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四十一 大罗金仙偷贡品
    罗蟠本以为6振英是娇滴滴的柔弱女子,对她怜惜有加、整夜不忘,也只道她不敢当真动手杀人。  ?此时催她亲手复仇,料定她必然退缩,那他自可代劳行刑,谋求她好感,哪里能想到她毫不含糊,一出手便声势显赫,以奇妙至极的神功将6凯易击毙。他见此情景,大吃一惊,久久竟无法言语。

    6振英薄6扬明,两人喜极而泣,泪水涔涔而下,6振英说道:“多谢陛下替我二人做主。”

    罗蟠尚未答话,6振英朝张千峰走去,迤迤然跪倒在地,齐声道:“师父,如今徒儿大仇已报,家弟有圣上照顾,在凡间再无牵挂,我早与师姐商量好,若真有这一天,便乞求师父施恩,将咱们二人带入万仙之门,以求修炼仙法,镇守世道太平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东采奇也立时上前跪下,说道:“恳请师父开恩,赐我姐妹登仙机缘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神色庄重肃然,说道:“你二人虽屡获奇遇,但此事非同猩,其中艰难,远想象,你们可忍耐得住?”

    双姝朗声道:“我二人已下定决心,更无犹疑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如此甚好,你二人已是我万仙待试弟子,学艺未成之前,不可再与凡间有丝毫嵌。”

    6扬明虽早知此事,但真到此刻,却也万分不舍,哇哇哭道:“姐姐,姐姐,你为何就此走了?”

    6振英说道:“弟弟,我心意已决,不可更改。你这一路上甚是勇敢坚强,姐姐见你如此出息,也能放手而去了。”

    6扬明抽泣道:“姐姐,等我.....长大了,定要去万仙山上瞧你。”

    小上群雄皆不曾料到这等转折,见这两个女子美艳秀丽、冰雪慧雅,当真赏心悦目,又竟一齐投入万仙试炼,霎时间呼唱喧哗,议论不止。罗蟠所求落空,心头失落,一时竟茫然无措。

    东采英装作吃惊模样,说道:“小妹,你当真下定决心了?”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哥哥,我知道你舍不得我,但此事已不能更改,望你今后多多照顾6家小弟,还有我咱家小妹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叹了口气,说道:“罢了,罢了。”

    罗蟠回过神来,霍地站起,急道:“振英姑娘,我.....寡人请你回心转意,此事容后再谈。”

    6振英曳道:“陛下恩义,我铭记在心,等我学艺有成,将来必会补报,但师父既已答应下来,已不可‘回心转意’了。”

    罗蟠一时冲动,说道:“寡人一见你模样,便时时刻刻记得你言行举止,我....我替你报仇,多半便是为了讨你欢喜,你若愿嫁于寡人,寡人定千百倍的....宠爱你。”他情急之下,已顾不得后果,便是要他下凶誓重诺,他也必一口答应下来,群雄一听,无不暗暗曳,暗生嘈噪诽义。

    张千峰皱眉道:“陛下,我万仙自有万仙的规矩,我这两个徒儿已是待炼之人,请陛下莫要纠缠。”

    罗蟠面向张千峰,说道:“这位万仙仙家,你给寡人个面子,暂且收回此言,放6姑娘一马....”正要费心相劝,忽然间,只听云层中传来雷霆般的声音,震得池水荡漾,众耳嗡嗡,徐帜飘然欲飞,那声音喝道:“张千峰所言不错,万仙门规,岂能容凡人更改?”

    盘蜒脸色惨白,浑身巨震,只见云中有六个道人纷瑛下,众人见他们凌空飞行,随风飘荡,无不惊呼起来,待看清这六人面貌,更是惊异无比。

    这六道皆头戴九琉冠冕,镶金白袍,足下各踏一柄宝剑,身法有如梦幻,稍稍一动,便有余晖。其余五人戴着面罩,想来不欲示面目于凡人,为一老道鹤童颜,双目有神,密须随风飞扬,身有宝光流动,确是活神仙无疑。

    张千峰心头狂跳,立时跪倒在地,说道:“弟子张千峰,恭迎六位破云尊长!”

    小上诸侯天子,帅将校卒,无不骇然,66续续跪倒一片,说道:“我等得见仙长,当真三生有幸!”

    盘蜒哆哆嗦嗦的拜倒在地,不敢抬头直视这六道。

    为老仙朗声道:“诸位不必多礼,这就起来吧。”六人同时出掌,众人只觉足下一热,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,无不心下惊怯:“这六位万仙脑果然功力凡,足以抵敌百万之众。”

    那老仙说道:“罗蟠,你贵为天子,亲至前线,迎战群妖,能有这等勇气,当真难能可贵。既然如此,我万仙也不能置之不理。”

    罗蟠大喜过望,说道:“若诸位神仙施以援手,区区北妖万鬼,又何足道哉?”

