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二十四 对错之间非恒定
    那两人自傍晚至深夜,方才消停,小默雪只想逃窜,可怕两人觉,又猜测盘蜒所说隐情,思绪纷纷,唯有苦苦忍耐。天籁小说Ww』W.』⒉

    事毕,两人穿回衣物,靡葵道:“你这....这恶人...折磨得我好苦好久,你还想怎样?”语气竟有几分惆怅。

    盘蜒喘气道:“老夫身体不比往昔,咱俩闹了半宿,相好的这般生猛,老夫腰都直不起来,何以为继?”

    靡葵年近五十,早年与人相恋,产下二子,后却被迫分离,实则心思善变,颇为自私,早不信忠贞不二之言,虽眼下与这“吴奇”纵情享乐,此人非面如冠玉的佳公子,故而并无真情,见他不支,稍觉失望,旋即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她收拾妥当,怏怏说道:“你犯我身子,令我...又犯下大错,若被人知道,你我皆活不成了。你务必谨守诺言,不得令其他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盘蜒做了个拿刀砍人的手势,笑道:“谁听到风声,我便杀了谁。”小默雪吓得不轻,更不敢出半点声响。

    靡葵忽然又厉声道:“你这好·色之徒,若打小默雪主意,我非与你同归于尽不可!哪怕....做鬼也不放过你!我纵然是万死莫赎之人,可小默雪乃族中兴盛希望,你莫坏她清白。”

    小默雪听她仍挂念自己,心下感动,又想起她“弑师产子”之罪,心绪如潮,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小默雪乃老夫救命恩人,我岂能稍有侵害?更何况她这年轻姑娘,不合老夫脾胃,老夫若对她有不轨之心,立时天诛地灭,死无全尸!”

    靡葵脸上烧,不由得一阵窃喜,心想:“原来你好我这般老妇,真不知是好事坏事。这老色·鬼纵然不要脸,总算并非禽兽。”

    盘蜒想扶她站起,靡葵故作矜持,嚷道:“将你爪子挪开,从今往后,不许再碰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盘蜒不理,将她横抱而起,笑道:“咱俩这般回寨如何?”

    靡葵喊道:“你敢....死鬼,你不要命了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还有一事,事关重大,我非知情不可。你当年结识那鬼灵族之人是谁?又为何与他同床而眠,乃至怀胎?”那死婴太过诡异,绝非凡物,而这靡葵身上绝无一丝奇异之处,料来乃是其父血脉之效。

    靡葵想起旧情人,顿时哭了起来,盘蜒趁势将她脑袋揽在怀里,在她额头亲了亲,来一招趁虚而入,靡葵心头温暖,只觉这苦楚在深处积压太久,非得找人倾诉不可,反正此人已知太多秘密,与自己利害相关,荣辱一体,甚么也不必瞒他。

    她哭泣道:“我若告诉你,你不许去找他,更不得....去找我那孩儿麻烦。”

    盘蜒不满道:“此人害你一生,你仍维护着他?”

    靡葵道:“他与我....乃是一段孽缘,我不怪他....抛弃我,也不怪他不让我见我孩儿。我俩地位太高,身份太要紧,稍处置不慎,凤依族与鬼灵族这太平岁月,立时土崩瓦解。”

    盘蜒叹道:“好,我绝不张扬,也不杀那人。”

    靡葵苦笑道:“你以为他如我这般好...好欺负么?他不是旁人,正是如今鬼灵族元老领。他身边高手如云,护卫严密,你若要刺杀,如何近的了他身?”

    小默雪惊的冷汗直流,险些“啊”一声喊出,脑中模模糊糊生出个念头来:难怪她对咱们行踪了如指掌,那通风报信之人,竟是鬼灵族脑人物?如此说来....如此说来....

    盘蜒仰天一笑,道:“原来如此,你那孩儿,莫非竟是那位白铠王子?你去瞧过他没有?”

    那鬼灵族脑子嗣众多,盘蜒不过看那白铠年岁合适,随口一猜,却果然说中。靡葵泪如雨下,道:“我偷偷去看过他一回,他很好,与他爹爹年轻时一模一样,说起话来,依稀也有我样貌。我此生....能再见到他,便是死了....也无遗憾。”

    小默雪暗想:“原来白铠是巫师奶奶的儿子?难怪我初次瞧他有几分眼熟。”这白铠对她自己情有独钟,非她不娶,小默雪虽对他并无爱意,却极珍视他这番友谊,此时得知他身份,忍不住就想告诉他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你可不能死,你死了,我去哪儿再找这般俊俏,又有把柄在我手上的老太婆?”

    靡葵心底愤恨,瞪视盘蜒,盘蜒冷笑道:“怎么?你做得出事,便不许我说么?你当年偷杀你师父,眼下可是想再偷袭我一刀?”

