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二十三 苍天有眼报善恶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随时www.yuehuatai.com,手机用户请访问。

    ,最快更新万鬼万仙最新章节!

    苏芝环与莫忧心思传递,亦感悚惧无比,但她心道:“姐姐一贯疑神疑鬼,看此人一变脸,就吓成这幅模样。此人纵有古怪,又如何破得了我无尽花粉?”

    她将掌心对准盘蜒,内力涌动,花粉席卷而去,但转瞬间,竟全数倒飞回来。她凄然尖叫,身子麻痒,肌肤起了疙瘩,接连破碎,一朵朵娇艳的、残忍的鲜花在她身上绽放,搅动她的内脏,吸食她的鲜血。

    苏芝环心胆俱裂,哇哇的大喊,她从未想过自己亦会沦为这魔花食物,意欲阻止,它们却半点不停使唤,她挣扎半天,身子僵硬,终于倒地不动,但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却不断蔓延。

    她明白发生了什么,明白将来的命运。

    她曾精心培育、由衷喜爱的花,如今正在吞噬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她听见莫忧喊道:“求求...求求你,饶了环环,我...我愿代她死去。”

    太乙笑了一声,声音遥远混沌,却无一丝感情,他道:“焉有以善人而换恶人性命者?”

    莫忧道:“环环她....并不坏,她从未杀人,我不是好人,是我....教唆她作恶罢了。”

    太乙道:“休要狡辩!林中无数惨死者,难道不是她一手所杀?”

    莫忧道:“是我...诱他们入彀,一个个儿死在树旁。环环不过是张口索食,她甚么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苏芝环喉咙喀喀作响,那太乙或许使了手段,她口中寻葬花被连根拔除,她哭道:“你这么大本事,为何不杀那灵王?却....在这儿折磨我这弱小女子?”

    太乙道:“那灵王与我无关,且那灵王格调不差,动手之际,不殃及敌人家眷,比你这一味虐杀,不知节制的女妖强上许多。”

    苏芝环尖声道:“那你给我个痛快,莫令我受这般苦。”

    太乙笑道:“这哪是受苦?俗语说得好,儿女啃老,老来之福。你以自身血肉豢养子女,岂不是天经地义?”

    莫忧大声道:“大仙,大仙,你剖去我脑子,用我身子去喂花,废去环环功夫,让她自生自灭吧。一应罪责,我愿替她分担。”

    太乙声音冰冷,说道:“要杀要留,谁生谁死,皆在我一念之间。你这般急着寻死,又是为何?”

    莫忧只觉一柄冰冷的尖刀刺入心脏,钻入经脉,破开脑壳,刺探她的心思,那是太乙在逼她吐露真言,她再也抵挡不住,大声流泪道:“因为....因为苍鹰,我想念苍鹰,我....爱他爱的心痛,我找不到他,众叛亲离,对世间再无留恋。我只有这个妹妹,我只求她能...能平安。”

    太乙长久默不作声,莫忧、苏芝环魂不守舍,苏芝环双眼被殉葬花搅碎,看不清莫忧神情,但却能感受到她心中凄凉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莫忧见苏芝环身上伤势消失,邪花凋零,她低哼一声,身子蜷缩起来。

    莫忧擦去泪水,看着太乙,她知道此人心思手段,他既然饶过了妹妹,自己便万万难逃一劫。

    那又如何?数十年中,她被胸中残存的爱欲折磨,早就该死了。

    她活了千年,受罪千年,起起伏伏,作恶行善,是时候有个了结。

    太乙,她最早遇上的山海门人,她的导师,她曾经的旅伴与主人,她愿意死在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她死后就不会想念苍鹰了,对么?

    但愿如此。

    太乙道:“我已摘除苏芝环体内灵元,从此以后,她是个普普通通的姑娘,就如她一生下来那般,并无邪念,也会忘却成为灵花之事。”

    莫忧道:“大仙,多谢你啦。”

    太乙道:“谢我做甚么?你我结识已久,见你改邪归正,我自当送你一份大礼。”

    莫忧怀疑自己耳朵生疾,听岔了他的意思,她哽咽道:“你...你不杀我么?”

    太乙笑道:“我带你去找苍鹰,让他讨你做老婆,你可愿意么?”

    莫忧登时满脸通红,心脏狂跳,几乎破腔而出,泪止不住的滴落,她道:“你.....你....能让他...可他如此绝情崇高人物,怎会...”

