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四十一 天灯照耀身前路
    阳问天横下心,伸手入内,指尖在那火幕上一触,顿时苦不堪言——数道滚烫真气顺着五指钻入他体内,剧烈震荡,令他从心到魂都备受煎熬。

    他大喊一声,竭力维系心神,运逐阳神功护住经脉,反击过去,却如泥牛入海,全无效用,只在眨眼间,他身上光芒大作,火焰冲击,似乎要炸裂开一般。

    秋羊见他这副模样,轻叹一声,声音中唯有惋惜之意,并无关切之情。阳问天并未听到,仍苦苦忍耐那火焰。

    再过一会儿,奇迹骤生,阳问天身上大火熄灭,一个踉跄,双手捧上那火盆,锁链自行缠绕在他手臂之上。秋羊神色由失望变作惊喜,欢呼一声,道:“你...你真的取回这宝贝了!”

    阳问天神色疲倦,暗道:“侥幸,侥幸!”但见秋羊这般喜悦,只觉这由生到死的一场大险,其实也算不得甚么。

    那火盆中自行燃起火苗,火苗如一双眼睛,望着阳问天,顷刻间又消失不见。阳问天满头大汗,支起身子,道:“羊儿,这火盆...火盆给你。”

    秋羊摆手道:“我可不要,这玩意儿除你之外,只怕无人能碰得。但若咱们见到灵王大人,不妨当做礼品赠他。他老人家心里一高兴,没准便...便赐婚你我二人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喜道:“真的?你...你许我么?”

    秋羊绕到他身侧,又热情献吻,道:“我早就许你啦,就怕你不肯要我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如饮佳酿,有些醉醉醺醺,搂住她纤腰道:“想不到在我绝望之际,上苍竟降下你这位小仙女来陪伴我。”

    秋羊满脸红晕,道:“好哥哥,上苍着实眷顾你呢,你跟着灵王大人之后,便再也不会绝望了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道:“不知这洞中深处有没有出口?”

    秋羊道:“我瞧多半没有了,不然那两个盗墓贼为何往外走?咱们从原路返回如何?我脚伤好了,可以攀爬上去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心想:“怪了,为何咱们先前没想到此节?不过因祸得福,反而得了这古怪的火盆。”

    两人朝来路走去,到那坑洞底部,阳问天与秋羊手握着手,同时一跃,径直到了地面,这四丈高矮,于二人而言,竟有如矮凳一般。阳问天更是惊讶,想:“这火盆中也满是逐阳真气,与我内劲圆融协和,一番医治,我伤势已然痊愈。真是...天无绝人之路,老天爷在指引我呢。或许遵从灵王指使,迎娶羊儿,乃是我命中注定之事。”

    秋羊四下张望,道:“跟我来吧!”离了那大洞,钻入林中,走了数里路,只见林中有一阁楼。这阁楼精雕细琢、高大气派,隐于此间,隔绝俗世,又给人以幽静孤远之感。阁楼下有许多劲装汉子把守,衣衫精美,气势不凡,见了秋羊,皆露出尊敬之意,喊道:“秋羊姑娘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奇道:“灵王就在这阁楼上?”

    秋羊笑道:“是啊,这阁楼是昔日灵王大人修建的住处,叫做灵神楼,你怎地这般一惊一乍?”

    阳问天道:“这...这坑洞古迹与这灵神楼怎离得这般相近?只几里路远,我还道咱们要长途跋涉呢。”

    秋羊镇定自若,说道:“我原先也没认出来,爬到外头一瞧,这才认清道路,世上之事,当真如此凑巧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虽为人冲动,不善谋略,可绝非不开窍的傻子,顷刻间察觉其中疑点:“莫非那坑洞是灵王挖掘出来?那群盗墓贼,都是灵王部属?否则焉能有人在这灵王眼皮底下盗墓?可...可如此一来,秋羊她...一直在骗我么?”

    唯独此节,他绝对不信,于是先前猜测,顿时成了无根之树,毫无道理。秋羊见他发愣,轻巧拉住他手,朝他粲然一笑,阳问天也还以微笑,心想:“我这是怎地了?羊儿救我性命,我怎能怀疑她?”

    步入阁楼,见这世外居所,好生精美漂亮,上有帷幕,中有花灯,下有金枝,重重玄门,层层妙室,张张画像,座座木雕,比之当年昆仑山的明神阁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一路向上,来到一间大房中,只见灵王正襟危坐,两旁坐着万里遥、张修真、韩霏等十人,台阶之下更有数百人齐聚一堂。阳问天见这等阵仗,吃了一惊,众人回望着他,神情更是惊讶。

    其中三个胖子,正是当年与阳问天交手的雪怪三丑,有一丑见状喊道:“他手上拿的事物....”另两丑立即堵住此人嘴巴。

    灵王漠然道:“秋羊儿,我让你擒住此人,可不是让你与他亲亲我我,拉拉扯扯的。你这般待他,莫非将他当做情郎了?”

