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二十五 分尸之逐帝驱魔
    盘蜒匍匐在地,瑟瑟发抖,只觉此地恐怖无比,满眼皆是恶兆。那明楼巨殿,各个儿如同地狱地府,稍不留神,便有恶鬼冲出,会将他撕裂成碎片。

    但惊惧之后,贪念又起,他知其中有上古神明留下的宝物,虽不知何用,但却极想据为己有。他倒未必需练成天下无敌的神通,但他隐隐恨极了那轩辕,便想夺他遗留瑰宝,算的上一场报复。

    那贪念如同烈焰,驱散心中惧意,他跃将起来,迈步便行,脑中一团乱麻,唯有稀里糊涂的恨与怕。

    他冲过一条长廊,两旁耸立巨象,皆有十丈高,虽岁月无情,但这雕像却不曾破损,盘蜒见其模样,知是乾坤离震之术,又像是关格掩迫之法,两者兼而有之。他不再留意,狂奔而过。

    突然间,四面墙壁哐啷作响,一道铁链尖锥绕来,刺向盘蜒脑袋。盘蜒正心神不宁,毫无提防,待惊觉过来,那铁链已至他唇边,就要将他头颅刺个对穿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陆振英将他一撞,两人跌跌冲冲摔倒,陆振英惨呼一声,那链锥正巧扎入她肩上伤处,陆振英被带上了天,咚地一声,钉在石墙上。

    盘蜒愣在当场,茫然若失,心中又是感激,又是悲苦。霎时又见无数链锥竖起,朝盘蜒涌来,盘蜒慌忙原路跑回,走到那雕像之地,链锥便不再追来。

    盘蜒朝陆振英怒道:“你跟来做什么?谁要你救了?”

    陆振英痛的身躯发颤,只能闷哼答话。所幸其余链锥似有知觉,并不扰她,只是横前拦路,不让盘蜒去救她。

    盘蜒急的团团转,再望向那些巨象,见巨象前各有转盘,有风有火,图样各异,盘蜒心道:“这转盘刻意装作太乙八将,实则是伏羲机关。不错,轩辕帝据传精研伏羲八卦之术,这神殿便是为了防身怀太乙术法之人潜入。那链锥知我身负太乙秘诀,故而追杀于我。”

    他既知其中道理,顷刻间便有破解之法。走上前去,推算八卦之象,转动转盘。这链锥由机关发动,感知太乙术士到来,乃是伏羲八卦的降魔法。盘蜒便反其道而行之,依照太乙术法的“招魔道”,依次变阵。伏羲太乙,相生相克,盘蜒冒险一试,果然成功,那链锥铿锵落地,露出道路。

    盘蜒奔上前,将陆振英扶起,她用手遮住伤处,脸色苍白,冷汗直冒,勉力笑道:“盘蜒大哥又救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头大震,咬牙切齿,恨得无言以对。她救了他,反而向他道谢,语气真诚,对盘蜒关怀之情无可质疑。盘蜒虽记不起过往经历,但却清楚知道从未有人对他这般友善亲密。

    他沉迷于孤独,畏惧亲情,厌恶牵挂,他试图疏远一切。但这少女却缠了上来,以愚蠢至极的牺牲妄图打开盘蜒心扉。

    盘蜒受到威胁,盘蜒当据而远之,盘蜒欲嘲笑于她,盘蜒本该憎恶世间的一切。

    盘蜒望着陆振英脸庞,见她雪白肌肤上流下豆大汗珠,精致五官由此扭曲,他脑中晕眩,嘴唇苦涩,强迫自己憎恨这少女,压抑心中泛出的善意。

    那是令人仇恨的爱情。

    陆振英站起身,说道:“我伤势倒也不重,盘蜒大哥,此地看似光明正大,实则陷阱狠毒,咱们还是小心些为妙。”

    盘蜒黑着脸,不予置评,陆振英笑道:“我执意要跟来,惹盘蜒大哥生气啦。还望大哥宽宏大量,原谅小妹。”说罢沿石阶走下。

    盘蜒浑浑噩噩,脑中紊乱,如梦游般紧跟着她。

    走过阶梯,宏伟石墙之下,瀑布汇成一泉清湖,绿树成荫,莲花如船,盘蜒只觉困乏至极,找一处柔软草地,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陆振英看了看盘蜒,心中担忧,暗想:“大哥到了此处,似乎乱了心神,我受他太多恩惠,正要好好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她伤口疼痛,睡不着觉,走到泉边,伸手取水洗涤,忽然只觉浑身脏乱污秽,难受之极。她面色桃红,又扫了盘蜒一眼,见他睡得深沉,心想:“快些洗个澡,否则真成了臭烘烘的臭虫了。”她生**洁,这般数日不沐浴,实乃生平未有之惨事,轻轻挪步树后,宽衣解带,步入清泉,只觉一阵清凉,倍感愉悦。

    盘蜒本在做梦,突然心头火起,杀意汹涌,他惊觉自己被陆振英吸引,似对她生出倾慕之意,这破天荒的念头令他如坐针毡,似入虎口。他睁开眼,双眸如蛇,使出太乙蛇游步,悄然走到陆振英身后。

