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五十六 规规矩矩宫中事
    到了二层,又是广阔大厅,大厅中密密麻麻竖着四十个铁甲武士,纵横交错,整整齐齐,阳问天汗毛直竖,掣剑冲上几步,麦夕、栋晨也心下忐忑,持刃严守。

    谁知等了半晌,众铁甲武士全无动静,小默雪大着胆子,谨慎小心的走近张看,陡然心有灵犀,道:“先前那蛛网中人说:‘要将大伙儿都变成铁甲武士。’这些都是明教门人,只是尚未变化。”

    麦夕急道:“姑娘可有法子相救?”

    小默雪道:“这倒也似乎不难,只是得加紧些了。”她身穿这蛛丝轻衣,调用其中灵气,只需在铁甲武士头盔中一点,立时便破解了法术。那被救之人身子一软,摔了下来,阳问天急忙将头盔除去,见那人是个年轻弟子,面无血色,却留有气息。

    他喜道:“他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栋晨急切道:“劳烦姑娘快些施法救助。”

    就算他不催促,小默雪也绝不会不管,她聚精会神,周身灵气游移,默念法术,最多二十个心跳,便可救下一人,如此再接再厉,两炷香功夫,已将四十人全数救下。

    麦夕、栋晨深感欣慰,互望一眼,都想:“若非这位阳公子与众位同伴到来,咱们昆仑明教可就此栽了。”心底感激不尽。

    小默雪脸上身上,皆已被汗水浸透,仍道:“楼上还有!”领众人上楼,各层皆有活人,照样被包裹在铁甲之中,小默雪一一解除救下,不顾休息,继续上行,一共救活一百二十人,心中感应,知道已无剩余囚犯。

    麦夕笑道:“做得好,姑娘真是我等救星,待咱们找到两位圣女,定会好好报答姑娘。”栋晨生性沉稳,喜怒不形于色,但也连连点头,胸中谢意涌动。

    小默雪有气无力,往后一仰,倒在盘蜒怀中。阳问天道:“默雪妹妹心地太好,而两位太过客气,反把她吓晕了。”

    忽然间,又听楼下传来阵阵惊呼,白铠高呼道:“又是铁甲武士来了!”

    盘蜒走出阳台,朝下一看,见数十个大大小小的铁甲武士从那宫殿中冲出,向屋外众人奔去。小巧的冲的极快,宛如疯狗,高大的稳步上前,巨剑高举。他道:“这钟楼中暂无危险,快回地面杀敌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、麦夕、栋晨大叫不好,施展身法,一层层跃下,下楼可比上楼快上许多,冲出钟楼,见众位堂主,加上白铠、道儿、荧儿,已与众铁甲武士交上了手,约莫一人对付三、四个敌人,刀光剑影,喊杀凄厉,不久已有人受伤倒地。

    阳问天已与这等怪物交手多次,又目睹盘蜒巧妙手段,不知不觉间武功大进,加上逐阳神功愈发精熟,对付这铁甲武士,已然熟门熟路,成竹在胸。他长啸一声,如大雁般掠空而过,一招逐阳神掌,将眼前敌人打个踉跄,旋即拔剑在手,刺入头盔,立时毙敌。

    他听背后一声轻响,转过身,面对一高大甲士,当即双剑如角,一招苍鹰所传的“千神境界”,将敌人格开,反令敌人身形不稳,露出破绽,再极快的将手中红剑斩出,喀嚓一声,将那脑袋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麦夕朗声道:“阳公子,好剑法!”呼喊声中,双拐连打,乒乒乓乓,将一铁甲武士打得脑袋干瘪,再回身扫腿,一招“秋风扫落叶”,踢倒数个敌手。

    栋晨身上有伤,可义气为先,不甘落后,又与麦夕配合有方,飞身上前,手中铁链镰刀有如飞龙,在倒地敌人头盔缝隙中一刺,将敌人杀死。

    荧儿见这三人大显身手,心生傲气,施展神通,掌中嗖嗖间飞出数道血箭,血箭紧密,也无需取准,只要对准头盔,多半能击中正主,当场杀死。不少人见这年幼少女竟有这等武学,只惊得呆若木鸡,敬畏万分。

    这四人武功高强,联手出击,刹那间便扭转战局,而白铠、道儿与众堂主也非庸手,与这四大高手紧密协同,彼此支援,进退有方,虽人数较少,可往往能数人联手,共击一人,逐渐占据上风。众铁甲武士纵然勇猛,可无人操控,着实莽撞,眼下套路又被看穿,更是顾此失彼,处处不利,接二连三倒下。双方激斗半个时辰,明教教徒终于大祸全胜,即便伤亡不少,可也暂时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栋晨派出门人,在玄龟宫里里外外找寻一圈,再无铁甲武士影子,料来已然铲除干净。但众人心有余悸,仍不敢怠慢,将这三百来人全数聚集在玄龟宫大厅之中,再命通晓医术之人,从药房中找来伤药,分给众人疗伤。约莫一天之后,众人才稍感安心。

    麦夕、栋晨、吕云等明教首脑一齐再向阳问天等人道谢,麦夕说道:“弊教遭此一劫,本几有覆灭之忧,若非各位恰巧造访,咱们焉能活下这许多人来?如今圣女下落未明,但六位恩德,我等永世不忘,从今往后,都是我明教座上贵宾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道:“明教诸位前辈何出此言?晚辈父亲本也是明教中人,亦曾拜在两位圣女门下为徒,晚辈仰慕明教已久,此次前来,正想真正投入明教,蒙受明尊教诲。”

    栋晨、麦夕大喜过望,栋晨道:“阳公子这等人才,正是我等求之不得之事。可公子这些好友呢?难道也有入教之意么?”

