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三十二 草席陋屋如仙宫
    阳问天眼神热切,只盼苍鹰点一点头,那这杀母之仇,江湖风波,便算就此了结。

    苍鹰叹道:“赤蝇、问天,灵王之事,我不便过问,此事终究尚需你二人设法应对。”

    赤蝇微微一愣,并无异言,阳问天却急道:“可师父,灵王功夫太高,除你之外,怕谁也制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苍鹰沉吟片刻,道:“听赤蝇所言,那灵王此刻身手,未必在赤蝇之上,难道此人武功进展,你二人便原地不前么?让我瞧瞧你二人本事如何?”

    赤蝇、阳问天大喜,知道苍鹰要指点武功,向苍鹰拱手一拜,各出拳脚,向苍鹰攻去。两人知苍鹰神功高强,自也不必手下留情,赤蝇使“千城雷动”,阳问天使“烈焰双翼”,都是最拿手的功夫。

    苍鹰随手挥击,将两人攻势瓦解,心想:“我这两个徒儿,皆天资过人,赤蝇更是百年罕见的大才。然而他受俗事牵扯,有妻子、孩儿、帮务繁忙,江湖恩仇也多,层层担子压在身上,到此时已然定型难塑,当真可惜....罢了,罢了,这又何尝不是他的幸事?问天所练的功夫却潜力无穷,似乎并非凡间武学,亦非山海门十二门神功之一。他火候已然不浅,稍加点拨,便可突飞猛进。”

    思索之间,赤、阳二人已连攻数十招,都被苍鹰轻易消去,他单手连抓,嗤嗤几声,将两人逼得手忙脚乱,这才说道:“我心里有数,这就罢手吧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气喘吁吁,神色期盼,问道:“师父,怎样?”

    苍鹰问道:“你这功夫,叫甚么名目?”

    阳问天道:“这叫....逐阳神功,似乎是一位叫逐阳的大高手所创,刻在壁画上,被我无意中记住。”

    苍鹰一凛:“逐阳?逐阳?这似是一位阎王的名头。问天他习练此术,到底是福是祸?”可又觉得他体内真气光明正大、毫无邪气。他稍稍设想,无心过问,只笑道:“你二人都很不错,只需为师指点迷津,当能更进一步,这就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文秋香笑吟吟的说道:“师父,你要传功夫么?那可不能不顾我这女徒儿。”

    苍鹰说道:“香儿,你养儿育女之后,经脉剧变,若要提升境界,怕有损无益。”

    文秋香撅起嘴巴,嗔道:“师父好生偏心。”

    苍鹰哈哈一笑,说道:“我帮你老公,与帮你都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文秋香不过有心向他撒娇,闻言轻笑一声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风鸣燕也道:“公公,你...只指点徒儿功夫,不帮自己儿子,这可有些不太对头啦。”

    苍狐吃了一惊,忙道:“燕儿,你别瞎起哄。我功夫已然足够,何必为此费心?”

    苍鹰叹道:“这小子若愿学功夫,我是求之不得,但他性子太懒,不喜舞刀弄剑,只爱琴棋书画,我若一味催促,这小子反要设法逃跑,我也拿他没辙。”

    苍狐松了口气,笑道:“知我者,爹爹也。”反而洋洋得意。

    当下苍鹰将赤蝇、阳问天带到远处,传授心得口诀,他一身仙法震古烁今,依照两人进境,分别指点,立时便有奇效。

    阳问天虽不精通苍鹰的杀生尸海剑诀,但专注于逐阳神功,依照苍鹰之法运转内劲,感到体内阳气明亮炽热,散布四肢,收发随心所欲,暗暗欣喜:“再练一月,我就再也不怕那丁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赤蝇也依法习练,本来甚是雀跃,但练到一半,蓦地悲叹一声,神色沮丧,阳问天奇道:“师兄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赤蝇哀声道:“我心中有太多舍不下的东西,纵然再得师父恩赐,也难再进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苍鹰问道:“你能察觉此节,已然不易,这其中取舍,全由得你了。你是要妻子孩儿、安居乐业呢?还是追求境界,超凡脱俗?”

    赤蝇毫不犹豫,说道:“我要与香儿、孩子在一块儿。”

    苍鹰甚是欣慰,拍拍他肩膀,说道:“那灵王之事,为师自有分寸,你二人莫要招惹他就行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道:“那若....若他找上门来呢?”

