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九 长江滚滚向东流
    阳问天心知是盘蜒赶到,逐走强敌,心头一宽,脑袋沉沉,当即晕去。

    吉雅兀自惊愕,生平从未见过这等厉害兵器,只听马蹄声响,见那“吴奇”驾马车而来,马车极大,需四匹骏马拉扯,也不知他从何处寻得。

    小默雪惊喜喊道:“吴奇叔叔!你总算来了。”她运功替卜罕、博忽疗伤,自个儿也险些支持不住,又担心道儿、白铠、阳问天等人,真是备受煎熬。

    盘蜒翻身下马,将众人全数推入车内,道:“元兵高手不少,这三人不过打个头阵。此地不宜久留,咱们顺江河而走。”

    吉雅急道:“我师兄仍在元人手上,住处还有不少侍卫。”

    盘蜒摇头道:“我去探过,全数被元兵捉了。殿下,这海山对你可看重得很哪。”

    吉雅急火攻心,一口气沉积胸腔,蓦然也人事不知。盘蜒再跃上马,连声催促,马儿扬蹄奔走,朝渡口疾行。

    不久到了渡口,小默雪、盘蜒合力,扶一众伤员下了马车,吉雅、阳问天醒来,见不少江边船夫前来帮忙,有一艘大船停靠岸边,吉雅问道:“你....你怎能....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老夫残疾之人,打斗时未必能助,但这狡兔三窟、避难逃险的本事,倒也派的上用场。”说着取出一袋金子,交给船老大,道:“此乃余金。”

    那船老大也是江湖人士,一生经营险恶勾当,只为求财,见此金银,登时大喜,道:“好爽快,我老余说话算话,哪怕你们是朝廷要犯,我也....”

    盘蜒一挥手,掌力飞出,喀嚓一声,一旁大树轰然倒地。众船夫目瞪口呆,那船老大也冷汗直流,当即住口,连打手势,将众人抬上大船后,趁着夜风,扬帆起航。

    如此随波航行,约莫一个时辰后,江水渐渐平缓,吉雅稍稍放心,正想说话,盘蜒对船老大说道:“各位表现英勇,在下甚是满意,另有奖赏。你让里里外外的兄弟都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船老大满眼放光,不虞有他,咧嘴大笑道:“先生好生阔绰,老余多谢,多谢。”走出舱外,大声吆喝,不久船上十多人全数聚在舱内。

    盘蜒点点头,忽然五指连点,五人当即气绝,随后又点出数招,再杀数人,他出手全无征兆,又准又狠,指力无影无形,众船夫哪里抗拒得了?

    小默雪花容失色,喊道:“叔叔,你这是做什么?”阳问天想要劝阻,可胸腹太痛,大声咳嗽,无力多言。唯独吉雅满眼钦佩之色,微微点头,嘴角露出赞许笑容。

    船老大脸色惨白,大喊道:“你这....这恶鬼,好狠辣的手段!”

    盘蜒森然说道:“余大江,你这水鬼帮的一群江洋大盗,各个儿手上都有无辜鲜血,你昔日为财而杀,如今为财而亡,也不算枉死了。”

    余大江与众匪见盘蜒手指一挥,当者立毙,真如妖法一般,早吓破了胆,齐声惨叫,夺路而逃。盘蜒袖袍一拂,一道柔和内劲扫过众人脚踝,全数撂倒,又点出数道内劲,尽数杀死。

    阳问天咬牙忍耐,道:“叔叔,他们....他们救咱们性命,且已无抗拒之力,你有言在先,为何违诺...非杀他们不可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这水鬼帮的盗匪,出了名的见钱眼开,不择手段,其中更有奸邪好·色之人,我断了一臂,大伙儿困顿,几位姑娘相貌出众,留在他们船上,稍有不慎,便着了他们路数。况且吉雅为朝廷要犯,必有重金悬赏,到此关头,掩盖行踪要紧,故而死人比活人牢靠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道:“你....你不久还对我说侠义之道来着,你所杀之人,家中难道没有亲人老小么?”

    盘蜒朝他苦笑,并不多言,心中却暗生敬佩。吉雅却哈哈大笑,鼓掌道:“吴奇先生,你到底是何方神圣?这未卜先知,当机立断的能耐,即便我汗国中最出名的智者,怕也及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她这几句话说的发自肺腑,由衷崇敬,也是她见盘蜒这顷刻间的决断处置,无一不是当时最佳之选,大合她脾胃,尤其是那预料危机,提早布置的心计,直是匪夷所思,有如神仙一般,至于击毙海盗的武功,与他智谋相比,反倒无足轻重了。

    阳问天道:“叔叔历来扭转局面,救咱们脱险,已不知多少次了。”顿了顿,又惨然道:“可....可那些船夫....”

    吉雅望向阳问天,眼神愈发惊奇,道:“你真是九和姑姑的儿子?就你这般任性小孩儿心思,武功再高,莫说在朝廷中寸步难行,就算在江湖上,怕也要吃尽苦头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恼道:“我....我吃得苦还不多么?”

