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七十四 昔日苦功非无用
    临到那群人近处,张千峰、枯念飞身而下,万鬼众人看清来人,脸色剧变,为首一老者与张千峰正是老相识,叫做千禽道人,当年曾与张千峰在百神教庙中交过手,后同遭黑雨老怪之难。他稍一迟疑,说道:“我说怎找不到仙使,原来仙使自己找上门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双目如刀,扫过众人,其余皆不认识。他森然道:“便是你们这群小贼,杀了我遁天门人么?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嘲笑起来,笑声极为尖锐,千禽哼了一声,道:“若我等是小贼,那死于我等手上之人,岂不连小贼都不如?”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以多打少,居然还引以为荣?”

    千禽喝道:“战事一起,还管什么人多人少?打的便是以强胜弱!以智取胜!”

    他一声呼喝,震得群山隆隆作响,张千峰心想:“他是向鬼首报信,那六人转眼既来!”他抱着必死信念,更不脱身,一掌打了出去,那枯念抢上相助,两人突施奇袭,武功又远胜过千禽,乒乓两声,已将千禽打的筋骨寸断,惨呼而死。

    众鬼官登时震怒,往四下一分,围了上来。有一虎头客向下一抓,爪子与枯念一碰,嗤嗤作响。枯念笑道:“有两下子!”蓦然圈转,攻势如潮,那虎头客数招内便岌岌可危。然而另六人夹击上来,相助虎头客,各自发招,内力凝聚,刚强柔韧,枯念一时半会儿竟取胜不得。

    张千峰对上其余七人,使出伏羲通天道,一会儿在眼前,一会儿又到远方,击出掌力,总从难以想象之处绕来,而掌力渗透真气,直击体表,这七人武功虽高,功力虽强,却也相形见绌,局面不利。

    如此斗了百余招,竟不见鬼首赶来,张千峰、枯念精神一振,更是放开了手脚,掌风指力夹杂一块儿,威猛凌厉,强悍难挡。那十四鬼官见状,也并肩作战,彼此援护,有人防御,有人猛攻,有人居中调度,形成阵法。张千峰一方纵然大占上风,可要取胜,却也不能急躁。

    忽然,枯念惊呼一声,喊道:“我...我要回聚魂山了!”她无法长久留在凡世,时候一到,自然消失。张千峰心中一凛,急思对策,枯念大声叫骂,但转眼已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万鬼众人大喜,有一鹰首人一招“轻纵羽翼”,一腿踢来,羽毛如千般暗器投至。张千峰斜退避让,砰地一掌,使重手将这鹰首人打的口吐鲜血,再腾空而起,双掌连击,掌力如铁炮般砸落,喀喀几声,打伤两人手骨。

    但他攻得太急,一羊角老者点出指力,宛如犀牛顶角,象牙突刺,击中张千峰左臂,他闷哼一声,身上染血,只觉那指力中有极厉害的酸毒,令他伤口一时难愈。

    他乃破云之体,稍一凝神,将这指力化解,然而这片刻耽搁,又有一黑面和尚抢来,禅杖打向张千峰脑袋,势如狂风,混混怒怒,张千峰呼喝起来,掌中现出火剑,将那禅杖击碎,黑面和尚反手一掌,伤了张千峰膻中穴。

    张千峰心怀愤怒,毫不退让,运内力反震过去,顿时将这黑面和尚手骨震碎,饶是如此,他自己伤势也已不轻。他想:“我当紧守门户,寻隙取胜。”可耳中突然闪过往日的一句话:“师兄,莫要犹豫!莫要心软!”

    张千峰大笑起来,表情有些狰狞,仿佛夜色突然罩住他面容,令他由善良温和的人,变成了无路可退的猛兽。他手掌猛击在地上,隆地一声,地面晃动,内力顺着地表震了过去,三人脚上剧痛,腿骨龟裂。

    一大汉、一瘦子、一矮胖子冲了过来,各处狠招,打在张千峰背上。张千峰痛的大叫一声,反而露出笑容,使混元玄功,将这三人手掌吸住,一转身,在三人脑袋各拍一下,将三人杀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运功疗伤,朝一女子撞去,那女子见他浑身破绽,手中钢叉猛刺过来,霎时血光四溅,伤了张千峰胳膊。张千峰握住那钢叉,内力急涌,那女子大叫一声,浑身经脉逆乱,当场气绝。

    张千峰将这女子举起,扔了出去,一花白胡子狠狠一掌,将那女子尸身打成肉泥,仿佛从高山上坠落般,但张千峰身形忽隐忽现,到了花白胡子背后,一掌刺穿此人胸口。万鬼众人见他这般悍勇,竟似豁出性命,全力杀人,无不骇然。

    这十四大鬼官,皆是万鬼之中叱咤一方,妖法精妙的一代宗匠,若张千峰以招式武功与他们交手,不到千招之外,绝不能分出胜负。然而他陡然间风格剧变,一招一式皆舍命拼搏,哪里像是个万仙指点迷津的仙使?倒像是不知性命可贵,一心只想出气的疯狗。他仗着体质脱俗,来回冲杀,呼吸间已受重伤,可也连毙敌手。

