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八十二 既知今日何当初
    那寨主爽快道:“两位何必客气?大伙儿落难江湖,本就该互相扶住。天籁小说Ww”语气怜惜,甚是殷勤,前呼后拥将天珑等人请上了山。

    绕了八、九个转,走近大寨,寨主摆开宴席,请天珑、吕流馨饮酒。天珑道:“我师姐要照看那人,我一人陪大伙儿吧。”寨主嘿嘿笑道:“自然全随仙女意思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甚是不安,低声对天珑道:“小心他们酒中下迷药....那寨主色·眯眯的,不知打什么鬼主意。”

    天珑奇道:“我剁了胸前两爿肉,他怎地还看得上我?莫非喜欢这男男调调?”

    吕流馨嗔道:“你怎地如此糊涂?你相貌好看,这山中野人,都与野兽一般....”

    天珑轻笑一声,闪身而去。

    吕流馨愣了一会儿,将盘蜒安放在床上,打来水,烧开了,替盘蜒擦抹身体,嘴里一边哼着小曲,一边念道:“水流如绢洋洋洒,水镜洁净拂看花,水光摇摇红颜逝,水声永驻传天涯。”声音婉转优美,反复几遍,如痴如醉,却又有几分惆怅。

    盘蜒记得这是当初两人相遇时,吕流馨特意念出,惹他关注。当年她仍不过是个懵懵懂懂,做着成仙美梦的少女,得知门中新来了弟子,故意打扮的漂漂亮亮,意图将那人情意俘获。

    眼下她年岁增长,但容貌却不曾改变,只是举止间多了几分收敛,几分稳重,不似往昔那灵动调皮的女孩。

    她见盘蜒状况稳健,喜道:“盘蜒仙长,你这等功力,令人叹为观止。放心,放心,你虽伤重,但至少性命仍在,绝无大碍。你....你可是饿了?我取些干粮,烧糊了..喂你。”

    屋外仍不住有欢笑声传来,天珑陪着那群匪人,吃吃喝喝,甚是热闹,众人笑声渐渐香·艳情浓,似乎天珑做出些许挑逗之举。

    吕流馨颤声道:“天珑她...不,她何等机灵,绝不会....”

    蓦然间,那大寨中响起一声尖利凄惨的长呼,众人又“哇”地一声,旋即一片冷寂,夜空之下,万籁俱寂。

    吕流馨吓了一跳,道:“不会...”忽然间,门吱呀一声开了,天珑跑了进来,浑身上下已成了个血人,吕流馨愣愣看着她,神色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天珑笑道:“怕什么?拿去,给你心上人服下。”说罢递来百来颗红彤彤的红豆,烛光之下,那红豆映着红光,叫人心寒。

    吕流馨道:“这....这是何物?”

    天珑道:“快些,快些,这是灵丹妙药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迟疑少时,接了过来,送入盘蜒嘴里,当真入口即化。盘蜒只觉心底暖洋洋的,直升入脑子,顷刻间清醒了不少,于是真气流转,断骨接续,飞复原。

    吕流馨“啊”地一声,欢天喜地,道:“这真是...真是妙药,你从何处找来的?莫非这寨主真如此好心?”

    天珑做个鬼脸,道:“他确实好心,这药其中一颗,便是用他心脏做的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急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天珑露出雪白牙齿,笑道:“你怎地一惊一乍?我说,我杀光了这安陌寨的混球,将他们心剜了出来,放在锅子里熬成丹药,来救咱们这位大仙人的命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道:“你....你杀光了....好几百人?”

