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十八 幻蜃之龙乱天地
    张千峰见满目碎尸、断足、断手,吸一口气,腥臭无比,此处真如人间地狱一般。他记挂陆振英,胸口像要炸裂开来,顾不得凶险,喊道:“徒儿!陆姑娘!徒儿!”

    忽然光晕如雾,浮空飘散,只见一头巨大白龙从空中游过,几有百丈之长,见首不见尾,又好似幻境一般,竟不曾碰断一棵树木。张千峰自知不能幸免,咬牙不语,抛了长剑,直视白龙。

    但那白龙并不理他,顷刻间便没了踪影,张千峰心道:“莫非此兽乃是救命恩人?那琴声乃是此神兽所奏?但它是如何奏乐的?”

    他想起陆振英那秀美端庄的倩影,当真五内俱焚,便快步赶往那白龙消逝方向。一路上仍全是残肢断臂、头颅脏腑,走了约莫三里远,果然见一女子躺在血泊之中,乍看之下,并无损伤,只是浑身染血,瞧不出是谁来。

    张千峰飞奔过去,将她扶起,细细一看,乃是东采奇,张千峰探她内息,只觉气血运行如常,稍觉宽心,掐她人中,点她中极,一股浑厚精纯的仙家真气传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经过方才那琴声感化熏陶,又见证魔猎之祸,陡然间心境骤变,修为激增,传入内力之时,不知不觉融合太乙之法、伏羲之奥,两者本互为障碍,但眼下却龙虎相会,反而与东采奇体内真气极为融洽。

    张千峰心中一动:“她也以太乙术法练过内力。”过了片刻,东采奇嘤地一声,睁开眼来,看清自己躺在张千峰怀中,喜出望外,复又惊恐,蓦然放声大哭,小脸钻入张千峰胸膛。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采奇姑娘,你觉得怎样?胸腹间可有不适?”他见她先前昏迷不醒,怕仍有遗症,故而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东采奇泣道:“谢谢,谢谢,我我还好。师父,你怎样了?大伙儿大伙儿呢?”

    张千峰神情悲苦,摇了摇头。东采奇眼泪混着血水流下,她惨声道:“我瞧见爹爹爹爹被一长着人脸的大蠕虫吞下肚子。我是在做梦么?师父。我刚刚定是在做噩梦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徒儿,你定要坚强,灾祸已然过去了。你很好,老天眷顾于你,并未被那阎王所害”说到此处,心下陡然恐惧起来,又生出憎恨之情,一股脑的混在一块儿。刹那间,他神色凄厉如鬼,浑身真气鼓荡,心道:“世间果然有鬼神,为祸之烈,古今罕有,我当禀明仙使宗主,联合同道,非要报此大仇不可!”

    他又想起当年前往异世时所遇那可怖的巨怪,虽怪力绝伦,但也远比不上这“魔猎”的妖术。

    他又想:“世间确有真仙。只怕只怕唯有真仙出手,方能击败这阎王。我当继续寻访真仙踪迹,如未遇上,便由我自己练成神功,为世人除害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颤声道:“师父,我并非受上天眷顾,而是我练的功夫令我化险为夷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奇道:“你的功夫?”

    东采奇抹去脸上血浆,说道:“是泰一盘蜒大哥传我的太乙术法。我当时亲眼见爹爹被杀,吓丢了魂,不知不觉踏出一步,紧接着又迈向乾位,三步之后,运起内劲,莫名走上了太乙神术的“掩迫”路子。原先有一头八眼巨狼追我,但突然便左右摆首,似迷了路一般。我便一刻不停的走八将方位。走到后来,实在累了,忽听琴声传来,我昏厥过去,一直做着噩梦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若有所悟,问道:“盘蜒教会了你太乙之法?你知道这太乙术法有多艰难么?只怕十万、百万人中,仅有一人能领悟其道理,如此说来,你确是蒙天垂青之人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忽然惊呼道:“那我妹妹呢?她可不懂太乙术数,还有陆振英师妹,她又到了何处?”

    张千峰不忍答话,柔声道:“你先静养一会儿,等伤势痊愈,我带你去找她们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哽咽道:“师父,就在与俦国交锋之前,盘蜒大哥曾对我说起过这‘魔猎’,当时我还斥之为无稽之谈,想不到想不到比他所言可怕上万倍,我好后悔不曾劝阻爹爹,这全是我的过错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情不自禁的喊道:“他对你说起过魔猎?他怎会知道这些?我阅尽万仙藏书,也不曾听说过此事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想起盘蜒,心中又高兴起来,说道:“盘蜒大哥他阅历丰厚,见识不凡,知道许多天涯海角之外、久远被人遗忘之事。我先前对他说了不少绝情的话,将他赶走,希望他由此活得性命。“

    张千峰再生疑惑,但转念一想,这盘蜒虽来历可疑,但与那蛟蝮、庐芒绝非一伙,否则阎王现身之时,他也当出面恳求。想到此处,疑虑顿消,在东采奇额头上轻抚几下,催她入眠。

    他将东采奇背起,运用轻功,极快的在四周绕了一圈,惊觉景致大异,已不知到了何处。那些原本如妖怪一般的树木,此刻已变得寻常无奇,而他偶尔仍能听见脚步隆隆,有巨兽四处走动。看来魔猎散去,那妖异树林已然不见,但偶有妖兽留在此地。

