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八十五 斩断枷锁苦中乐
    于是红疫找寻气象适宜,障壁薄弱之时,传达心意,随后魔猎来临,万魔祸乱。?

    但太乙并未现身,真仙也销声匿迹,她折腾许久,毫无收获。万仙与北妖联手起来抗击她,她心灰意冷,无精打采,只感到深深的失落。

    她放纵不管,躲藏在深山中,靠冥想出神度日,凡人借此扭转局面。北妖的百举与万仙众人找上山来,向她挑战,她本不想理会,随手杀了敌人,但无意之中,她遇上太乙的师兄轩辕。

    太乙早不知去向,轩辕已今非昔比,他文雅消瘦,似是逆来顺受的奴隶,却保护着那受创的百举。

    他爱着她么?或是心慈手软?为何他始终受困俗间杂念,身手却不曾减弱?莫非太乙骗了我?莫非爱恨并不使人软弱?

    红疫并不动摇,但这罕见的强敌前来,她不想放过他。于是两人激战,红疫逐渐得了先机,可她恶习复,想将轩辕那两门新创的、前所未见的功夫学到手,终于自食其果,那两股内劲反攻自噬,她也被轩辕重伤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总算要死了,随后在聚魂山中醒来,凡间一切,宛如梦境。她不愿如此,她仍没见到想见的人,那个约定,那千万年不曾动摇的约定,他口中随波逐流,变幻不定的命运,两人之间的缘,纷乱的往事,那段不存在的爱,那早消逝的恨。

    红疫心想:“莫非太乙已经死了?所以....我才找不到他?可他这样的人,如果死去,必有惊天动地的剧变。为何世间全无他的消息,仿佛不曾有他这人一样?”

    往事如走马灯一般闪现,她在人世间获悉之事清晰浮现,她想道:“泰家确实练得....太乙之术,可关于太乙身份记载,却为何模糊不清,微乎其微?这创始宗匠,乃一门武学的重中之重,为何却皆指向伏羲?泰家...有诸般仪式,神神秘秘,到底在闹什么名堂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突然灵光一闪:“泰家....续梦蛇....伏羲的梦!他人在梦中,他被人封印在梦里!”

    她咬紧牙关,不愿放弃,不想就此回聚魂山了。她施展炼化挪移与血肉纵控念,转移伤病,灵魂脱壳。

    她忘了自己是谁,再醒来时,已在一小女婴身体里,她叫做天珑,是天剑派一位大剑客的小女儿。

    脑中有人说:“睁开眼,看看周围吧,都是些天赋出众之人,只可惜安于现状,不思进取。”

    她坏笑起来,像盯着小虫小鸟的猫,她管不住自己心思,却不知为何会如此。

    她用血肉纵控念,迷惑天剑派门人心思,让他们了疯般追求剑道,逼迫他们抵达极限,但他们太弱,太无能,总在半路夭折。

    到她十二岁时,她感到厌倦,莫名的火,她隐约记起自己在找人,似乎牵扯到爱与恨,可那人是谁?为何每想起那人来,心里便暖融融,又气呼呼的?

    碰巧她同父异母的兄弟被她逼疯,想抱她上炕,得她身子。天珑怒气一股脑作,将这人杀了,又七七八八的杀了许多人。她甚至恨上了自己,割下了自己娇美的胸脯。

    她离家出走,浑浑噩噩,迷迷茫茫,途中偶尔生气,找武林高手麻烦,偷偷杀几个讨厌鬼,借以消遣。她越是火,身上就越长出红斑来,那红斑出奇的呈现剑型,不疼不痒,天珑觉得很漂亮。

    终于,在某个南边山中,她得知有吞剑族的怪人,举行残忍的仪式,祭奠巨大的、威猛的骷髅妖怪。

    她心底有人说:“去瞧瞧,那骷髅妖怪,那所谓的剑神,没准与你有缘。”

    她找到吞剑蛮族,显露身手,他们震惊,敬畏,惶恐,称颂,说她是“魔神化身”。他们喂她喝下毒药,将她悬挂,预备以滚烫的剑将她刺穿,当做那骷髅剑神的祭品。

    骷髅剑神从何而来?那是以往罕见的疾病,患病者身躯肿胀,变成瘦竹竿般的巨人。

    她心想:“那是某个魔神以往患的病么?”

    毒性作,她睡眼惺忪,头脑麻,等候自己的死期,就在紧要关头,有一男一女现身,救了天珑。

    女的很漂亮,举止很高雅,潜能颇高,若天珑不是这般沮丧疲倦,没准会整治她一番。

    这装睡的小猫转个身子,偷张一双聪慧的、神奇的双眼,凝视那抱着他的男子。

    那人贼眉鼠目,嬉皮笑脸,虽然还算英俊,可一看就让人有气。天哪,世上怎会有人看上这等...讨厌鬼?

    但天珑的心砰砰直跳,她强压着心思,一遍又一遍的勾勒此人的脸庞,看他毛,看他鼻孔,看他牙齿,看他笑容。

    女人,麻烦。

    下次见面时,你当助我脱爱恨。

    天珑一贯厌憎男人:这些好色无能之辈,如何能厚颜让女子替他们生养?

