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十五 虚实之道顿悟生
    东耿介传下号令,集结大军,不多时十万人马齐聚已毕,整装待发。他前往校场检阅,见兵强马壮、各个儿勇猛无畏,心下欢喜,说出境况,鼓舞士气。

    蛇伯城素来以武勇好战著称,听闻敌军竟敢攻城,无不热血沸腾,精力旺盛,大声呼喊道:“要他们有来无回,尸首被大雪掩埋!”

    东耿介大喜,依北域习俗,引众人放声高歌,歌曰:

    “山如天柱,草如地海,

    敌如猛兽,我如猎手,

    不畏冰雪,不惧生死,

    愿我英灵,聚集魂山,

    寻向海洋,以求轮回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身披战甲,仍难掩窈窕身躯、秀美脸蛋儿,听了此歌,心生荣耀,正在神魂感动之时,却见身旁盘蜒站立不动,眼角数道泪痕流下。

    她朝盘蜒温柔一笑,说道:“泰一,你哭什么?可是怕了?你大可放心,我们蛇伯城的好汉,各个儿英勇,绝不会败。”

    盘蜒擦泪道:“小姐也信聚魂山、轮回海么?”声音反颇为镇定。

    东采奇笑道:“难道你不信么?我从小到大,都听大伙儿这么说,半点也不曾疑惑。”

    盘蜒沉默半晌,忽然说道:“小姐可曾听说过‘魔猎’么?”

    东采奇问道:“魔猎?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据传魔猎乃北地妖国最可怖的灾祸,极为罕见,往往数十年一遇。一旦生乱,死伤无数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那到底是怎样的劫难?你可曾见过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仅是稍有耳闻罢了,那灾难形式千变万化,莫衷一是。那聚魂山中,传说有许多魔头,唤作‘阎王’,各个阎王皆有奇异本领。他们偶尔会在凡间现身,便会引发这‘魔猎’,身处其间之人,可谓九死一生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叹道:“我小的时候,最怕这些神怪故事,但长大之后,每每听爹爹、哥哥谈起战事,自然而然便不怕这些神话谣传了。真正的兵祸之惨烈,比故事中要可怕数倍。泰一,待会儿两军交锋,你千万不要轻易离开我身边,居于后方,最是安全。我们必胜无疑。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神话谣传?神话谣传,哈哈,哈哈。”干笑两声,不再言语。东采奇以为他吓得心神不宁,故而胡说八道,也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待到天明,大军行出城门,立于雪原之上。遥遥见敌军靠了过来,长枪如林,旌旗飘扬,旷野震动,黑压压的覆盖大地,宛如海洋般起伏。蛇伯城众将瞧见,非但不惧,反而如见着猎物的猎犬般狂喜。

    东耿介传令下去,各将领依次再传,于是阵形摆开,更不等待,立时便从命猛攻过去。敌军见状,稍停片刻,也反击过来。

    那脚步生成震波,传了过来,后方众人身躯抖动,东采奇一颗心也随之震荡。突然间,只听盘蜒呼喝一声,狂奔上前,已随众先锋一同冲去。

    东采奇大惊失色,策马想要捉他,但盘蜒身影一晃,左右难辨,东采奇一眨眼便失了他踪迹。东采奇慌忙喊道:“泰一,你回来,你未曾骑马,上去不过送死!”

    张千峰感念盘蜒恩情,说道:“我去救他回来!”骑上一匹马,轻振缰绳,急冲出去,也跟上先锋。

    他见人海茫茫,黑影涌来,刀光映耀,稍觉刺眼,但他身怀神功,自也不惧。一卷袖袍,夺过一柄长枪,使“万乘雄主”,横扫过去,内力如滔滔江河,登时将数人打下马来。

    前方有敌将瞧见张千峰,朝他围了过来,张千峰一抖枪尖,弹开那将领盾牌,稍稍一送,就此了账,但就这么一顿,他与大军隔离,被五、六个重甲军士围住,各个儿舞动巨兵,大挥大砍,力强势沉。

    张千峰凝神迎战,渐渐心头一片空明,不多时收枪出掌,一招“轻舟万山”,掌力如刀,劈了过去,将三人活生生震死,但如此一来,敌人留神于他,一齐围攻,张千峰虽无落败之险,但里外围了十多圈,想要脱困也极为艰难,更需提防不时射·来的暗箭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忽然敌军阵脚松动,圈外杀声隆隆,围军纷纷惨叫倒地。张千峰心头一喜,见是数百蛇伯武士赶来援助,张千峰道:“多谢相助!”

    那为首将领笑道:“仙家独斗百人,安然无恙,杀伤众多,何等了得?能与仙家并肩作战,乃是我等殊荣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点了点头,再去找寻那“泰一”,蓦然间眼前浮现景象,心生异样,仿佛见到泰一正在刀风血雨中穿行,这幻觉重叠在实景之上,两者全无干扰,极为奇特。

    张千峰心想:“这是什么法术?”便朝那边赶去,杀开血路,果然见到盘蜒飞速疾奔,他正要招呼,却见盘蜒正引着敌人追赶,但他每踏一步,步法曼妙,暗有玄机,张千峰稍一失神,便险些被他方位所迷。

