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十三 鸿门之宴舞掌剑
    众人也是头一回听闻此情,无不振奋仰慕,不住称赞。东采奇笑道:“张千峰大哥”见他目光转来,微有诧异,似觉称谓太过亲昵,她脸上一红,说道:“你是我二哥的义兄,我便叫你千峰大哥了千峰大哥,你这么高的功夫,仅列门中三层境界,那可不挺委屈的么?不知该如何更进一步?”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一年一回,门中各派齐聚,挑选派系中杰出子弟,各自试炼施法,比较武艺,若能将本层功夫掌控圆熟,身手又胜人一筹,便可再上一层,授予更奥妙的仙法绝学。我得以入门时已年过三十,初时浑浑噩噩、不知上进,只在这二层中无所事事,师长亦不选我比试,不知不觉,四十年已过。至今思之,不免流汗惊愧。如今已七十出头,当要奋发图强,也不算太晚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“啊”地叫道:“你你已过七十了?为何外貌才二十岁?莫非这便是万仙的好处么?”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万仙之人得授仙法,口服秘药,可享三百岁高龄。但若非道行深湛之人,也无机缘入门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甚是羡慕,问道:“大哥,那你教教我功夫成么?说不准我将来练功有成,也可入门了?”

    张千峰见她本性善良,心意诚挚,又感激她替陆家姐弟说话,心道:“传她些入门功夫,亦无不可。”他与陆家姐弟千里奔波,曾悉心指点陆振英功夫,陆振英本身便有根底,加上天赋超群,进境奇速,此时武功已颇为不凡。有此先例,张千峰也不必小气,当即说道:“你好好听着,我以传音入密之法,传你些伏羲八卦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说罢唇不动,声不发,东采奇耳中顿时响起话语,她又惊又喜,急忙凝神倾听,乃是一段五百字的口诀,大意是将人体十二经脉、奇经八脉,皆视作八阵图,精气流动,八卦随之运转,行生、死、杜、景、伤、休、惊、开八门,持续连绵,绝无滞涩,乃是以此阵法,算五行之变、调阴阳之奇、镇心魔妄念、得仙家真诀。

    这八卦术法与太乙术法不同,初学不难,若要精通,却希望渺茫。但东采奇天生与太乙术法投缘,学了太乙大纲,以此术法印证八卦学说,顷刻间便领悟窍门。她心花怒放,跃过酒桌,伏在张千峰面前,说道:“多谢师父传授神功。”

    盘蜒登时老大不满:“我教她的功夫可厉害多了,怎地不见她拜我为师?”心中却对这八卦术数极为好奇,他记得自己亦曾习过民间所传八卦之术,但谬误百出,不得精髓,此时见状,便对这万仙门颇为念想,想道:“不如我也低声下气,拜这张千峰为师?不知他肯不肯收了?”

    但转念又一想,他初时对万仙极为轻蔑,眼下竟又生出敬仰之情,自己这心思变化轻浮,真连自己也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张千峰此时已有几分醉意,说道:“你是我义弟妹子,我不便真收你为徒,这样吧,等你真入了我万仙之门,我再认作你师父。”说罢伸手将东采奇托起,东采奇仰着俏脸,笑颜如玉,甚是高兴。

    陆振英见这美貌少女与张千峰亲密,没来由的一阵慌乱,她虽处变不惊,但初涉情网,自也易胡思乱想的,这般心乱,醉意上头,走到东采奇身边,也朝张千峰盈盈拜倒,说道:“千峰师父在上,请也收我为徒。师父恩情,振英此生难忘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大喜,也将她搀起,说道:“我才学浅薄,振英肯拜我为师,我好生惭愧,但愿不会辜负了你。”

    东采奇嘻嘻笑道:“师妹,我入门在前,算是你师姐,咱们从此更是一家人啦。”

    陆振英见她笑容亲切,暗骂自己多心,握住她的手道:“师姐待我极好,我一直很是感谢。”

    二公子见有文章可做,来了兴致,当即大声欢呼鼓噪,让双姝互相敬酒,以助酒兴。群雄见双姝皆极为美貌,站在一块儿,交相辉映,无不兴高采烈,闹腾得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这时,盘蜒见有一仆役托盘走过,上头摆着数杯酒,不声不响,走向陆扬明公子,那人步法怪异,穿过庭院,竟无人朝他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盘蜒冲跑上前,喝道:“且慢!”

    那仆役脸色剧变,但也因此停步,离陆扬明不过数尺,他问道:“贵客有何事?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你盘中这酒香得很,我隔了老远便醉的不行,不如让我喝了吧。”说罢举起酒杯,作势要饮。那仆役不声不响,登时将托盘砸向盘蜒,指尖一转,释出水雾,笼罩其身,再向陆扬明扑去。

    张千峰、东采英喝道:“住了!”一齐出手,一人隔远擒拿,一人劈空推掌,那人虽罩水雾,但这两人何等眼力,自然分辨的清楚。

    谁知掌力指力飞入雾中,那人形影涣散,两人的绝学竟然落空。张千峰心头巨震,想道:“这是泰家的幻灵掌功夫!”

