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八十四 苦苦追寻千万年
    再过多年,聚魂山中,昔日魔皇蚩尤复生。?魔皇为何物?据传他本就在聚魂山中,在阎王诞生之前就有,与聚魂山乃是一体,就像山、海、日、月一般。他应当是聚魂山的主宰,令所有阎王臣服于他。

    红疫想见见这古老的魔头,试试身手,于是向他挑战,敌不过他,此事传开,聚魂山所有阎王皆再无逆反之心。

    但红疫心有不服,以招式、法术、内力而论,她并不逊色。蚩尤厉害之处,在于他一副躯体刚健至极,牢不可破,力气巨大,足以搬山劈海。可那失了精巧,红疫设想破解之法,将那不坏之躯也学了过来,只不过比蚩尤麻烦许多,须得借助剑灵。

    她心中唯一渴望交手的,仍是那奇妙精巧、令人心动的太乙之术。

    蚩尤召集众阎王,道:“我可在凡间、聚魂山间穿梭自如,亦可召阎王同行,正如一场永恒魔猎。我欲征伐凡间,将那儿的魂魄全收来聚魂山。”

    红疫兴冲冲的,喜悦无比,头一个答应下来。暴虐、吞山、共工也愿意追随。那修罗非天阎王对蚩尤忠心耿耿,反被蚩尤留下镇守。其余阎王则各怀鬼胎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她能再见到太乙吗?

    她知道太乙警觉的很,未必肯见自己,于是变化形体,拿骷髅罩子遮住面容,扮作一狂暴武士。魂魄很是奇异,阎王更多诡变,她变作男身,真气运转,全无半点不顺。她随蚩尤破开屏障,统领无数妖魔,降临凡世。

    凡世由一轩辕统领,自封为黄帝,与蚩尤交手。这轩辕的功夫,叫做伏羲通天道。

    红疫想起太乙提到过这位师兄,那伏羲通天道果然很是难缠,比太乙少了几分变幻,威力却更为强悍。双方大战,轩辕集齐四件神物,唤醒天地间四头巨兽,那也是古神遗留的躯壳,他驱使四兽死战。

    蚩尤与轩辕交手,往往占据上风,却杀他不得。红疫冷眼旁观,不动声色,估算若对上这轩辕,自己约有五成胜算,这人很是了得,不愧为“他”的师兄。

    尤为奇特的是,传闻中的那位伏羲,这位轩辕,还有红疫的太乙,皆与古神并无关联,他们从何而来?神功缘何而得?红疫皆不得而知,世上也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她更不在乎这凡间死了多少人,蚩尤、轩辕结局怎样,此次征战能否如愿。她只要找太乙,与他交手,助他越爱恨,真正练成那太乙之法。

    有一回,她突袭轩辕营地,两人过招间隙,她问:“太乙人呢?”

    轩辕很是惊讶,说:“他与师父了疯,不知去向,黑蛇明明已经消亡,他们却仍念念不忘,我劝他们不动,便离了山,在世间住下,引导凡人。你是斗神...你见过太乙?告诉我他在哪儿?”

    他很是惶急,由衷关心太乙。红疫笑了一声,离他而去,从此以后,她在战场上懒得出手,唯有见到值得提携之人,才用疫病法术迫出那人潜能。

    轩辕想出法子,将蚩尤逐走,他也不知去向。双方群龙无,场面僵持。暴虐、吞山、共工彼此勾心斗角,意欲当上新的魔皇,于是分别找红疫结盟。

    隐约间,红疫觉得太乙想守护凡间,于是她毫不思索,不由自主的动了手。

    她给出回答,同时宰了那三大阎王,将他们送回了聚魂山,那支妖军由此溃散,不少妖魔留在凡间,占据北地,逐渐繁衍。

    但她也受了极重的伤,毕竟以一敌三,着实勉强了些,她时时觉得自个儿快要死了,需在凡间找一处灵气充足之地歇息。

    她要找太乙呢,不想就此回去。

    她寻寻觅觅许多年,伤势好好坏坏,吞山的邪法,共工的剧毒,暴虐的焚烧,总是阴魂不散,她功力减半,时时痛苦难忍。

    有一日,她穿过重重迷雾,万般险境,来到一处仙山中,仙山里头,有一泉池水,那泉水叫做冥池,冥池边有碑文记载,说当年天地自成的十二神便从这池水中诞生,十二神若离开凡世,有机缘天赋的凡人,会来到这泉水边,洗净骨肉,收获十二神弥留凡间的真气,重生为山海间的神人。

