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三十三 蛇身之人称古皇
    庐芒瞧盘蜒神色,顿时惊觉他意图,一股寒意涌过全身,旋即暴跳如雷,喝道:“下三滥的杂种,你想要吃我?可是发了疯么?好,好,好!”说到第三个“好”字,施展身法,猛攻过来。

    这贪魂蚺乃远古之物,爱吃聚魂山中的炼魂,却从不吃这凡间活人之魂,更不食其余同类的魂魄,庐芒知这盘蜒图谋,心中惊怒的无以复加,一出手便极为凌厉。他刚从聚魂山中饱餐而归,身躯肥大,谈不上灵巧,但功力倍增,来势凶猛,如同大象奔腾,震的大地摇晃。

    盘蜒闭目,一动身,也不见得如何快捷,登时避开这庐芒扑击。庐芒哇哇怒吼,左臂变化,四条碧蓝蟒蛇凭空飞出,右臂一颤,也如左臂一般,攻势猛烈无比,远胜过先前蛟蝮与张千峰相斗。

    蟒蛇临头,盘蜒仍从容不迫,更不睁眼,连脑袋也不曾抬起,足下一动,竟从庐芒身旁绕过,身法轻巧,似蝴蝶飘舞,庐芒惊声大喊,身子盘旋,那八条烈蟒化作风暴,砸向八方,“砰砰”声中,将方圆两丈内打的一片狼藉,破烂不堪。

    庐芒大声喘气,一扭头,却见盘蜒又到其身后,身法奇特,直是匪夷所思,蛟蝮、庐芒双双大骇:“此人也不见得如何快速,为何这密不透风的招式竟半点碰不着他?”

    庐芒知敌人功夫诡谲,心思更是残忍恶毒,当下不再留手,一张嘴,“哇”地一声,吐出一口毒雾来,似波浪层云一般,将盘蜒团团围住。这毒雾乃是贪魂蚺最为得意的妙招,既可搅乱局面,令敌人摸不着头脑,又可以毒伤人,若敌人内力不继,立时便送了性命,蛟蝮不久前才以此法迎战张千峰,令张千峰两度失手。

    这庐芒此时妖法深湛,远非蛟蝮可比,那毒雾流毒辽广,雾中毒素变作毒蛇,从四面八方朝盘蜒攻去。

    却见盘蜒再动,身法轻盈,如梦如幻,从那毒雾中破开,众毒蛇竟无法为害。庐芒瞬间惊慌失措,稍有犹豫,盘蜒探手刺出,扎入庐芒胸口,竟如伸手取水,毫不受阻。庐芒痛呼一声,无法相抗,不由跪倒在地,喊道:“饶命,饶命!”

    盘蜒似痴傻了一般,全不理会,双眼对准庐芒脑壳,眼帘却不曾张开。庐芒见他这死人般举止,更是吓得魂飞魄散,不住哀求。盘蜒手掌成爪,在庐芒脑袋上一抓,破开头骨,将其脑完整无缺的取出来,一张嘴张的极大,瞬间一口吞没。

    庐芒身躯抽搐,七窍流血,再也活不转了。

    蛟蝮吓破了胆,一扭身子,慌不择路的逃开,它虽失了躯壳,但身形微反而加倍灵活,藏入黑草之中,心下暗忖:那吞吃同类的魔鬼决计找不到他。

    它正东躲**,忽然腰身一紧,已被人抓住,提了起来。它惊恐无比,哭喊道:“同类,同类,我求你饶我一命,我功夫差劲儿,弱小无用,难以果腹,味道也难吃得紧”

    盘蜒睁开眼来,蛟蝮见他那蛇眼光芒妖异,冷如寒霜,更是死命挣扎。

    盘蜒痛苦不堪,霎时神情扭曲,说道:“本就不好吃,但那毕竟是炼魂。”

