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二十 老爱年少寻常事
    那群猫妖不知所踪,去而不返,三人再度上路,绕过泥沼,试探实地,加倍小心前行。天籁小说Ww『W.』⒉

    道儿说:“这猫妖看似吓人,实则还不如狮子老虎,不然咱们那道雪拳法也阻拦不住。”

    小默雪做了个怪脸,道:“是啊,若这许多狮子老虎上来,咱们可全得葬送在此。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若真有寻常野兽,遇上此等猫妖,定然抱头鼠窜,不敢逗留。这猫妖叫声中有摄人心魄的邪法,唯有内力深湛者方可承受。”

    双姝奇道:“真的?为何我俩不觉得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自然是天灵者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小默雪指了指耳朵,问道:“吴奇先生,刚刚与猫妖打斗时,我...用尽力气,却突然听到林中数不尽的气息,我借用过来,才使得出那‘道雪拳法’,这是什么道理?”

    盘蜒甚是诧异,说道:“这是借用天地灵气的功夫,只怕是你独有本事。你需记得:外借气力,虽可为你所用,不伤自身元气,但极耗心血,你眼下是否头昏脑涨?”

    小默雪点了点头,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这功夫在人烟稀少之处加倍厉害,却也更为凶险。你须得分辨何为益气害气,否则或深受其害。”

    小默雪道:“好险,好险,幸亏先生指点我这笨蛋。”

    道儿说:“吴奇先生,你为何这般聪明?懂得比谁都多?你以往是汉族的大学者么?啊,你这么大年纪,可有老婆孩子?”

    小默雪也甚是好奇,想听听盘蜒往事,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睛凝视着他。

    盘蜒暗想:“我虽受她们恩惠,但还是莫牵扯太多为妙。这凤依族诸般琐事若能了结,我当独行而去。”苦着脸摇了摇头,道:“前尘往事,过眼云烟,但行前路,莫提旧情。”

    道儿微笑道:“你倒是洒脱,可我这傻妹妹已将你当做亲人啦。小默雪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小默雪诚心说道:“吴奇先生待我极好,就像....就像爹爹、爷爷一般。”她与道儿父母双亡,可想象若有父亲祖父,也未必胜得过盘蜒这几天照顾之恩,她想拜盘蜒为义父,一辈子孝敬他。

    盘蜒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姑娘言重了,吴某可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小默雪察觉他语气冷淡,仿佛被浇了冰水,登时鼻子一酸,不知自己做错何事。道儿疼惜妹妹,也愤愤不平,心想:“这老光棍身在福中不知福,我妹妹愿认他做义父,他摆什么狗屁架子?”

    这几里路走的默默无言,泥沼中仍有猫妖游荡,却不敢再度袭来。不久前方有一高塔,上下约有十五丈,造型古旧,色彩斑驳,阴风吹过,塔中吱呀吱呀作响,像是病重者垂死呼吸。到了此处,连猫妖也无胆露面。

    盘蜒瞪视高塔,只觉有一双狰狞残忍的双眼,透过塔楼窗户投射过来,身上微起寒意,谨慎提防。

    这塔楼中的妖魔非同小可,其心思充满恨意,疯狂邪恶的乎想象。若非盘蜒到来,小默雪与道儿如何能够生还?

    那巫师存心令两人来此丧命么?还是她不知深浅,想一出是一出?

    却听道儿尖叫一声,身子一斜,扑通一声,摔入一旁泥潭。小默雪大急,扑上前拉她,可手掌与道儿一碰,道儿狠狠一巴掌,将小默雪推开,叫声悲哀,又长又厉,宛如猫声。

    盘蜒赶过来,抓住道儿神门穴,将她一提,脱出泥沼,但就在她脱离时,盘蜒见泥沼下隐约有一双目通红,披头散的老妇,她一扭头,当场不见。

    道儿委顿在地,呕出大口污泥,其中有青苔浮草,绞在一块儿。小默雪看了看呕吐物,道:“里头无毒,只是会坏了肠胃,须得都呕出来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所练内力,有一门催吐的法诀。”于是缓缓念诵,道儿闭目记忆,稍一施展,又吐出秽物来。

    小默雪道:“须得找地方,让姐姐歇歇。”

    盘蜒指着一块大石,三人到石头旁坐下,小默雪想替道儿按摩腹部,道儿尖声道:“别碰我!别碰我!”

    小默雪心里奇怪,但道儿脾气一贯急躁,此时受了挫折,口不择言,也不算出奇,当即退下。

    道儿愣愣看着小默雪,忽然又道:“镜子呢?这儿有镜子没有?”

    小默雪摇头道:“我出来时没带。”她相貌不好看,不爱梳妆,岂能带这事物?

