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六十五 求亲不成反遭辱
    盘蜒听闻此言,神色困惑,一时并不答复。

    红香眼神冷漠,并无一丝柔情,但仍道:“我问你愿不愿娶我为妻。”

    两人互相张望,红香却猜不透盘蜒心思,她自己也心头紊乱,只隐隐知道自己非这么做不可。

    这吴奇是她此生第一个男人,礼教所限,她只能嫁于这老头。她已非清白之躯,陪他睡一次、两次、一年、两年,又有什么分别?此人为她付出极多,功劳极高,她牺牲自个儿,也算报答他一番情意,让他快活快活,享享福气,也令她彻底断了对那位苍鹰的思念,唯有如此,她大概能够解脱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她总觉得此人动机可疑,身世神秘,哪怕是默雪、道儿这与他长久相伴之人,也曾透露这位叔叔渊博似海,难以捉摸。红香愿糟蹋自己身子,留在此人身边,就能够探出此人底细来,于明教大有好处。若能就此掌控这‘财神堡’中的铁甲武士,甚至这丰富至极的铜铁矿藏,更是一件不世奇功。

    然后呢?等她报了恩,良心安宁,又得了好处,再无后顾之忧,她会杀了他,替自己报仇,洗刷自己的耻辱。

    唯有如此,她才能消除怒气,消除愧疚,于人于己皆无亏欠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美貌绝俗,世所罕有,身份尊贵至极,哪怕当朝皇帝,听她自愿委身,也必欣喜若狂,甚至抛下江山,也定要与她厮守不可。这老匹夫虽道貌岸然,装作清贫孤傲的模样,但他曾尝过甜头,又岂能抗拒红香的曼妙身躯?

    他还在装模作样,长久不回答红香,好一个心机深沉的伪君子。红香恨透了他的虚伪好色,自然定要杀他,但红香很公平,红香很规矩,红香恩怨分明,公私不乱。红香会让他春风得意,露出本性,真真实实的快活几年,等到他最心满意足的时候,红香会亲手结果这不共戴天的仇敌。

    答话啊?他为何还不答话?这贼人可是欢喜的傻了?两人这般僵持,似是红香在求他一般,红香好生丢脸,稍有不慎,便会失去矜持,大发雷霆。

    她脑中念头宛如风暴,短短刹那,却似是千百年一般。过了一会儿,盘蜒哈哈大笑,摇头道:“老夫哪有这等福分?圣女可是开老夫玩笑来着?”

    红香竭力分辨他笑声中的遮掩勉强,但她听不出来,这老头莫非真觉得此事可笑?

    她强忍住气,道:“此事岂能玩笑?你我已有夫妻之实,我瞧你劳苦功高,为我饱受煎熬,煞费苦心,日子过得宛如囚徒。我我已原谅了你,愿意从此与你生活在一块儿,彼此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盘蜒敛去笑容,道:“圣女好自作多情,你以为我独居此处,是放逐自身,惩罚过失么?与你欢合,又算甚么过失?当天我与圣女相拥,正是你我神志不清之时,做不得数,算不得真。圣女那时好生快活,可于我而言,确是不堪回首。老夫回想起来,尤为追悔莫及,恶心反胃,又岂会再自找麻烦,惹鬼上身?我远离人群,正是懒得受你这等俗人叨扰。”

    红香听他所言,当真难以置信,只觉此生再未受过这等屈辱,心中怒喊:“这老贼将我的似花·痴娼妇一般,他非但没将我放在心上,反而将我的污秽不堪,下贱无比!这王八蛋,臭狗屎,他以为自己是甚么东西?”

    刹那间,红香心中怒火爆发出来,袖袍一振,一道真气如砍刀般劈在墙上,轰隆一声,那石墙被打破一处大洞。她神色震怒,宛如夜叉厉鬼,咬牙道:“吴奇,你大放厥词,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行了,你求欢不成,便要杀人?果然是自称圣女,心境却这等俗气。好,好,你如此逼迫,我便委屈委屈,再陪你睡个几晚如何?”依旧是高高在上,冷淡高傲的语气,谈及男女之乐,宛如施舍乞丐。

    红香怒火冲天,凌空一指,点在盘蜒膻中穴上,盘蜒身子一晃,喷出一口血来,他捂住伤处,苦笑道:“你这狠毒狠毒婆娘,想要霸王硬上弓?”红香再一掌打出,正中盘蜒腹部,盘蜒撞在墙上,脸色惨白,胡须染血,重伤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红香手掌放在盘蜒头顶,只需内力一吐,此人当即气绝。可她左思右想,难以决断:“他若一死,这财神堡中铁甲人必然作乱。咱们谁也不知矿下情形,这财源受损,眼下的好日子,只怕没几年便到了头,我纵然一时解气,可长此以往,又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她凄苦焦急,仰天悲呼,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置,不再理睬盘蜒,慌慌张张,迷迷茫茫,脚底宛如生风,冲出财神堡,如发疯般运功狂奔,越过通天桥,直入明神阁。她身法宛如鬼魅,明教众护卫又如何察觉得了?