    天珑眉头一跳一跳,淡然道:“不过一千零八十人,只是大多烂了心,挑不出几颗好的。这安陌寨没一个好东西,我这叫为民除害,一举两得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虽知天珑了得,却不知她竟在眨眼间杀光千人,这份本事,当真乎想象,一时间打量着她,似见了怪物一般。

    天珑道:“好啦,别瞧我,再瞧一眼,我便挖了你的眼。”她语气平静顽皮,似是调侃,却有一股不可违逆的残忍,吕流馨一个哆嗦,去照看盘蜒,煮水喂食,忙得心无旁骛,天珑在盘蜒额头上一点,盘蜒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晕乎乎、黑魆魆的又晕了许久,盘蜒睁开眼,察知自己仍在床上,裹着一层暖融融的棉被,他直起身子,稍一运功,已运转无碍,全数复原。

    吕流馨惊喜的叫了一声,道:“盘蜒...仙长,你...觉得怎样?”

    盘蜒脑中有人念道:“这万仙的仙女,这虚伪的蛆虫,她也是仇敌,非杀了她不可。”这不是血云,血云已与盘蜒彻底断绝联系,那是自内心的,真实的恨意。盘蜒凝视着她,只需一个动念,立时便取她性命。

    但他下不了手,因为她救了盘蜒的命。

    吕流馨见盘蜒目光冰冷,不以为意,反蹦蹦跳跳,欢欢喜喜的走近,手里一块香喷喷的毛巾替盘蜒擦去汗水,又手脚不停,替盘蜒取来崭新的袍子、鞋子。

    盘蜒见那袍子正是他在万仙门中所穿样式,鞋子也甚合脚,问道:“你....你新做的?”

    吕流馨笑道:“是啊,你瞧瞧我手艺怎样?”见盘蜒有些犹豫,道:“不,不麻烦,你睡了好几天,我闲来无事,这才....这才...哈哈....我还挺有天分的。”

    她年轻时乃是娇贵受宠、衣食无忧的豪门长女,连做饭手艺也不过平平,如今她针线厨艺皆突飞猛进,令人刮目相看,可见定下了极大的苦功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谢谢姑娘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“嗯”了一声,又上来搀扶盘蜒,盘蜒摆了摆手,道:“我没事了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道:“是,仙长可是要运功调息了?我...我待会儿再回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让你回万仙去,不必留下陪我。你与天珑都走,今日之恩,将来我必有补报。”

    他有句话未能出口:“你若不走,我怒气作,杀你如杀蚂蚁一般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呆呆站住,突然流下泪来,道:“我...不走,仙长,我哪儿也不去。我与天珑救走了你,便死了心要随你走了,无论...无论你犯下多大错,我俩都...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盘蜒想了想,问道:“我犯了什么错?万仙为何要追杀我?”

    吕流馨道:“那天....那天‘人头山’倒了,一条白龙直冲入云,我与天珑抢先一步,在乱石堆中找到你....你的身子,模样可...唉...随后咱们躲在远处,见大伙儿找到菩提宗主尸体。鲲鹏、邹芳、6振英好些人说,是你杀了菩提宗主,非要捉你问罪不可。张千峰、东采奇他们也无法反驳。天珑便打定主意,先偷偷将你带走,我虽是....累赘,却也跟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见盘蜒神色平静,又道:“我知道大伙儿定是冤枉你,本指望你醒了之后,带你回山,澄清....澄清罪状呢。咱们万仙眼下遭难,正该团结一致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他们并未冤枉,菩提是我所杀,伤口上留有幻灵真气,无法作假。你俩带我逃走,我很是感激,不然若我醒来,在场万仙,无论是谁,一个也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难以接话,不可思议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盘蜒缓缓吐息,一字一句说道:“你与天珑若不走,我忍耐不住,只能杀你二人。你走吧,回万仙山,留住一条性命。”

    吕流馨再难抑心思,忽然泪如泉涌,喊道:“我不走!我不走!你上哪儿,我去哪儿!我....我等了你十多年,如今...总算救活了你,你为何如此绝情?拒我于千里之外?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,不惜一切,你带上我,我求你....带上我。”

