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十二 妖夜碎骨雨纷纷
    盘蜒见青袍人一肩仍扛着陆振英,轻描淡写便重创张千峰,可谓挥洒自如,大有余裕,实难测他武功深浅,暗想:“我若使庄周梦蝶,唤出蚩尤来,不知能否胜他?这人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他心下慌张,但见陆振英落在此人手上,绝无逃跑念头,可即便他立时就走,只怕也无法从此人手中逃生。

    一众跟张千峰逃出的蛇伯军民大感惊恐,登时四散而逃,青袍人神色残忍,却又带着几分疯狂喜悦,他道:“小兔崽子们,跑吧,逃吧,我倒要瞧瞧你们能逃到几时。”陡然间已拦在数人前头,手指轻颤,惨叫声中,众人头破血流,已被他指力杀死。他来去极快,只见青影由东到西晃了一晃,众人无一生还。

    那青袍人哈哈大笑,见鲜血汇流成河,喜不自胜,在血中蹦跳几下,登时血浪四溅。他见盘蜒并未逃跑,仍牢牢注视自己,脸上既无畏惧,亦无悲愤,略一沉吟,说道:“你便是引这陆小丫头得此轩辕真气之人?你可是叫泰一?”

    盘蜒大声道:“可是泰慧她告诉你的?你是万鬼门下么?”

    青袍人点头道:“你倒也机灵,我与万鬼联手,但并非万鬼门下。我叫做冥坤,你可曾听说过我么?”他听泰慧说盘蜒见识渊博,又见他铁石心肠,对自己动手杀人之事不为所动,故而对他多说几句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不曾听过你的名头,但我义妹对这轩辕真气一无所知,你快些将她放了!你要知道什么,我定如实相告。”

    冥坤笑道:“是了,我听那叫泰慧的女子说:你所知隐秘极多,心思巧妙,比这女子更是要紧。嘿嘿,眼下一见,方知那女子危言耸听,实则不足为患。”

    盘蜒喝道:“快放开她了!”脚下迈步,施展太乙身法,朝冥坤冲去。冥坤道:“你这是太乙步法,这可当真少见。”手指一弹,砰地一声,盘蜒身侧尘土激扬,险些命中,盘蜒加紧步法,每一步皆出人意料,顷刻间行无定向,虚实难辨。

    冥坤皱了皱眉,双手齐挥,真气浩荡,离乱纷纷,盘蜒奔至半路,被他指力逮个正着,只听“咔嚓,咔嚓”几声,盘蜒大声惨叫,滚倒在地,断了双足一臂,这一跤便摔得极惨,脑袋磕在地上,鲜血长流。

    冥坤甚是失望,说道:“原来也不过如此,单以步法而论,并不比那泰慧高明多少。”

    他呼啸一声,声音传入城中,过了半晌,有许多兵马涌了过来,盘蜒挣扎着抬起头,只见面前皆是奇形怪状之人,有的脑袋硕大,脸如野猪,有的遍体绿毛,獠牙虎眼,皆穿着粗糙兽皮甲胄,他以太乙术数估算,数目约在五万朝上。

    冥坤道:“扎个担架,将这残废放上去,带回大营。”

    众妖对冥坤畏惧至极,不敢耽搁,抢上数妖,匆匆制成担架,将盘蜒拽到担架上,盘蜒痛的青筋暴起,几乎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冥坤又笑道:“城中可还有活人么?”

    有一满面疤痕的虎面人道:“回禀大人,俘虏了数万人,已经关押起来,静候大人发落,其余则逃出城去了。”

    冥坤甚是欢喜,说道:“如此正和我心意,若一下全杀光了,未免太过扫兴。唯有细水长流,才是道理。”说罢又大笑起来,有人递上酒葫芦,那冥坤开怀畅饮,转眼便喝得干净。他一甩手,将陆振英扔到旁人手中,说道: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盘蜒手脚剧痛,不敢多想,好在他精通幻灵内力,以此法催眠神智,肢体麻痹,便不觉痛楚。

    他抬头凝视天上,但见一轮圆月,高悬天际,隐隐有雨滴落下。盘蜒练过那五夜凝思功,忽然心生感应,知道极为凑巧,正到了那“阴晴圆缺食”五夜中的阴夜,此时月中阴魄大盛,却不受层云阻挡,故而世上阴气弥漫,皆可借而用之。

    盘蜒暗呼侥幸,登时忘却身处险境,只是体会外物异样,记忆此时知觉,引导体内真气运转,不久便毛骨悚然,眼前幻象丛生,似有无数光秃秃、惨兮兮的红眼小鬼朝他爬来。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这便是师父所说的心魔么?若被这心魔占据身心,便会引来外魔,非要杀我不可。”他心中已有计较,不敢再练,急忙催动幻灵内力,以毒攻毒,将心魔驱散。

    众妖行了约莫一个时辰,盘蜒又见前方无数兽皮大帐,连在一块儿,宛如褐色海洋一般,火把投下血色光影,映得此地凶蛮险恶。盘蜒脑中迷糊,想起自己那千年梦境中,似也曾来到过相似的地方,无数妖魔聚在一块儿,割肉喝酒,吵骂厮杀,令他在梦中心惊胆颤,恨不得深深躲藏起来。