    盘蜒等她离去,睁开眼,表情鄙夷,却又有些放松,他传令下去,众铁甲人忙碌起来,将炼成的褐色火药置于竹筒,堆放入一辆大牛车之中,随后驾车下山而去。恰巧此时,满城铁甲武士气力告罄,排排站好,成了雕塑。

    红香奔入自己屋中,扑在床上,登时泣不成声,宫中侍女见状心惊,可红香心情太差,众人也不敢打扰。

    忽然间,红香只觉有人轻抚自己秀发,手法温柔舒适,好似母亲一般,令她心情好转许多,她颤声道:“姐姐。”脑袋一弯,钻入明神怀里。

    明神柔声道:“妹妹,你怎么了?这二十多年来,我头一次见你哭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红香再也忍耐不住,手一扬,殿门关上,隔绝外人,将自己被吴奇玷···污之后诸般情由了出来,又将今天自己愿意下嫁,却受此人嘲弄,以至于将他打成重伤之事也全数道出。

    明神虽早察觉两人之间似有隐情,可如何能想到竟是这般大仇?顷刻之间,她心中绞痛,感同身受,真似自己受尽侮辱一般。她厉声道:“这老狗!他以为自己是谁?妹妹,你只做错一事,刚刚你为何不杀了他?”

    红香摇头道:“我本是想杀他,可念及此人重要,关乎本教财富命脉。而我我欠他大恩未报,总得先报恩情,再将他杀了,于情于理,也过得去。”

    明神摸她脸蛋,柔声道:“不错,不错,你能抑制怒气,知道轻重,当真难为你了。这老狗倒也非好·色之徒,否则焉能出言拒绝我这千娇百媚的好妹子?单凭此节,倒敬他是条好汉,不如饶他性命如何?”

    红香道:“此人此人非杀不可,不然我怒气难消。”

    明神见她执着,两人姐妹一心,自然答应,稍一思索,又道:“咱们这就返回财神堡,将他囚禁,好好审问他口中秘密,非逼他出紧要之事来。随后怎样,皆随你心意。”

    红香犹豫道:“可如此难免太不讲义气了。”

    明神笑道:“好姑娘,你于这义气二字太过固执,可有些执迷不悟。血元教主昔日常:‘权谋之术,六亲不认。’咱俩姐妹同心同德,自不会生出嫌隙,可对于旁人,若无法掌管,察觉出隐患,越早除去越好。这吴奇虽有才干,可神神秘秘,我看不透他,早该设法遏制,今日得知他罪状,哪怕是你诱·惑在先,也正好给他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红香下定决心,瞬间不再迟疑,想了想,又道:“此事务必瞒过荧儿、道儿、默雪、问天、白铠他们。”

    明神笑道:“那咱们可得加快手脚了,好在今夜仍长,正好下手。”

    两人计较已定,借口要早些安睡,撤去宫中侍女护卫,再神不知鬼不觉的离了阁楼,又至财神堡,展开轻功,从城墙上飘然而过。

    她们本提防铁甲武士作乱,谁知众武士皆安安静静,倚墙而立。红香点头道:“我那一掌将他打的气息奄奄,他内力不浅,未必会死,可也不会立即转醒。”

    明神不知众铁甲武士在盘蜒晕厥后会有怎般变数,虽然不惧,可也不愿耽搁。转眼来到石屋中,定睛一看,只吓出一声冷汗:四下哪里还有那‘吴奇’的影子?

    明神急道:“他人呢?”

    红香大惑不解,道:“我以‘鬼出神入掌’将他重伤,若我不解掌力,他两个时辰之内,决计醒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似明神、红香这等绝世好手,出手之时,于分寸拿捏,自然不会出半分差错,昏迷两个时辰,便不会少上一刻。明神知红香并未错,脑筋一转,道:“他定然仍有同党,你前脚一走,后脚就将他救下山去了。”

    红香道:“若真是如此,途中必有脚印。”

    两人追了出去,点亮火折,在院中一照,果然有两道深深的车轮印迹,出了城寨,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而笑,立时宽心不少,明神道:“既然是牛车,必定跑不远。”

    红香道:“及早追上他,在路边逼供,再将他除去,远好过在此动手。”

    于是双姝运转身法,如腾云驾雾般奔下山,不多时已至山脚下。饶是她两人奔行快如猎豹,可到了此处,依旧不见牛车影子,连那蹄印轮迹都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两人面面相觑,明神忽然想起一事,道:“此人巧手了得,精通木甲,他准是在车后放置扫帚,一边赶路,一边扫去痕迹。”

    红香道:“原来如此,决不能放他跑了。”蓦然内力运行,双目通神,观察细微,果然在远处见到一处遗漏印子。两人心头一喜,继续追赶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