    道儿在怀里掏一会儿,喜道:“有了!”果然摸出一面铜镜,她照了片刻,心中冰凉,原来镜中的她容貌苍老憔悴,萎靡不振,甚是丑陋,全无可取之处。

    道儿急忙抬头,再看小默雪,只见她眉清目秀,皮肤娇嫩,那螺旋纹路非但不显碍眼,反而遮住她脸上瑕疵,令她下巴纤细娇瘦。刹那间,道儿心头巨震,不安之情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有一女子在她耳朵边说道:“你妹妹已美过你了,武功也定会比你更高。她喜欢你的心上人,你早就知道了,不是么?”

    道儿张开嘴喊道:“你是谁?你是谁?”可那声音只在心里,不出去。

    女子又道:“你亲口答应过她,要与她同嫁一人,她已经当真啦,非勾··引你男人不可。可这男女情爱啊,总是自私自利,你宽宏大量,她必小人得志。你退后一寸,她必得寸进尺。她比你美,比你高明,比你厉害,比你高贵,你如何争得过她?”

    道儿看清那女子极为美貌,正是她临死时见到的那女鬼阿道。

    那女鬼又指着盘蜒说:“你知道这吴奇为何不高兴么?”

    道儿心里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女鬼嘻嘻笑道:“因为此人光棍了一辈子,不曾碰过女子。他偷偷爱上你妹妹啦,见你妹妹把他当糟老头子,心里可不乐意。嘿嘿嘿,这老色||鬼,他倒知道年轻姑娘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道儿眯起眼,心中恶念起伏,暗流涌动,她问道:“我....我不要妹妹与我争情郎,我...我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女鬼道:“我替你想了两个法子,第一个法子嘛,你杀了她,再杀了那老头....”

    道儿怒喊:“不行,我不杀我妹妹!”

    女鬼笑道:“我知道你不忍心,这第二条道,你...嘻嘻....你将两人制住,迫那老头要了你妹妹身子,你妹妹这等美人,这老头如何把持得住?你妹妹有了别的男人,如何还能争你的情郎?”

    道儿喜道:“这吴奇武功高强,正好是妹妹良配。小王爷是我的,谁也抢不走。”

    女鬼连连点头,道:“到了塔顶层,你会见一柱子,那柱子上有一铁环,你拉动铁环之后,便会有人帮你,将这两人从此便困在塔中,不养下娃娃,绝不能脱困。切记,切记,不可让你妹妹念出那呼风唤雨咒来。”

    道儿问:“那咒语有何奇异之处?”

    女鬼道:“那咒语可令她加倍美貌,全无瑕疵,心想事成,你那俊秀至极的恋人,便逃不出她手掌心啦。”

    道儿心想:“这可万不能让她如愿。”前后思索周全,笑吟吟的站起身来,道:“先生,妹妹,我已无碍,这就进塔好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在她手腕一探,察觉她内力倍增,颇为健旺,思忖:“莫非她因祸得福,竟将阿道魂魄内力引出来,运用如常?”

    既然阿道复原,三人不再迟疑,推开塔门,那底层大堂甚是黑暗,只能隐约见旋梯轮廓,空中满是浮尘,霉味儿隐隐飘来。

    盘蜒点亮火把,人手一根,踩出一步,地面喀喀作响。他吸一口气,说道:“这地下仍有地窖,里头死尸如山。”

    小默雪吓得面无血色,道:“先生,你怎地知道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行凶之人将地窖遮掩严实,可气味儿总掩盖不住。”

    小默雪道:“巫师奶奶说,那构地文书在最顶层,下头纵然古怪,咱们也不用去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头顶一声尖鸣,一道火光打了过来,盘蜒抱住小默雪、道儿,飞身一跃,将敌袭避过。抬头一看,见先前那红眼老妇如蜘蛛般撑在屋顶,她双目空洞,脑袋全然扭转,形貌诡异至极。

    老妇怪叫道:“出去!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你让咱们出去?”

    老妇道:“快走!莫让它得逞!”忽然间,她终于露出痛苦之色,神色凶狠,大叫一声,双足似蝙蝠一样握住横梁,双手转动,手指一点,一道狂风吹出。

    盘蜒心中直叫麻烦:“我若招来火焰寒冰,一招杀了这老妇,未免武功太强,法力太高,这道儿收不住嘴,非大肆吹嘘不可。说不得,还得纠缠一番。只是这老妇也未必有歹心,怎生想个法子,将她制住?”

    他一边思索,一边抓起木架,挡在身前,咔嚓声中,那木架被风力打碎。

    盘蜒袖袍一拂,碎片如雨,飞向老妇所在。老妇再念咒语,嘴一张,吐出数颗牙齿,数道气流。气流裹着尖牙,撞破碎片,刺向三人,盘蜒无奈,绕着一棵木柱躲闪,钉钉几声,那尖牙扎入木柱。

    小默雪奇道:“这老婆婆念得是拔牙咒、春风咒,那是巫师奶奶常念的咒语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那巫师奶奶有这等邪门儿法术么?”

    小默雪摇头道:“巫师奶奶念的是祈祷,是帮助他人缓解痛楚的。”

    盘蜒喜道:“好极,好极,你若记得清楚,也给我念上一遍。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