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三 飘飘荡荡寻恋人
    道儿做起了荒诞的、可怖的、凄凉的梦,在梦中,美丽的女鬼坐在厚厚雪地里头,掩面哭泣。

    道儿问:“你....到底是谁?为何不放过我?又为何哭得这般难过?”

    那女鬼抬起头,她与道儿有几分相似,但眉宇间有一股高贵之气。她道:“我叫阿道。我....我想去Y间找一个人,但却死不得,也离不开你。或许....或许那人并没有死。”

    道儿心生恻隐,道:“你找的那人叫什么?”

    阿道说:“他叫苍鹰,是我最爱的人。”

    道儿隐约记起这苍鹰是阳问天的头一位师父,但或许是同名同姓呢?

    道儿说:“我....我也被最爱的人抛弃了,是你将厄运传给了我。”

    阿道摇头说:“你不爱他,他也不爱你,真正的爱,哪怕轮回转世、世道变迁,也不会变。你的爱不过是影子,是我心中爱的影子。你在那人身上闻到了苍鹰的气息,传达给我,因而着了魔。你真正要找的,不是阳问天,而是苍鹰。”

    不知怎地,道儿脑子清醒了许多,一下子从杂乱无章的痴情中解脱出来。那爱原本是寄托在阳问天身上的,可现在却飘到了迷雾中的远方,那模模糊糊的影子。

    我要找到苍鹰,他才是我真正的爱人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道儿仍闭着眼,脑子混乱一片,却听荧儿道:“她中邪啦,笑得这般诡怪。”

    小默雪道:“不,不,姐姐是做美梦呢,别用狗血浇她。”

    道儿蓦地睁开美目,见荧儿不管不顾,一盆血浇了过来,道儿轻轻一动,哗啦一声,床铺淋了个通透,她却逃过一难。

    荧儿道:“你瞧,她功力这般高,可不是撞鬼了?”

    小默雪笑道:“姐姐,你醒了么?”

    道儿已清醒了许多,她的魂与那位阿道的魂融在一块儿,再不可分割,她们几乎在同时濒死,因而汇合重生。她们是同一个人,阿道的记忆如被冰封起来,眼下冰层溶解,又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苍鹰,我的爱人。

    盘蜒,我的仇人。

    这世道上没有仇人,但可能有爱人,我必须去找他。

    荧儿又道:“我去找两位圣女姐姐,不,她们未必能胜这女鬼,我去找....吴奇哥哥。”

    小默雪拉住荧儿,道:“你别捣乱,姐姐没事,她病情好转了。”

    道儿笑道:“荧儿姐姐,我好得很,不是女鬼。不,不,确有女鬼,但已被我.....赶跑了。”

    荧儿见她神色如常,不像中邪,嗯了一声,心里有几分相信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明神、红香走入屋内,小默雪、道儿一齐跪下请安,荧儿道:“两位姐姐可总算来了,弄清其中道理了么?”

    明神道:“吴奇先生似知道一些,但不愿明说。”

    红香抬起手,与道儿五指相握,道:“徒儿,运功抵挡,莫要隐瞒!”

    道儿应了一声,两人同时发力,只觉红香内劲如洪水决堤,势不可挡。她苦苦支持,挨过一炷香功夫,蓦然眼冒金星,险些受伤,幸好红香及时收功。

    红香脸上甚是惊讶,对明神道:“她已及得上我五成功力,然则先前殿中那一招却远在我之上。”

    明神道:“吴奇说是危急关头,魂魄扰动,潜能暴涨所至,此刻虽有长进,却不复先前神奇。”

    道儿说:“师父,我....去见吴奇先生。”

    红香点头道:“他在功德堂。”

    道儿施了一礼,快步冲出,一路上遇到明教教徒,都对她好生相敬,叫她‘法王’。道儿心想:“那比武算我赢了么?”

    来到功德堂,见盘蜒坐在蒲团之上,独臂翻书。道儿忙说:“叔叔,我身上那人...那人叫做阿道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下叹息,装出惊讶模样,道:“这等灵魂汇聚之事,千万人中,难见一例。那阿道既然来此找你,乃是天意。”

    道儿浑身精力弥漫,难掩心思,道:“我....我现在已清楚自己念头了,我...我不爱问天,我所爱之人,正是....正是....”

    门口一声轻响,道儿回过头,见阳问天站在身后,表情苦楚,似受了打击,他见道儿回望,闷哼一声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盘蜒暗想:“这情思分分合合,姻缘离离散散,正是斩不断,理还乱。我纵然追求世外之法,可也与凡人一般,在这浊世中越陷越深。我须得早些设法摆脱,不能再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道儿硬起心肠,低声道:“我....我爱的是那位苍鹰大侠。”

    盘蜒神色麻木,答道:“这是那位阿道的心思,是么?”

