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七十三 一言一语心意浓
    张千峰飞速穿过山谷,踏入山门,方位骤变,只半柱香功夫,已到了天地派的山林中。他往下一望,心头刺痛,只见满园皆是天地派门人尸体,树林大片劈倒,各处灯火熄灭,血腥气味儿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他心中急想:“万鬼非但出手迅速,且安排周密,心狠手辣,邪法厉害,这许多人竟无一人逃脱,更连呼喊也不及。”按理天地派居于草木之中,一遇敌袭,至不济也能躲藏起来,然而下方死气沉沉,绝并无声息,竟无人幸免,万鬼暴起发难,连天地派功夫底细也摸得极为清楚。

    他暗想:“天地派有数位遁天好手,本该与众弟子同庆....”再度动身,来到庙殿之中,惊见宣途卧倒在地,双目瞪大,死状极为可怖,身边多位飞空层好手,尸身也凄惨至极。

    张千峰沉住气,咬紧牙关,心想:“这绝非一人出手,而是许多好手同时发难。以宣途武功,连一招都抵挡不了。”

    忽然间,一木柱下有人低呼,张千峰手一抬,那木柱自行升起,张千峰见是一少年道童,他一喜,将道童抱在怀里,见他伤势不重,内力所及,眨眼间治愈他身上断骨,问道:“孩子,是什么人作的?”

    道童哭道:“大约十五、六个黑衣人,围攻宣途师公一人。大伙儿吓得....往各处逃,被他们追上,全数杀了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身躯发抖,心中隐隐想道:“万仙,万仙,好生太平安逸,逍遥快活。咱们这万仙群山,从古至今,从未有敌人侵入,以至于各派相距太远,各自仅倚靠天门来去,遇上危难,彼此间竟传不出消息来。盘蜒师弟说的半点不错,咱们....咱们日子过得太好,终有懈怠,即便万鬼不来,咱们也....也会有大难。”

    他对道童说:“你快些下山,找树林躲起来!”

    道童认出他,哭道:“千峰仙长,你也....也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点点头,提气升空,直往杨木隐居道观,行至道观处,见这壮大殿堂已成断壁残垣,此处有一场大战,规模甚是惊人。张千峰俯冲入地,见院中躺着一具尸体,瞧那衣着,正是杨木,可脑袋已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他眼前金星乱冒,气血翻涌,心想:“杨木....杨木老仙死了,我万仙的一大仙使...就这样死了?”他看此间情形,知道毁坏虽剧,可不过在瞬时分出胜负,否则以杨木之能,稍稍运功,便能提醒一众破云同僚。敌人并非一人,少说有六门功夫波及地面石壁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当是万鬼六大鬼首一齐来袭。

    张千峰背上凉气嗖嗖,已然想明万鬼动向:他们分头出击,鬼侍卫、鬼僚等人偷袭万仙飞空以下门人,数十个鬼官分路暗杀遁天门人,而六大鬼首则以迅猛之势击毙万仙仙使。

    好残忍的手段,好骇人的心计。

    我孤身一人,能救得了万仙么?

    不,不,盘蜒师弟在,可他们来此已有两、三个时辰,单凭我二人,失了先机,如何能胜得过这一大群敌手?

    刹那间,张千峰气息凝固,几乎绝望,但盘蜒的话在耳边响起:“我即将远行,从此将万仙门留给了你,不盼你力挽狂澜,只盼你能带大伙儿过的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他心想:“是,万鬼在暗,万仙在明,可相比万鬼,我何尝不在暗处?我救不了所有人,但见着一个,便绝不容那人死了。”

    他知天地派重要人物全数惨亡,其余弟子,万鬼暂且难以顾及,心中盘算:“我当去找海平仙长,他功夫强韧,挪移奇速,万鬼...未必...”他心念已定,劈出一掌,借掌力踏入脉象,瞬间已在数百丈之外。

    他这般催动功力,奋不顾身的赶路,不久已到了海纳派所在,更不逗留,直扑海平老仙家中,谁知途中见下方斜卧一人,白发苍苍。张千峰喜道:“海平仙长!”飞扑过去,将海平扶起,见海平伤的极重,浑身经脉受毒摧火烤,不成模样。

    海平老仙平素对他极好,宛如祖父一般,张千峰见救他不得,再忍耐不住,霎时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海平抬头朝张千峰一笑,目光欣慰,低声道:“好孩子,莫哭,蝉鸣也....多半....难逃。万仙....交给你了。”头一歪,倒在张千峰怀里,再无呼吸。

    张千峰大叫一声,打出一掌,砰地一声,将这山路打的从中隔断,巨石滚落。他悲痛过度,反而怒气冲天,想起生平惨事,想起洁泽,想起魔猎,想起义兄满门,想起杨木,又看着海平,仇恨激荡在他经脉之中,反而令他心底冰冷,脑中清醒。

    他心想:“蝉鸣仙长也遇害了,而海平仙长刚死不久,万鬼去了哪儿?不是我苦朝派,便是...便是法剑派、神藏派。神藏派有盘蜒师弟,多半可救,法剑派是菩提宗主主持局面....我该去哪儿,我该去哪儿?”