    但天珑却愿意为....为这“盘蜒”生娃娃,好可恨,好可恨,好害羞,好害羞,为什么,为什么会这样?她为何管不住自己心思了?

    忍住,忍住,镇定下来,不要让他瞧出来,以免....吓跑了他。

    不能再让他跑了。

    一点一滴的记忆汇聚成洪流,汇聚成大海,天珑的心乐开了花,红疫的眼睛亮了起来,那千千万万年的等待,找寻,痛骂,哀求,终于缩短在这一个瞬间,一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太乙,我找到你了。

    刹那间,红疫想起自己是谁,想起眼前人是谁,这飘忽不定的,胆小易惊的,害她好找的....大坏蛋,大傻瓜。

    但盘蜒显然不知自己是太乙,更想不起红疫来。他与他身边的婆娘....啊,这两人做了什么事?他们有娃娃了?

    红疫暗中暴跳如雷,险些就想将那“罗芳林”宰了。但她立即醒悟:争风吃醋,这并非她的初衷。她找太乙,本是想做什么?

    两人有约定,她会让太乙想起那约定来,不可操之过急。他这会儿武功弱极了,更恍恍惚惚的,不记得往事。嗯,他准是刚从梦中醒来,红疫若逼得太狠,反耽误了他破解心魔。

    想想,再想想,当年你抚养血寒长大时,你是如何历练她的?

    找到他心中的软肋,提升他的境界,每一处关键都不可出岔,尤其是他,尤其是这深陷爱恨的大蠢蛋。

    留在他身边,不可再与他分离,小心谨慎的走每一步,要他一会儿悲,一会儿喜,忽而上天,忽而坠地。弄清他这凡身的一切,摸清他的脾气,不远不近,像贪玩的小猫玩耍猎物一样的....

    天珑装傻充愣,对罗芳林喊道:“妈妈。”

    两人露出怜惜神色,软弱的令人作呕,天珑作势下地,盘蜒伸手来扶,天珑使出杀生剑诀,试他一试。

    他体内有古时的炼魂,已算不得弱,但那并非太乙术法,反而耽搁了他。不要紧,不要紧,亲爱的太乙,我古老的知己,我会帮你去除这些杂质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天珑伴随盘蜒回了万仙,得知他深爱上了一个叫6振英的姑娘,与此同时,还有许多女子为他倾倒,尤其是他那师父雨崖子。

    也许时机适当,天珑会将她们统统杀了...不,不可一刀切,正如栽花剪枝,需有章法,若杀得太狠,摧他断肠,他只怕会一蹶不振,寻死觅亡,这6振英不可动,两人正情浓间,一人死了,另一人必难独活。

    她选中了吕流馨,因这女子与盘蜒纠葛最深,盘蜒负她太多,眼下却与她分离,彼此绝情。也许某个时候,他会记起她的好,萌怜爱,进而....进而觉悟。

    尔后盘蜒被万仙冤枉,与张千峰逃难,天珑追了出来,应他所求,找到了她那妖精般的哥哥天心。

    天心恋上盘蜒,但盘蜒并不爱她。这倒不错,天珑对这哥哥有几分怜悯,不必拿她开刀。

    事态展,天珑始终藏身暗处,紧盯着盘蜒,一旦他遇危机,她立时会出手相助。然而她觉盘蜒远比想象中悍勇机灵,他凭借才干,一点点儿增长修为,击败强敌。

    终于,几年之后,他前往冷州国,重创细脖邪龙,又再遭遇蛇帝共工。

    天珑静静听着这“蛇儿”对盘蜒一诉衷肠,这深陷情··欲中的阎王令红疫想起了自己,在嘲弄与气愤之间,天珑明白了天意。

    盘蜒心中,对蛇帝有极深的情感,那情感不至于害死他,却足以令他顿悟。

    她杀了蛇帝,将迷茫中的盘蜒推上了台阶。

    只是那还不够,盘蜒受了启,远离了女子。他开始试图隔绝爱恨,并逐步放弃脑中其余炼魂,专注太乙幻灵之术。随着事态进展,他仍需最后一击,一场终止一切反复的剧变。

    天珑不再跟随盘蜒,她从漫长的追寻等待中,摸索出一条道理:宿命将太乙与红疫连在一块儿,太乙也必将因红疫而觉醒。她不必紧紧跟着了,太乙最终会回到她面前,然后,等待她的考验。

    天珑唤起吕流馨心底对盘蜒矢志不渝的爱,在盘蜒最低落时救了他,再令吕流馨唤醒盘蜒心中残存的、摇摆不定的、对爱恨的执着。

    随后,她手起刀落,赠予盘蜒这血淋淋的人头。

    击穿梦境,粉碎爱恨,终结这场追逐,让他与她真正的重逢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平静的红疫看着平静的太乙,她眸含笑意,轻启朱唇,语音动听,暗藏玄机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是山海门的人,特来引你入道,赐你长生不死,化你蒙尘之心。”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