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五十二 分则弱兮合则强
    这六人商议妥当,当即上路,盘蜒虽曾离此世二十余年,可心中渊博,熟知地貌路途,于是领众人行向西北,绕昭通、东川,再走上官道,离了云南境内。

    众人知路途遥远,诸多不易,反而行的倒也不急。途中遇车搭车,有马骑马,穿密林,过草地,攀雪山,渡大河,皆是些人迹罕至、路程不便的去处。这般前行,避人耳目,却安全得多,众人也不以为苦。

    行了数十日,身边银两用尽,盘蜒便找城镇打听一番,得知边塞荒山中强盗劫匪的寨子,独自外出,总能满载而归,令众人不愁吃穿。至于到了荒野林间,道儿、小默雪都是狩猎、烧烤的好手,自也应对自如。

    阳问天与道儿本心存芥蒂,若有情,若无情,谁也不当面表露,可每到夜深人静时,却又为这段情意折磨。阳问天每每念及她的好处,可想起母亲,心意变淡,再忆起郭远征来,又是愧疚,又是甜蜜,终于下定决心,不再谋求与道儿破镜重圆。

    而道儿脑中时时刻刻,都有声音嘲笑她痴傻,责备她愚忠,那声音正是阿道魂魄作祟,道儿苦苦忍耐,不让旁人得知,也觉得这“阿道”并无恶意,而是真正关怀自己。她耳边偶尔会浮现阳问天所说绝情话语,或是与郭远征欢愉声音,气愤之下,又不见阳问天前来致歉,心中恋慕倒渐渐淡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放下前情旧怨,慢慢的隔阂不在,不多时又交谈自如起来。

    至于白铠仍对小默雪关怀的无微不至,但那已非恋人间的爱意,而是手足之情,亲友之谊,真正如忠诚牢固的卫士一般,小默雪受旁人善待,自然会加倍对旁人好,觉得白铠有如兄长,暗暗高兴。漫漫旅途之中,众青年男女彼此朝夕相处,相互照顾,无话不谈,都觉得宛如身处家人之间。荧儿年纪虽小,却如大姐姐,而盘蜒则是这家中的顶梁柱。

    然则对盘蜒而言,此世仍不过是一场幻梦,故而表面上对众人和颜悦色,照看有加,但在他心底,总刻意疏远提防,以免离得太近,牵扯太深。哪怕是看似最亲近的小默雪与荧儿,于他而言,一旦决定舍弃,心中不会有半分犹豫。

    他常常想:“盘蜒,你需牢记,你是超脱了爱恨的太乙,身世离奇,武功玄妙,更在山海门之上。你眼下与他们在一块儿,扮作慈祥长辈,只因天意指引,非如此不可。又或者你神功受限,这才被俗情杂念困扰。这小默雪是血寒化身,更是危险之极的敌人,你不得显露端倪迹象,也不可太过绝俗冷漠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怀戒备,显得高深莫测,特立独行,倒也更赢得众人尊敬。

    约莫四个月后,终于抵达昆仑山脉之下。

    这昆仑山也是冰封雪装,常年日晒之地。但见炎阳高照,光洒白雪,天空碧蓝,群山万里。山下也有平原河流,水流清澈,鸟兽成群,荒蛮原始,像是自远古以来,从未改变过一般。

    阳问天经漫长旅途,终于抵达目的,心中喜悦万分,将悲戚恨意深深隐藏,仿佛脱了束缚一般,率先冲过平原,奔向湖水,其余人受他感染,也心醉神怡,一齐奔了出去,顾不得寒冷,跪在湖边,取冷水洗脸,大口呼吸,身心愉悦。

    盘蜒在远处道:“行百里者半九十,咱们虽到了昆仑山,但此山脉方圆数千里,要找到那光明顶,仍需大费周折。”

    众人得他教训,只得收敛顽皮,返了回来。在周围沿途行了数十里路,这才找到一寒风吹打的小镇,叫做久别,镇民见到外来客,皆是样貌好看的少年少女,各个举止极为有礼,更是加倍热情,取出热饮好菜招待众人。

    盘蜒找一精通汉语的商人,问道:“可知道光明顶在何处?”

    那商人倒也不清楚,却热心询问一番,道:“我可用牛车载你们一程,到狮子泉,那儿的人消息便灵通多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谢过,取出金银报答,商人大喜,更是尽心,赠予珍贵的牛毛大衣让众人穿上,次日早晨,天气晴朗,驾车送众人行向狮子泉。

    那狮子泉是昆仑山中一处商旅聚集的大镇,镇上人来人往,颇为热闹。有藏民、回民、汉民、元人,西域胡人,滇地各族。阳问天等人久已远离红尘繁华,见此情景,皆生出怀念留恋之情。

    那驾牛车的商人带众人来到一处酒铺,说道:“这酒铺掌柜的,据传甚么都知道,诸位可以问他。”

    盘蜒再度答谢,走向那堂中掌柜,拱手道:“掌柜的,咱们六人凑成一桌。”

    那掌柜的见众人携带兵刃,知道是武林人士,笑道:“一瞧各位模样,正是初来昆仑山的?此镇乃东西南北,各方豪杰齐聚之处,本家更是镇上老店,这昆仑山中野味应有尽有,绝无短缺。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美味佳肴倒也不忙于一时,掌柜的知不知道这山中有仙女神人么?”

