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八十三 不爱不恨才是真
    记忆中,有人哭道:“红疫,红疫,我苦命的孩儿,你活着唯有....唯有受苦,娘....”

    那说话的妇人说不下去,流泪远走,将被兽皮、树叶裹住的小红疫抛弃在荒山中。更新最快

    红疫并无怨言,她乖巧、温顺的点了点头,部族的巫师说她是祸害,是诅咒,是天灾,是瘟疫,娘非扔了她不可。她被牢牢绑在地上,也许下一个心跳,丛林的野兽会吃了她。

    有狼来了,咬她的脸颊,撕掉她那布满红斑的肌肤,吞咽时,黑血从她脸上流下。那狼知道不妙,想要放弃,但已患病而死。

    它很弱,抵受不住红疫的病,无法结束红疫的苦。

    又有狮子路过,啃她的脚,它虽健壮,但咬破红疫脚上脓疮,毒液涌入,这狮子也很快倒地不动。

    如此庞大的野兽,也死在微小狡猾的病源之下,它也很弱,救不了红疫。

    仍有生灵不知死活的前来,有乌鸦、有鬣狗、有食腐的蛇,有食尸的鬼,看似强横,不可一世,却接连沦为红疫身边的死尸,堆积成山,于是再无野兽光顾,红疫的死期久久不至。

    红疫嘲笑它们的弱,憎恨它们的弱,朝她喉咙咬一口很难么?她只是个幼童,令她死去很难么?

    为何没有强而有力的、令人敬畏的、真正聪明的捕食者前来杀了我?

    死尸发臭,病源滋生,瘟疫传播,似有知觉一般涌向红疫,红疫喉咙肿了,皮肤肿了,脸颊、肢体、身躯,无处不肿,肿得像个圆滚滚的西瓜,却各处不均,向外鼓起,以至于撑开了绳索。

    红疫没死,那些病征,在她体内互相争斗,让她持续不断的发高烧,时时刻刻,痛苦不堪,却出奇的维系着她的生命。她时刻发冷发热,却从寄生在她身上的疫病中汲取生命。

    她越长越高,越长越大,所到之处,传播恶疾,再反过来吸收病源,以至于生灵灭绝,寸草不生。

    她肌肤溃烂,瘦骨嶙峋,却终于肿胀到五、六丈高,她成了魔鬼的象征,受到祭拜,族中人烧香求神的请她走;又有除害的杀手接踵而来,欲取她性命。

    红疫慢悠悠的走,敌人凶巴巴的追,追不多久,便在红疫呼出的毒气中惨死。

    弱小,可悲,冲到我面前,一枪刺死我,这事儿有那么难么?

    谁也杀不死我,我自己杀死自己吧。

    那些疫病保护着我,吊住我半条命,让我死不得。那我便除灭这疫病,斩断我那顽强可憎的生命。

    红疫进入沉思,在无数岁月之后,她醒来时,身轻如燕,小巧美丽,疾病清理精光,照照湖水,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但另一种毒在她体内扎了根,那毒很讨厌,流到哪儿,哪儿便很舒服,使不完的气力涌了出来。她断了手,那毒一接管,手登时好了。她刺心脏,毒一糊弄,心脏也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后来有人告诉她,这是魂魄调度的真气保护着她。

    她恼恨至极,求死的念头在心里根深蒂固,但苦思无法。她听说黑蛇山上有智者,那智者能耐很大,或许能杀了她。

    她没见到智者,却在半路中见到了一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叫太乙。

    太乙问:“你是谁?为何朝黑蛇山去?”

    红疫瞧出太乙很强,她有这般本能,可看出那人身上能耐潜力。红疫报上姓名,道:“你有这样的本事,能不能杀死我?”

    太乙笑了起来,当她是疯子,不去理她。红疫于是与他打斗,她越战越勇,太乙却总能敌得过她,每次将她制住,太乙却不杀她。

    红疫问:“你为什么不杀我?”

    太乙说:“我为何要杀你?你又不是黑蛇。”

    红疫问:“黑蛇是什么?你只杀黑蛇么?”

    太乙摇头说:“黑蛇可恶,所以我杀黑蛇,若神无能,我还杀神。”

    红疫跳了起来,编造说:“你杀我,我是神,我是....我是打斗神,遇上谁都要打斗。”

    太乙说:“你是女人,我不杀女人。杀女人最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红疫继续追着太乙打闹,央求他杀了自己,她一生中从未有这样的乐趣,遇上一个能够杀死自己的敌手。两人追逐,奔跑,往往一天跑上万里,踏遍山海,攀岩坠谷。

    那时大伙儿都是蛮子,言辞简单,可太乙不同,他常常能说出深奥的词句来,敝如“星辰起,太阳落,银河漫天,大地旋转”,他是在打斗的间隙,两人坐下休息,抬头看星星时这样说的,他比划些莫名其妙,难以索解的道理,他说那是太乙术法,是他创的功夫。

    红疫说:“只要练了你这功夫,便能杀死我了么?那你教我,我去教旁人,让旁人杀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太乙嘲笑着说:“女人,麻烦。你去找旁人也好,省得扰我思考。可这法门并非人人都能学会。”

    红疫闷闷不乐,她问:“就算我找旁人,与旁人睡觉,生小孩儿,你也不在乎?”