    她本就是阎王,自不能从池水获益,但百无聊赖,又找不到太乙,只想寻厉害的敌人交手,见到这冥池,心中有了灵感,冥冥之中,有天意指引她,去历练她未来的对手。

    她最先找到的,是一个部族惨死,家破人亡的美貌小姑娘,那小姑娘叫做血寒,孤零零的浸泡在家人的血水中。

    红疫瞧出血寒很有天赋,打扮成得道高人的模样,教导这小姑娘功夫,观望她进展,见她不知不觉间,将自己所创的血肉纵控念习了过去。

    十六年后,血寒神功大成,红疫与她交手,也不过惊险取胜。她依照那冥池碑文所载,将血寒脑袋割下,带回了冥池,令她于冥池中重生。

    血寒醒来,已不记得前生今世,问红疫是谁,自己是谁。红疫想了想,回答:“我是山海门的人,特来以你入道,赐你长生不死,化你蒙尘之心。”

    血寒很聪慧,灵异凡,她花了三年功夫,已明白自己使命,也许再过不久,她对这冥池理解之深,会远远胜过红疫。

    她会不会看穿红疫身份?

    红疫觉得很荒唐,她本是夺凡人寿命,统领妖魔的阎王,为何要栽培这世道的镇守人?

    她又想:“太乙曾说,我的命运,你的命运,已牵扯在一块儿,所以才能相见,无论你做什么,无论隔了千年万年,咱们总会回到原点,再次碰面。你做的一切,看似无头无脑,全无道理,可没准正是引你我重见的一小步。”

    她于是心安理得起来,道貌岸然的扮这杜撰的“山海门”门主。

    她第二个遇上的人,是创立万仙的仙主,号称正一真仙。此人是轩辕的徒弟,继承了伏羲通天道,内力不及轩辕,可施展仙法,足以与阎王抗衡。

    红疫现身,又对他说:“我是山海门的人,特来以你入道,赐你长生不死,化你蒙尘之心。”

    万仙仙主神色惊异,他说:“山海门?轩辕师父曾让我创立一派,也叫此名目。莫非世上真有这天神之门?”

    红疫与他动手,将他脑袋斩断,送入冥池,脱胎重生。

    她始终没忘了太乙,继续找寻,连续多年,一无所获。她不耐烦起来,心底的邪念肆虐生长。

    血寒带回了一位某个古神的后裔,说是练了前所未有的神功,叫做破魔弑神剑。若在以往,红疫非领教不可,但她自有烦心事,一时难以顾及。

    正一真仙云游四方,带回一只金毛老猴子,这猴子神通官大,变化无穷,自称受‘变化泉’洗涤,创出天罡万千变。

    红疫很是惊讶,因为她以往也曾创出过这功夫,心法诀窍,与这老猴子一模一样,看来世间真理,殊途同归,到了最后,会有巧合。

    这些山海门人学习彼此功夫,纵然有所进益,却无法跨越最后一步,否则有身死之危,血寒认定,这诸般奇法上干天和,故而不能奢求。

    但红疫不同,红疫是最强的阎王,凡人的限制,落不到她头上来。

    她看着这满门仙人,心中忽喜忽怒,找不到太乙,她只想动手,一举对上四人,她能否取胜?但她功力并未复原,单打独斗,纵然能赢,可多人齐来,她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她不想死,她还在凡间找太乙呢。

    红疫望着那冥池,苦苦思索,决定铤而走险,入这渡化真仙的冥池一试。她乃是邪魔外道,这冥池能不能容下她?

    如果不能,红疫便毁了这冥池,又有何妨?

    终有一天,红疫跃入池中,感受正邪交战,龙虎撕咬之苦,她痛苦的大喊,浑身真气沸腾,从意想不到的地方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很欣喜,知道若逼迫自己到极限,便能恢复以前的神通。

    忽然间,那池水炸裂开来,空间骤变,红疫昏迷过去,被水流卷走,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她醒来时,已不知过了多少年。回到山海门中,无人在那儿,连那冥池也已干涸。

    红疫观血寒记载,知道自己失踪之后,这冥池逐渐恶化,期间又有两位山海门人诞生,后续则难以为继。

    他们后来去了哪儿?血寒并未写明。

    她虽全数复原,威能如昔,可却没了对手,更找不到太乙。

    太乙,太乙,你去了哪儿?山海门呢?我的心血,我的猎物,又毁在我的手上?

    她感到暴怒,感到憎恨,感到痛惜,感到...感到爱意。她早脱了这一切,为何如今又想了起来?

    或者她一直爱着太乙,恨着太乙,只是这思绪潜藏起来,她只当二者不存?

    你说过无论我做什么,你我终会相见,你人呢?你人在哪儿?

    你既然不出来,我便逼你出来,山海门人,一个也别想置身事外。我将这凡间毁灭殆尽,你们总不能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她得知在她昏睡的千百年间,那暴虐阎王又回来过一回。他准是从蚩尤那儿学到了些许把戏,准许他再度破开障壁。但万仙门的仙使几乎全数丧命,却联手将暴虐阎王逐回。

    有此借鉴,红疫为何不这么来一遭?她人在凡间,从聚魂山招来部属,远比她自己穿世容易的多。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