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四十三 婆媳和睦好投缘
    盘蜒道:“习武者,或厚积而薄发,或异变而奇生,王爷身怀如此内劲,运转周天,伤敌纵然艰难,护身绰绰有余,待时候久了,心领神会,神功自成。我若传些粗浅驳杂的功夫,反分你之心,耽误进境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本就是活泼好动的脾气,当年得高人梦中传功,又铭记父亲耻辱,这才有今日身手。此时散漫在外,无人管束,实也不愿勤练武艺,耽搁了良辰美景、享福作乐。听盘蜒婉言拒绝,毫不着恼,笑道:“反正前辈同我一路,咱们路上再。”

    他备齐五辆牛车,两辆马车,辞别凤依族众人,转向山路,经过高山密林,朝昆明逦迤而行。

    云南之地虽然偏僻,其中风光,天下闻名,美不胜收,默雪、道儿生平离凤依寨最多不过数十里地,如今远行,初时稍觉伤感,可遍赏景致,不久便如痴如醉,深深沉迷。

    两人热忱质朴,见到新奇之处,忍不住大声欢笑。荧儿虽然看似年幼,却比她们沉稳许多,不过女子心情互传,加倍容易,那两人兴奋过度,荧儿受其感染,也不免喝彩几声。这一路上女子莺莺燕燕,欢声笑语,途中不断。阳问天、白铠闻佳人妙语,自也快活,唯独盘蜒不堪其扰,苦苦忍耐。

    途中也不太平,土匪拦路,寨民设关,不时有纷争上门,但众人武功皆高,江湖上寻常角色,如何是他们对手?过了约莫二十日,终于抵达昆明城外。

    阳问天之母名叫古尔真,又叫做九和公主。乃是元世祖忽必烈掌上明珠,在这昆明城经营多年,城中百姓日子倒也平安幸福。

    但见城墙之内,房屋低矮整洁,街道整齐有序,滇地各族、元人汉人,来来回回,穿梭不休,有如潮水河流。偶尔间,可见明楼大殿,佛堂神庙,皆修整的壮观雄伟,金碧辉煌,只因蒙人信奉佛法,九和公主丧夫之后,更皈依信仰,加倍虔诚。

    城中守将早知亲王归来,未到王府,已有亲卫队殷勤相迎。那护卫队长叫做兀突,更是眉开眼笑,点头哈腰,谀词如潮,便是与父母重逢,也不及他此刻神情喜悦之万一。

    阳问天指着盘蜒等人道:“这些都是我的好朋友,救我几次性命,正是生死之交。”

    兀突喊道:“既然是王爷的好朋友,便是城中最为尊贵的贵客!王爷放心,我等必竭诚相待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见道儿神情忸怩,居然不复先前爽直,哈哈一笑,牵她手掌,道:“咱们去见见我娘。”

    道儿“啊”一声,脸红的宛如苹果,啐道:“我不去,人家人家还未想好呢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笑道:“还想什么?早些见婆婆,早些抱娃娃。”

    道儿羞喜交加,咬一咬牙,低声道:“你娘若不答应,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阳问天道:“我是此地亲王,我要怎样便怎样,我娘最疼爱我,我好好劝她,也是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道儿听他前半句豪言壮语,后半句临阵胆怯,更是心里没底,道:“我与妹妹一同去吧。”

    默雪微笑道:“姐姐,这是你与王爷之事,拖上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道儿一拍手,指着白铠道:“问天,你这拜把子兄弟既然来了,岂能不见见长辈?”

    白铠笑道:“见自然要见的,可岂能不分轻重?喧宾夺主?”

    道儿病急乱投医,忽然拽住盘蜒胳膊,道:“吴奇先生,你对付婆婆阿姨,最有一套,你替我前去坐镇!”

    盘蜒老脸一红,心知是默雪告诉了她,心里大骂,嘴里道:“你胡八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道儿瞪着他:“你若不去,我我可将你风流韵事全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怒道:“去就去!老夫还怕那公主吞了老夫不成?”

    他这一去,血玉女童不愿分开,默雪也想跟着,白铠唯有前往,于是六人一同前去宫殿,找宫女一问,得知九和公主古尔真又在佛堂。

    阳问天熟门熟路,领众人前去,那佛堂修在幽静清远之处,一草一木,一门一墙,皆精雕细琢,极为讲究。

    走到院中,盘蜒心中一凛,只见东侧有一间巧精致的屋子,屋子中有庭院,其中花繁叶茂,色彩鲜艳,美景如画一般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瞧见这屋,观赏一番,心旷神怡,只觉这屋花花草草,虽并无奇异之处,可配在一块儿,实是天造之和,精彩绝伦,与山川河流的鬼斧神工相比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道儿问:“这屋中住的是谁?这园丁如此手段,只怕算得上天下第一了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笑道:“此人乃是昆明城中一位郎中,自号‘灰炎’,他非但栽花种树,妙手无双,医术更是了得,无论何等险症,到他手中,没有不药到病除的。”

    默雪问道:“这定是一位隐士高人了。莫非伯母是来这儿找他看病的么?”

