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十七 群魔之舞兽如云
    盘蜒快步前行,不多时已来到那密林之中。但见其树幽蓝阴绿,晦暝森然,树干扭曲,树上裂开各个小洞,洞似人脸,有目有口,林中有风穿过,哀声如笛。而天色可怖,黑云压境,似鬼神发怒一般。

    他自知稍不留神,便有性命之忧。那将是无可逆转的毁灭,盘蜒浑身每一寸毛孔皆蹿出凉气,口鼻屏息,惊恐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他躲闪那毁灭已有多久了?他才多大岁数?但他清楚这古老的规矩、神魔的法则。不,不,那并非是神魔,神不会如此无情,魔亦无这般神通。

    盘蜒思绪乱作一团,他依稀记得自己的胆怯、逃避、灭亡、入眠,以及模模糊糊的梦境,他一直在做梦,直至现在方醒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逃避的并非魔猎,他逃避的是纯粹的、摧毁一切的毁灭。更为古老、破开混沌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施展太乙之法,观云听风,撮土占树,找到一处安全方位,即可观望全局,又不至于被魔猎波及,他布下幻境,蜷缩身子,躲藏起来。做完此事,他手心已全是汗水。

    他望穿树林,见林中有一辽阔平地,平地当中站着俦国逃兵,约有六万余人,模样脏乱,精疲力竭,士气低落,全无作战之心。而外圈则是数万铁骑,手持长矛大刀,将逃兵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再过不久,蛇伯步卒、后军一齐赶至。骑兵与来者同声招呼,喊声响亮,震得头顶树木簌簌摇晃。

    东耿介纵马上前,望着败军将士,面有得色,说道:“还不快将我女儿交出来?”

    敌军中走出一人,怀抱一幼·女,那女童哭哭啼啼,见到东耿介,立时喊道:“爹爹,爹爹!”扑入东耿介怀里。

    蛇伯众将登时放心下来,陆振英、东采奇更是喜形于色。东耿介乐呵呵的说道:“好孩子,这些恶人可曾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东采凤哭道:“爹爹,是是蛟蝮伯伯将我带出来,交给俦国人的。”

    众将无不震惊,东耿介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他喊道:“你可是吓得狠了?若非你蛟蝮伯伯献计献策,你怎能有救?”

    东采凤急道:“爹爹,我并未撒谎。我记得清楚,是他引一人潜入宫中,将我掳走的。”

    东耿介深知小女对蛟蝮并无偏见,平素忠厚,绝不会妄言,当即朝蛟蝮怒目而视,喝道:“先将此人拿下,再做定夺,其余俘虏,全数给我绑了,带回蛇伯,择日审问后释放归国。如有反抗,便砍脑袋!”

    护卫应了一声,走向那蛟蝮,蛟蝮冷笑一声,蓦然手掌翻出,切中两大护卫脖颈,那二人武艺高强,虽不如二公子东采英那般了得,但也是宫中顶儿尖儿的好手,谁知蛟蝮轻描淡写的一招,分击两人,旁人也没瞧清,便已将两大护卫击晕。

    东耿介惊怒交加,喊道:“好!想不到你这贼人深藏不露!武艺这般厉害!”但此人孤身作乱,武艺再高,也绝不是这十万精兵强将的敌手,他一声令下,又有两百人张弓搭箭,两百人挺枪持刀,朝他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蛟蝮呼啸一声,那卢将军陡然出手,形影如蛇,飞速绕了一圈,有数十人痛呼起来,滚倒在地。围困阵势散乱,蛟蝮也展开身法,众人眼睛一眨,这两人已脱出圈子,站在高坡上,但却并不离去。

    张千峰心生忌惮,暗想:“那卢将军这蛇形步法又快又怪,奔行之中,出手毫无征兆,武功内力皆不逊于我。那蛟蝮似与他并驾齐驱,这两人联手起来,真要脱身,也并非毫无机会。”

    东耿介道:“蛟蝮,庐芒,你们有何阴谋诡计?我待你二人不薄,为何如此忘恩负义,竟去与俦国勾结?”

    人群中头脑清醒者便想道:“这二人行事颠三倒四,毫无道理,若真要相助俦国,为何却将他们困陷在这儿?若无心反叛,又为何要绑走城主女儿?”

    蛟蝮、庐芒瞬间瞪大眼睛,浑身巨震,脸上露出崇敬畏惧的表情,一齐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半空之中,现出一黑色空洞,似漩涡,似水流,似狂风,又似静湖。那空洞中走出一人来,此人约莫十尺高矮,身穿黑衣,腰腹、背脊、四肢如同树干树枝般笔直,面目上画着纹路,似是白骨,双目空洞,但却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霎时,数万长枪、数万箭矢对准此人,似怕极了此人,又恨极了此人。众将士全不知为何如此,但却明白非这么做不可。

    蛟蝮、庐芒跪拜喊道:“恭迎阎王降临凡间,不知哪那位阎王?令我二人得瞻神颜?”

    那阎王双眼缓缓扫过,眸中紫光有如磷火。众人之中,无论是张千峰,还是东耿介,只要与他一对视,立时便心惊胆战,避开目光。东采奇想起盘蜒所说,惊呼道:“阎王?你你是聚魂山的阎王?那那魔猎”

    盘蜒曾道:阎王现身,魔猎方始,当其灾祸者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东采奇打了个寒颤,脑袋有些发懵。

    张千峰等万仙之人一心求成真仙,对民间所传聚魂山、轮回海之事并不如何信服,听东采奇忽然这般说,问道:“你知道此人来历?”