    盘蜒眉头一皱,微一催功,吕流馨捂住胸口,痛的大喊大叫,她神色惊慌,宛如溺水之人,但过了片刻,她抬起头,依恋万分的望着盘蜒,这正摧残她的人。

    盘蜒想起这眼神,这眼神穿越了时光,刺过仇恨的屏障,激起盘蜒的回忆来。

    当年盘蜒与她共同学艺时,难道她不一直这样看着他么?那深情的、初尝爱意的少女,看着身边那陌生的、来历不明的少年。

    他亲她,骗她,骂她,强赶她走。

    她哭泣,喝骂,求饶,死不变心。

    盘蜒害得她家破人亡,登入万仙门后,又使伎俩气她,一次次的试图斩断那缕缕情丝。

    但他失败了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她学会了女红,学会了持家,武功更高,心性沉稳,温柔贤淑,明理懂事,已是更出众的女子,她定有无数追求者,愿为她出生入死,掏心掏肺。

    可她呢?这往昔刁蛮任性的少女,她洗尽铅华,为了盘蜒学会当温柔的妻子,她拒绝爱慕,孤身一人,默默忍耐,却在远处看着盘蜒,见他登上高峰,见他沉入谷底,在决断的关头,她宁愿背弃一切,也要拯救这无耻、卑下、善变、危险的恶鬼。

    她始终未曾变心,她收获了智慧,却仍和那许多年前的少女一般愚笨。她为何仍不明白?盘蜒是她的仇人,她却为何非要以恩报仇?

    不惜一切,不惜一切,不惜一切?

    盘蜒抱住脑袋,仇恨与懊悔交织在一块儿,挤压、碾动、一次次的折磨他,让他明白心中的爱意恨意正将他拖入深渊。

    他不能再受牵绊,不能再感受到爱。

    他喝道:“出去!”

    吕流馨被真气托起,送了出去,木门关上,她爬了起来,用力拍打门板,断断续续,声嘶力竭,嘴里只念着盘蜒一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盘蜒将那视作考验,视作最后的诱·惑,心中有火,他以冰水浇灭,心中刺痛,他注入麻木的毒素,反反复复,无休无止,那固执的少女终于疲倦,终于伤心欲绝。

    她默默的走开了。

    很好,很好,让我冷静。

    他抓住那顿悟的机缘,仙灵的踪迹,孤独的泉水,飞升的大门,他打坐静思,如磨盘般碾碎杂念。

    过了数个时辰,屋外始终死气沉沉,再无半点声响。

    她放弃我了么?

    我为何还要挂念?

    他推门而出,眼前黑夜无边,并无一人,偌大的山寨中,仿佛被凝固在时光中的坟墓一般。

    他转过一座塔楼,前方有一片花园,花园中有一凉亭,凉亭之中,吕流馨伏在桌上,看似在生着闷气,借酒消愁,但盘蜒绕了半圈,她脑袋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盘蜒眨眨眼,转向一旁,他见到天珑站在一座锥形小山上,手中捧着吕流馨的头颅。

    月光之下,那头颅美丽异常,宛如生者,仿佛随时会开口吟起那初见时的诗句一般。

    但那双灵巧的眼却再睁不开了。

    天珑指指吕流馨,这痴情的、在绝望中死去的人儿。又指指她自己,笑容鲜艳,满是狂热。

    天珑道:“女人,麻烦。”

    随后,那少女、那恋人、那仇恨、那爱意,那最后的试炼,在天珑掌中瞬间化作烟尘。

    她身上剑型纹身徐徐变化,成了圆圆的红斑,肌肉扩张,震碎衣衫,她双眼如火,头顶一对牛角,红飞舞,遮天蔽月。

    啊,时至此刻,盘蜒终于都明白了,于是感到拨云见日之喜。

    她追逐着我,提醒着我,远离爱人,斩断感情,专注武学,升华境界,抛弃丝毫动摇不定。

    那召唤邪神的仪式,那庞大的骷髅巨人,她体内驱不散的毒性,洗不去的剑纹,天剑派的邪灵,杀了蛇儿的凶手,渴望敌人的疯子。

    斗神红疫看着盘蜒,目光如潮,杀意冲天,将盘蜒笼罩,隔绝万物,隔绝生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