    蛟蝮陡然明白:“他无法前往聚魂山,便诱咱们得逞,吞噬咱们脑中炼魂。咱们自以为得手,孰料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咱们咱们中了他的计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将蛟蝮蛇头咬断,呑落腹中,那小蛇就此气绝。

    盘蜒摇了摇头,急忙脱去衣衫,盘膝而坐,双手贴在胸腹,刹那间,浑身肌肉撕裂,鲜血泊泊流下,盘蜒撕心裂肺的大叫起来,抖动不止,仿佛被无数毒蛇撕咬,这般惨叫许久,方才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他做了一个梦,在梦中,他召唤蚩尤残魄,附身躯体,代他与庐芒相斗。那残魄不及蚩尤武勇之万一,但身法由虚入实,难以捉摸,远胜凡俗,那庐芒自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只是这功夫极为凶险,他不过是凡人之躯,怎能施展神威?若非他算定可吞食庐芒脑中炼魂,保住他一条性命,万不会如此行事,否则他定会葬身于此了。

    他仰卧在地,脑中思索:

    “我吃了两条贪魂蚺,只吃蛇头,不及其余,正如剥虾剥蟹一般。

    它们叫我同胞,但我却吞了它们。

    它们绝非善类,我呢?我又是什么好东西了?它们诱人入毂,杀得尸山血海,以之换得饱食,而我知它们手段目的,却袖手旁观,任由那些勇士烈士死去。

    我害了那十多万人,又杀了同胞,我身上罪孽,岂不更胜这贪魂蚺么?

    我大可以说自己乃替天行道,报仇雪恨,自认为正气浩然。但我心知肚明,实情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我只是贪食炼魂,手段卑劣无比,罪恶滔天,嘴脸何等丑恶?

    而那炼魂味道令人作呕,我为何要求之若渴?”

    他思索许久,伤势痊愈,遂站起身来,一瞥眼,却见草地中趴着两个模样古怪的少年,一人狐脸,一人犬脸,目光惊惧的望着盘蜒。

    盘蜒知它们乃草海妖族族人,问道:“你们在这儿多久了?”

    两个少年“哇”地一声,哭喊起来,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,一边大喊:“食人脑的妖怪,食人脑的妖怪!妈妈,爹爹,救命!”

    盘蜒苦笑一声,险些落泪,但这两个少年不认得他,他也无需在意。他穿上衣物,一把火将庐芒尸首烧了,随即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他惦记陆振英安危,推断方位,朝她行进之处赶路。

    他心下苦楚,需得找到陆振英,似乎留在她身边,对她展露善意,便能让他心安许多。

    他心中自语道:“我为何要在乎这善恶?我只是想待她好,要她过得无忧无虑,只要她心中喜乐,我便再无所求。她是我栽培的花朵,饲养的小猫,她将来本领高强,行善积德,侠义为先,名满天下,便能赎我之罪。既有如此好处,我又何乐而不为?”

    他不明白自己心思,但胡思乱想,便由悲转喜,几乎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行过草原,来到雪山上,但见夜幕之下,漫山遍野白皑皑的一片,大雪如同鹅毛缤纷而下,行走艰难,只怕连牛马也会被掩埋。

    他见山上有一小屋,窗户用木板挡住,但从缝隙中却可见火光。他走至屋前,拍了拍门,说道:“我乃过路游者,路遇风雪,不见归途,还请好心人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只听陆振英在屋内欢呼道:“是盘蜒哥哥?”