    冥坤武功虽高,但残忍好杀,性子疏懒,说道:“让毒夫与泰慧审问此人,我已忙了一夜,得好好休养休养。”众妖知此人武艺超逸绝伦,不敢稍有不敬,连忙齐声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泰慧在此,这万鬼果然与众妖携手。不,不,那万鬼门没准便是北方妖国所创。”

    他与陆振英被抬入一大帐之中,里头遍地血迹,又有诸般刑具,满是割刀尖刺,甚是骇人。有一妖魔浇下冷水,将陆振英泼醒,陆振英晃晃脑袋,眼神困惑,但霎时便醒悟过来,望向盘蜒,见他手脚扭曲,心痛无比,喊道:“大哥,你的伤”

    盘蜒咬牙痛呼道:“这群畜生王八蛋!我骨头都被捏碎啦!”

    众妖兵见他叫的凄惨,全无骨气,不禁哄笑道:“这小子算什么英雄好汉?”有一妖在他断臂上一踢,盘蜒身子巨颤,震天价惨叫起来,叫了两声,双眼翻白,口吐白沫,似已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有妖兵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,余人也叽里咕噜的回话,语气有些慌张,盘蜒心知他们怕自己死了,问不出口供来,必受冥坤酷刑。果然如他所料,众妖消停了些,分立两旁,只是看守两人。

    陆振英见盘蜒受苦,更胜自己遭难,不禁眼中含泪,但转念一想:“到此地步,我当苦思脱身之法,营救大哥,而非眼泪汪汪,徒劳无益。”

    等候片刻,只见一绝美少女走来,正是曾败在盘蜒手下的泰慧,她身后跟着一弯腰驼背、白发苍苍的熊脸妖怪,当时那冥坤口中的毒夫了。

    泰慧见盘蜒惨状,眉头一皱,喝道:“此人何等要紧,谁让你们对他用刑的?”

    毒夫嚷了几句,将这话译了,众妖一齐叫屈,纷纷摇头,毒夫道:“并非是他们做的,而是冥坤大人下的手。”

    泰慧想起冥坤来,眼中露出恐惧之情,不敢多言,走到盘蜒身边,甜美一笑,说道:“泰一叔叔,咱们又见面啦。想不到你仍与这位婶婶一道,感情真美妙的紧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我好心饶你饶你性命,你为何忘恩负义?”语气断断续续,可见他伤势极重,只怕伤口已然发炎。

    泰慧神色恼恨,说道:“我便恨你饶我性命,你用阴谋诡计,胜之不武,偏偏还假仁假义的施恩,我决计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急道:“泰慧姑娘,求你看在他是你亲人份上,务必救他一救。你无论有何请求,我皆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泰慧笑道:“太迟啦,我要的轩辕真气,此时已到了你身上,我也找不到那轩辕神殿的去路,除非你答应听命于我,一辈子听我使唤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担心盘蜒性命,几乎便一口答应,但盘蜒抢着说道:“莫要答应她!这小妮子心肠恶毒,说话全不可信!”

    泰慧在盘蜒断腿上一踩,盘蜒痛的懵了,顿时脸白如纸,气喘吁吁。泰慧道:“若不是你还有些用场,我这便杀了你,好让你少受些苦。”

    毒夫嘻嘻笑道:“小姐,我有个法子,既不杀他,也可让他不受骨痛所害。”

    泰慧奇道:“你有什么妙法?”

    毒夫丑脸狰狞,甚是踊跃,说道:“我将他手脚全数割了,那他骨头自然便不痛了,哈哈,哈哈!”他笑声阴森歹毒,殊无欢喜之意。

    盘蜒突然闷哼一声,脸上一会儿红,一会儿白,泰慧见他命在顷刻,急忙点他紫宫穴、玉堂穴,内力所至,终于将他救了回来。她道:“此人受伤太重,不可再加刑罚。来人,将他断骨接上了。”

    众妖面面相觑,毒夫劝道:“泰慧小姐,这人不过是个卑贱的凡人,咱们不对他用刑,已是天大的客气,如再接他手足,那可成了佛堂寺庙,咱们可是转做善事了?万一此人复原,就此溜走,又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泰慧怒道:“他断骨之后,少说数月不能动弹,怎能复原逃走?”念及盘蜒赠剑饶命之恩,想要亲自动手替他接骨,但终究更怕那冥坤,犹豫许久,只得作罢,对毒夫道:“你好生看管他,如他情形不佳,速速通告我知晓!”

    毒夫大咧咧的说道:“小姐何必多言?”

    泰慧见他惫懒,心中有气,一拂袖袍,匆匆走远。

    众妖见她走了,对她一通痛骂,毒夫对盘蜒冷笑道:“你这臭虫,也配让咱们熬夜守着?咱们可没那兴致。”打了个呵欠,也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他这一走,众妖更是松散,商量一会儿,只留下两人守着,旁人则纷纷开路,找酒寻欢去也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