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六十七 花言巧语浑过关
    盘蜒闻言,深以为然,他早觉得那“飞升隔世功”只一味的固本培元,延年益寿,稳扎根基,增强内力,却少了实战中诸般诀窍,算不得真正升仙之水,故而须得万仙七大派再行分化教导。只是此泉无数年来惠及近百万人,也可谓功德无量,此节倒远远胜过这‘变化泉’了。

    他见这老白猿满脸喜悦,滔滔不绝,知道他习性外向,可着实寂寞太久,眼下遇上自己肯聆听所言,心花怒放,这才停不了口。他深感怜悯,道:“我这太乙术法之中,主张逃遁之道。不如与老猴爷切磋切磋?”

    老白猿又惊又喜,道:“好极,好极,我久闻太乙奇术之名,可惜一直无缘亲学,你将太乙术数传给我,我也将天罡变化传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盘蜒连声称谢,指点太乙术中逃离之法,这法术本是他为逃避天灾所悟,当年在鸿源池水中被神灵所困,竟能以仙殇残魄替代而出,如今这定海神针并非强迫老白猿留下,盘蜒稍加指点,令他攻克心魔,以后来去自如,当也不难。

    老白猿修为深厚,见识高超,又长久与神器相处,聪慧至极,将这太乙逃遁术听了一遍,已然记住,心中反复思索,知道若练功有成,将来果然能借此脱困。他狂喜之下,于是将所知天罡万千变的法门如数说出。

    这法门精要之处,在于一个‘变’字,运用精熟后,无所不可变,无所不可用。世间生灵,也分三六九等,仙神佛魔,并非天外之物,不过是顿悟得道、真气庞大,故而远超常理罢了。而其余兽、虫、人、鱼,之间也有高下之分。即便风云火山,形中蕴灵,亦可评高低阶层。

    天罡万千变讲究功力越深,见识越高,则变化越广。若练到最高境界,成龙化凤,变火遁水,也不过是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这老白猿活了千年,所知山海传闻、隐秘道理,直是包罗万象,故而变化极多。然则天赋所限,未能穷尽那天罡地步。盘蜒暗替他惋惜,却也心生敬畏,一边听闻,一边沉思,与太乙术法相互借鉴,不断生出灵感来,一时倒不忙深究。

    两人传功已毕,盘蜒道:“老猴爷,我先将这四人一犬带走,之后再劝此地万仙幼徒前来。“

    老白猿虽颇为不舍,只道:“盘蜒老弟所言,我哪儿还信不过?我将来若能出洞,再来找老弟叙旧。”

    盘蜒笑了一声,向他告辞,携带众人,就此扬长而去。这条密道入地底极深,行了数里,又转为往上,起起伏伏的延伸长远。

    他来到一潭黑水边上,运真气罩住众人,潜入水底,分波游动,约莫半个时辰,出了水面,到了一宛如迷宫的峡谷中。他暗忖:“秋风公主只道可从此逃脱,可若是常人,焉能在水下憋气这么久?可见沧海桑田,时移景变,这原先的出路已不可行。”

    他运功将盘秀等人藏起,送秋风公主与庆仲出了峡谷,变回老书生模样,才将两人唤醒。秋风公主只觉阳光洒在身上,暖洋洋的甚是舒服,一睁眼,见到盘蜒,再看四周,惊声道:“吴奇哥哥,你将我救出来了?”

    盘蜒指了指她腰间那布囊道:“到了这里,城中人追不过来,我仁至义尽,并未食言,姑娘仗着法宝,定能自保,咱们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喜道:“大哥哥本领高强,高风亮节,人家好仰慕你呢。”见盘蜒神色冷淡,心底不禁有气,却知决敌不过此人。她装作天真无邪,蹦蹦跳跳的庆贺一番,在盘蜒手上亲吻几下,带上庆仲,走向远方。

    盘蜒料想这秋风公主不会死心,将来不知还有何花样,但她中盘蜒法术,此生再无法对隼堡众人出手,自也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他回到盘秀等人藏身处,一探脉搏呼吸,颇为顺畅,心知无碍,在各人犬身上一拍,将其救醒。

