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八十 前程风光梦一场
    盘蜒陷入恍惚与黑暗的边缘,游离在清醒与昏睡之间,周身环绕着密密麻麻、如山如海的魂魄,哭泣、呐喊、嘶吼、低鸣、祈祷、求死,繁复刺耳的声音交织密结,穿耳入心,钻脑镇魂。

    那全数是炼魂。

    盘蜒感到寒冷,那寒冷发自心头,传遍全身,似要远离,却又戏耍般的折返回来。盘蜒想要抵御,却抵挡不了,想要忍受,可冷的过了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被囚禁,可却忘了自己身躯在哪儿。他飘荡在这魂魄的海洋中,本不该感到孤单,却无一魂魄留意他,似乎盘蜒压根儿不存在。

    你自愿来到这里,是么?你等待的不正是一场盛宴么?

    我见过这样的情景,这寒冷十分熟悉,那是悲伤的灵魂哭诉,令人由心底而生的寒意。

    那是在哪儿?那是何时?

    茫茫思绪宛若绳索,拉着盘蜒往记忆深处游去。他想起寒火国的黑血潭,黑血潭之下有个水门,将盘蜒传至那凄惨绝望的洞窟,在那儿,盘蜒见到一圈圈、一层层的孩童,那些受困的贪魂蚺。

    眼下为何与当时一样?

    你早就猜到答案了,不是吗?混沌指引着你,疯狂预示着你,你一直想找到这人头山的入口。你想得那万仙门主之位,只希望菩提能向你坦白这秘密,对么?

    他要的人是你,他渴望你的炼魂,维系他的荣光,他的心血,他的万仙门。

    盘蜒凝聚起心神,逐渐行动自如,有炼魂留神到他,回答盘蜒的疑问。

    你们是谁?为何被困?为何哭泣?已有多久?

    我们....我们本是投师万仙,未度过泉水试炼之人,菩提欺骗我们,假意留咱们疗伤,却将我们....将我们炼化成了...贪魂蚺,关在不见天日的山洞中,我们死不了,活着却加倍痛苦,所以我们哭泣。从很久很久以前,一千年?两千年?陆陆续续有人到来。

    盘蜒试图数清数目,然而那太过庞大,盘蜒一时分辨不尽。

    他困你们在这儿,出于哪般图谋?

    黑暗中的魂魄接连闪亮起来,盘蜒仿佛见到星空,他们一个连一个,成了一座天桥,直达那无穷的天顶。

    盘蜒心底涌出痛恨之情,宛如接连不断的海浪,将他抛上了天。

    那上空是什么?

    那是麒麟环,古神之物,万仙仙露泉的由来,它沉在万仙仙露泉的底部,直达轮回海鸿源池水之中。

    早在两千年前,菩提发现鸿源池水效用衰弱,无法维系这许多门人。他钻研了许多年,知道其中缘由。

    这麒麟环便如一道门,将万仙门人的灵魂,与轮回海中沉睡的十二位古神连在一块儿,通过修炼万仙仙法,能攀升层阶,从那些古神宏大无尽的魂中受惠。

    然则仙人数目太多,活的太长,这道门的逐渐侵蚀收缩,万仙与古神的关联便慢慢衰微,总有一日,这连接一断,根基不复,万仙必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所以菩提想出法子,他捉活生生的,有天分的人,以他泰家昔日培育续梦蛇的法术,炼做贪魂蚺,将咱们困在山中,用咱们的炼魂,铸成一座通往轮回海的桥,这桥直通过麒麟环的“门”,那门便无法收缩,无法关闭,万仙也得以存续下去。

    盘蜒想:我也是贪魂蚺。

    他这些苦难的同胞答道:你不一样,你远比咱们巨大,他找来你,便无需再捉人来了。只需用你的炼魂,便足以与轮回海相接。他一直在找这样的人,他本想得到一位仙殇,可金蝉出手太狠,将仙殇杀死,如今....他终于等来了你。

    盘蜒想:是么?原来这般。这便是我心底的困惑,这便是我的宿命?

    用我同胞的性命,我盘蜒的性命,这永无止境的折磨悲苦,去维系万仙。那些光鲜、逍遥、漂亮、高傲、尊贵、欢闹、富有、无上的仙人?

    牺牲自己,盘蜒,万仙就能永远传下去了。

    那是你喜爱的,一直守护的万仙。

    盘蜒眼前浮现出记忆的片段,那是他入门之后,一幕幕欢笑喜悦的景象,与吕流馨,与陆振英,与东采奇,与雨崖子,与天珑,与天心,与张千峰,与千灵子,与蝉鸣,与海平,与菩提,与一个个恭恭敬敬,唱唱跳跳,粉粉嫩嫩,潇潇洒洒的万仙。

    那是虚伪!那是做作!那是谄媚!那是无可形容的卑鄙!那是建立在万千同胞的生不如死之上的凌霄宝殿!

    我明白了,万仙是什么?万仙是恶!无极的恶!伪善的恶!

    我一直以来都做了些什么?我与仇人厮混在一块儿,一齐享乐,一齐欢笑,一齐向上攀爬,于我而言,却一直向下坠落。

    粉碎这凌霄,毁灭这虚伪,憎恨这仙门!对,对,去憎恨!去毁灭!去粉碎!