    阳问天脸上一红,静待秋羊回答,秋羊轻笑一声,道:“是啊,我与他患难易共,生死都在一块儿,灵王大人,瞧在我面上,您就饶他一回吧。”

    灵王又看着阳问天道:“此人屡次坏我好事,更杀我得力帮手,我纵然敬重此人,岂能轻易相饶?他曾当面拒我邀约,我又岂能出尔反尔?”

    阳问天心头一热,暗想:“他果然对我青睐有加,连言语都这般客气。”

    秋羊捏他一把,阳问天登时知觉,拱手道:“灵王大人,我与秋羊儿情投意合,彼此相恋已深,万万不愿分离,秋羊儿在哪儿,我便在哪儿,还请灵王大人将她许配给我。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齐声发笑,有人更用力鼓掌,笑道:“秋羊儿,你挑夫婿的眼光好生了得,这等英雄少年,真是天下女子梦寐以求的如意郎君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见众人如此友善,宛如家人,更是飘飘然的,心中希望倍增。

    秋羊笑颜如玉,在他耳边道:“提亲得有聘礼,你将这火盆赠给灵王大人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登时醒悟,递上火盆,道:“大人,还请收下此物,乃是我的聘礼。”

    其余人面面相觑,神色紧张,灵王却连看也不看一眼,笑道:“这又是甚么事物?我为何要这么个粗制滥造的大火盆?用来取暖么?”

    阳问天自也说不上来,秋羊朝他使个眼色,阳问天会意,将火盆放在灵王面前,恭敬退后几步。

    灵王伸手要碰那火盆,忽然间,火盆上一团烈火如猛虎般向他咬去,灵王袖袍一拂,一团磷火挡在身前,化解大火。那火盆旁的火幕再度升起,护住火盆。

    灵王哈哈大笑,说道:“好宝贝,只是此物唯有你才能触碰,我要来也并无用处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心想:“此物非但无用,反而极为凶险,我..我莫要得罪了灵王,致使我与秋羊断了姻缘。”心中追悔莫及,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灵王对秋羊道:“羊儿,你愿为此人担保么?此人入我门中,若将来生出违逆之心,我可要唯你是问。”

    秋羊正色道:“是,我担保他定会听灵王大人的话,不然大人取我脑袋好了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不禁动容,喊道:“羊儿,你何必为我如此?”

    秋羊笑道:“只因你我之爱,刻骨铭心,你绝不会令我身处遇险,对么?”

    阳问天点头道:“不错,灵王大人,我对羊儿之心,可昭日月。”

    灵王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这险恶古怪的聘礼,我便勉强收下了。只是此物来历,你可知道么?”

    阳问天一无所知,只得惭愧摇头。

    灵王道:“你这糊涂小子,当真不知所谓。罢了,罢了,我碰巧记起来了,便说给大伙儿听听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心想:“他居然知道?为何先前明知故问?”

    灵王停了停,说道:“这火盆叫做天阳灯,来头不小,乃是数百年前,那位逐阳魔教的教主受召唤降生在世上时,一众教徒所用的法器。凭借此物,那逐阳教主收获莫大法力,创立邪教,为祸世间。他知道此物极为要紧,关系他生死存亡,于是命人将此火盆带到某地隐藏起来。也唯有逐阳神功练到极高境界之人,方可触碰这天阳灯。”

    众人连连点头,道:“灵王大人学识好生渊博。”

    灵王笑道:“我当年与那逐阳教主乃是死对头,自然对他熟悉的很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明白过来,说道:“也难怪我能拿起此物,原来是逐阳神功之故。大人,此物一直就在你灵神楼旁,你竟不知道么?“

    灵王摇头叹气,道:“俗语云:‘知人易,知己难。’我也曾遍寻此物,却不料此物就在我这山中阁楼近处。此物于我而言,有害无益,但对问天你却有极大好处,你若能将其运用自如,等若有不死不灭之身,就凭借此物,好好照顾秋羊如何?”

    阳问天大喜过望,喊道:“大人,您....您这是答应了么?”

    灵王微笑道:“我将秋羊儿视作女儿,她如此求我,我焉能置若罔闻?不过这其中仍有一桩小事,你若能替我办成,我立时替你二人操办婚事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道:“还请大人直言,无论多么艰难,我都尽力办到。”

    灵王拍了拍手,对身边之人说了一句话,那人走了下去,过了少时,又带上一人来,此人身形粗壮,被五花大绑,头罩黑布,一推之下,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灵王道:“问天,你若将此人杀了,交上投名状,我才能信任于你,任由你照顾秋羊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