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四 橙金之财惊贪心
    少年星眸寒光闪闪,瞪视盘蜒,盘蜒乐着笑道:“便是我说的,大伙儿畅所欲言,何罪之有?你怎地不让你妹子露露面,以防人口。”他眼光敏锐,瞧出这少年实则是女扮男装,又见她身穿金玉,料来是富贵人家的闲人,不知怎地,他最恨这上等人物,一时脑子发热,便有意戏弄。

    那扮装少女咬牙忍气,暗想:“我大人有大量,暂不跟你一般计较。”对那腾道说:“既然来了,不露一手功夫,怎能下台?莫非你是南方那些无信无胆的懦夫么?”

    腾道闻言傲气顿生,高声道:“好,那爷爷便陪你耍耍拳脚。”他身强体壮,手长脚长,又习得精妙武艺,在蛇伯当地武林中算的有头有脸的名人,虽见这少年连败高手,心有忌惮,但自忖皮厚耐揍,也不惧他花拳绣腿。

    他走上几步,摆出擒拿手架势,与那扮装少女隔了数尺,那少女微微一笑,单足前弯,双掌交错,使得是一招“竹叶青青”。

    腾道大喝一声,伸臂来捉,那少女眼疾手快,轻转纤手,在腾道神门穴上一点,腾道只觉一股热气贯通手臂,大惊之下,却难再伸出半寸。他身子一僵,那少女大笑,捉住腾道腹部、胸前穴位,用力一抬,竟将腾道庞大的身子举起,往台下扔了出去。只听一声闷响,腾道撞翻数人,人群登时大乱。

    盘蜒心中一跳,微觉心慌,暗想:“这少女恁地功夫了得,我当小心为妙。”但转念一想,自己身在台下,只要不上去,那少女总不见得冲出来找自己麻烦?何况众人吵吵嚷嚷,多有口出污言者,自己随众犯事,料来这少女地位高贵,怒不责众。

    人群高声叫好,那少女春风得意,抱拳敬了一圈,说道:“我瞧有不少乡亲父老初来此处,不知我这摆擂的规矩,眼下正要在复述一遍,以明尊耳。”

    她拍了拍手,身后走出十人,各个儿步履沉稳,轻重适当,盘蜒心知全是高手,内力更胜过这少女。少女说道:“在下自音郎镇来,得知蛇伯城藏龙卧虎,好汉无数,有意为舍妹挑一位年轻有为的如意郎君。故而来此设擂,拜会蛇伯群雄。只要诸位之中,有人能胜得我众人中的五人,舍妹便身心相许,嫁于这位英雄为妻。”

    盘蜒起哄道:“让小娘子出来见人!让大伙儿验验货色。不然与这许多人打的疲累无力,遇上丑八怪缠上来,逃都逃不了。”他这一起头,顿时群情激昂,纷纷出言哄吵。

    那少女朗声清啸,声音盖过躁动,她说道:“在下言而有信,绝非糊弄大伙儿。舍妹乃音郎有名的美女,家财万贯,堪比王侯。上台比试的好汉,只要能胜过任意一人,便有重赏相赠,绝不会让大伙儿空手而归。”说罢一挥手,有一人抬出个铁箱来,打开一亮,只见宝剑宝刀、奇门兵刃、玉马金牛,吊坠宝石,当真璀璨夺目至极。

    人群齐声惊叹,用力鼓掌,说道:“不错,有这宝物做证物,正主儿也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又嚷道:“大伙儿都别上去,若要一举击败五人,何等艰难,自然是等到最后,待这五人或累或伤,更占便宜。”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,点头道:“不错,正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乃是蛇伯城一位身份不凡的王公贵族,自幼习仙法武艺,喜好交战比斗,但平素居于高墙宫阙之中,哪里见得到民间高手较量?多听侍卫说起,自来对这擂台比武之事极为向往。

    也是她到了婚嫁之龄,与一位军中持剑中郎侍暗中结缘,芳心早许。但那中郎侍出生低微,配不上她,又并无功劳名望,即便开口求婚,多半也难成事,更担忧会因此受牵连,葬送前程,是以焦急无比,几乎走投无路。

    这少女甚是机灵,想出计策来,摆出这么一出比武招亲的把戏。找来十位心腹,借口替家妹招婿,来此公开设擂台会英雄。这十人乃是蛇伯朝廷中第一流的高手,寻常武人自然远非其敌。此举既可让她过足观看武斗、切磋动手之瘾,待得她兴致消了,便让那位意中人上台,连败高手,以此扬名。

    待意中人得了“勇冠蛇伯”的名头,她再现出原貌,与他定亲,蛇伯城民风彪悍,崇尚武勇,即便蛇伯城主也决不能多言。真乃一举两得的妙招。

    比武伊始,进展顺利,众武人踊跃上台,显摆功夫,斗得精彩,谁知过了数轮,众人知道艰难,又猜出那位“舍妹”多半是王公之后,生出退却之意,局面便有些僵了。那些老成持重、武艺高强之辈,自然也不想上台试身手。

    少女心下不耐,见盘蜒兀自大呼小叫,煽风点火,怒道:“你在此捣乱,乃是懦弱行径,何不敢上来一试身手?”