    只听一声闷哼,拳脚生风,张、东二人急忙上前,却见盘蜒与那仆役扭打在一块儿,那仆役掌法变幻,时而似雾起,时而似雪飘,乃是极上乘的旁门功夫,但盘蜒似有未卜先知之能,只是躲闪,却又总在紧要关头封住那仆役前后道路,仆役知道图谋败露,急于脱身,数招之后,身法已见散漫。

    东采英暴喝一声,一口真气喷·出,乃是“无上虎啸神通”,那仆役受此震荡,再也支持不住,盘蜒趁势点中那仆役承泣、承浆二穴,此二穴处在人面上,最可夺人心魄,那仆役转了一圈,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两人相斗之时,其余宾客也齐涌而至,盘蜒目光如电,指着两人道:“他们也是刺客!”

    那两人立时摸出两根短小竹笛,在嘴中一吹,两枚毒箭飞向陆扬明。张千峰袖袍一拂,阴力盘旋,那毒箭反击回去,正中那二人。刺客自知难以成事,咬破口中毒药,双双自尽而死。

    此时陆振英与东采奇已将陆扬明抱住,以防再有刺客,陆扬明吓得厉害,小声哭泣。东采英对张千峰道:“大哥,我绝不知情,你信不信我?”

    张千峰知东采英若要加害,陆扬明绝无幸理,点头道:“你绝非这样的人。”走近盘蜒,说道:“泰一兄,又多亏你机警,你识得这三人么?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人不识得,功夫却眼熟。你万仙功夫虽强,但说起这阴谋诡计,却远不及我泰家了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心道:“果然是泰家的刺客。”在那昏倒刺客舌下一摸,拿出一个毒囊来,刚刚只要那刺客稍稍一咬,立时便死无对证。张千峰转动阳力,那毒·药灼烧起来,不久便散个干净。他补上几指,令那刺客动弹不得,再解开他昏睡穴,刺客睁开眼来,气急败坏,怒视盘蜒,骂道:“你是泰家好手,为何背叛本家,与万仙门的人勾结在一块儿?”

    盘蜒奇道:“你怎知我是泰家的?我偏偏是陆家的。”

    刺客哇哇大叫,喊道:“你使得是蛇行步法,能看破我的幻灵真气,万万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那可不是蛇行步法,而是而是蛆虫步法,而你在空中洒水放屁,便是什么幻灵真气了?岂非让人笑掉大牙?”

    这刺客本非沉不住气之人,但先前被盘蜒点中脸上穴道,收不住心,暴躁易怒,立时便“放屁,狗屁”的乱骂起来,盘蜒问道:“你是受俦国、郭国指使来的?我瞧你身手差劲,想来价钱低贱得很了?”

    刺客被他一激,怒道:“我乃泰家八爷麾下泰山垂,武功之高,江湖上大大有名,你尽管可以去打听。”

    东采英问道:“你便是那‘杯弓蛇影’泰山垂?听说你功夫不差,在江湖上也算的一流好手。嗯,若非这位泰一兄弟精通泰家武学,今晚我二人还真栽在你手上了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心想:“听闻泰山垂生性机警,一旦出手,绝不落空,怎会是如此轻狂的草包?是了,他中了泰一的幻灵掌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你不过是一介刺客,想必知道的不多,那俦国、郭国如今有何行动,你定然一无所知了?”

    泰山垂嚷道:“我岂能不知?俦、郭大军如今由艾阁将军率领,千里奔袭,已追至蛇伯城郊外三十里,嘿嘿,我虽失手,你们一个也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与东采英互望一眼,暗呼侥幸,他问道:“泰山垂,你们泰家乃武林神山北斗,处事公道,被无数门派尊为领袖,为何如今要替奸臣贼子效命?”

    泰山垂哈哈笑道:“便不能让你们万仙笼络人心,张千峰,听说你这数月来击败无数刺客,好生威风,这蛇伯城若也被你们万仙拉拢,对我泰家大大不利,故而泰八爷嘱咐下来,非要你们万仙失手不可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厉声道:“莫非泰家仍有刺客前来?”

    泰山垂低哼一声,昂首不答。盘蜒贬斥道:“这人胆小怕死,或不敢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泰山垂勃然大怒,说道:“如今我未能成功,自然仍有刺客,我泰家数十万帮众,岂能善罢甘休?”

    张千峰醒悟过来,自己直言相问,多半无果,唯有这泰一口出不逊,方能见效。

    盘蜒再问几句,这泰山垂所知已尽,再也问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