    那掌柜的脸色一变,双目在盘蜒等人身上转了一圈,摇头道:“昆仑山上传闻有西王母,可咱们谁也没亲眼见过。你老兄色·欲熏心,要找山中神女,可是上了大当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叹道:“老夫并非色··欲熏心,而是色··欲迷眼,非得见着光明,才能治愈眼疾。”

    那掌柜的冷冷说道:“什么光明、眼疾,一派胡言,老兄是存心捣乱来的?”

    阳问天走上几步,取出那光明圣火令,放在掌柜面前,道:“老哥,实不相瞒,咱们乃是寻明教神女而来。”

    那掌柜的瞪大眼睛,呼吸沉重,胡须一翘一翘,忙不迭伸出袖袍,将那圣火令遮住,急道:“你从何处得到此物?”

    阳问天坦然道:“此乃家父遗物,家父嘱托我,务必亲手交给两位神女。”

    那掌柜的拉阳问天来到暗处,双手并拢,向上托举,做了个火焰燃烧的手势,阳问天自幼见惯于凡此举,立时双手做罩,容纳火焰,那掌柜的喜道:“原来....真是教中兄弟,且是手持圣火令的圣火使者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精神一振,知道这掌柜的正是明教中人,虽未必与于凡等中土雪莲教一路,可依照明教教义,普天之下,教徒皆如兄弟姐妹,纵然有所分歧,却不可刁难隐瞒,或是见死不救。

    他道:“大哥可否引路,带我去见神女?”

    掌柜的笑道:“咱们已不叫她二位为神女,而是圣火尊神。她二位身份高绝,更在中原教主之上。”于是将阳问天等人带到后院,详述这昆仑山左近明教境况。

    二十多年前,昆仑山各峰各谷,共有百洞百寨的帮派,门派中人以昆仑山光明顶两位神女为尊。那两位神女本隐居于孤高陡峭的圣峰之上,那山峰与世隔绝,除了飞鸟雄鹰,人力绝难抵达。故而这两位圣女难得一见,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然则过了数年,据说圣女练功有成,有心整顿各派,汇同势力,壮大明教声威,于是下得山来,找能工巧匠,在一处山间平台与孤崖间修了一座木桥。那木桥修了三年,也已修成。两位圣女游走各派,施展神功,将方圆数百里的大豪全数收服,并入明教之中,又挑选天资聪颖的少男少女,带上圣峰,亲传武功,门中愈发兴旺,声威之隆,震动八方。

    可明教宗旨,教人远离名利,再过不久,两位圣女见声势巩固,人心虔诚,又下令众人隐秘行事,若非遇上值得信赖之人,不得轻易吐露光明顶讯息,否则必有严惩,故而掌柜的先前小心谨慎,装傻充愣。

    阳问天朝他作揖,道:“在下家门遭蒙人屠戮,如今仅我一人幸存,得亏身边众位好友相助,才能安然抵达,正要投奔两位....圣火尊神,求其庇护。还请大哥指点一条明路。”

    明教众人对同胞极为友爱,而阳问天手持圣火令,更是非同寻常,掌柜的顿时道:“蒙古鞑子,好生残忍,终有一日,我明教圣火要将这群畜生烧得干干净净,片甲不留!”

    阳问天虽身有一半蒙人血统,却觉得此言当真说到心头上去了,连连点头,神情有些感动,有些愤怒。掌柜的叫来跑堂,嘱咐几句,那跑堂的匆匆跑出,过了一个时辰,带来一位相貌堂堂的青年教徒,此人气度沉稳,掌柜与跑堂都对他极为尊敬,向阳问天引荐道:“这位乃是明神座下弟子,金缕堂堂主吕云,难得他外出办事,可由他带诸位上山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不知那金缕堂堂主地位如何,但听来当是极重要的人物,又向他恭敬问候。

    那吕云已听跑堂的说起阳问天遭遇,看他俊美异常,不似凡人,暗暗惊叹,顿生好感,再见了圣火令,更是毫无怀疑,热忱道:“明神师尊命我前来走访各派教徒,了解有何难处。我下山已有一个月之久,正该返回了,阳兄弟,咱们明早就出发如何?”

    阳问天连连说好,忙不迭道谢,吕云微微一笑,命那掌柜的摆开宴席,好生款待,暗忖:“那老年书生倒也罢了,这些金童玉女,皆是才貌出众之人,带回去投入教中,师父师叔定然如获至宝。这位小兄弟身负圣火令,更是非同寻常,或是我升任法王的关键所在。”念及于此,对阳问天更是殷勤器重,嘘寒问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