    太乙说:“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。”

    红疫没听懂,于是两人再打,她进步神速,很快太乙就稍稍打不过她了。

    但她仍渴望太乙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太乙说:“你应该去找我师兄,他练得是伏羲法,比我厉害多了。只是你我二人,已是朋友。我纵然能赢得了你,也不愿杀你,更不希望你被师兄杀死。”

    红疫凝视太乙,说:“你在乎我?你愿和我生小孩儿么?”

    太乙说:“不,这情爱是多余的,有了情爱,我心有滞涩,修行定会失败。那黑蛇上身之后,我非发狂不可。”

    红疫说:“胡说,你舍不得我。”

    太乙不屑的看了她一眼,说:“你已坠入爱障,眼下赢不了我。我的太乙幻灵术专胜执迷不悟之人。”

    红疫不信,两人一试,果然如此,她试着不爱他,于是心里有了恨,激起怒火,但依旧胜他不得。

    红疫不明白,为何心里有爱有恨,会被太乙幻灵术克制?她那些匪夷所思的、稀奇古怪的功夫,就半点也使不出来了?

    太乙说:“因为爱与恨都是俗念,俗念一起,神功消退。我若如你一般,这太乙幻灵法便大打折扣。”

    红疫说:“那我该如何....如何抛却爱恨?”

    太乙想了想,说:“你爱的人是我,恨得人也是我,但你那恨是从爱里得来的,与爱息息相关。如果我杀了你,你不爱不恨,没准你就能超脱爱恨了。”

    红疫问:“我对你好,你一点也不在乎?反而要杀我?你真的超越了爱恨?”

    太乙说:“这话问得好,我实则也没脱出轮回,但眼下我魂魄稳固,不曾有挚爱之人,所以尚能超脱。”

    红疫明白过来,这人铁石心肠,从头到尾,根本不将她放在心上,他之所以以往不杀她,只是因嫌麻烦。

    她说:“你杀了我吧,我本来就是为这事来的。”

    太乙紧盯着她,忽然间,眼中神采飞扬,他说:“也许有朝一日,你能助我超脱这爱恨。”

    红疫说:“我死去之后,如何能帮你?我也不懂你那些怪门道。”

    太乙恭恭敬敬的说:“斗神阎王,你不会死,有朝一日,你自然而然会找到帮我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于是太乙身形变化,化作一条雪白的龙,龙喷出水一般的火,焚烧红疫身躯。红疫在火中收获灵悟,她果然不再为爱恨烦恼,神智清晰,数不尽的知识钻入脑海。

    她明白自己以往之所以不死,是因魂魄留存在脑,这蜃龙的火焰灼人心魂,威力无穷,能杀得了她。

    她醒来时,成了斗神阎王,来到聚魂山中,无数妖魔鬼怪向她俯首称臣。

    她得知阎王源自十二个古神的魄,这聚魂山中,自然也将有十二个阎王了?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除她之外,陆陆续续又有阎王转醒,她生性好学好斗,去向这些阎王挑战,总能越挫越勇,将敌人功夫学过来,最终将阎王杀死。

    在聚魂山,阎王魂魄也不会消亡,而是会很快重生转世。但红疫深知他们从此再敌不过自己,也懒得再与他们嗦。

    她仍然想找那送她来此的太乙,他是谁?是古神的化身么?可据她所知,并非如此。那太乙术法也极为离奇,她从未听说过这样的功夫。

    她学尽无数奥秘,却唯独这太乙术法,她至今无法理解透彻。

    她当然已不爱他,更不恨他,但她欠太乙的恩情,总有一日,或许轮到她助他凌越爱恨。

    她去找鬼心阎王,这阎王最令她厌恶,他是所有阎王中最疯狂,最难应付的一位,可他却最古老,最聪慧。

    红疫问:“是何人让你醒来?”

    鬼心说:“是一位叫伏羲的怪人。”

    红疫又问:“你不曾见到过太乙么?”

    鬼心摇头说:“太乙是谁?”

    红疫又问:“咱们由十二神而来,那伏羲呢?他与十二神有关联么?”

    鬼心叹气说:“他似比十二神更为古老,因为十二神驱散黑蛇时,这伏羲曾帮忙出过力。”

    黑蛇,黑蛇,太乙确实说过黑蛇之事。十二神毁灭黑蛇之后,躯体、魂、魄、真气四散,留在轮回海、聚魂山与世间。

    红疫又陆续去找暴虐、吞山、混沌、邪龙、共工等阎王,问是何人唤醒他们,他们有的说是伏羲,有的说是伏羲身边那条蛇妖。

    或许那蛇妖就是太乙?他又怎会成什么蛇妖了?

    但红疫非找到他不可,他在凡间,红疫在聚魂山,她暂无法穿越二者隔阂,虽然心急,却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她告诫自己,那并非爱,并非恨,只是一段缘,一场约定。

    她非见到太乙,让他也超越爱恨不可。r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