    靡葵一咬牙,哭道:“你莫....莫再逼迫我,我这些年一到晚上,稍一闭眼,就想起我师父....师父养的猫儿,还有我那....那死去的孩儿。我恨我自个儿,时时刻刻想自行了断,只是想我若死了,族中必陷入大乱,我成了千古罪人,死了还得去见师父冤魂,我....我才苟延残喘至今。你再这般说,我....我....索性一了百了。”

    小默雪慢慢想的明白:“那塔中的妖魔,正是巫师奶奶死去的孩儿。她当年在塔中养下双生子,其中一人是白铠。她怕事情败露,刺杀替她接生的师父,酿成那塔周围惨剧。她不知使什么法子,瞒过所有人,堂而皇之的继任巫师之位。这巫师原来并非怎样神圣无瑕的职务,即便心怀鬼胎,罪行累累,也并不触怒鬼灵天神。

    这般看来,族中千百年来信仰,又是何等可笑?那些谨守规矩,一辈子孤苦的女子,岂不是受人愚弄,葬送幸福,毕生受罪么?

    小默雪本对巫师之位推崇备至,向往已久,得闻真相,不由得心头恼怒,深感不平:既然这巫师可弄虚作假,天神也听之任之,那自然是可有可无的了?如若这样,我又何必当甚么巫师?

    她见靡葵巫师痛哭流涕,伤心欲绝,并非作伪,对她并不憎恨,反生出同情来。可在这刹那间,她一生信仰分崩离析,不愿将自己生命拘束在这荒唐可笑、愚昧无知的地方。

    盘蜒劝了几句,将巫师放在地上,道:“既然相好的这般识相....”

    巫师黯然道:“你别...这般叫我成么?我....我是贪欢恋欲的罪人,可今后不想再破戒啦。”

    盘蜒正色道:“既然你这般识相,我吴奇一言九鼎,就当此事从未有过。咱俩此后再无牵扯,我也不来扰你。”

    靡葵喜道:“好,多谢你放我一马,只是我师父遗书,你....能否交还给我?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哪有什么遗书?我信口开河,你当真信了?”

    靡葵大怒道:“你骗我...骗我身子?骗我....什么都说出来了?原来都是假的?你这王八蛋,老狗贼!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你非贞·洁烈·女,先前行事,你难道不快活么?你就算守口如瓶,我慢慢深究,其中隐秘,我自个儿查不出来?”

    靡葵稍觉心动,可立时尖声问道:“那其中隐秘,你又如何得知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那塔中死婴妖魔被我杀了之后,他死时所见所闻,钻入我脑中。”

    靡葵闻言,险些崩溃,泣道:“我那....那苦命的孩儿传心思给你?他这些年怎样.....他恨我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他岂能不恨?当年他死时刹那,将恨意传到你心里,你受他蛊惑,身不由己,六亲不认,这才犯下弑师大罪,就如不久前道儿一般。此灾实则并非全因你而起,否则老夫焉能与你这歹毒婆娘同眠?早将你一剑杀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真令靡葵如蒙大赦,多年来折磨她那愧疚之情,霎时减弱不少,她擦着泪,喃喃道:“真是这样?难怪我...我虽对不住孩儿,对不住师父,可我...本心并非十恶不赦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你拾掇拾掇,早些回去吧,莫让人瞧出破绽来。”

    靡葵恨盘蜒欺骗自己,逼她破戒,又爱他亲密关怀,解她心结,冲他白了一眼,暗想:“此人....哼......此人好不可理喻,罢了,罢了,他总对我好处多些。我与他也算一夜夫妻,既有情分,他怎么说,我便怎么做吧。”不理盘蜒,匆匆逃离。

    盘蜒捶捶腰,捏捏腿,擦擦汗,骂道:“这老··骚··娘们儿,好在识趣,若硬缠上老子,老子焉能拒绝她?非将老命送在她床上不可。”将这风流老生扮得十足逼真,这才摇摇晃晃,身体虚浮,离了竹林。

    小默雪散去那牛灵之躯,感到精疲力竭,几欲崩溃,仰躺在地,心想:“原来白铠公子....我该不该告知他此事?不,我这人见识短浅,若贸然说出,不知会有何等后果。”

    她一贯对靡葵敬若神明,对吴奇视若慈父,可目睹两人言行,心目中这两人形象毁坏,不复往昔:原来这靡葵并非圣洁崇高,德行无错的圣人,而吴奇也非清心寡欲,德高望重的老者。

    吴奇做错了么?

    当然有错。

    他为一己私欲,强迫女子献身于他,又不顾公道,隐瞒一场大罪,这等行径,万万算不上侠义正气。

    可为何巫师奶奶与他搂抱时如此高兴?

    因为她寂寞太久,积郁太久,吴奇先生拯救了她,除去她心中重压,巫师奶奶离开时,看着吴奇先生,像是看着多年的好友一般,心底自无怨气。

    他虽做的是错事,可最终却像是行善积德。

    巫师奶奶做错了么?

    断然无疑。

    她追求自由,与人相爱,那...或情有可原,杀了师父,乃是因毒咒驱使,也不能怪她。

    然则她隐瞒秘密,当上巫师,享尽好处,备受敬爱,其实谎话连篇,当真好生虚伪。

    然而若不是她,谁又有资格当上巫师之位,令旁人心服口服?

    她上位二十年间,才德服人,公正严明,化解不少危机,将寨子整治的好生兴旺,她过的清苦日子,却一力抚养众多孤儿长大成人,衣食无忧。

    她虽做的是错事,可结果却力挽狂澜,造福寨民。

    什么是对?什么是错?

    小默雪想不明白,只依稀想到:这世道之事,只怕不是非对既错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