及我万一。”

    俦国夫人登时俏脸燥红,口舌干,颤声道:“先生好不正经,我乃守寡之妇,心如死灰,你要偷香窃玉,来找我这老太婆做什么?”

    盘蜒走上一步,仔细打量她身躯,俦国夫人被他一瞧,浑身软,呼吸粗重,嗔道:“你....你胆敢对我无礼?你不怕杨明知道么?”

    盘蜒在她耳畔说道:“夫人不想让他知道,但有些事,终究是瞒不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俦国夫人以为他要求欢,纵情想象,不多时已心神俱醉,说道:“原来你留下来并非造庙,而是....而是别有所图?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我所图甚大,夫人给的起么?”说着握的玉手。

    俦国夫人啐道:“你们男人都是色鬼,也就那点出息,你倒说说,除了我这人之外,你到底还要什么?”

    盘蜒曳道:“我不要夫人的身子,只要夫人每年赠我黄金万两,丝绢万匹,年轻美貌的宫女百人,夫人年纪大了,我是没半点胃口的。”

    俦国夫人心头火起,怒道:“你....你说我什么?我凭什么给你这么多钱财?”

    盘蜒“嘘”了一声,说道:“夫人害死丈夫,与6凯易偷情,私开城门,引军入内,又放逐自己二女,这些消息,可比种种身外之物贵重多啦。似夫人这等蛇蝎心肠,我是半点不敢沾染偷吃的。”

    俦国夫人霎时眼前一黑,站立不定,向后就倒,但盘蜒将她一拉,拥她入怀,继续说道:“夫人何必装病?我好不容易来此,可不愿白来一趟,总得说定价钱,我好早些安心。”

    俦国夫人咬牙道:“你血口喷人,我...我这就让杨明将你....将你杀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此事若闹到国君面前,夫人罪行昭示天下,我固然活不成了,夫人从此被关入不见天日之地,境况可大大不妙。”

    俦国夫人厉声道:“我儿子岂会相信你的谗言?”

    盘蜒在怀中一摸,取出几封书信来,打开一封,念道:“凯易,吾依你所言,在俦君酒中下药,他日必遂你愿,圆我二人昔日之好。盼甚念甚,图谋相会。笑笑儿。”

    俦国夫人一听,当真寒冷彻骨,惊魂飞天。原来那6凯易乃俦国国君之弟,早年与这位俦国夫人笑笑儿有一段情事,他争君位而不得,流亡在外,投靠郭国。

    6凯易与这笑笑儿互相倾慕,朝暮不忘。尔后他买通笑笑儿婢女,双方互通书信,又勾搭在一块儿。俦国夫人旧情复燃,竟听6凯易所言,用药毒害了丈夫,趁朝中无主,再勾结朝中大臣,打开城门,迎6凯易继位。

    只是她尚有一丝人性,知6凯易生性残忍,怕他害了自己儿女,遂在6凯易入城前夕,让儿女仓皇出逃。6凯易与她相逢,双宿双栖之余,仍不忘派兵追杀这姐弟,俦国夫人阻拦不住,但她生性凉薄,最终也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她万没想到俦国、郭国大军接连败在蛇伯城,6凯易伏诛而死,6扬明归国继位,她惊慌之余,急忙疵,烧毁6凯易写给她的书信,而那与她密谋的几位大臣,自然早已被她害死。

    她四处找寻自己写给6凯易的回信未果,以为他已销毁,这才放心下来,谁知这盘蜒神通广大,竟将其全数找到。顷刻之间,她心慌意乱,伸手抓向那信笺,盘蜒轻轻一推,她落在远处,抢夺不到,只能狠狠瞪视盘蜒。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这6凯易心思倒也缜密,这信笺并未藏在书房,而是在屋檐砖瓦下挖了一洞,想必是对夫人爱意深厚,留作纪念,竟放置在头顶上。”

    俦国夫人心念电转,说道:“我什么都答应先生,你留下来,我....我好生伺候你,你若嫌我.....不美,我....我在国中选宫女让你享用。便是你要当国君,我也帮你劝杨明退位。”

    盘蜒曳叹道:“夫人,我这人生性淡泊,闲云野鹤一般,实懒得在这小国多待。”

    俦国夫人怒道:“你到底要怎样?”

    盘蜒懒洋洋的说道:“我来此不为别的,只想将那庙建好。开工数日,进展顺利,预计仍要半年,方可初具规模。这半年之内,我便待在古皇神像处,半年之后,待我忙完,再找夫人清算此事。”见俦国夫人脸色难看,哈哈一笑,说道:“这人惊恐模样,种种丑态,真是百看不厌。”

    俦国夫人眼前一花,那盘蜒已不知去向,她尖叫一声,将一玉器砸的稀巴烂,气的浑身抖,暗想:“他故意戏耍我,这疯子,这....这奸贼。”良久之后,她沉静下来,开始苦思对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