    白铠道:“我与义兄何等交情?义兄如何,我也如何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喜道:“正是,贤弟,你我二人永不分离。”

    道儿、小默雪都钦佩明教教徒互相友爱,宁死不弃的品行,见好友如此,一时冲动,也答应入教。

    麦夕再望向盘蜒、荧儿,荧儿抱住盘蜒道:“吴奇哥哥,我全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如一切顺利,我今夜便离此世而去,总得给这丫头找个容身之处。”于是拱手说道:“今日与诸位并肩作战,何等荣幸?又岂能不盼今后永远如此?若蒙贵教不弃,吴某愿意入教。”

    荧儿一听,忙不迭也应承下来。麦夕喜道:“好极,好极,我昆仑明教....”正要慷慨而谈,抒发喜悦,栋晨拍他肩膀,苦笑道:“麦兄弟,两位圣女下落不明,眼前纵然有喜事,也不可高兴太早,也不忙着举办仪式,点化各位新教友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又不禁心急如焚,惶惶不安。麦夕叹一口气,道:“不错,这些铁甲怪物,仍不知从何处而来。”

    盘蜒问道:“两位圣女可有闭关修炼之所?”

    两大法王面面相觑,露出为难之色,麦夕道:“那明神阁乃是两位圣女禁地,除她二位准许,其余人一旦入内,全教上下,皆需视之为不共戴天之敌,哪怕至交好友,哪怕追至天涯海角,也是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危机关头,规矩也非一成不变。况且两位圣女如陷危险,咱们诸位教徒,即便舍出性命,也非搭救不可。这叫‘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。’”

    麦夕、栋晨为人虽豪迈英勇,可对两位圣女极为虔诚,遵守教规,几近迂腐,纵使这麦夕颇为豁达,于此节也不能免,听盘蜒所言,齐声答道:“不可,万万不可,教规如此,决计不可更改。”其余堂主也道:“两位圣女神机妙算,智珠在握,岂是我等凡俗所能揣测?那禁地更绝不可涉足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焦急不已,想:“众位教徒中虽不乏高手,可仍远远及不上那灵王。若见不到那两位圣女,这血海深仇又如何能报?”但瞧众人脸色,如真闯入禁地去找,势必激起众怒不可,他一时无法可想,只得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盘蜒自有打算,也不争执,找一处安静之地坐下。众人依旧畏惧那神出鬼没的铁甲敌人,一边养伤,一边严守。两大法王派出得力助手,继续找寻圣女下落,到了晚间,仍一无所获,只得暂且作罢。

    盘蜒佯装入睡,至深更半夜,悄悄跑出玄龟宫,算了一卦,已知那明神阁所在,当即找了过去。他料想此番劫难根源,必在那明神阁之下,众人掩耳盗铃,讳疾忌医,不愿违反禁忌,此节却万万难不倒盘蜒。

    不久到了那明神阁外,只见院门大开,其中一座优雅富贵的阁楼,上下共有三层,层层雕龙画凤,精巧无比。那阁楼一扇铁门紧闭,似许久不曾有人出入。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此乃昆仑明教禁地,如若被人发觉,小默雪她们难免惹上麻烦。”无心硬闯,正要设法入内,忽见一人从天而降,恰好挡在盘蜒面前。盘蜒眉头一皱,见来人是那栋晨法王,此人手中仍拿着一人,正是小默雪。

    栋晨怒道:“吴奇兄弟,咱们敬重尔等,你与这小丫头却想偷入我明神阁禁地?若非我察觉异样,早埋伏在此,岂不被你二人得逞?”

    盘蜒见小默雪闷声不吭,但双目迷茫,心头一凛,已然明白:“她被那蛛丝轻衣迷住了心,这才朝明神阁走去,不料被这人发觉。”叹道:“默雪不见踪迹,我找了出来,不料在此遇上,老兄闻名江湖,素有威德,又为何拐跑了我这侄女?”

    栋晨万不料他反咬一口,严厉道:“你去打听打听,我栋晨堂堂正正的好汉,怎会做出这等无耻之事?你.....”

    盘蜒陡然出掌,打向栋晨左侧,栋晨本正在气头上,不想盘蜒竟突然袭击,而他左半边伤势未愈,右手提着小默雪,武功大打折扣,如何能挡得住盘蜒一招?身上一痛,气息一闭,已被盘蜒打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