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二十九 纷纷扰扰英魂散
    。东采英听闻那“寒星”之事,雄狮般的脸上露出一丝悲凉,说道:“原来爹爹他们一直瞒着我,我始终不过是个外人。”

    盘蜒到校场看了一圈,见众将士兵强马壮,刀枪娴熟,比之二十日前不可同日而语,暗赞东采英练兵有方,又见众人神情坚毅悲壮,乃是历经浩劫而余生之人的神态,知道精兵初成,不可闲置,说道:“如今大公子已死,将军顺理成章成为蛇伯城主,当嗣侯爵之位。这山寨虽可暂居,但并非长久之策,咱们当尽快下山,前往莲国境内,以求安身之所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笑容惨淡,说道:“我这妖怪般的模样,中原天子,列国诸侯,又岂能真许我为侯?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将军,世人无知愚昧,但唯独有一样好处:各个皆是唯利是图、趋利避祸之人。若你当真有力挽狂澜之能,横扫天下之威,他们巴结讨好你尚且不及,又岂会嫌弃你的出生样貌?”

    东采英心头一喜,点头道:“军师说的半点不错。只是巽木郡不准我大军靠近,如今也是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盘蜒说道:“将军可与陆家姐弟、采奇小姐一道纵马上前,亮明身份,再将先前俘虏的妖兵推到城前,我料定巽木郡非但不会阻拦,反而忙不迭朝你下跪求情呢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奇道:“哪有这等道理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事不宜迟,咱们这就下山一试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立时下令,全军发兵,前往巽木。这支大军军纪似铁,奉令如山,顷刻间便整备妥当,浩浩荡荡,举师扬威,一路前行,只一个时辰便抵达城前。

    巽木郡城墙上守军见了这阵势,吓得瑟瑟发抖,自以为命不久矣,但念及恩义,仍大声喊道:“来者速速退去,若要硬闯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东采英等四人单独出阵,陆振英策马上前,说道:“我乃俦国先君之女陆振英,携弟陆扬明,蒙蛇伯城主东采英,其妹东采奇护送,前来投奔莲国国君!”她话语明晰响亮,一字一句传入城内,可见内力大为不凡。

    那守军将领惊喜万分,喊道:“你们当真是蛇伯城兵马?并非妖军?”

    陆振英说道:“千真万确,绝无欺瞒。这位蛇伯城主也受妖军兵害,蛇伯城沦陷于众妖之手,但他前不久刚刚一场大战,以多胜少,击败六万妖魔大军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一挥手,大军中走出百余俘虏,不是熊脸猪鼻,便是猿脸鸟·嘴,确是妖怪无疑。那将领啊呀一声,登时再无疑虑,忙命人打开城门,亲自出城迎接,他奔到东采英面前,扑通跪倒,哭喊道:“城主,我我罪该万死,阻挡尊驾,还请城主不计前嫌,万望救我国君一救!”

    东采英朝盘蜒望去,见他笑得极为欢畅,显露癫狂之态,心中惊佩的无以复加,忙翻身下马,扶起那守军道:“不知将军尊姓大名?莲国何等强盛,为何要我相助?”

    那守军哽咽道:“小人名叫周福门,若知是大人到此绝不会稍有阻拦,若将军早去支援,局面局面定早有转折。我一月前收到消息,知有二十万妖国大军从西方攻入我莲国,连下二十余城,眼下正围攻我国大都,国主吃了败仗,无法突围,眼下情形真不知怎样了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不禁骇然,大声道:“那你为何不前去救援君主,反而龟缩在此?更阻拦我等去路?”

    周福门连抽自己耳光,哭道:“我以为以为将军乃是北妖援军,不敢擅离职守”

    东采英说道:“你城中有多少将士?”

    周福门道:“一共三千人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当机立断,说道:“一个不留,全数随我进发。你给我指路,咱们这就去救急。”

    周福门正如无头苍蝇一般,陡然听他号令,心中反而安定下来。东采英率军从郡中穿过,沿途召集壮丁散兵,汇聚其余守军,凑足八万人马,七日之内,抵达莲国都城‘荆门’。

    盘蜒随东采英登上山坡,遥望城下,只见戎马漫山遍野,似云似海,长枪林立,旌旗猎猎,箭塔高耸如山,云梯如骨架般耷拉在墙头,城楼中火光四起,血染砖石,正在激战之中。

    东采英问道:“军师,如今敌多我少,咱们从何处下手?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将军何必多虑?这是难逢的良机,咱们攻敌不备,可以一敌二,城中将领见来了救星,必士气大振,敌人腹背受敌,心慌意乱,十成本事使不出三成,此乃必胜之战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对盘蜒信任无比,闻言精神大振,鼓荡内力,大吼道:“蛇伯勇士,友邦落难,咱们岂能不救?莲国好汉,敌军凶残,还不奋勇卫国?”他声音洪亮,如潮水般涌入众将士心中,人人勇气倍增,浑不惧死。

    东采英更不多言,振辔催马,顺着斜坡冲下,四妖将各率军紧随,众将士宛如雷霆,刹那间攻入群妖后方,手起刀落,血肉横飞,旗断人亡,敌阵霎时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有领军妖将见局面大乱,暴喝声中,手持巨锤,朝东采英杀了过来,一锤子抡圆,砸向东采英,东采英早有防备,也骑马迎了上去,稍一振缰绳,眼疾手快,竟抓住那巨锤长杆,随后手腕一抖,一枪刺中那首领胸口,那首领惨叫一声,落马而亡。

    若论真实武功,东采英此刻远不及张千峰,但到了战阵之上,他竟比平时勇猛数倍,招式简洁有效,往往在弹指间斩杀强敌。

    城中守将本已支持不住,正想往城中逃去,陡然间来了救星,一招击败敌军大将,无不欢呼雀跃,如溺水之人见了救命的渡舟,刹那间士气倍增,生出拼死的气力来,于是反扑过去,牢牢守住墙头,将进犯敌军推了下去。

    盘蜒见情形惨烈,心头思绪万千,想要大哭,又想要大笑,他望见群妖不再凶悍,各个儿脸上露出恐惧、惊讶、激愤、茫然的神色,对这突如其来的死亡全无防备。

    这是无数货真价实的野兽,野蛮、残暴的侵略者,他们毁灭沿途城镇,杀人无数,以此为乐,甚而吹嘘武勇。他们一路取胜,全不曾想到厄运会降临到他们头上。

    血液从创口流出,脏腑争抢着涌到地上,脑袋飞空,筋骨粉碎,他们正化作惨死的亡灵,带着杀戮的喜悦与死亡的惧意,回荡在凡间上空,再如逆流的瀑布,哀嚎着涌向聚魂山。

    但在临死的刹那,盘蜒怜悯他们,盘蜒见到他们脸上扭曲的神情,祈求的目光,身躯笨拙的躲闪,龟缩的动作,昭示他们的软弱怯懦。在死亡面前,他们显得渺小无能,成为祭品,前往阎王的国度。

    是盘蜒让他们死去,是盘蜒在制造死亡,是盘蜒引导灵魂前往聚魂山。

    他隐约觉得自己似乎一直在这么做。

    那是从何时开始的?

    他已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或许那时天地混沌一片,有无数天蛇如雨般落下。

    盘蜒脑中大乱,终于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