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十一 耄耋水中如游鱼
    这三老游水时手臂不动,仅袍子摇摆,双足蹬踏,照样奇速过人,不久,又一老者游来,一刀砍向阳问天。阳问天使一招“八月之望”,双手连振八下,兜住砍刀,用力一搅,只觉敌人怪力袭来,耳中“嗡”地一声,一跤摔倒,却也将那老者击退。

    他心中急思:“若到了陆上,挡不住这老者多久,他武功比我高明太多。”鲤鱼打挺,翻身而起,双剑斩出剑气,老者左一游,右一转,剑气落了个空,但他也不敢过于逼近。

    宋远桥喜道:“他们怕无形剑气!”水中浪花激扬,视线模糊,这等隐秘凌厉的手段最易生效,武当派武学虽以内力深厚绵长著称,却也有剑气功夫。他鼓足气劲,双足生根,长剑斩出,剑气激发,阻挡这一边老者。

    白铠见这两个青年内力高超,心中惊佩,又多了几分信心。他长枪刺入水中,手腕扳动,宛如船桨,将这大船推得如乘风一般,而宋远桥、阳问天剑气纵横,也有助推之用。三老纵然游得快,毕竟是血肉之躯,心肺换气时,远不及鱼类,被甩开一丈、两丈...渐渐远离。

    忽然间,两个老者抬起一人,将他一扔,那人如炮弹般飞了过来,白铠大惊,狠心朝那老者刺去,那老者一刀劈下,刀风霍霍,阳问天、宋远桥见势不妙,一齐出剑,才将刀风挡住。船头一晃,老者已站在大船上。

    白铠拦住老者去路,咬牙道:“青岩曾祖,你被青泉骗了,默雪她绝非祸害。“

    青岩冷冷道:“占卜者的话从来不错,我族历代危难,皆仗占卜者预言度过,不听此言,后果难料,给我让开了!”说罢高举大刀,斩向白铠,白铠举枪一挡,手臂巨震,虎口出血,船身倾斜,险些翻倒。

    阳问天道:“不好!”一招“望风披靡”,红剑当空斩来,青岩身子半转,刀柄“呼”地一声,打向阳问天面门,阳问天被内劲所罩,不得已退开。宋远桥踏上一步,使柔剑功夫,朝那刀柄一封,他武当派剑法严密,擅长借力打力,登时将敌人劲力化解。

    这三个青年联手迎敌,立时便配合紧密,补足缺陷,宋远桥擅防,阳问天剑快,白铠枪长,故而攻守有矩,进退得法,那青岩老者武功远胜眼前三人,若单打独斗,二十招内必胜无疑,可遇上三人联手,竟迟迟未占上风。

    此时,一旁又一声轻响,三人心里一紧,见又一圣刀老者也踏上船板。他二话不说,冲上前,举刀斩向小默雪。白铠心胆俱裂,舍下青岩,喊道:“青持爷爷,住手!”

    青持虚晃一招,蓦然倒退,重重一掌,打在白铠胸口,白铠“哇”地一声,口吐鲜血,当即晕死过去,小默雪见状,登时又感激,又伤心,哭道:“白铠公子,白铠公子!”

    道儿手持弯刀,在青持高大身躯面前瑟瑟发抖,但双目紧盯敌人,毫无退去之意。青持自高身份,不愿杀这无辜少女,手指闪电般探出一夹,捏住弯刀刀身,将她朝船舱一扔,道儿全无还手之力,摔入舱内。

    她摔得天旋地转,身子酸麻,数处穴道被封,无法起身,心里大急,喊道:“老畜·生,放过我妹妹!”此时,有一人在她肩上一拍,道儿体内一阵清凉,重获自由,她心头惊喜,见一相貌清雅的长须汉子坐在一旁,年纪说小不小,说老不老,身穿鬼灵族服饰。

    她正欲相问,那汉子说道:“我是吴奇。”

    道儿“啊”地一声,脑子发懵,道:“你....你怎么...”

    那“吴奇”又道:“我传你三招,你再与那青持打过。”双手飞快演了路数,在道儿身后一推,道儿脚步踉跄,脑中迷乱,又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入舱出舱,不过一会儿功夫,而最后一老者也已抵达,阳问天、宋远桥、白铠皆躺倒在板,被点中穴道,再难抗争。青持直面小默雪,神色间不露喜怒,却仍未下手。

    那最后一老者道:“师兄,你为何仍犹豫?”