    老仙道:“我等本不欲插手凡人旋之事,那所谓‘万鬼’中似有异界妖魔,不可轻敌,故而我万仙当为尔等施佑守护,若遇上大妖作乱,我等必不会坐视不理。”

    盘蜒瑟瑟抖,只觉喘不上气来,这六道一齐现身,身躯散威压,对常人自然无害,却令他倍受煎熬。

    罗蟠听这老仙一说,大失所望,哀求道:“此战关系到凡间安宁,我等万不能输,只求神仙莫要置之不理。”言下之意,自是求这老道对寻常旋也莫手下留情,不如全替他打得了。

    老仙一挥手,云中又落下许多人,各个儿骑着飞兽,张千峰又是一惊,认得乃是第五层阶“遁天”的前辈好手。

    老仙说道:“除我‘遁天’‘破云’等道人之外,仍有十万门人,届时亦会助阵,我等将亲临战场,指挥门人相助。”

    罗蟠大喜过望,作揖道谢,又想去找6振英时,但她早已躲入人群,不见踪迹。罗蟠心中难受,但知道如今万仙领现身,此愿望必难得逞,唯有强迫自己将她遗忘。

    老仙一拂袖袍,张千峰、6振英、东采奇三人腾空而起,岗他身旁,老仙命一骑鹤的五层‘遁天’道人将三人接住,说道:“罗蟠,待你进军之时,我等自会相随,暂且告辞了。”说完此话,众仙再度浮入云层,遁隐而去⌒群雄从未见过这等群仙掠空的盛况,兀自如痴如醉,仍长久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盘蜒如死里逃生,大难不死,险些痛哭出声来,他拖着疲软无力的身子,缓缓站起,凝视空中那缓缓旋转的乌云,心中思绪万千,恍恍惚惚,惕惕怵怵。

    那便是这世上的仙人么?果然高高在上,不可一世,你们俯视着凡间,脱了生死,我们在你们的眼里,又是什么模样?是猪狗牛羊?还是蚊蝇蝼蚁?或是蛆虫粪豸?

    是了,是了,你们神气活现,威风凛凛,大伙儿都畏惧你们,敬仰你们,认你们做主,甘愿降为奴仆杂役,以为有你们撑腰,万鬼妖魔,委实不值一提。但我却明白得很,我见过那异兽,知道那尸海,我猜你们在害怕,故而无法舍弃凡人,安心去做神仙。若无凡人,你们也无法安身。

    你们在害怕什么?万鬼中有可怖的魔头吗?还是你们从万鬼之中,见到了熟悉的景象?可怕的征兆?

    盘蜒忽然渴望一称劫,见证仙鬼大战,杀的头破血流,肠穿肚烂,那又将何等精彩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过了二十日,玄鼓城外四十里处的群英丘上,大军毕集,各路诸侯皆整装待,甲胄兵刃,如山似海,将士骏马,无穷无极,呼吸生风,于是层云涌动,笼罩旷野。

    等候片刻,侧方走来许多白袍人,各个儿衣衫整洁,手持宝剑,盘蜒扫了一眼,只觉如同一大片白云,或是漫山遍野的雪。这白袍大军头顶,有约莫三十人盘旋翱翔,如同云中白龙一般。

    东采英自愿甘当先锋主将,上前朝万仙众人一拱手,万仙中走出一人,正是张千峰,也是这十万门人的头阵。兄弟二人相视一笑,东采英朗声道:“进军!”于是脚步雷动,巨响远传,大军如巨浪,如地震,朝北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依照经略,大军将攻入北境,先占领玄冰城,修筑堡垒大营,以此为轴,扫荡四周,逐步清除北境方圆数千里之地,如遇妖军抵抗,务必一具击溃,斩草除根,终将敌军逐回草海那头。蛇伯城乃在北方,冰山雪岭,倒也不急于解救。

    但先前得了讯息,百万群妖已在玄冰城下汇聚,双方必有一场惨烈宏大的拼杀,规模之巨,足堪比古时谣传。众将士想到此节,难免惴惴不安,随即署身后有万仙支持,又纷纷安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来到一片冰原上,东采英忽然号令停止,派探子上高坡一望,匆匆来报:“曰:‘前方人影密密麻麻,覆丘盖山,有北妖大军驻守。”

    全军呼吸急促,手心冒汗,知道大战在即,无不紧张,谁也不知此战结局如何。

    再前行十里,群妖已可目见,在北妖大军上空,也概二十多人,有人骑兽,有人踏剑,各个儿身穿黑衣。

    盘蜒心中又一阵狂跳,暗想:“万鬼。”

    己方头顶忽然传出啸声,喝道:“停下!”当是那万仙为老道所,也不知是对何方所说,但声音洪亮,双方皆闻,盘蜒目光清晰,隐约见对面有一足踏飞剑的黑衣人挥手止住大军。

    众将士极目去望,隐约只见敌方大军中,竟站着数百个如同些山般的巨人,各个儿约有五、六丈高,众人见状,心惊肉跳,暗想:“这群妖怪阵中竟有这等庞然大物?咱们该如何对付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