    吉雅眼神欢喜,并无责怪轻视之意,倒像是看见稀罕的宝贝,笑道:“吃一堑,长一智,你呀你,偏偏越变越傻啦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想起兀勒,又想起这些船夫,心烦意乱,内伤发作,不敢多想,当即运功疗伤。

    盘蜒扯住尸体,一个个儿抛下河去,又对小默雪道:“默雪,你能治他们的毒么?”

    默雪点头道:“能,能,我记得构地文书中有疗毒之法,我真笨,放着妙法不用,偏用内力苦撑,真是缘木求鱼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微笑道:“不走弯路,哪分得清好坏曲直?”

    小默雪一怔,心想:“叔叔的意思,莫非劝我莫将这是非善恶看得太重么?”她见盘蜒违约杀人之举,心底也暗暗不喜,此时思索盘蜒话中深意,若有所悟,怨气渐渐消散。

    盘蜒走到外头,扬起风帆,掌舵转向,不久前方河流分岔,盘蜒向北行去,之后再有分支,接连数次,元兵不知他目的,已万难追赶。

    到了一大湖上,盘蜒见风息浪静,降下船帆,缓缓浮游。他走入船舱,探望众人。

    小默雪已替博忽抹去身上毒血,敷上伤药,料来并无大碍。卜罕得她构地文书相助,已祛除那轩德剑上奇毒,兀自昏睡未醒。道儿、白铠、阳问天、吉雅服了药物,形势也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吉雅恨恨道:“这海山真是老狐狸,咱们尚来不及布局,反已被他逼入险境了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心下黯然,只想她狠狠责骂自己,于是道:“若非我害兀勒大哥被捉,殿下绝不会落入这般局面。千错万错,都是我这蠢货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吉雅摇头道:“不,是咱们金帐汗国中有奸细,这海山知道我行程,才于此堵我。即便兀勒平安无事,他爪牙也迟早寻上门来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殿下为何非杀海山不可?海山又因何与金帐汗国结怨?”

    吉雅道:“这海山昔日在漠北称王,带兵与咱们汗国打仗,杀了咱们很多士兵。可他的几个儿子,也死在咱们汗国勇士手中。我爹爹得知他占据皇位,心里不安,怕他报复,非尽早除去此人不可。”

    盘蜒略一沉吟,问道:“单凭姑娘带来这些人手,想要煽动··叛乱,刺杀海山,只怕远远不足。单单那姓丁的一人,便足以胜过姑娘所有手下了。”

    吉雅叹道:“我也...也有几分自知之明。朝中有几位大臣,曾欠九和姑姑莫大恩情,本非偿还不可,眼下我找着问天哥哥,可带他去见这几人,若能说动他们,创造诛杀海山机会,此事便甚是可行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待刺杀得手之后,那几个大臣再拥护我这侄儿登上皇位,是么?”

    连同阳问天在内,众人闻言,皆忍不住惊呼起来,阳问天虽早知此节,可再次听闻,仍然惊魂不定。

    吉雅心下发寒,暗忖:“什么都瞒不过这位老先生,他到底是人是鬼?”抿唇片刻,道:“是,若能得手,这皇位非他莫属。”

    盘蜒又道:“然后呢?殿下此事居功至伟,与我这侄儿又门当户对,他并未娶亲,你自然是皇后的不二人选,对么?”

    阳问天、吉雅顿时满脸通红,阳问天嚷道:“叔叔,你这话说的,莫说我绝不当这皇帝,我与吉雅才见面半天,她岂能有这般心思?”

    吉雅抬起头,羞涩褪去,目光坚定,道:“是,我会要他娶我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一通大呼小叫,阳问天听傻了眼,小默雪、白铠望向道儿,神色关怀同情,但道儿已不在意,反而露出欣喜笑容。

    盘蜒站起身,叹道:“是因为我这侄儿全无心机,易于掌控,成亲之后,你地位稳固,元朝政权,也必处处听命于金帐汗国了?”

    吉雅心中一凛,大声叱道:“你...你莫污蔑我心意,我....我对天发誓,若对问天有半点歹意,叫我受烈焰炙烤而死!我....我是真心爱问天哥哥,对他...一见钟情,此生无悔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自也不信吉雅有何恶意,只绝不想当甚么皇帝,柔声道:“吉雅,我这人是个糊涂蛋,只是武功还过得去,其余本领,都糟糕透顶,到时只能辜负了你一片期望。”

    吉雅却误以为他信了盘蜒之言,心头气苦,一低头,一串串晶莹泪珠连连滴落。阳问天心中一软,忙道:“你哭什么?你哭什么?我说错了话么?”本来这哄骗女孩,令其破涕为笑的本事,他实已炉火纯青,造诣超凡,可众目睽睽之下,尤其道儿在场,他便难以施展拳脚。

    吉雅哭道:“我恨你....恨你害我师兄,坏我大事,为人软弱,骗我真心。阳问天,你...你脸皮好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