    青持道:“青横师弟,咱们将这女子擒回去问个明白。她确是天灵者,以往族中曾有先例,救人无数,咱们不可草率。”

    青岩喝道:“杀了便杀了,哪那么啰嗦?”单手举起长刀,直取小默雪,小默雪不躲不闪,引颈就戮。青持稍一犹豫,退让在旁。

    道儿情急之下,舍身扑出,莫名间使出盘蜒所传一招,拾起软鞭,朝青岩挥出。青岩刀一推,将软鞭弹开。

    道儿迫近一步,拍出一掌,她本不擅长掌力,可心中闪现盘蜒演示,不由得如此,说来也怪,一道劈空掌力从她掌心打出,威力倒也不小。青岩还了一掌,掌力抵消,居然未能占优。

    道儿暗叫古怪,顿生希望,照盘蜒最后一式,出掌打向一旁青持。那三个圣刀祭祀都感惊讶,不知她此举有何用意。青持长刀一挑,挡下敌招。

    这三招一过,道儿脑中“轰隆”一声,数不尽的思绪奔行如雷,她隐约想起这三招似是她临死之际,向一至交好友施展的狠手。可她哪儿来的好友?又为何会与那好友生死相搏?她又想起心底一沉痛悼念的恋人,那人叫什么名字?他叫...他叫...苍鹰?

    我叫阿道。

    道儿心脏狂跳,厉声尖叫,一招“浑天闹海”,单掌探出,掌力有如怒涛一般,青岩出其不意,登时大骇,硬接一掌,一口气喘不上来,摔下船去。

    青持、青横不料她霎时武功增长百倍,这一掌威力凌厉,绝非常人所能,心中大震,一时慌了神。道儿再使一招“蛟龙出海”,左掌做刀,右掌龙咬,青持、青横避无可避,只得跳落水中。

    道儿手指拨动,水面数道水箭飞出,青持、青横何尝见过这等神功?急忙转刀格挡,铛铛声中,挺过一轮,各自受了外伤。也是道儿武功霎时变得神奇至极,这三老若全神贯注,纵然不敌,也不会败得如此之快,可猝不及防之下,转瞬间已被打得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白铠、宋远桥、阳问天看得目瞪口呆,心神恍惚,阳问天暗忖:“她被湖神附体了么?怎地这般神勇?”宋远桥则想:“她这并非武学,而是仙术妖法,威力之强,只怕不逊于那明思奇了。”

    小默雪与道儿本是双生姐妹,心有灵犀,可此时却觉得她如此遥远,担心道:“姐姐,你....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道儿脑中魂魄平复,顿时感到精疲力竭,委顿在地,此时,盘蜒从舱中走出,手指如风,解开阳问天等三人穴道,除了道儿之外,其他人大感意外,不知来人是谁。

    小默雪看盘蜒眼睛,一下子恍然大悟,喊道:“你是....你是吴奇先生?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不错,正是鄙人。”

    小默雪左瞧瞧,右看看,虽身在险境,却也不禁喜悦,问道:“你怎地好了?嗯,你果然和我想象中一般,是个文绉绉的夫子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多亏你照顾得当,而武当派丹药灵验。宋远桥,你帮我一回,我救你一命,咱们互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宋远桥粗通医术,心想:“我那灵丹真有这续命生肌的神效么?即便真如此,又怎会这样之快?我看多半是小默雪这天灵者的功劳?”阳问天、白铠、道儿也都这般猜测。

    道儿呼呼喘气,道:“先生,我....我脑中那女鬼突然发作了,她这回救了咱们。”

    盘蜒装作困惑,皱眉道:“世上哪有什么女鬼?是我那三招令姑娘开了窍,骤然间武功倍增罢了。”

    阳问天笑道:“哪有这么个增长法?她不是武功大进,而是快要升仙了。”

    白铠撑起身子,见那三个老者已不知所踪,他道:“他们年纪不小,受伤流血,又在水中,唉,不知....不知会怎样。”

    小默雪歉然道:“诸位,当真对不住,就因为我,惹出这许多灾祸,那三个老爷爷可莫要有事才好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恩公丫头,你这人什么都好,就是婆婆妈妈,滥做好人,那三人是来杀你的,你还挂念他们?”

    小默雪道:“他们来杀我,也是为了自己族人着想啊。”

    盘蜒冷冷道:“所以你先前急着送死,是想借此制止争端,救大伙儿脱险?”

    小默雪见他不快,脸色愧疚,低声道:“我是个没用的傻瓜,先生责骂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盘蜒无奈一笑,道:“佩服,佩服。若一味愚善,能善始善终,也足以流芳千古。”环顾四周,道:“阳问天替道儿顺气,宋远桥替白铠疗伤。”

    众人正如没头苍蝇一般,听他指挥,立时照办。盘蜒扳动船桨,升高风帆,大船加速驶离。

    这湖水浩大,众人先前打斗,漂流许久,已偏离航向,白铠指引盘蜒绕过一水中高山,此时,山顶哗啦啦作响,众人抬头一看,都大声惊叫起来,只见一块大石径直朝头顶砸落。

    白铠怒道:“是那三个老匹夫!”

    盘蜒驾船让过,可接二连三,又有石块猛扔过来,那三个老者膂力不小,手法又狠,这大船不易掌控,终于砰地一声,船板挨了一下,立时裂开大洞,湖水泊泊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