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四十二 神王鬼首是一家
    那万仙老道飞出方阵,行向敌军,而万鬼那黑袍人也徐徐迎上,天上层云宛如一漆黑树冠,而两人如同树冠下黑白两色的蚂蚁。?  ?文  ?

    老道曰:“尔等万鬼群妖,为何侵我地界,扰凡间安泰?”声音传遍数十里。

    那黑袍人掀起兜帽,露出一头银,容貌颇为年轻英俊,他笑道:“菩提老道,你还认得我么?”话语清晰,也是遍野皆闻。

    老道身子一震,顷刻间足下起伏不定,长剑椅,似要跌落,但立时稳住身形,在空中凝固不动,闭口不语,更无半点动作,那黑袍人也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众将士心中惶恐,往正上方望去,见万仙那五位破云仙家也一动不动,似成了泥塑一般。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他们在用传音之术交谈,其中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万仙,万鬼,正道、邪道,哈哈,哈哈。”

    过了许久,老道一挥手,身后五人一齐赶来,与他并肩刚,而另五个黑袍人也同时飘至,六人对六人,似要决战,全军皆攥紧兵刃,心中打鼓,准备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突然间,这十二人降在地上,万仙五人手按老道肩膀,万鬼五人也拍住领背心,双方齐声大喊,万仙老道与万鬼领手按大地,只听轰隆罗响,刹那间天摇地动,岩碎石裂,地上缓缓升起一面冰墙,将两人隔开,向东西蔓延开去,冰墙银光闪烁,横跨雪原,与远处高山连在一块儿,宏伟无比,高耸通玄,辉煌遁天,坞破云,足足升起十多丈,方才停下。

    万仙六人皆露疲态,仿佛大不场,招了招手,天上又飞下六位遁天仙人,将他们各自背负起来,灵兽振翅,浮上空中,众仙商议一会儿,遁天仙家各个儿神色惊异,但不久皆已释然。

    那位千灵子指使飞猴,来到天子大军前头,运功说道:“本门仙长,以仙法激地下龙脉,升起这冰墙,可隔绝妖物,守护边境。从此以后,以此万年玄冰巨墙为界,凡人不北上,妖怪不南下,违者杀无赦位,此战已然了结,还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大惊,纷纷出言询问,更有人痛声喝骂,罗蟠纵马上前,怒喊道:“北妖侵我国界,杀人无数,岂能就此作罢?你们擅作主张,将这方圆数千里的地界拱手让给了妖怪么?”

    千灵子晃晃脑袋,笑道:“很好,很好,天子轩有此决心,不吝众将士性命,也要蓉国土,我很看得起你,咱们万仙是不掺和了,便在远处为诸位异呐喊,加油鼓劲儿,祝诸位杀得北妖丢盔弃甲,狼狈逃窜。”说罢呼啸一声,遁天、破云众仙一齐腾空而去。那万仙大军见师长离阵,自也不再逗留,头也不回,返身而走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全军上下皆面面相觑,大呼行,指着万仙一通痛骂,但在众人心底,却无不大呼侥幸,暗暗欢喜,他们瞧那万鬼阵仗如此猛恶,若真打起来,趣之机极为渺茫,万仙众人能与万鬼众妖讲和,没准是救了全军性命。

    东采英心念故国,甚是气恼,暗想:“这冰墙不过挡鼓、玄冰城前这茫茫雪原,我总要设法绕路,直取蛇伯。”但转念一想,自己若贸然行事,擅起战乱,非但孤军难胜,只怕更犯下大错,受累下狱,成为千古罪人,叹了口气,唯有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他望了望罗蟠,罗蟠装模作样的骂了一会儿万仙,露出惋惜神色,说道:“既然如此,全军撤退!”

    不知谁忽然欢呼了一声,开了个头,于是军中兵卒各个儿如逃出学堂的顽童,嘻嘻哈哈的低声庆贺,罗蟠气往上冲,想要呵斥,可仔细一思量,自己心中又如何不喜?

    此战本军未败,敌军未胜,虽失了领土,可北境乃冰天雪地,万里霜国,纵然有诸侯,但实则并非富饶宜居之处,如今万仙纵容万鬼,铸造冰墙,自然由万仙担上骂名,自己丝毫无过,也保留大军实力,不必天长日久的征战,实可谓一桩幸事。

    东采英在人群中找寻盘蜒,纵马至他身旁,低声道:“军师,你说过咱们未必打的起来,果然如你所料。你还曾说今后有许多年太平日子,不知战事何时再起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岂能预料多年后之事?将军饶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想起他泄露天机,畏惧天劫,自也替他担心,拍拍他肩膀,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大军回到玄鼓城,罗蟠召集诸侯,升堂议事,堂中诸侯各自心情大好,侃侃而谈,彼此间纵然曾有仇怨,此刻也如亲兄弟般交好。罗蟠瞧在眼里,暗中曳,却也半点不想处罚。而在城主诸营地间,更隐隐传来天雷地震般的欢笑声。

    罗蟠道:“如此一来,这玄鼓城乃是兵家重地,绝不可轻忽,哪位爱卿愿在此留守,监视北妖动向?”

