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二十二 万鬼之初争逐鹿
    陆振英道:“咱们自出了蛇伯,来此不过数日,此刻返回,自也不迟。我受你幻灵掌力所救,这会儿也不觉得难受,当能支撑回去,早些告知大伙儿噩耗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此处已非凡间之地,方位大乱,处处迷谷,一步之差,便有百丈之遥。咱们贸然乱闯,只能越陷越深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吓了一跳,问道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魔猎现世,自有所扰动,方圆百里皆暗布迷障阵法,非全是伏羲八卦,也非全是太乙奇术,两者交杂,须得找到那阵结所在,方能出去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又问:“那魔猎不是已经完结了么?为何还有这般遗祸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那阎王已走,但祭祀却未完。四周尚有那阎王所变幻而来的少许凶兽,非要杀了咱们不可,这大阵便是防咱们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心下抑郁,想起那凶兽之可怖,至今仍感胆寒。

    盘蜒说道:“你与这两位仁兄留在这儿,我可稍稍布置阵法,只要敌人不刻意找寻,绝不会游荡至此。待我找到治伤草药,便回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道:“我与你一块儿去。”

    盘蜒瞧了她一眼,眼神颇为轻视,陆振英忙道:“先生可是嫌我拖累你么?”

    盘蜒笑了一声,说道:“姑娘颇有自知之明,你这般模样,莫说打斗,便是提刀握剑也难,我怎能放心让你跟着我?”

    陆振英哼了一声,在他丹田一拍,正是盘蜒血脉伤重之处,盘蜒嗷地一声惨叫,捂住腹部,怒道:“你这不孝闺女,下手好重!”

    陆振英道:“你自个儿也伤的不轻,咱俩同行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我若不陪在她身旁,她伤势发作,疼痛起来,死的只会更快。也是我欠她太多,只得先暂且顺着她的意思。”于是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陆振英喜道:“这就对了,如今唯有咱们两人暂且只有咱们两人,正当相依为命、同舟共济才是。”

    盘蜒忍住病苦,搬些石块、树枝、灌木来,四处摆放,分“掩、迫、守、攻、囚、击、关、格”,若非观者目力惊人、感知超群,朝这儿一瞧,不过是一条死路。陆振英看的惊佩万分,忍不住想起张千峰:“这盘蜒武功虽远及不上师父,但遁甲之术,却远比师父高明。两人各有所长,若能联手,必可取长补短。”

    这般一想,又是一阵悲戚。她咬牙暗斥自己:“你忽喜忽悲,犹若寡断,岂不耽误事么?盘蜒先生说你是累赘,你岂能再让他失望?”

    盘蜒叹道:“虽然简陋,但也够用了。咱们这便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东张西望,绕过悬崖,朝反向行进,每走半个时辰,便以幻灵掌力替陆振英缓解伤痛,如此走了大半天。盘蜒眼睛一眨,说道:“前头有一头凶兽,咱们先躲上一躲。”

    两人立时钻入密林,从树后观望。只见一头浑身草绿的巨大驼鹿朝此走来,说它是鹿,但嘴脸却似狼一般,足有两丈之高,比那雪猿稍小一些,奔走之际,极为迅捷。陆振英先前曾杀死两只铁甲螳螂,但与此巨兽相比,实不可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却听远处有人声传来,陆振英、盘蜒不由心惊,陆振英心想:“莫非是千峰师父他们?他们还有人活着?”心里莫名热切,想要呼喊,但她并非冲动之辈,刚一张口,便知不妥,遂苦苦忍住。

    那驼鹿咧嘴低笑,嘿嘿嘿的甚是奸邪,往树上一靠,颜色变幻,脖子为树干褐色,其余为树叶草绿,若不有心查看,决计瞧不出端倪来。盘蜒心道:“还好我明察秋毫,早知此怪靠近,不然还真反被它阴了。”

    来人渐渐走近,数目不少,有男有女,皆身穿红甲,赤艳如火,面色惨白,眸子极黑,说话之际,唇边露出尖牙,隐隐不似常人。

    为首一人神色高傲,约莫三十岁年纪,一张脸极有威势,行走时足下极轻,步法诡异,仿佛飘行一般。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若飞奔之际,步伐飘逸,并不为奇,但这人走的不快,仍这般漂浮欲飞,功夫之高,只怕不逊于张千峰了。他们是从哪儿来的?为何能闯入这魔猎所遗阵法中?”