    张千峰辨不清东南西北,而远近皆极为凶险,不可轻易离去,无奈之下,唯有找一处洞穴,暂且躲藏起来。他以往从未祷告,但到此地步,也不由得心生虔诚,跪地祈祷:“但求真仙保佑,守住聚魂山,令恶灵前往轮回海,莫留世上作恶。”

    魔猎骤至时,陆振英也想与张千峰汇合,但一头羊骨脑袋、四翼齐张的怪鸟朝她啄了过来。但陆振英乃古时兽围族后裔,旁人马儿吓得乱蹦乱跳,她那坐骑仍听从她号令。陆振英心思一动,马儿一溜烟躲过尖嘴,奔跑之快,前所未有。

    陆振英自也害怕,舍不得张千峰、东采奇等人,但她辨明形势,知道赶去也无济于事,如今唯有返回蛇伯城求救。她强忍泪水,策马狂奔,但忽然间景色骤变,前方现出悬崖峭壁。陆振英急忙停马,转了一圈,稍有犹豫,那羊骨怪鸟已落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陆振英见已无去路,咬牙下马,对马儿道:“马儿,马儿,你先走吧,那怪鸟只要吃我。”

    马儿嘶鸣一声,后蹄飞扬,示意她上马,陆振英流泪道:“你走!你走!”拔出腰间祖传“斩蟒”黑剑,竖剑身前,要与这怪鸟拼了。

    那怪鸟振翼飞上空中,陡然绕到她背后,速度快如烈风,陆振英朝前一扑,立时转身,双腿圈转站起,长剑劈出,使出“水烟袅袅”,正砍中怪鸟脑袋。

    但那羊骨脑袋极为坚硬,饶是长剑锋利,内力不足,仅留下一道细痕,那怪鸟一顶,将陆振英撞倒在地,陆振英咬破嘴唇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那马儿狂奔过来,有意护主,后蹄蹬出,但那怪鸟张嘴一咬,将马儿甩下山崖。陆振英再也忍耐不住,登时泪如雨下,举剑朝那怪鸟直刺过去。

    她虽经名家高手指点,身手不凡,但毕竟年岁太轻,怎能与这异界凶兽相比?怪鸟怪笑一声,嘴尖一拨,挡开长剑,张开鸟·嘴,露出尖牙,朝她一口咬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块巨石砸来,正中怪鸟身躯,那怪鸟“哇”地惨叫,腾空而起,陆振英转头望去,只见一头两丈高的巨大雪猿狂奔过来,高高一跃,将那怪鸟扯在地上,用力砸了几拳。

    陆振英悲喜交加,喊道:“是雪猿前辈赶来救我了?”

    那雪猿虽然筋骨强壮,但毕竟曾受伤未愈,那怪鸟挨了两拳,一翻翅膀,将雪猿掀翻在地,尖嘴如剑,刺向雪猿胸口。

    陆振英心胆俱裂,喊道:“不要!”

    那怪鸟陡然一阵慌乱,失了准头,只在雪猿身上划破一道口子,雪猿趁势掐住怪鸟脖子,身躯一滚,也落下山崖,只听骨碌碌、轰隆隆几声响,陆振英快步奔了过去,她担心雪猿状况,每一步都倍受煎熬。

    她见雪猿与怪鸟躺在山壁下方,垂直约莫三十丈高,那马儿也躺在一旁,气息奄奄。

    陆振英如要逃走,眼下乃是绝佳时机,但她想都不想,冒险爬下山去,来到雪猿、马儿身边,伸手触碰二兽,忽然间心意相通,惊觉他们受伤太重,骨骼多处断裂,只怕命在顷刻。

    她伏在雪猿身上,放声大哭,那雪猿伸手抚摸她小脸,那马儿朝她啡啡喘息,甚是温顺。陆振英肝肠寸断,不肯离去,哭喊道:“你们为何不让我死了?我不愿见你们死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那怪鸟摇摇晃晃的站起身,朝那马儿走去,陆振英大怒道:“给我住手!”挥剑扑上,那怪鸟也不回头,一扫尾巴,如武林高手掌力一般,立时将陆振英打到一旁。

    陆振英在地上滚了一滚,料想那怪鸟饿的狠了,想要先吃马儿,再吃雪猿,至于自己身形灵动,它一时倒顾不上。

    她叫道:“我不许你伤它们!”奔跑几步,再度出剑,但那怪鸟又是一扫尾,陆振英跃起一丈,刚巧避开,怪鸟翅膀一转,把陆振英打的晕头转向,撞在石头上,头脸多有擦伤。

    雪猿哇哇怪叫,让她逃走,那怪鸟万万无法追赶,但陆振英固执起来,怎能舍弃救命恩人?

    她长吁一口气,正要再度出手,就在这时,琴音传来,歌声响起,似龙吟,似仙语,似海鸣,似地震。

    一头仿佛充斥天地的白龙飞了过来,张嘴咬上怪鸟,昂首吞没,随即冲入乌云之中,宛如一道白色闪电,稍一摆尾,旋即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