    张千峰体力虽急剧下降,但心气旺盛,半点不觉,反而乐此不疲的将自己逼上绝路。他只觉杀戮之美,快意恩仇,哪怕旁人骂他一句,都要以血来清洗。他隐约觉得敌人怕了,被他气势逼得惊慌失措,分散开去,阵型散乱,这让他感到舒畅,敌人越害怕,越悲痛,他自己就越喜悦,越舒坦。他觉得自己在虚伪的壳里包了太久,如今出来透透气,杀杀人,才是世间至理,无上极乐。

    什么以德服人,什么先礼后兵,什么见招拆招,什么强身健体,那都是放屁。遇上仇人,武功唯有一般用途。

    他跃上高空,蓦地一个千斤坠,将一胖子压得粉身碎骨。四周敌人本大感怯意,可见他手段残忍,自知无法逃脱,也大声咆哮,齐齐取他要害,各自正是舍身杀敌、穷追猛打的心思。

    突然间,张千峰微微一笑,左右手轻轻一拂,身边真气流动,宛如漩涡,正是混元玄功的神法。那四人怎料到他忽然又变得手法巧妙,惶急之下,收势不及,张千峰将四人力道挪转,砰砰四声,各人胸口剧痛,踉跄退开。张千峰如转轮般横着旋转,使一招“九星连珠”,手中火剑将最后四人刺得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他嘶哑着嗓子,笑了几声,跪倒在血泊里。这时,积压的疼痛反攻倒算,残忍的在体内斩刺剜剐,张千峰死死忍耐,身子发颤,运破云仙法抵挡。

    耳边又传来脚步声,他抬头一瞧,见十五人站在面前,毋庸置疑,这十五人也是万鬼鬼官,眼前惨景令众人心头巨震,一时乱了阵脚。领头鬼官是一驼背高个儿,他沉住气,说道:“杀了千万个假仙,如今才知万仙并非徒有虚名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已无力抵抗,却不想死在万鬼小辈手中,他淡然道:“你们鬼首呢?为何不来杀我?”

    驼背高个儿心机敏锐,瞧出张千峰定然不支,放心下来,笑道:“诸位鬼首去找菩提了,不知为何,似不理我等呼唤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心想:“若宗主人在‘人头山’上,那儿寒气袭人,除他之外,无人能近,定能平安无事。可若他在法剑派随众庆贺,那便....万事休矣。”

    万仙就这样....从世间消失了么?

    忽然间,有一人拉住张千峰,迈一步,倏地到了三十丈以外,众鬼官瞧出门道,喊:“伏羲通天道!是鲲鹏来了!”

    张千峰抬头一看,见自己躺在鲲鹏怀里,问道:“师...师兄。”

    鲲鹏苦笑道:“仙使,你本事比我大,如何能叫我师兄?”

    张千峰再看鲲鹏身后,只见有百余人布成阵型,另有千余人站在后方。他心生希望,问道:“山海门?”

    鲲鹏点点头,说道:“旁人醉生梦死,咱们山海门尚在钻研阵法,敌人袭来,咱们从密道逃下了山。”他为人虽急躁,可事事设想周全,竟在自己家中挖了一条通往山下的退路。

    张千峰身上虽痛,心中虽苦,却也哈哈大笑起来,道:“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,这话当真不假。”

    鲲鹏将张千峰放在草地上,朗声道:“山海门麒麟阁的弟子听着,如今万仙生生灭灭,担子皆在我等肩上!我等修炼至今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数千人齐声喊道:“诛杀妖魔,除灭万鬼,主持正道,守护万仙!”

    鲲鹏笑道:“很好!如今万鬼在何处?”

    麒麟阁众弟子施展身法,瞬间已将众鬼官围住,各自挺架兵刃,踏着伏羲方位,指着敌人,道:“就在眼前!”

    众鬼官神色不屑,那驼背高个儿道:“瞧这些小子身手,不过是飞空、渡舟的屑小,赶着去投胎么?”

    猛然间,有十个麒麟阁弟子抢上,掌力齐出,兵刃雨落,有两个鬼官出手迎敌,低哼一声,瞬间已被击伤。麒麟阵法立时发动,行云流水,生生不息,运转不休,时如惊涛骇浪,时如密林隔风。众鬼官脸上终于露出惧色,不敢怠慢,全力还击。

    张千峰见局面僵持,众弟子一时难以取胜,却也无落败之忧,于是静下心来,体内真气鼓荡,修复伤口。

    鲲鹏对他说道:“放心吧,你死不了,万仙灭不了。”说罢足尖一点,已飞入麒麟阵法之中,居中调度,出手相助,这阵法威力顿时倍增。

    张千峰忽然有些想哭,但这一回并非悲痛,更非绝望。他明白往昔灌注心血的山海门,实则并未白费,此时此刻,成了万仙希望所在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,清净无扰,仙体自愈,伤口缝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