    盘蜒冷笑一声,霎时溜得没了踪迹。少女一跺脚,却拿他没辙,她带来十个家臣,本拟定应付车轮战,谁知胜了不足十轮,便已无人问津。如此不能一举震慑群雄,她意中人即便出手取胜,也未必能够服众。

    她眉头一皱,又有计较,说道:“想不到蛇伯城盛名之下,却无勇士。这样吧,哪位英雄,只要上台显身手,能够撑过我这几位亲戚五十招而不败,便算取胜,可领中意宝物,还有二十两黄金相赠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当即激起轩然大波,当世黄金珍贵,这二十两黄金可谓横财,刹那间,众人满是干劲儿,便接连有人上台挑战。那少女甚是高兴,退后几步,让手下接招。过了数轮,却无人能领走奖赏。

    盘蜒听得黄金重赏,脑袋嗡嗡,立时想到:“二十两黄金,一街饭馆可吃的底朝天。一百两黄金,全城粮食皆乃我囊中之物。”突然热血沸腾,咬牙切齿,当真是刀山火海也可去的,哪里还忍耐得住?见一人被揍下擂台,急忙爬了上去,喊道:“由我泰一来会会几位。”

    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,这少女听盘蜒骂她丑八怪,早就记恨在心,又瞧他四处捣乱,可恨得牙痒痒的,偏偏又逮不住此人,这回看他上来,喜出望外,喊道:“找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盘蜒卷起袖管,喊道:“只要胜过一人,便有二十两黄金?”神态急躁,真如输疯了的赌徒一般。

    少女哼了一声,说道:“一言既出,绝无反悔。”朝手下一壮汉使了个眼色,那壮汉乃朝廷侍卫中一位高手,肌肉盘结,号称“力顶天山”,有心讨好这少女,想到:“此人乃主公心头大恨,非得将他打的皮开肉绽不可。”

    这壮汉已连胜三人,士气正旺,一个疾冲,扑向盘蜒。盘蜒喊道:“来得好。”五指聚合,捏成蛇嘴,朝壮汉胸乡穴点去。那大汉一身横练功夫,如何怕得?左手成熊掌之形,拍向盘蜒颚下,只要正中,必将打脱此人下巴。

    盘蜒身子一转,众人只觉迷眼,似乎此人成了一条游蛇,那壮汉拍了个空,却被盘蜒点中穴道。他感敌人真气阴毒,直窜经脉,立时运功抵消,再度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盘蜒来到擂台边上,喊道:“你家主子今早没喂你吃草么?火气这般大。”乃是骂他蠢笨如牛。

    这“力顶天山”暴喝道:“瞧你能多嘴到几时!”双臂一左一右,笼罩过来,范围广大,眼见便要得手,突然脚下踏空,咦了一声,落在擂台之外,将数个平民扑翻在地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脑袋,心思糊涂,暗想:“明明离场外尚远,为何却到了这里?”殊不知盘蜒以幻灵真气注入壮汉体内,这“力顶天山”内力扎实,不在盘蜒之下,但盘蜒幻灵掌精微奥妙,真气入体,只要稍迷人双眼,便将他送出场子,胜了这一遭。

    盘蜒说道:“胜了一场,金子在何处?”

    少女见盘蜒得意洋洋的模样,暗恨那“力顶天山”犯蠢,生气道:“你侥幸取胜,得意个什么劲儿?”命人送上黄金。

    盘蜒饭量极大,心想:“这点钱财,吃几天便没了,顶什么用?”一时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那少女也想:“让他如此走了,我如何能消气?”于是说道:“你叫泰一么?如是英雄好汉,可不许拿了金子救走。那是乌龟龟孙的作为,大伙儿绝不能答应。”她自幼养尊处优,礼教周全,此时脱口说出脏话,心中既畅快,又别扭。

    台下民众想看好戏,大声鼓噪。盘蜒说道:“好,我泰一也不是孬种。接下来哪个与我过招?”

    只见一虬髯汉子越众而出,身长八尺,形貌不凡,就这么在眼前一亮相,真是稳重如山,显露名家风范,他说道:“我乃‘中极手’文巢,与兄弟切磋切磋。”

    盘蜒吃了一惊,不禁心凉:“此人内力深湛,不急不躁,不好对付。”但上上下下打量一番,见这文巢腹部微鼓,登时又有计策。他双手一翻,再使出蛇嘴架势。

    那文巢招式美观,一击攻来,后招不断,盘蜒也不躲闪,手锥刺去,文巢微微一笑,握住盘蜒手指,内力一振,便要以深厚内力败敌。

    岂料盘蜒身怀幻灵真气,变化无方,他瞧出文巢弱点所在,早想好了破敌之计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