    阳问天道:“未必,未必,我娘代我主持昆明政事,遇上难处,往往来找他询问。昆明百姓都,这灰炎郎中乃是福星,有他在此,昆明城中瘟疫不生,灾祸不至,官府清廉,赏罚分明,他似比我娘还要紧许多。”

    道儿:“这等人物,倒非见见不可,问天,你可否替咱们引荐?”

    盘蜒叹道:“不必去了,此人并不在屋内。”

    默雪奇道:“真的?先生如何得知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他这院中花草暗藏玄机,有一门武学阵法,乃是拒人于外之意,咱们如若走近,花草自移,咱们便寸步难行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更引以为奇,阳问天道:“我在昆明城住了多年,竟不知灰炎郎中是一位精通奇门遁甲的武林高手?”

    盘蜒淡淡道:“风人水士,不见也罢。此人一味行善积德,倒显得好生虚伪,我瞧他生平没少做亏心之事。”

    众人知他最喜冷嘲热讽,即便对当今宗师豪侠亦不屑一顾,眼下故态复萌,却也不必争执,再走向佛殿。

    殿中一尊大佛,蜡烛如星,令殿中忽明忽暗。殿中有一清丽妇人回过身来,她打扮精细,皮肤娇嫩,看似四十出头年纪,一身锦袍绸缎,更是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她看见阳问天,登时哭红了眼,低声道:“孩儿,你总算平安,娘可想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上前搂住她肩膀,神态宛如撒娇的幼童,柔声笑道:“娘,你哭什么?可是瞧见孩儿愈发出息,喜极而泣了?”

    九和公主嗔道:“娘见你愈发不像话,自然要气苦哭泣了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哈哈一笑,在她脸颊上亲了亲,指着道儿等人:“娘,我此去抑天山,交了不少知心好友,你你来见见”指望她与儿子重逢,兴致奇佳,竟能接纳众人。

    九和公主目光冷淡起来,上下左右,扫视众人,喝道:“江湖粗人,见了本公主为何不拜?”

    阳问天忙道:“娘,何必讲这许多规矩?算给孩儿一个面子。”冲众人连连摆手,示意他们莫要遵从。

    九和公主当年嫁于阳问天之父阳离,那阳离自号九婴,乃是江湖中一位绝顶高手。九和本也是雄心勃勃、行事果决的一位奇女子,年少时行走江湖,结交高手,指挥若定,风范不俗,也算得上剑走偏锋,颇有建树。

    可自从丈夫惨死之后,她遭受打击,心意剧变,由此恨上武林中草莽人物,其子若遭遇这等人,她往往厉声呵斥,横加阻挠,防其继续往来,不惜动手铲除。此刻见身前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衣衫杂乱,不知所云,不由得心头火起。

    她冷冷道:“你这不知悔改的子,我与你了多少次,你是亲王之尊,地位不同,若与这乱七八糟、三教九流之辈扯上关系,这辈子都麻烦不断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冷汗直冒,道:“娘,若非这些朋友,我孩儿性命已然不在了!”

    九和公主更是愤怒,道:“你颠三倒四,没头没脑,可是被他们带上邪路了?来人哪,将这些这些狗贼给我捉起来!”

    道儿脾气上来,喊道:“问天,她叫谁是狗贼?”

    阳问天愁眉苦脸,冲她温言道:“好妹子,先少几句吧,我娘一时一时来气”

    九和公主双目如刀,绕着道儿转了一圈,:“你叫这贱人什么?”

    道儿骂道:“老贱人,你骂谁是贱人!”

    阳问天吓出一身冷汗,忙抱住道儿,急道:“好妹妹,稍安勿躁,稍安勿躁,和气为贵,闷声发财。”

    九和公主笑容残忍,手指在喉咙处划过,突然间,殿后冲出黑压压的武士来,手持劲弩,对准五人,盘蜒迈上一步,袖袍微升,随时准备反击。

    阳问天不禁生气,道:“娘,他们好歹是我朋友,你要置我于不仁不义么?”

    九和道:“仁义、仁义,草莽中的蛮子屠夫,才将这狗屁仁义放在嘴边。瞧你这德性,可是被这骚狐狸精裆下迷得死去活来了?”

    道儿反骂道:“你这没人要的老狐狸精,嘴里放干净些,我何尝与你儿子不清不楚了?你那裤裆里头,长久无人问津,都快长虱子了吧!”

    阳问天倒吸一口凉气,身子一晃,挡在道儿面前,以防九和突然加害,九和怒不可遏,戟指骂道:“臭·婊··子,今日有你没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