    那首领蓦然挥手,众人停步,他冷笑道:“好,好,果然甚是狡猾!”他抽出剑来,陡然蹿出,一剑破口刺到,金刃破空,声音如同鸟鸣一般。

    那驼鹿怪叫一声,从藏身处出来,张嘴一咬,那首领闪身腾空,如同燕雀,他想要骑上驼鹿,但驼鹿双目凶恶,朝那首领瞪去,刹那间,丛林中飞出许多夜枭,扑上首领身子,尖嘴钩咬。

    那首领低哼一声,当空圈转,如同陀螺,剑动风飞,将一众夜枭斩的粉碎。那驼鹿本想夹攻,但红甲武士涌了上来,各个儿力气极大、体格强壮,纵跃如兔,手持弓箭、巨刃,朝那驼鹿身上招呼。

    驼鹿身法灵动,宛如武林高手,脑袋一探,捉起一人,一口咬的浑身是血,那人痛呼一声,鲜血灌入驼鹿嘴里。那驼鹿将他甩开,又踢又咬,顷刻间又重伤数人。

    忽然间,那首领从树上借力,剑上红光一闪,一道血红剑气斩中驼鹿身躯,仿佛一块红布罩落。哗啦一声,驼鹿身上见血,受伤不轻。它仰天怪叫,似乎就要发怒。

    陆振英见此招声势威猛,如惊涛骇浪一般,不禁骇然,心想:“此人如此了得,不知千峰师父能否敌得过他?”

    却见它身子晃了晃,步履蹒跚,站立不稳。那首领抛却长剑,扑上驼鹿脖子,张嘴咬下,驼鹿蓦然巨震,躯体麻痹,轰然倒地。众人欢呼一声,一齐扑了上去,在它脖颈上咬破伤口,喉咙咕咕发声。

    盘蜒心道:“它们在喝血。”陆振英见状,瑟瑟发抖,竭力不发出半点声响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众人神清气爽的站了起来,各个儿面带笑容,首领说道:“若非梭因兄冒险让这妖兽啃食,毒血流入它体内,说不定还会闹个灰头土脸,此地妖兽凶恶,当真不可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那梭因哈哈惨笑,脱去铠甲,伤势触目惊心,众人忙将他搀扶坐下,他说道:“毒霜大哥武艺超群,在咱们万鬼之中,亦是成名已久的高手。这驼鹿纵然狡猾,再怎般厉害,又怎敌得过大哥的功夫?”

    盘蜒与陆振英同时想:“世间有个万仙,鼎鼎大名,但这万鬼却不曾听闻。这群人如此厉害,绝非寻常之辈。”

    那首领毒霜微微一笑,摇头道:“你莫要捧杀我了,就我这点儿能耐,若无机缘,在万鬼之中,绝难出人头地。唉,咱们此番图谋,也不知成也不成。”

    其余人齐声道:“毒霜大哥太过谦逊了,咱们大伙儿跟着大哥,将来必好处不尽,那古籍妙法,也必为大哥囊中之物。”

    毒霜面有得色,却又不再反驳,只是说道:“泰家小姑娘,你说那轩辕神殿,眼下又在何处?为何你说一日便到,如今却走了足足两天,仍不见半点影子?”

    人群中走出一纤细窈窕的身影,那少女约莫十四岁年纪,双眸乌黑,唇红如火,尖齿白亮,柳腰蚕眉,举止优雅妩媚,却又如冰雪般纯洁,真似从画中走出来的人物一般。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这少女姓泰?她是泰家中人么?那倒是我的本家了。为何会与这些吸血怪物混在一块儿?”他其实半点闹不清自己身世,但既然精通太乙幻灵之术,人人都以为他是泰家中人,他便也随意认祖归宗,攀亲套近。

    陆振英见这少女虽然年幼,但美貌非常,又见盘蜒目不转睛的望着她,她心中赞叹,轻声道:“你看这女孩儿多漂亮?真乃沉鱼落雁之貌,将来长大成人,只怕倾国倾城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小声道:“姑娘也别自谦,你比她也不稍逊。”

    他是实话实说,并非有意讨好,但世间女子皆爱容貌,陆振英头一次听他称赞,心下一阵娇羞,一阵窃喜,啐道:“少胡说了,我哪里及得上她半成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自家闺女,自家顺眼。我便觉得你比她好看多了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道:“她也是泰家之人,与你是亲戚,你当多向着她些。”

    盘蜒轻笑道:“好闺女,你可是吃醋了么?”

    陆振英脸色微红,说道:“谁是你闺女,我又会为此事吃醋?”

    那少女面露微笑,更增秀色,真如明月耀夜,妙不可言,只是她嘴边仍残留那驼鹿鲜血,瞧来也有几分可怖。她娇滴滴的说道:“毒霜哥哥,你是怪我引你们走错了路么?”

    毒霜不为所她美色所动,说道:“我本对泰慧姑娘信赖有加,但如今来此密林之中,反而屡逢惊险,今日险些再添伤亡,我身为首领,不免仔细斟酌,稍有疑虑。”

    那泰慧说道:“依照我所知的太乙术法,那轩辕神殿当在左近,但昨日晚间突生变故,方圆百里之内皆有异变,以至于方位变幻,怪物丛生,我术法造诣浅薄,至今仍难有头绪,正要好好思索,还望毒霜哥哥容我深思数夜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心想:“这少女深陷这群万鬼众人之中,处境大大不妙,不知不知是否受了胁迫欺凌?”想起此处,心生侠义,想要相助,但即便自己完好无损,再使出光鹤剑法,以她此刻修为,仍远不是那首领毒霜的对手,此刻也唯有暗暗忍耐了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