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三十五 少年英侠初显功
    盘蜒心道:“她金帐汗国在大都定有万般门道,既然如此,我只需静观其变即可。问天习武初成,岂能不经历磨练?”

    他虽满心离世归去之愿,但也不必操之过急,又与阳问天等相处久了,自然而然起了照顾之意,只是不到万不得已,无法全力施展,也不愿令旁人知晓自己隐秘。

    吉雅带阳问天、白铠、盘蜒离了客栈,包一辆马车,走过金马桥、滕苗巷、丹心山、周易店,经一番远行,终于到一敞亮气派的当铺外头,她步入其中,交给胖胖的掌柜一锭金子,那掌柜的眼神敬畏,脸色却一如既往,问道:“姑娘要赎甚么器物?”

    吉雅道:“那八翅九尾皇帝木雕。”

    掌柜笑道:“好勒,姑娘随我来吧。”打开身后小门,众人走入其中,却不见那掌柜人影。

    阳问天正纳闷间,吉雅娴熟前行,径直从后门出了当铺。

    阳问天奇道:“那八翅九尾皇帝木雕呢?”

    吉雅格格娇笑,说道:“傻哥哥,那是暗号,哪有甚么木雕?八翅九尾皇帝,指的是当今皇太弟,爱育黎拔力八达,我要去见这位老兄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这才明白过来,又问道:“这人是皇太弟,自然是海山一伙,又岂能相信?”

    吉雅道:“咱们蒙人贵族之间,为争权位,杀戮之惨,手段之狠,行事之恶,远远胜过前朝汉人,若真要下手,哪讲甚么道理?这爱育黎拔力八达虽拥戴有功,可海山也极防范他,没准哪天使个计策,这位老兄人头不保,因此他也不安的很。况且他有把柄在咱们金帐汗国手中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喜道:“有这位大人物相助,救人之事,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未必,未必,咱们总需防着此人一手。”

    吉雅点头道:“叔叔言之有理,此人还未到走投无路的地步,须得向他彰显力量,将他一举压服才是。问天哥哥,到时自需你一显身手了。白铠二哥,如有必要,你也需帮上一把。”

    白铠答应一声,阳问天笑道:“我只管使力气,倒也容易得紧。”

    众人到那当铺外一酒铺等候,那酒铺也似由吉雅掌控,吉雅叫了酒菜,掌柜跑堂皆极为郑重。约莫一个时辰后,当铺中有一学徒赶来,低声向吉雅说道:“今夜酉时,到麦庙等候。”

    吉雅赏给那学徒一锭金子,那学徒执意不收,吉雅笑了笑,也不勉强。阳问天、白铠见她布置周详,手眼通天,各自惊佩。

    到了酉时,众人来到那麦庙中,此庙造于矮山顶上,甚是庄严清净,步入庙门,只见大院中站着十一人,正中一人,是个粗豪的蒙人贵族,看似三十五岁年纪,但阳问天素闻这爱育黎拔力八达年纪与自己相当,或是此人显老之故。

    其余十人穿灰白劲装,各个儿年纪不小,有两人更是鹤发童颜的老者,目光明亮,一副前辈高人的风范。

    吉雅向那皇太弟抱拳道:“八达亲王,您抽空前来会见,让人好生欢喜。您总算未忘记与我金帐汗国交情。”

    皇太弟哼了一声,一挥手,那十人立时分散,施展轻功,已将四人围住,吉雅奇道:“王爷为何这般隆重相迎?”

    爱育黎拔力八达冷笑道:“吉雅丫头,你以我往昔过错要挟我,我岂能任人宰割?今日你便留下吧,将来我登基之后,你便是我的爱妃,我决计不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吉雅眨眼笑道:“王爷,这便是你的不是了。你若真想迎娶我,手段怎地这般粗鲁?如此又岂能讨我欢心?”

    八达亲王自以为胜券在握,哈哈笑道:“听闻你武功极高,手下也各个儿了得,我若不粗鲁些,你又怎能服气?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众手下同时出手,有的施展擒拿手法,有的直拳猛捣,有的挥掌击出,有的使点穴功夫,招式精妙,来势奇速,果然各个儿都是硬手。

    来此之前,吉雅料定这八达亲王定会捣鬼,众人约定,只由阳问天出手,一举压熄这皇太弟气焰,故而白铠、盘蜒只是闪躲,并不还击。

    阳问天转过身,霍然连出八掌,手法比众人更快,力道却极为柔和,正是鸿源江河掌的“八荒**”,此刻经苍鹰点拨,这一招威力倍增,又对准个人破绽而去,那八大高手纵然了得,又如何抵挡得住?只听众人“嗯哼”、“哎呦”、“古怪”,一通乱喊,一招之内,已全数翻倒在地。

