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十九 绵绵涓涓水流淌
    于步甲一时摸不透敌手妖法,不敢怠慢,也不及上前救助师兄,拔出长剑,全神贯注,真阳内力贯通手臂,剑上红光绽放,也使出“真阳神剑”来。

    他心道:“此人武功诡异,身法如同血水一般,师兄那一剑未斩在实处,自然伤不了他。我只需小心谨慎,见招拆招,胜算委实不小。”想起师兄落败,而自己若能取胜,那岂不是压过师兄一头?念及于此,心中反而雀跃。

    冥坤双手成爪,左上右下,摆出鳄嘴之形,暴喝一声,十道指力猛击过来。于步甲见此人攻势凌厉,闪身避开,那冥坤转眼跃近,顷刻间连环出招,攻势汹涌。

    于步甲将真阳神剑运转成圈,密不透风,仿佛一个大火球般,守住门户,暗自留神。这冥坤身手本胜过这于步甲十倍,当真生死相搏,一招便能取胜,但此时重伤未愈,功力大打折扣,身法远不如昔日灵便,又担心伤势发作,不免束手束脚,两人斗了百招,于步甲竟渐渐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于步甲心下得意,寻思:“我稳操胜券,那陆姑娘、东姑娘得知此事,还不对我搂搂抱抱、宽衣解带么?”想起此事,心头狂喜,招式便浮躁起来。

    冥坤登时察觉时机,后退一步,左手挥拳打出,于步甲心道:“来得好!”,一招“海上日出”,剑招如金光粼粼,变化万千,乃是他“真阳神剑”奥妙之最。

    岂料冥坤手臂忽然化作血水,绕过剑光,蓦然又凝聚成形,于步甲这一招虽然凌厉,但收势不及,冥坤这一拳便结结实实打在于步甲胸口。

    于步甲惨叫一声,倒飞出去,胸口气闷,惊觉已被封住穴道,顿时汗流浃背,暗想:“他这功夫化肉于血,何等神妙?这是什么妖术?”

    原来冥坤所使,乃是他那位“师海主上”传授的妖法,名曰“血流功”,一旦使出,身子油滑,仿佛骨骼全无,更可将四肢化作血水,避开断臂断腿之伤,只要血水泼洒不远,立时便能复原。他平素单凭一身强横凌厉的内力指法,便足以横行众妖国,这血流功太过麻烦,根本不屑动用,但如今境况不利,便拿出这本事,果然连连奏效。

    于步甲身躯麻木,遍体生寒,想要喊:“饶命。”但话至嘴边,才发觉已被点上哑穴。

    冥坤更不留情,一掌劈向于步甲脑袋,就在这时,张千峰及时赶到,大喝:“莫伤我我师兄!”一掌拍出,掌力扩开,挡在于步甲身前。

    冥坤曾在他这“天琴云弦掌”之下吃过苦头,不敢冒进,只得收手。忽然又有五人一齐涌上,正是东采英与麾下四大妖将,各个儿身手精强,如虎似熊,力大无比。冥坤知情形不妙,胸口隐隐作痛,暗生怯意。他本有一门败中求胜的绝技,但不到万不得已,决不可动用,否则他伤势发作,当场便一命呜呼了。

    他心意已决,深吸一口气,刹那间连出六掌,掌力刚猛,那六人不敢硬接,只得退开,这一招使力过猛,冥坤伤口剧痛,不免心惊肉跳,足下一点,如飞龙般腾空而去,嘴里喊道:“暂且饶过你们!”转眼已走得远了。

    东采英等人虽极为强壮,但他们以少胜多,以弱胜强,各自早已精疲力竭,负伤不浅,而张千峰内伤未痊愈,众人皆不敢追去。

    东采英重整军队,收拾一番,众将匆匆一数,死了三千多人,心下黯然,但毕竟大获全胜,心情悲喜交加,委实难说。他又见郭国残兵战战兢兢的走上前来,便迎上前去,大声问道:“你们贼眉鼠眼的模样,可是去偷袭我蛇伯的?”

    残兵全数大骇,纷纷嚷道:“不敢,不敢,咱们咱们是得知蛇伯有难,前去救助”

    东采英冷冷说道:“蛇伯有难?你们倒说说,这蛇伯又有何难?”

