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七十 仙祖魔源断恩怨
    眼见就要砸个地裂石碎,那枯念跳上空中,双手探出利爪,银光闪闪,向外抓出,刺入那巨树妖胸口。她身子凭空生出气力,往上一拔,将那巨树妖带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瞧得提心吊胆,头皮发麻,心想:“她这一提之力,怕是连万斤巨石都能举起。”

    那巨树妖吼了一声,响彻数十里,手向枯念捏了过去,枯念拔出爪子,反击过去,哗啦一声,竟将那巨树妖一臂斩断,它那天生利爪何等锐利,稍稍舞动,只怕足以屠灭百人了。

    巨树妖忽然口眼中浓烟滚滚,散发出来,热气翻腾,尚在远处,已令下方众人汗流浃背,皮肤干燥。枯念道:“小心了,这是龙木树热气,人一碰上,便被蒸干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接连打出天琴云弦掌,掌力如大旗飘扬,将那浓烟一遮,登时吹得干净。枯念一招“杀人杀己”,身子左一转,右一转,上一转,下一转,锐光破空,刀风凌厉,将那巨树妖双手脑袋一齐卸下。众人惊呼声中,那巨树妖再度倒塌。

    张千峰使伏羲通天道,倏然间幻影浩荡,数百掌打在巨树妖身上,那巨树妖承受不住,身躯龟裂,一块块树皮纷纷落下。众人尖声大叫,一股脑鸟兽般散去,地面摇动,响声震耳,伤者不计其数,总算无人被砸死。

    枯念一脚踩在巨树妖头上,冷笑道:“外强中干,也不过如此罢了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道:“多谢姑娘援手。”

    枯念道:“咱俩何等交情?你又何必客套?”长笑声中,踪影渐消。

    龙木巨怪脸色铁青,一个箭步冲上前来,喊道:“老子内力无尽,独身一人,谁人敢与我较量?”

    如今局面与数月前他独闯青龙寺不同,此妖法力经战场厮杀,感应冤魂惨状,已然倍增,张千峰那时能够胜他,现今却无独胜把握。可若万仙高手一拥而上,又未免有失高手身份。一时之间,众人心中揣测,都不知万仙三大高手当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罗芳林不满说道:“当初万仙顾及颜面,竟放跑了此魔,如今还要重蹈覆辙么?”

    张千峰面有愧色,却道:“然则此妖独闯万军,这份勇气,确令人敬佩。我等若再以多打少,更是...更是说不过去。”他心胸坦荡,毫不隐瞒,将形势明明白白的说了出来。在场众人虽觉他太过迂腐,可也难以反驳。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此事简单,咱们万仙也出一人,其余人在旁掠阵,防他逃走即可。”

    龙木狞笑道:“可是你要与我过招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杀了紫莲,击败归鹏,出尽风头,张千峰也胜过你一回,功劳不小。如今菩提祖师在此,我倒想见见祖师爷的神功妙境。”说罢恭恭敬敬朝菩提鞠躬。

    众人听他语气,看似恭维,言下之意却极为厉害,竟似有心考校菩提武艺似的,无不暗中担忧。

    菩提祖师在世上活了多久,早无人记得,少说千年不曾与凡人交手,人人都道他武功绝顶,可谓当世第一,却谁也说不上他功力到了何等地步。如今这龙木巨人咄咄逼迫,气焰嚣张,法术强悍异常,盘蜒似捧实迫,硬逼着菩提祖师出面,若稍有闪失,定令这位仙家至尊颜面扫地,威风无存。

    当即又有人想到:“听说这盘蜒早有心抢夺万仙宗主之位,与菩提祖师明和暗斗,可那毕竟只是传言,谁也无真凭实据,如今他说出此言,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。”

    顷刻间,众人屏息观望,寂静无声,静候菩提祖师开口。

    菩提祖师笑了一声,道:“盘蜒,这宗主之位迟早是你的,你何必如此心急?”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惊呼起来,揣摩菩提祖师心思,都想:“菩提祖师话里有话,看似器重盘蜒,实则怨他狠心。都说引狼入室,咎由自取。这菩提祖师被盘蜒逼到如今地步,却也是无奈至极。”

    盘蜒叹道:“祖师爷若有难处,便由弟子去诛杀此妖如何?”神色镇定,全不将龙木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寂静之中,血云忽然仰天大笑,眼角却泪如雨下,激动喊道:“盘蜒,盘蜒,我终于...终于等到这一天了!”他一生心愿,便是盘蜒撕下虚伪,展露野心,与万仙作对,如今得偿所愿,打从心底里为盘蜒欢喜的发狂。

    众人心想:“这疯子为何这般哭喊?是了,这两人是亲戚,定然早有约定,图谋极大。一人在朝为官,一人在仙谋权。”

    菩提祖师不答,缓缓走上,迎向龙木,旁人遍体生寒,瑟瑟发抖,敬畏万分,不由自主的向外退开。也有人当即跪倒在地,红了眼眶,心中千百遍为菩提祈福。更有人替菩提捏一把汗,实不愿这位万仙上古的大宗师稍有闪失,威名折损。

    龙木问道:“好,我若胜了这老头,就算赢了万仙。”

    菩提摇了摇头,道:“妖魔,此言差矣。”

    龙木狠狠说道:“差个屁?莫非赢了你,万仙仍有人胜得过你?”