    众人心中怵,一时无人接口,东采英跃跃欲试,但不知妻子心意如何,也不敢请缨。罗蟠见东采英如此,心知他有此意,笑道:“东城主,你东北那圈山脉不用去了,便留在此地,充当寡人朝廷铜墙铁壁如何?这玄鼓城地势奇佳,幅员辽阔,你可以此建国,方圆百里城池,任你挑选,皆可纳入其中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喜道:“多谢圣恩!”

    罗蟠便升了原玄鼓城主的爵位,让他前往东北,与东采英封地调换,东采英领了此城地图城符官印,清点宝库,一时间诸事繁忙,幸亏那鹿宁、绿须二人有经营理财之能,东采英这才缓过劲儿来。

    他回去与罗芳林一说,罗芳林比他还要欢喜,说道:“夫君,这是哥哥器重你呢,今后城防要紧,料来物资不缺,更何况大丈夫当肩负重担,建功立业,岂能贪图安逸?我能嫁给你,真是天赐良缘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哈哈大笑,拥她入怀,说道:“我能有你相伴,这才是天助我也。”

    之后几天,诸侯66续续离城而去,返回领土,这场百年罕有的大战役,竟就此不战而息,群雄虽觉白跑一趟,但各个儿却如过节般欢喜,回过之后,各诸侯下令庆贺,于是全国各地,满城张灯结彩,百姓欢笑流泪,迎接平安归来的子弟兵。

    盘蜒对东采英说道:“将军,大事已了,还请将军派斑圆、铁齿两位,领军队前往俦国,助6扬明公子继任国君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知他心意已决,虽恋恋不舍,但也不便挽留,倒一大碗酒,热泪盈眶,诚恳忠挚,哽咽说道:“军师,祝你今后万事顺利,心想事成。”

    盘蜒微微一笑,走到僻静处,道:“将军,我最后替你卜上一卦,你当牢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见他神神秘秘,不欲旁人听闻,不禁深感好奇,只听盘蜒说道:“攀崖狮吼狂风起,芳林凤舞将称皇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闻言大惊失色,顷刻间冷汗直冒,暗想:“军师他...他什么意思?芳林凤凰?芳林她...她会称皇么?”

    盘蜒摇了曳,说道:“无心无为,顺其自然,此乃天机,不可有第三人知道,将军为人忠厚,必有后福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心中忐忑,不忍分离,率军护送足足二十里地,这才怏怏而返。

    之后数十日,盘蜒随6扬明、东采凤,与俦国大军行向俦国,俦国原君主6凯易不得人心,军中一贯对他不服,而这些时日受东采英管教,皆对东采英极为臣服,受其所托,自然也对6扬明竭力效忠。而6扬明得6振英教诲,心地善良,尊重待人,广受众将士爱戴。

    6扬明想到能返回故国为君,不由得极为兴奋,但仔细想想,难免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东采凤嗔道:“你当上国君之后,我便是你夫人了,你们男人,各个儿不是好东西,我可非要将你管的紧紧的,以防你到处胡来,拈花惹草。”

    6扬明大惊失色,说道:“什么叫‘拈花惹草’?”

    盘蜒笑得前仰后合,说道:“你这小鬼头,才九岁不到,怎知道的如此清楚?这些话可是跟你姐姐学来的?”

    东采凤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,昂说道:“姐姐还说,我那婆婆不知为人怎样,她不能照顾我,要我自个儿学的精怪些,须知妇人心,海底针,寸寸凶险,步步惊心。”想起不告而别的东采奇,徐一噘,有些伤心,不知她眼下是否顺利成仙了?

    6扬明急道:“我娘亲为人最好,最是慈祥,若非她舍身相救,我与姐姐早落入那6凯易之手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问道:“你们当年是如何逃出来的?说与我听听?”

    6扬明想起当时情景,不免伤心害怕,说道:“我爹爹....当时身患重病,快要....快要不成了,朝中大臣说要由我继位,由我娘亲摄政....”

    盘蜒点头道:“国君将丧,新君继位,此乃万分隐秘之事,不知那消息如何传出去的?以至于6凯易与郭国贼人竟抢先动手。”

    6扬明道:“姐姐说,当时知道此事的,不过寥寥数人,其中定有奸臣,里应外合,接应那....奸贼入主。”

    盘蜒点头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6扬明道:“尔后忽有一天,我娘急匆匆来找咱们,说要咱们收拾行囊,与侍卫逃离都城,前往蛇伯避难。姐姐问她缘由,她道:‘你们有个叔叔,叫做6凯易,勾结叛徒,不久就要入城。你们快些走了。’”

    盘蜒微笑道:“哦?那你娘为何不走?”

    6扬明道:“娘亲说她留下来拖延时间,混淆奸人视线,保护咱们安然离去。”

    盘蜒眼中闪过一丝喜悦,连连点头道:“好母亲,好母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