    一残兵将领忙道:“大伙儿皆是天子臣民,与极北妖怪势不两立,咱们自然是前来前来对付这些妖孽的。这位可是蛇伯东采英公子?久闻公子用兵如神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,不,不,远胜其名。您救了咱们性命,乃是咱们郭国的大恩人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长啸一声,如晴天霹雳,那将领登时魂飞魄散,一跤跌倒,好在东采英并非以内力伤人,只不过稍加恫吓,这才保住此人一命。

    东采英指着南方群山,说道:“这里是我北国境地,蛇伯领土,尔等不请自来,本当全数关押,处以重罚。但念在尔等与群妖作战,算的忠勇,眼下网开一面,这就速速回去。如若再来,我刀下可不容情。”

    众残兵千恩万谢,不敢逗留,撒腿就跑,渐渐消失在雪山之中。

    蛇伯众将经此大战,士气高涨,喜悦莫名,东采英朗声唱那首“出征曲”,这数万将士想起数日前逝去的长辈、死去不久的战友,无不感动落泪,齐声高唱,忽然间,天空雪花缓缓飘落,贴在脸上身上,不觉冰冷,反而甚是温柔,众将士仰起脑袋,感受雪花,深深呼吸。

    东采英喜道:“这是他们向咱们道别来的,他们定安然前往聚魂山了。”找来一块方石,取宝剑在上头刻道:“归魂谷”,又写道:“蛇伯将士大破妖魔于此。”置于众人先前躲藏的山谷之中。众新兵激昂无比,知道此役定能流传千古,无不涌出自豪之情。

    张千峰将召开元、于步甲扶起,替他们运功疗伤,两人皆恨得咬牙切齿,却又皆不服气。

    召开元怒道:“这冥坤功夫也不如何,只是妖法诡谲,我一时不查,着了他的道。不成,我定要再去找他,堂堂正正再比一场,非要诛杀此魔不可。”

    于步甲也道:“我眼下已摸透他的套路,哼,单打独斗,我绝不会再输。师兄,此人便交给我去料理了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叹道:“两位师兄听我一劝,此人武艺登峰造极,绝非纯有妖法。除非找咱们万仙第五层的师叔师父出手,否则决计奈何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召开元哼了一声,冷笑道:“张千峰,你一个劲儿的夸大此人武功,到底有何居心?莫非你被他打得怕了,想要投靠万鬼,拜他为师么?”他自己败于冥坤手上,颜面全无,便想将张千峰说的十分不堪,以泄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我乃是实言相告,并非怯懦。咱们万仙虽强,但世间之大,高手如云,即便将万仙的功夫练到第六层境界,如宗主、使者那般,也不敢自称天下无敌。”

    于步甲眉头紧皱,眼神阴沉,说道:“张千峰,就凭你这粗浅功夫,也敢擅自指摘咱们万仙绝顶高手么?更何况你长敌人志气,灭自己的威风。只要我禀明宗主,定要你吃不了,兜着走。”他与那召开元是一丘之貉,自个儿心情糟糕,便整治张千峰撒气。

    张千峰有些恼了,说道:“宗主何等开明?又岂会因这等小事而介怀?两位尽管去说,张某听之任之。”说罢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召、于二人重重“哼”了口气,心中皆想:“等我伤势好了,定要好好教训这张千峰。”他们不知张千峰武功突飞猛进,此时已比他们稍胜,只当他是寻常三层弟子,对他颇为轻视,见他胆敢朝自己顶嘴,心中气恼,直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东采英听三人斗嘴,替张千峰鸣不平,但他毕竟是外人,不便插手万仙门内之事,等张千峰脱开身,与他并肩骑行,返回汉南,他道:“义兄,我瞧这两个万仙门人,功夫也未必比你更高,怎地脾气这般大?真当自己是仙人了?”

    张千峰叹道:“咱们万仙门人,平日行走凡世,再无别门别派可足抗衡,故而自高自大惯了。此时遇上这不知从何处来的万鬼,如仍像以往那般不知天高地厚,只怕便有迫在眉睫之厄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指着捉来的妖族俘虏,说道:“只盼这些妖孽嘴别太牢,咱们可从中撬出些消息来。”他一转眼,见盘蜒也不骑马,在前步行,大笑道:“军师,你何必如此委屈自己?”说罢骑马追上。

    他见盘蜒愣愣不语,与以往神采飞扬的模样截然不同,心中大奇,复又担心,笑道:“军师,咱们这群赶鸭子上架的杂牌军,能够有此大捷,你可谓居功至伟,人人都巴不得向你敬酒,为何哭丧着脸?”

    盘蜒叹道:“此战胜得极险,我不曾料到那郭军如此不堪,那妖军获胜之后,兵力只稍有折损。若非将军勇猛过人,此战胜负,委实难料。我我罪大于功,并无半点功劳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不知他所指乃是黑荒草海那魔猎之事,忙劝道:“军师此言差矣,若非你神机妙算,那这妖军必会先至汉南,将咱们打得落花流水,死死伤伤。即便咱们勉强守住地盘,将妖军赶跑,那郭军得了消息,又会紧跟而来,那咱们可真走投无路也。如今咱们大获全胜,重创群妖,这功绩传到天下百姓耳中,谁不颂扬我蛇伯军威?这其中一进一出,乃是生死之别,军师也莫要谦虚啦。”

    盘蜒淡然一笑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东采英又道:“如今咱们局面稳定,以军师之意,接下来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