    太乙不满说道:“我问你愿不愿意,不是问你相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莫忧只觉此事太美,如何敢信?但无尽的期望从心底涌出,只此片刻,已让她倍感幸福。

    她低声道:“只...只听大仙安排。”

    太乙哈哈大笑,说道:“苍鹰,你与我作对,让我东躲西藏,处处小心,我便想着法让你多个牵挂,多个累赘。”说罢手一指,登时消去莫忧这片刻记忆,莫忧神色迷离,就此睡去。

    他变回吴奇模样,找来一辆拖板车,将两人放稳,出了渔村,行向江龙帮阁楼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赤蝇、文秋香、阳问天等人忙碌半夜,临近寅时,都一无所获,返回府上,尽皆心情沉重。江龙帮中毒者见这等情形,知道自己命不久矣,无不悲伤害怕。

    但众人心怀侠义,到了此刻,反将生死置之度外,怕赤蝇、文秋香难过,脸上不露痕迹,却纷纷劝道:“爹爹,我身子好得很,那女妖邪法未必灵验。”“师父,你别担心了,你伤势不轻,该去睡会,一觉醒来,定然平安无事。”“是啊,帮主,您老人家才是重中之重,莫...莫为咱们过度操劳。”

    赤蝇咬紧牙关,鹰目含泪,一言不发,朝后屋走去,文秋香、阳问天、吉雅等人跟上,其余人不得他传唤,也不敢贸然紧随。

    走入屋中,赤蝇道:“香儿,我求你...求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文秋香鼻子一酸,满目悲红,道:“相公,我俩....一起死,我绝不独活。”

    赤蝇大声道:“不,你拿我头颅,去...去佛隐寺给那女妖,眼下时候尚早,还来得及。她见我...死去,应当会一时满足,大伙儿便还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文秋香泣不成声,断断续续的说道:“你这胆小鬼,你这样就认输了么?”

    赤蝇握住她的手,道:“我一贯....胆小懦弱,你又不是不知?我若死了,以你坚毅性子,大伙儿仍能存活下去。你若死了,我....未必能再支撑片刻。”

    两人双手紧握,死死不肯松开,万分珍惜这短短的夫妻温存,直至此时,两人才觉得这平凡之情,何等弥足珍贵?却又何等脆弱易逝?

    阳问天早哭成泪人,嘴里不住相劝,可连自个儿都听不清说些什么,吉雅比他坚强不少,忍住悲戚,大声劝道:“赤大侠,你是武林众人敬仰的泰山北斗,岂能因小失大,寻死觅活,受人摆布?你留得有用之身,才能替...替亲人报仇,否则万一那女妖变卦,岂不得不偿失?”

    赤蝇摇头道:“多说无益,我辈尊侠义之道,便不容得贪生怕死,苟且偷生!香儿,世道险恶,今后...只能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文秋香脑中大乱,悲不可抑,仰天大喊道:“苍鹰师父,苍鹰师父?您全知全能,法力通天,您在哪儿?为何不来照看您的徒儿?他....他纵然武功高强,可快被人逼死了!”

    她喊声极大,散至半空,传至极远处,就在这时,有人回应道:“莫忧、苏芝环,求见赤蝇大侠,愿向大侠磕头谢罪。”

    那说话者以高深内力传功,人只怕还在远处,屋内众人如遭雷击,一时反应不过来,吉雅心想:“莫非真有转机?”当即喊道:“咱们出去瞧瞧!”

    赤蝇等人快步而出,恰好见莫忧横抱着苏芝环,走入大堂,她眼下已作女子打扮,神色坦荡,却又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赤蝇算算时辰,已过寅时,但众人毒性并未发作,他与文秋香心中生出指望,凝视莫忧,不知她有何意图。

    莫忧脑中充斥幻灵真气,记忆全非,全是盘蜒灌输的假象,她朝赤蝇跪下,说道:“赤兄弟,我与妹妹遇上一人,经那人相劝,终于大彻大悟,痛改前非。妹妹她散去一身妖法,从此变为孱弱少女,再无害人之能。大伙儿体内花粉,只需用逐阳真气消融即可,妹妹她绝不会施法催逼。一应罪责,皆由我一人承担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”

    赤蝇等人激动莫名,全不知其中曲折,一时之间,心中欢喜的似幻似真。赤蝇眸中含泪,但这泪水却是热热甜甜,并无苦涩,他急道:“若莫忧公子所说为真,我哪敢责罚公子?我....我感激公子,尚且不及....”

    吉雅心想:“此事莫非有诈?”抢着说道:“赤大侠莫要激动,她恶行是真,行善未必是真,您是言出必践的豪侠,岂能随口允诺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盘蜒从莫忧身后走来,道:“问天,你替大伙儿疗伤吧,她所说不假,我亲眼目睹苏芝环散功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、小默雪、道儿等齐声道:“叔叔,这又是你的杰作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说来也巧,我在一渔村中偶遇这两位姑娘,这莫忧姑娘心怀善念,不住劝导苏芝环姑娘。我见两人本质向善,暗生慈悲,绝非不可救药的恶人。于是推门而入,施展三寸不烂之舌,诱发她们心中善意。苏芝环姑娘自知往昔罪孽太大,硬生生舍了她体内灵元,如今已非长生不老之躯,法力无穷之体。”

    莫忧只觉实情就是如此,点头道:“吴奇先生所言不错。”

    看清爽的小说就到
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随时www.yuehuatai.com,手机用户请访问。高速首发万鬼万仙最新章节,本章节是,地址为//,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