    而那些敌军对他紧追不舍,仿佛眼中只瞧得见此人,非杀此人不可。

    张千峰见无人理睬自己,定了定神,策马追赶,观望此人脚步,只见盘蜒足下看似无序,实则精准无比,依照“掩、迫、守、攻、囚、击、关、格”八将之道,流动不止,生生不息。他一脚激起白雪、红血,化作尘埃、水滴,浮动身旁,阵型密布。如此环环紧密,以小生大,终生成极大的幻觉,引得数千士兵对他穷追,却无一人能靠近于他。

    张千峰只觉眼花缭乱,一时胆寒,一时心热,似乎见到天机,大彻大悟,想要高呼发泄,又恨不得抽自己嘴巴,让自己从梦境中醒来。

    他想:“流动,运转,太乙八将,伏羲八卦,两者截然相反,却又殊途同归,原来这八卦并非死的,而是活的。天地转动,八卦随之而变,这变化何止亿万?但却皆在道法之中。”

    他沉浸于极乐,似乎只要再观望片刻,毕生困扰他的武障便会迎刃而解,但他又感敬畏万分,不敢再发掘其妙,以免乐极生悲,失望至极。

    他又想:“八卦乃是正面迎击,堂堂正正之法,而这太乙太乙乃是以幻避让,以奇诱敌之道。他为何躲闪?为何如此胆怯?似乎只要他稍一停留,便会被吓死,被毁灭。”

    他想到毁灭,于是毁灭陡生。

    那数千追兵被引入绝路,恰好被蛇伯包围,顷刻间尽皆受戮而死。盘蜒更不停留,电步风行之下,转眼又再行布阵。

    张千峰心下发颤,暗想:“假的,假的,世间怎会有这般道理?这定是我看走了眼,或是或是偶发之事。若这泰一真有这等能耐,他武功定然远胜于我,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的逃跑?泰一,泰一那便是太乙奇术么,他以此为名,造诣何等深湛?”

    正魂不守舍间,他脑袋一痛,被一敌人重锤砸中脑门,饶是他有仙体护身,但眼前一黑,摔下马来,当即昏厥。那敌将乃俦国勇士,自来无敌于战场,若非张千峰体格异于常人,这一击已将他头骨砸得粉碎。

    那大将哈哈大笑,正要结果张千峰,只见一战友骑马而至,他正要炫耀,那战友一箭射来,飘忽不定,将那大将射死。

    弓手停下马,解下头盔,脱下盔甲,正是盘蜒。盘蜒瞧了张千峰一眼,将他扶上马背,在他天灵盖上一拍,张千峰身躯一震,顿时忘了先前所见,迷迷糊糊的纵马而去。

    盘蜒抬头望天,见漫天雪花,融入血气,眼中皆是粉红色,当真美轮美奂,虚无缥缈。他再望向身边呼喊拼杀的将士,眼神痛苦,跪倒在地,将脑袋埋入雪中,嗅着其中血腥寒气。

    那寒气令人恶心,却让他开胃。

    待他抬起头来,厮杀已停,兵马已然奔过,他又成了孤零零一人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假的。”声音如同寒冰。

    他不知自己为何会懂得这些道理,他更不愿牺牲这数十万人性命,他不去想阎王、魔猎、聚魂山、轮回海,但他受饥饿驱使,那是他的本性,他会替他们,这些即将死去的将士,复仇。

    前方马蹄“得得”作响,后军缓步而来,东采奇走在最前,见他跪在地上,笑了一声,喜极而泣,抱住他道:“你这冒失鬼,你怎地冲出去了?可吓坏我了。”

    东耿介见胜得如此轻易,毫不尽兴,但如此罕见的以少胜多,也可传颂多年,震慑诸国,总是喜大于忧,他心情颇佳,对盘蜒说道:“你小子勇则勇矣,但本领平平,能够活下来,全靠大伙儿相救。”原来盘蜒奔行时使出太乙大阵,遮掩形迹,除了张千峰通晓伏羲八卦之外,再无人见其踪影,而眼下他跪地不起,满脸红白雪花,模样狼狈,东耿介便料定他吃了极大的亏。

    东采奇嗔道:“爹爹,你还这般说泰一?他毕竟替咱们蛇伯卖命了呢。”

    盘蜒问道:“万仙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东采奇引他至陆振英身边,见张千峰坐靠在树上,陆振英正在替他包扎伤口。他望向盘蜒,眼神不解,脸色忽喜忽悲,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东采奇道:“师父他为了救你,被人砸了一锤子,至今仍有些浑浑噩噩的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恢复平静,说道:“我不过在厮杀中生出灵感,有所思考罢了。泰一兄弟,我先前不曾瞧见你,你跑向何处了?”原来张千峰修为不到,目睹天机,虽大有进益,但也忘却大半道理,又挨了铜锤一砸、盘蜒一掌,连如何获此天授也全不记得。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还是万仙门头硬,挨这一下,竟然生龙活虎。以后与张仙家过招,你也无需动手动脚,只需拿头来撞,那也是天下无敌了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受他嘲弄,笑了一声,并不答话,若在以往,依他心高气傲的性子,定然大发雷霆,但不知怎地,此刻竟半点不觉烦扰。

    东采奇重重拍了盘蜒一下,怒道:“你还说?师父他是为了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走到盘蜒面前,俏脸如罩寒霜,一字一句说道:“泰一兄,你屡次救我姐弟性命,我很是感激,但师父他方才为你受伤,你不该如此玩笑,即便不谢他,也当向他致歉。”

    盘蜒哈哈笑道:“几句戏言,当不得真,张仙家切勿见怪。”拱了拱手,一抖袖袍,当即走开,竟不再与众人言语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