    道儿说:“是,正是。叔叔,你料事如神,又似乎与苍鹰大侠有些...渊源,当初曾与问天因他而争吵,你....你知道他眼下在哪儿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此人云游四海,居无定所,我怎知他下落?”

    刹那间,道儿脸上失望万分,伤心欲绝,她道:“你如何与他相识?他长得甚么模样?他可有亲戚朋友么?”

    那位苍鹰,真是我要找的苍鹰么?

    盘蜒道:“你要找到此人,虽希望渺茫,终究还得着落在问天身上。他曾于梦中传问天武学,两人之间,关联非同小可,仿佛有线牵着一般。”

    道儿闻言大喜,心中又生出希望,拉起盘蜒独臂一吻,笑道:“多谢叔叔,祝叔叔长命百岁,与师父师伯....那个百年好合,艳·福无边。”

    盘蜒瞪她一眼,道:“此事若传出去,大是不妥,怎能喧哗?”

    道儿吓了一跳,捂住嘴,点头道:“明白,明白,周围没人,你大可放心。”脑中思索,想找出一条法子,劝阳问天去找苍鹰,但胡思乱想,一时又哪有计策?

    她回到自己屋中,又大感疲倦,心道:“莫非那位阿道功力太深?我尚承受不了?”精神萎靡不振,只得躺下再睡,小默雪见她虚弱,细心照料,足足三天,她才好转过来。

    这天午前,小默雪推门而入,急道:“姐姐,不好了,问天师兄他要下山去,正在大殿向师父师伯道别。”她不知道儿真实心意,只道她仍挂念阳问天,见此大事,如何能坐视不理?

    道儿又惊又喜,心想:“莫非是天赐良机,他要去找苍鹰么?”情思纷乱,道:“咱们去瞧瞧!”

    她展开身法,从廊中一闪而过,冲入大殿,只听明神道:“....此去联络中原各明教分坛,担子重大,非同小可,问天,你身为总坛护法,地位等若分坛教主。若那位于凡执意要你继任,你便答应下来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朗声道:“是,谨遵师父之命。”一天之前,阳问天收到于凡派人送来书信,知他在雪山练功多年,必造诣不凡,今非昔比,因此催他下山,接过中原明教教主之位。信中又告知一则天大噩耗:那心狠手辣的海山王爷已夺了皇位,是为当今元帝。阳问天意欲报仇,更是难如登天,可若借助中原明教势力,未必无望。

    道儿见白铠与阳问天并肩而立,两人果然要走,急道:“师父,师伯,我....我与大伙儿同去!”

    明神见她好转,甚是高兴,问道:“师侄,你当真要随他们下山?”

    道儿整理仪容,端端正正,大大方方,聘聘婷婷的走到众人之间,跪地说道:“两年多来,承蒙师父、师伯教导之恩,道儿不胜感激,然而师兄此行前路凶险,艰苦卓绝。徒儿自知武艺还过得去,愿随两位师兄共同担当,传播明尊教义教诲,令世人受惠,本教兴盛....”

    红香格格而笑,道:“好啦,好啦,以你的口才相貌,外出之后,劝人入教,当真百发百中。你的心思,为师明白,这就随他俩去吧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道儿大喜,脱口喊道:“师父对我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红香笑道:“我是让你去办正事,你可别贪玩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望着道儿,心中不明白她为何如此。他母亲生前曾竭力拆散他与道儿,他因母亲惨死,有意遵照母亲心愿,就此与她分道扬镳,可两人这多年来的深情厚谊,又岂能说散就散?数天前,他亲口听道儿说不再爱他,如受重击,心如死灰。可当下道儿急匆匆的欲随他同行,令他心头又平添无数乱绪。

    道儿尚未起身,小默雪也磕头道:“师父,师伯,我从小到大,不曾与姐姐分开过,还请师父、师伯恩准,让我与姐姐一同下山。”

    明神点头道:“你们四人,当初上得山来,救下我等性命,立下大功,如今一同下山,也是理所应当。”

    小默雪闻言感慨万分,连连磕头道谢。四人退了下去,约定时辰,回屋整理行囊。

    明神散去殿会,与红香一同走出,返回明神阁。两人这几天来,彼此愈发冷淡,全不似以往亲密和睦之情,虽然同行,却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行至一处悬崖边上,两人见一样貌秀雅的年轻人走上前来,两人认出是盘蜒本来外形,心中欢喜,齐声道:“吴奇哥哥。”

    盘蜒不答,递过一块玉盘,双手一分,玉盘整整齐齐,分成两半,分别交给二人。

    明神奇道:“这玉盘好看的紧,你...为何要分开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这玉盘上,载有冥硫火药炼制之法,铁甲人驱动之法,以及财神堡诸般隐秘。你二人各保管一半,单独并无用处,唯有合在一起,真气凝聚,幻象丛生,上头文字才会显现出来。”

    红香痴痴看他眼睛,忽然心下大悲,流泪道:“你....你要离我而去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