    去吞噬。

    饥饿感充斥盘蜒,他变得贪婪暴躁,周围的炼魂感应这变化,纷纷笑了起来。海潮般的大笑声中,他想:你一直吞吃着贪魂蚺的炼魂,你难道不曾察觉么?每一次运用飞升隔世功,每一次提升层阶,你都嚼着同胞的血肉心魂呀。

    报答他们,将他们的苦难结束,将万仙结束。

    去吞噬。

    他张大嘴,如他多年前刚刚梦醒时那般饥饿,那般疯狂。他扫了一圈,周围的灵魂沦入腹中,他再一次动口,以不可思议的灵巧与速度吞食灵魂。

    那些贪魂蚺并不害怕。

    如果知道生命的每一天都将在万分痛苦中度过,人会害怕死亡么?

    不,死亡是恩赐,是解脱。

    他粗略吃了一圈,肚子已饱,于是他剖开自己肚子,将没用的东西抛了出去,他抛出所练的飞升隔世功,吞山、非天的炼魂,零零碎碎的内力,诸般无用的情感。

    武功驳杂,就舍弃武功。心蒙了尘,就将心抛弃,抛了往昔,你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但你入了道,你心无尘埃,你就此重生,更胜梦中。

    你是太乙,记得么?你曾将天地乾坤,纳入自个儿的梦境。

    你是太乙。

    那巨大的、扰乱星空、撕裂黑暗的蛇再一次吞吃起来,那些炼魂很快变得毫无滋味儿,甚至令人反胃,但盘蜒以无私无畏的心前进,他要解救每一个同胞,将他们每个魂中对万仙的憎恨烙印在心底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黑暗中再无炼魂。盘蜒大声咆哮,紧闭双眼,在这梦的海洋中劈开缝隙,找到了回身躯的路。

    他耳畔轰隆巨响,从高空坠落在地,沉重的、如山般的巨岩砸在盘蜒身上,他并无真气护体,险些被碾成肉泥。

    但他总算逃了出来,保住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断臂复原很慢,脑中撑得鼓胀欲裂,他如初生的婴儿,光着身子,蜷缩抽搐着。

    前方有急促脚步传来,伴随着惊惶伤心的怒吼。盘蜒睁开眼,见到菩提站在面前,在菩提身后,是高大的跳蚤阎罗。

    菩提看清盘蜒状况,怒极反笑,说道:“你怎地破开那降魔阵?你....杀了所有的贪魂蚺?你险些毁了万仙,你这蠢货,你这妖孽!”

    但他为何仍笑得出来?

    啊,他定然以为自己能制得住此刻的盘蜒,只要盘蜒在,那桥便能接续,仍能抵达轮回海,连接古神灵魂,源源不绝的从他那儿收获福祉。

    跳蚤叹道:“义弟,你何必做无望之争?你还想回到万仙中么?你已回不去了。他们都知道你我结义之事。”

    他们都恨我么?好极了,好极了。因为我也恨万仙。你击碎了我的退路,那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我在虚伪的皇位上坐了太久,是该撕破那仙家君子的面具了。

    菩提见盘蜒脊椎骨被砸得弯弯扭扭,不成形状,叹道:“盘蜒,你不必怨我,需知你若肯忍耐,万仙门人都会受益。你可知....可知若没了你,又会怎样?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说道:“涉水一层的弟子,在第十年便会发疯,变成茹毛饮血,不老不死、却丑陋无比的妖魔。再过十年,便轮到游江。后十年则是涉水,又过十年,飞空层亦会变化。唯独遁天、破云层的人已与古神紧密相连,不受波及。但到此地步,万仙....已毁灭殆尽了。那些...患病者留在世上,则是行尸走肉,痛苦不尽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痛苦不尽?你感受到那些同胞的苦么?你感受过仙殇的愤怒么?”

    但他心已麻木,身子喀喀发声,已坐直了身子,身上断骨全数融合,伤痕收复,身上披一件淡紫色的袍子。

    菩提吃了一惊,跳蚤也不禁后退半步。菩提犹豫刹那,笑了起来,说道:“事到如今,你还虚张声势?这是幻灵内力么?”

    他一挥掌,霎时幻境纷纷纭纭,有火有雷,万兽云集,张牙舞爪的横在盘蜒身前,这正是泰家嫡传,纵横数千年的太乙幻灵掌法。菩提大喝一声,幻灵真气朝盘蜒涌动过去。

    跳蚤轻轻一跃,纵身高空,双足直踢,足劲似劈天巨剑,径直朝盘蜒踢下,他并非想置盘蜒于死地,这足劲虽勇猛绝伦,却颇留余地,可一遇抵抗,登时化作极凌厉的杀招。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太乙幻灵掌?那不正是我所创的么?”手掌一托,菩提那重重幻影已被盘蜒掌控,反朝跳蚤打去。跳蚤大骇,足劲骤增,嗤嗤声响,他脚踝一痛,飘然倒飞出去,再一看,更是惊恐。

    菩提大声惨叫,身子已缩小得如同老鼠,被盘蜒捏在手里。

    跳蚤瑟瑟发抖,仿佛做着疯癫的怪梦:这万仙的至尊,悟道的破云,凡间第一高手,在眨眼之间,一招之内,已被这重伤之人牢牢制住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天地为梦,幻灵随心,这才是太乙真仙法的真谛。”

    他又低声道:“万仙非仙,不凡亦凡,待落红尘,何仙不殇?”

    死吧。

    菩提老仙瞬间被捏成粉末,直如蝼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