    菩提微笑道:“万仙无人胜得过我,以阁下之能,更是渺如尘埃。你要胜我,正是痴心妄想。”

    他说出这豪言壮语,可语调平淡,慈祥温和,仿佛只是说“无量寿佛”或是“清修莫扰”之类的宣号,众人听在耳里,只觉心脏一时停止,一时又怦怦直跳,皆生出敬重崇拜之情,不知不觉间,手掌心中已全是汗水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众人深信:这老仙既是万仙化身,世上也真无人胜得过他。他遇上过阎王,对付过北妖,经历无数变乱,可始终屹立不倒,定住了天地,神秘莫测,却又令人高山仰止。

    龙木大喝一声,木刀直劈过来,刀未落,风已起,真气激荡,纷纷扬扬,众人站在远处,已觉呼吸不畅,心胆俱裂,似那一刀正是向自己砍下。

    忽然间,菩提身上紫气沉浮,化作一身紫色铠甲,他一扬手,一道紫剑已出现在掌心,向上一撩,嗤地一声,将龙木木刀挡住。

    龙木咬紧牙关,铁青的脸上憋得发红,竟成了一张黑脸。他足下生根,踩裂大地,裂缝伸出数十丈远,借土中气力,源源不绝的打向菩提,然则菩提不为所动,神色平静至极。

    龙木又暴喝起来,另一手木棍捣出,菩提再变出一柄紫剑,往下一拨,那木棍上真气掠过菩提,打中远处城墙,登时崩溃倾塌。众人见两人表情,一者风轻云淡,一者龇牙咧嘴,单看此节,这场比试高下已分。

    盘蜒见那紫剑光芒夺目,如火如雾,暗想:“这并非精魂剑,却也是以冤魂炼成的兵刃,只是并无金铁,纯以力而成。他身上铠甲也是如此,其中魂魄无穷无尽,助长其内力,他从何处得来这许多魂魄?”

    菩提手一转,铿锵几声,龙木两件兵刃同时弹开,龙木朝后连退,目光终于惊慌起来。盘蜒心想:“这龙木也甚是奇怪,他一身气力庞大,绝不在菩提之下,为何两者较力,他却显落于下风?这并非菩提手法巧妙,以巧弥补,而是龙木....龙木使不出内劲来。”

    菩提浮上空中,飘然而前。龙木手掌变化,木生叶,叶飘散,登时缤纷繁茂,万叶齐飞,如陷阱般挡住菩提去路。刹那间,那树叶各个儿爆开,变作无数木刺扎向菩提。众人惊恐不已,不由喊道:“仙祖小心!”

    菩提淡淡一笑,将双剑朝那木刺扔去,稍稍一碰,双剑分散开来,变作数万紫剑,一通搅拌,光芒纵横,漫天树叶登时粉碎。众人放心下来,又齐声喝彩,大声称颂其能。

    龙木急声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?老子...老子有劲儿使不出!”

    菩提道:“妖魔,你何等自大,胆敢轻视我万仙?”在众人瞩目之中,身形一晃,霎时临近龙木,一招“气海灵渊”,紫气升腾,宛如漩涡,砰砰两声,将龙木双臂绞碎。

    龙木惨呼一声,胸口伸出尖木,急刺过去。菩提手一切,龙木身子浮上百尺高空,又倏然砸落在地。这巨怪手臂已然复原,在地上一撑,连滚带爬的逃开,呼呼出掌,掌力庞大,汹涌而来。菩提又招来双剑,横竖如盾,阴阳交织,将掌力消解。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他遮掩得极好,但这确确实实,是太乙灵道术底子,他瞒得过旁人,却万万瞒不过我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低声对盘蜒道:“盘蜒,宗主武功绝伦,更胜你我,你纵然狂妄,也不可再对他不敬。”

    盘蜒闭目片刻,笑道:“他仍未出全力。”

    张千峰奇道:“你怎知道?”

    盘蜒微笑不答,心想:“当年我与跳蚤阎罗同那细脖邪龙恶斗,跳蚤双腿踢出,如天剑雷枪,连冰山也为之动摇,这菩提始终不使这门功夫,便是怕被我认出。”

    龙木败局已定,可仍不甘心,卯足全力,忽然双拳砸地,地面乒乒乓乓,裂缝如网,骤然间,地底生出许多巨大藤条,破地而出,直朝众人身上打去。众人吓得屁滚尿流,多半软倒在地。

    菩提道:“妖魔,你黔驴技穷了么?”双手换拨,众藤条上空现出紫圈,圈中紫剑飞下,将藤条斩断,救下众人性命。龙木咆哮,趁机直冲菩提扑去,这一下卯足余力,真有山崩之威,地龙之猛。

    菩提稍退半步,瞬间周身紫气澜漫,遮住身影,笼罩龙木。众人只听响如惊雷,脑中一通迷糊,旋即木龙倒飞出去,口中鲜血狂喷,身躯几乎散裂,惨况骇人。

    盘蜒暗忖:“果然是那踢腿功夫,是他,是他!秋风公主猜的半点不错!他正是阎罗的兄长,泰家的古人。”

    菩提手掌再一捏,无数紫色锁链由龙木伤口渗出,将他挤压缩紧,捆得动弹不得,龙木怪叫道:“为何....为何我伤势好不了了?”喊了两句,再吐鲜血,闭气昏迷。

    菩提朝盘蜒看了一眼,背过身去,不理龙木,盔甲消散,又慢步向众人走回。

    众人心驰神摇,热血沸腾,忽然齐刷刷的跪倒在地,喊道:“仙祖神通,无上广大!”

    这本是青龙寺刻在菩提雕像上的字句,平时众人见到,不免觉得奉承过度,言过其实,可眼下一齐高喊,各个儿发自肺腑,再不觉有半分不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