    八达亲王脸上变色,往后退开,身边两位老者顶了上来,一人从衣袖下翻出一件乌绿宝刀,一人从怀里摸出两根判官笔,分别从左右抢出,或斩或点,打向阳问天要害。

    这百王山二老,乃是江湖上隐退已久、武功深湛的一派宗师,修为之高,更胜过各名门正派的掌门帮主不少,八达亲王重金聘用,恭敬请顾,才说动此二人出山相助。得此二人保驾护航,果然令他顺风顺水,无往而不利,故而八达亲王对此二人信心十足,只道数招内便可拿下强敌。谁料数招一过,他脸色骤变,忽然间已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阳问天空手对这两人兵刃,身法越来越快,犹如风助火势,红影弥漫,百王山二老相顾失色,二十招之内,已然手忙脚乱,大落下风,每每出招,总是守势,难以还击。即便偶尔反打,也是刀去落空,笔来无果。二老心头巨震,都想:“这少年武功好生厉害,又是从哪儿冒出的绝世高手?”

    阳问天一声呼啸,足尖轻点,使的正是逐阳神功的拳脚功夫,内力触及二老兵刃,那两人拿捏不住,登时脱手,阳问天飞上数丈高空,如龙腾凤翔,凌空而行,已将那兵刃拿在手中。

    八达亲王惊呼一声,返身上马,正想逃走,阳问天将兵刃掷出,便是飞箭也无这般快速,那乌绿宝刀斩断缰绳,判官笔刺入八达亲王衣襟,八达亲王身子一晃,大声惨叫,滚落马鞍,一屁股坐在地上,身上却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阳问天双手负背,站在吉雅身后,气定神闲,呼吸沉着,竟似全不费力。那二老神情惭愧,退后几步,将八达亲王扶起。

    其中一老者问道:“我兄弟二人久不行走江湖,竟看不出少侠武功门路,当真孤陋寡闻,坐井观天了。少侠武功,足以与当年那位归燕然大侠相比,不知少侠尊姓大名?还请告知,叫我二人败的明明白白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在下雪莲派阳问天,乃是昔日九婴掌门之子,武功远不能与归大侠比肩,所以能胜过两位前辈,实属出其不意,侥幸侥幸。”

    另一老者见他不骄不躁,如此谦和,喜道:“少侠何必过谦?我二人能领教少侠神功,也是不胜之喜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苍鹰只不过随意指教,已令问天有脱胎换骨之变,问天固然有过人之材,苍鹰眼光学识,更是非同小可。哼,但这并非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,又如何能与我相比?”

    八达亲王猛地一个激灵,嚷道:“你是...你是....阳问天?是九和公主的....的....儿子?怎地练成这身功夫?”

    吉雅见情郎身手惊世骇俗,却又能以德服人,心下好生自豪,嘻嘻笑道:“是啊,依照辈分,你还是他侄儿呢。”

    八达亲王恢复镇定,惧意全消,说道:“好,吉雅丫头,我栽在你手上,你要什么,还请直言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暗赞道:“此人虽败不乱,果然也是一号人物。”

    吉雅直接说道:“我要你助我们混入监抚大狱,找到我那位师兄兀勒,将他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八达亲王也颇关切此事,稍稍一想,说道:“此人是海山严加看管的要犯,那牢房由邵威灵手下轮流把守,绝无一丝放松,我仅能将你们带到那牢房之外,其余之事,我实在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吉雅笑道:“放心,你对咱们还有用,你不必太过冒险,不过你需替咱们造些乱子,方便咱们逃脱。”

    八达亲王稍一沉吟,道:“那大狱往西三儿街道,井筒胡同、归章胡同,今晚会停放数量马车,你们得手之后,可去那马车上逃走,我放火烧牢房,再令马车四下分散,要敌人不明所以,难以追及。”

    吉雅点头道:“好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说罢朝盘蜒一点头,盘蜒会意,取出一枚蜡丸,手指一弹,那蜡丸滚上八达亲王嘴唇,他不由得一张口,那蜡丸如有知觉般钻入他腹中。他这暗器功夫实是诡异绝伦,百王山二老竟也阻拦不住。

    八达亲王魂飞天外,怒道:“你这....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这蜡丸之中,有一西域鬼蝙蝠的幼崽,一旦入体之后,三天之后,蜡丸化开,鬼蝙蝠体内剧毒开枝散叶,叫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八达亲王急忙呕吐,盘蜒道:”那蜡丸有极强黏性,呕是呕不出来的,即便开肠破肚,也无济于事。除我家公主之外,此毒天下无人能解。咱们若做成此事,定会救亲王性命,如若不然,亲王今后日子,可就难受的很了。”

    吉雅公主又柔声道:“但王爷是咱们盟友,咱们又如何忍心加害呢?只是需看着友情深浅而定了。”

    八达亲王即便有心翻脸,到此时也无法可想,咬牙道:“友情深的很,牢的很,我决计...决计不会背叛。”。

    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