    天地间脉象环环相扣,他经历剧变,感悟刻骨,竟隐隐能察觉数十里外的变动。

    他感到一大群人正借着夜色,匆匆奔走,宛如捕猎的狼群,他们正赶往苦朝派。

    除了张千峰之外,苦朝派中已无高手,其余人仍在欢庆,他们会遭难么?

    不,他们不会,张千峰会救他们。

    张千峰恭恭敬敬的放下海平,朝他鞠了一躬,蓦然身影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万鬼众人行至山下草原,其时修武院众少年正围着篝火,高歌欢唱,只在眨眼间,数千人疾奔上来,将众少年团团围住。众少年眼神困惑,低声惊叫,仍不知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有一十二岁少年问道:“诸位前辈是...何派高人?为何...擅闯我苦朝派领地?”

    领头一鬼侍卫冷冷说道:“全数杀....”

    那一个“了”字尚未出口,空中一掌压下,将他连同身后二十人全数杀死。众少年与万鬼皆大吃一惊,去看来人,见来人眼睛中闪着异光,俊俏的脸上,神色冷酷异常。

    有一万鬼之人道:“是张千峰!”众少年则喜道:“千峰仙长!”

    张千峰更不答话,双掌一举,真气如大网般扩散开去,霎时脉象挪移,竟现出十余个张千峰,旋即这重重幻影一同出手,天琴云弦掌笼罩下来,嗡嗡几声轻响,万鬼众人只觉头晕耳鸣,站立不定,功力低微者口喷鲜血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有数个鬼侍卫功力深厚,反应过来,高呼道:“诸位鬼首大人,张千峰在这儿!”呼喊声撞在空中真气上,回荡几次,旋即消弭。张千峰的掌力阻隔声响,这真气之内,连景象也已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他趁敌人失措,倏然又数招击出,掌风如扇,席卷而至,霎时又有数十人丧命掌下。众鬼侍、鬼僚这才醒悟,目露凶光,大喊着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众少年从未见过张千峰露出这等凶狠表情,更不曾见过这等骇人功夫,虽知眼前定是敌人,可也不禁害怕起来,放声尖叫。张千峰借众少年呼喊,震动音波,反打向周围敌手,夹杂掌力,刹那间令数人受伤倒地。

    然则眼前这一千人,皆是万鬼选拔出来,一举屠戮万仙的好手,张千峰武功虽强,但众人奋力反扑,他又要照顾众孩童,又要防众人呼喊,一时左右见拙。他呼呼两掌,击毙一长须虎人,足下一招秋风扫落叶,再杀三人,赚的片刻间隙,心思急转,内力凝聚,蓦地一高瘦女妖凭空现身。

    枯念呼喊道:“你怎地现在才叫我?”责备几句,利爪张扬,周身十丈内,敌人血肉模糊,被她斩成肉泥。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万鬼之人,一个不留,全数杀了!”

    枯念仰天大笑,说道:“这才像话,你眼下才有男子气概!”踢出大脚,脚上指甲一钩,哗哗几声,将十来人活活剥了皮,那几人狂呼大喊,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这枯念手足指甲上有火雷之气,当年追击盘蜒,连虚灵之术也被她赶上,此时受张千峰恨意鼓舞,真是意气风发,狂性猖獗,身躯扭动,利爪转如旋风,顷刻间张千峰那气罩中如下一场血瀑。张千峰凝聚气力,不停出掌,掌力无形无影,悄然而至,可杀人于眨眼之间,威力之强,也不比枯念女妖逊色。两人激斗小半时辰,终于杀尽敌手。

    张千峰微一喘息,道:“还有十多人,离此约二十里处。哼,这群鬼官,仍不知我苦朝派状况。”数年前,苦朝派一众遁天高手随暗谷死去,此节万鬼想必不知,故而仍在搜寻其余遁天门人下落。

    枯念问道:“你不歇息么?”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我若死了,有的是时候休息。”

    枯念血手在张千峰肩上一拍,笑道:“你若死了,来到聚魂山,我若找着你灵魂,必将你照原样复生,你便能常常与我作伴啦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笑道:“你助我杀尽强敌,我死后必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枯念拍拍脑门,连声道:“唉,不急,不急,你若死了,我便来不了这凡间,那可多没意思?我不会让你死的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点点头,对众少年道:“立即去天地派山林中躲藏起来。”

    众少年虽不知发生何事,但反而出奇勇敢,并未吓呆,听张千峰嘱咐,纷纷拔足飞奔,跑向远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