    苍鹰笑道:“那位吴奇老兄,大可倚仗,有他在场,多半能化险为夷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听苍鹰对盘蜒如此称赞,奇道:“师父,吴奇叔叔他到底是何方神圣?为何在江湖上籍籍无名,可却好似什么事都难不倒他。”

    苍鹰说道:“我只知此人与众不同,似在求索之间,心中无尘,全无一丝犹疑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问道:“他....功夫好像极为厉害,但又未必能高得过我。”

    苍鹰摆了摆手,道:“似他这等求道之人,最忌打扰,我若此刻点破,令他有了知觉,存了故意之心,或许就此功亏一篑。”他猜测盘蜒正经历蜕变,到了紧要关头,故而武功说高不高,说低不低,山海门的修行,讲究‘无心偶得’,若心中存想,反而易无功而返,苍鹰自不愿过多干预。

    他传功完毕,已是晚间,他领众人离此镇子,来到一海边沙滩上,顷刻间搭起数座木屋,铺上干草,令众人在屋中休息。众人找到苍鹰,心中安宁,这一天又饱经磨难,无不闷头就睡。

    苍鹰独住一间小屋,真气发扬,广罩出去,探测细微变化,以防异变。

    等至半夜,忽然木屋门开,只见莫忧走了进来,她脸蛋红彤彤的,娇艳诱人,肌肤柔嫩的似快滴出水来,见苍鹰仍未入睡,微觉害羞,却又甚是喜悦。

    苍鹰问道:“莫忧儿,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莫忧道:“我高兴极了,睡不着觉,只瞧见你才能心安。”

    苍鹰深受感动,说道:“我这人有什么好?能蒙你这般眷顾?”

    莫忧握住他的手,心头温暖,于是更进一步,靠在苍鹰胸怀里,说道:“你呀,自个儿不觉得么?你对我做的好事,数都数不过来啦。害的我这...这身子,都管不住自己。”

    苍鹰既然有心接纳莫忧,便诚心诚意将她视作爱侣,搂住她纤细身躯,道:“那都是无心之事,你何必念念不忘?”

    莫忧笑道:“我偏不要忘了,我又如何能忘?你这人...随随便便帮我几下,就令我死心塌地的爱着你,若真心想要追我,我...如何逃得出你手掌心?”

    苍鹰说道:“无心偶得,才是正途,我若对你怀了念想,未必真能赢取你的芳心。”

    莫忧大着胆子,与苍鹰对视,忽然在他唇上轻轻一吻,脸颊绯红,美得叫人心醉。

    她痴痴说道:“郎君,郎君,我今晚便与你同床,行么?”

    苍鹰指着地上草席,说道:“这也未免太过简陋,如何配得上你?”

    莫忧急道:“在你身边,这儿远胜过皇宫内院,神仙洞府呢。”说着抱住苍鹰,热情亲吻,身子微微发颤,显然情动难抑。

    蓦然间,苍鹰轻笑一声,莫忧本正情浓之际,大感古怪,嗔道:“你胡乱笑什么?你笑我伺候你的手段差劲么?我又不像你这般身经百战。我真是头一回与男子...男子这样。”

    苍鹰望向屋外,若有所思,道:“不,没什么,此事太美,我一想起来,便忍不住想笑。”

    莫忧大喜,又与苍鹰缠绵在一块儿,两人亲亲吻吻,片刻也不分离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海滩边上,有一块不高不矮的山崖,盘蜒盘膝坐在一块凸岩上,望着海浪,望着星空,心中泛起思绪。

    他心想:“莫忧去找苍鹰了,两人亲吻了么?”

    依照莫忧大胆果断的脾气,她一旦下定决心,决不能耐心等待,就在今晚,她会将自己献给此生最爱的人。

    那是自然迸发的感情,热烈如火,盘蜒并未操纵,苍鹰即便有探查心意之能,也决计瞧不出可疑之处。

    但在这深情背后,是盘蜒小小的手段。

    数百年前,莫忧曾变作一小小石块,依附在太乙体内,随太乙漫游天下,历经世间变化,两人之间,因此有所感应。此节苍鹰自然不知,故而不会起疑。

    莫忧与苍鹰结缘,再与苍鹰紧密联系在一块儿。通过此节,盘蜒便可对苍鹰举动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山海门中,唯有此人真正可虑,也唯有此人能杀得死盘蜒。其余人纵然找到盘蜒,盘蜒亦有脱身之法,制衡之道,只有苍鹰令盘蜒畏惧。因此盘蜒大费周章,甘冒大险,也要令莫忧与苍鹰结合在一块儿。

    苍鹰所练的功夫,几乎不可阻挡,但其中也有弱点。那弱点便是他的凡人心思,他不像其余山海门人那般铁石心肠,他有关爱之人,有坚守的道,有沉重的负担,盘蜒看穿此节,不必与他正面交锋,亦能掌控全局。

    今晚,一旦他与莫忧同眠,他的每一个念头,都难逃盘蜒知觉。

    不久,盘蜒感到莫忧与苍鹰宽衣解带,耳鬓厮磨,两人陷入爱河,如何把持得住?

    盘蜒笑了起来,他稍稍试探,已能察觉苍鹰对莫忧爱怜万分、奉若至宝。

    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,这唯一可虑之人,也已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利用女子,诱惑敌人,这手段卑鄙么?

    他们是真心相爱,我不过想要求存,两者皆合天地道理,这怎能以卑鄙相称?

    盘蜒站起身,刚想离去,忽然间,他查知不对,转身张望,却见苍鹰推开木门,朝自己这边走来。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