    阎王不理睬旁人,只答道:“我叫做异兽,阎王乃是凡间称呼,你二人乃是贪魂蚺?这些全数是魔猎祭品了?”他一开口说话,众人便觉极为刺耳,似乎吞下刀刃一般,脏腑处处刺痛。

    蛟、庐二人颤声道:“还望阎王开恩,容我二人前往聚魂山吞吃炼魂。”

    阎王点头道:“天地间有所制约,我一来一去,只能带往一人。但你二人如此孝敬,我可带一人前往,两天之后,再带去一人往返。若超出时限,尔等必受天劫而死。”

    两人大喜若狂,用力磕头,喊道:“异兽阎王开恩,我二人感激不尽。”一边呼喊,一边口水直流,模样有些滑稽,但谁都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阎王道:“那便开始吧。”说着动了动手指,似在吩咐手下做事一般。

    林间初始并无异状,但众人眼睛一眨,见那一棵棵大树树洞开裂,从中钻出野兽来。那野兽皆凶神恶煞,奇形怪状,众人仿佛皆在做噩梦一般。

    只见有八丈巨熊,口吐蛇信,眼闪金光,爪似砍刀。

    有披甲昆虫,尖足刃壳,常人大小,活蹦乱跳。

    有流脓蟾蜍,庞大如山,遍体肿瘤,目光呆滞。

    有豹首奇兽,足下长满触须,豹尾如蝎,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有猿猴毛发如火,在树木间滚来滚去,血盘大口,连唾沫也皆是火焰。

    此外仍有巨蜥、黑虎、九尾狐、刀刃蟹,千千万万般怪物一齐现身,反将蛇伯诸人困住。

    众人寒冷彻骨,刹那间勇气全无,而这无穷无尽的凶兽骤然发狂,眼神如灯,一齐扑了上来,顷刻之间,众人纷纷被撕裂咬碎,鲜血成河,肉末如山,有人被抛往空中,挂在树上,有人被砸入地底,拦腰截断。

    蛇伯众人皆自诩为猎人,但如今猎人被猎物狩猎,弹指间一个个葬身兽腹。众将士凄厉惨叫,呼天抢地,四处奔走,但众凶兽早认了目标,全无慌乱,行动如风,精准扑咬,无一人能够脱困。

    它们是从黄泉来的么?

    或者此处已落入黄泉?

    张千峰大骇之下,找向陆振英,但陡然间一三头恶犬从天而降,咬向张千峰。张千峰使出乘风驾云步,身在半空,阴阳双掌拍出,掌风似利斧一般,但那恶犬受了一击,只是踉跄,受伤不重,再度张嘴扑咬,三嘴连环,断了张千峰退路,张千峰临危不乱,一招“九星连珠”,瞬间挥出九掌,或快或柔,或阴或阳,挡住那恶犬攻势。

    恶犬利齿顿碎,哀嚎一声,暂且退开,但仍徐徐盘绕,伺机来攻。

    张千峰大呼:“徒儿,徒儿!”但见林间血腥一片,内脏满地,唯有濒死者被啃咬时的哀嚎。他怒气勃发,悲从中来,霹雳般暴喝一声,从地上拾起一柄长剑,踏步一跃,再使一招“九星连珠”,将那三头猎犬打的晕头转向,他趁势一剑刺入猎犬眼中,手腕搅动,重伤一个脑袋。

    但恶犬登时暴躁如狂,用力一甩,口中吐出火焰。张千峰避开烈火,被热气一熏,口干舌燥,险些喘不过气来。他落在地上,忙乱中扭头找寻,仍不见陆振英的影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忽听空中传来铮地一声,余韵悠扬,竟令这屠杀喧嚣立时平缓。

    张千峰知道那是古筝之声,琴声如水般流动,既婉约动人,又如洪钟鸣响、九天雷动,有扰动乾坤的气势。

    那琴声似唱道:

    “山如天柱,草如地海,

    敌如猛兽,我如猎手,

    不畏冰雪,不惧生死,

    愿我英灵,聚集魂山,

    寻向海洋,以求轮回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陡然间意与神合,空明返照,心中再无一丝杂念。那琴声暗含玄机,音调变化,奥妙无比,他隐约想起了战场之中,偶然间从白雪飞红之中,见到过太乙之道。

    那是躲闪规避之法。

    那三头犬张嘴吐火,但张千峰踏虚蹈空,身形一闪,已至那猎犬头顶,霎时一剑刺出,正中那猎犬脖下半寸,此乃他硬骨间唯一脆弱之处,亦是它命门要害。若在平时,这猎犬防备森严,绝不容人碰上。但张千峰这仿佛逃命的反击,竟令三头犬疏于防范。

    张千峰自也不知自己为何要刺向此处,似乎他败退之时,随手出招,竟由此命中。他听那琴声,只觉受那琴声指点,方才如此施为。但待要细思,却又全无头绪,如同镜花水月的梦。

    那恶犬闷哼一声,就此倒地。张千峰浑身浴血,呆呆站立,举目环视,却见众凶兽已然散去了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