    吱呀一声,门板打开,东采奇、陆振英一齐上前,各握他一手,神色激昂,泪光晶莹,口出欢声笑语,东采凤目光疑惑,望着盘蜒,似曾在哪儿见过此人一般,可却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张千峰喜道:“盘蜒兄弟,你果然安然无恙,怎地找到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此乃归蛇伯必经之路,我料来你们也跑不到哪儿去。”却见陆振英那马儿也卧在屋内,占据老大一块地盘,模样甚是惬意。

    东采奇揶揄道:“原来你与振英师妹结为兄妹了,就不怕我喝醋吗?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咱们一对兄妹大盗,乃是打家劫舍的绿林豪杰,小姐便莫淌这浑水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劫后余生,心情极佳,说笑几句,又安然坐下,或躺或倚,烤着篝火,满是暖意,也有些倦了,三个少女皆迷糊睡去,张千峰深怕那庐芒袭来,不敢怠慢,便坐在窗边守着。

    盘蜒也无睡意,靠在墙上,默默出神。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盘蜒兄弟,我知你对我有所不满,若我无意中得罪了你,在此请你多多包涵。你救了振英,我对你感激不尽,如承蒙不弃,咱们不如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盘蜒目光闪烁,说道:“万仙张千峰何等名望武功?我如何担当得起?”

    张千峰心知他脾气古怪,对自己总话里带刺,也不在意,微笑道:“盘蜒兄弟才学绝妙,智计过人,能与你相识,张千峰三生有幸。”说罢朝他深深一拜。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这张千峰脾气倒好,我若一味冷言冷语,未免太过无趣。”也起身作揖,说道:“过奖,过奖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听风声怪异,宛似龙吟,余韵不绝,震动天地,回荡九霄。张千峰急忙掀开木板,朝外望去,风雪朦胧,但那庞大白龙掠空蛇行,仍隐隐可见,他心下敬畏,感慨万千,忍不住跪倒在地,遥遥朝那白龙磕头道谢。

    盘蜒沉吟道:“千峰仙家,你可知你们万仙一门,乃是轩辕黄帝一手所创?”

    张千峰原是不知,闻言肃然起敬,问道:“兄弟当真渊博,张某孤陋寡闻,确实未曾听说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中浮现出些许记忆,他激动起来,不禁说道:“传闻上古之时,伏羲创制八卦之术,将其传于轩辕,其时灾祸横行,天上涌出无数蛇怪,师徒二人联手与这些蛇怪交手,惊险万分的护住世间平安。伏羲见事态平息,静思多年,云游四方,据说破开天门,蹈星而去了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我只听说过上古伏羲为皇,轩辕为帝,却不知他二人竟有师徒之谊。”

    盘蜒又道:“伏羲一走,却引来了灾祸。聚魂山中生出统领阎王的魔神蚩尤,率领阎王与亿万妖众,从聚魂山侵入凡间,于是再为祸惨烈,生灵涂炭,几可与远古那蛇怪之祸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轩辕黄帝见敌人势大,便以伏羲八卦之法推算,历经千辛万苦,找来神兽,率领无数凡人勇士,与蚩尤一场大战。他连使妙计,策反群妖,终于苦战获胜,却未能将蚩尤杀了,只不过将它驱逐至异世,再难以返回此世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这世上便有蚩尤所留众妖,繁衍后代,成了如今北方万妖之国,与凡人划分地界,大体还算相安无事。轩辕知聚魂山上仍有更多阎王,满怀恶念,不容轻忽,遂创立万仙,留下一位大弟子引导凡人,他自己就此隐居,与伏羲一般不知去向。那位大弟子,便是如今万仙推崇为祖师爷的真仙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只知万仙由一位“真仙”所创,至于更早之事,则全无头绪。他想起那恐怖至极的阎王“异兽”,不禁打了个冷颤,说道:“若我不经此事,只怕难信盘蜒兄所言。盘蜒兄可是见了那白龙,心生感慨了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若我所料不错,那白龙叫做蜃,与那追随轩辕黄帝的神兽一般古老。只不过它地位不尊,未得仙名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崇敬万分,说想:“这乾坤之广,造物之奇,真是无所不有,正所谓有恶必有善,有魔必有道,我既身为万仙,当谨遵上古圣帝德训,以此身躯热血,震慑万鬼。”

    盘蜒默念道:“万鬼,万仙。万鬼,万仙。”听着屋外风雪,却感寂静,终于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本卷完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