    她正在岸边,取泉水擦拭娇躯,全无知觉。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掐住她脖子,轻轻一拧,她绝难活命。不是她死,便是我亡。陆姑娘,莫要怪我,是你非要救我性命,那是你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他一步步走进,渐渐看清她玉雕般曼妙玲珑的身子,但他不为所动,反而更增杀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肩膀转过,盘蜒见她伤处乌黑肿胀,沿她体表经脉发散出去。

    盘蜒手脚发颤,霎时泪盈眼眶。那链锥中有降魔法术,而她吃了妖鹿内丹,体内妖气流动,那法术化作凶狠的剧毒,正在吞噬她的身躯。

    盘蜒心道:“她为何不对我说?啊,是了,她生性坚强,自觉欠我太多,她怕我生气,不想让我为难。她先前一直遮着伤处,这术法如此厉害,一日之内,便会危及性命。”

    弹指间,他心防崩溃,难以遏制的情感涌入心脑,他的从容不迫,他的游戏人间,他的阴谋算计,全数就此遗忘。他本就想不起自己是谁,此刻更不多想。他踏上一步,搂住陆振英纤细的身子。

    陆振英大吃一惊,心想:“是盘蜒大哥?他想要对我做什么?”想要挣脱,却觉盘蜒贴着自己肩膀,正泣不成声,似乎并无歹念。

    她稍稍放心,又觉羞不可抑,说道:“大哥,你你放开我成么?让我穿上衣衫。”

    盘蜒哭道:“我对不起你,振英,我累你将要丧命,你为何要救我?你这傻瓜,蠢蛋!你快把我逼疯了!”

    陆振英虽早担心自己伤势,闻言仍不禁伤心,她道:“大哥,你莫要搂的这般紧,我伤口痛的要命!”

    盘蜒惊呼一声,立时退开,手足无措之下,砰砰几声,狠抽自己耳光。陆振英急忙劝道:“你先让开将我衣衫递给我。”

    盘蜒闭上眼,恭恭敬敬捧着她衣衫,跪地呈上,如同对待女王一般。

    陆振英定下心,穿着整齐,见盘蜒仍老老实实的跪着,颇觉窘迫,说道:“大哥,你可以睁开眼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一睁眼,泪水又滚滚而下。陆振英笑道:“大哥可是被此地迷了魂?先是瞧我可恶,此刻又对我这般好。”

    盘蜒露出赤胆忠心的神色,热血沸腾,说道:“我非要救你性命,补报你的大恩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道:“你要救我,我自然开心,但我欠大哥更多,这也是理所应当之举。”

    盘蜒大声道:“我是个无可救药的混账坏蛋,姑娘菩萨心肠,点醒于我,令我从噩梦中醒来,此恩更大于天。我是非报不可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见他说的慷慨激昂,虽觉他夸大其词,不知所云,但也深受感动,问道:“大哥可知我这伤势如何救治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这神殿中定有仙法,可中和姑娘体内鹿妖内丹。不,不,不仅如此,我当令姑娘练成神功,一生一世不再受苦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忙摆手道:“什么神功仙法,我是万万不敢贪图的,只求能够活命罢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姑娘随我来!”怕她受累,气血运转,加重伤势,将陆振英横抱而起,陆振英想起先前自己光着身子在他怀中,对照此时,又羞又怕,但盘蜒目光坚定,全不来看她,她心想:“眼下也唯有相信盘蜒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再度以幻灵掌力化解她伤痛,带她走过道道天桥、层层巨楼,身旁云游如海,山柱登天,虹光照耀,穹窿百拱。陆振英只觉赏心悦目,赞叹不休,盘蜒为逗她开心,便述说此神殿诸般来历。陆振英听得入迷,问道:“盘蜒大哥,你怎地知道的这般清楚?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你都不读书么?此乃古神氏族所在,一应大殿雕像,自然乃古时神祗了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道:“那是大哥你太过聪明,什么都知道,我即便听过神话故事,却也联想不到一块儿去。”往四处张望,心有余悸,问道:“为何眼下不见机关陷阱了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破解入口那伏羲降魔法,这神殿便以为我乃轩辕弟子,再不加害。但咱们若要找寻此处真正神器,那便是触犯天威,必然遭难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惊道:“那岂不是凶险至极?大哥万万不可再为我冒险。”

    盘蜒怒道:“你还说这样的话?你想气死我么?”他好不容易对她竭诚相待,乃是他此生头一次对人心怀敬慕,听她对自己客气,只觉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陆振英做了个鬼脸,说道:“那也好,我俩同甘共苦。”

    盘蜒满意笑道:“姑娘放心,我岂同凡俗间不自量力的莽夫?我当有法子骗过那守卫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问道:“守卫?”

    盘蜒抬头望着一神殿上浮雕,说道:“守卫。”

    只见浮雕上刻着一行短字,写道:“轩辕黄帝,逐蚩尤,至异世,镇守此方。”此图乃一高大威严的帝王,手持神剑,与一如山般巨人作战。那巨人背后乃是悬崖,轩辕正占据上风。

    在两人之上,有一双如星空般的蛇眸正凝视战况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