    庆美、苏修阳晕乎了一会儿,才弄清事态,心下愤愤,齐声怒道:“你这叛徒!真放跑了那贼婆娘?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两位别急着骂人,是鄙人救下二位。虽有小错,功劳可也不小。”

    庆美道:“你少装模作样了,我记得....记得咱们从高坡上跌落,似乎落入一池水,后来呢?”苏修阳也莫名其妙,记不清楚。

    盘秀开口道:“老前辈仁心妙手,于小女子有救命大恩,小女子感激不尽,将来定会补报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听,吓得都呼喊起来,苏修阳颤声道:“那个...犬师妹,你怎地突然.....口齿这般了得?莫非....”成精二字却不敢出口。

    盘秀闭目片刻,道:“那泉水中似有异样,小女子前生无知,出水后开了窍,正是拜老前辈所赐。唉,想象前生愚鲁粗糙,好生惭愧。”

    盘蜒哈哈大笑道:“看来鄙人误打误撞,竟有此古今独一无二的壮举。”将一犬二人抱住,爬上山顶,轻身奔行,不一会儿走了数十里路,回到隼堡,直入城堡大殿。

    秋风公主与庆仲逃走,城堡之中早乱成一锅粥,众人见盘蜒等回来,惊怒交加,那马将军厉声道:“吴奇,你给我如实招来,那秋风公主与庆仲怎地不见了?”

    庆美抢着说道:“他被那公主色||诱,把持不住,将她放走,还不忘将庆仲也送还给她,哼哼,可体贴的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群雄听实情果然如此,无不愤恨,有人立时拔出刀剑,指着盘蜒,咬牙切齿,厉声大骂。

    苏修阳也道:“他为那婆娘,对咱俩拔剑出手,我俩险些被他害死。”

    江苑气冲冲的说道:“吴奇前辈,咱们信得过你,可你这般作为,好生让人心冷了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总算你有几分良知,还知义气,自个儿返回认罚来了么?”

    盘蜒镇定自若,好整以暇,说道:“索酒老弟,你信得过我么?”

    索酒微笑道:“自然信得过,吴奇大哥此举,自有道理。”语气果断,竟无一丝怀疑责怪之意。众人听他这么一说,全数语塞,皆不愿出口反驳。

    盘蜒心里赞道:“不愧是徒弟,对师父着实不赖。”朝他眨眨眼,示意他附耳过来,低声道:“我有件极要紧的隐秘与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索酒稍觉奇怪,于是说道:“大伙儿,请容我与吴奇大哥私下交谈。”盘蜒牵着盘秀,又指了指江苑,江苑大惑不解,心中好奇,迫不及待的跟来,只留下众人面面相觑,心里猜测不休。

    众人来到书房,盘蜒闭上房门,江苑叱道:“你有何狡辩,这就说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这秋风告知我重大秘密,又发誓再不敢涉足这隼堡,我才答应将她释放。”于是说出这城堡中那变化泉之事,只隐去自己与老白猿相斗经历不谈。

    江苑、索酒吃惊不小,江苑道:“那泉水与我万仙仙露泉一般么?这在凡间纵然罕有,可对万仙而言,倒不见得....”

    盘秀忽然道:“师妹,这泉水效用更胜过仙露泉,不该相提并论。我跌入泉水之后,险些伤重死去,吴奇前辈冒死救我性命,令我通慧顿悟,对我恩情之深,不逊于师父。”

    江苑、索酒倒吸一口凉气,江苑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师姐,你....你这....”脑中“成精”二字萦绕不去,却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盘蜒叹道:“这位...狗大仙心怀慈悲,舍己救人,此等义举感动天地,故而有此好报。”又道:“索酒老弟,这是天意使然,要你神海剑派于此壮大。这变化泉一事,除了此间万仙门人,决不能外传,否则天下大乱,此城必惹来无数争端。”

    索酒反复斟酌,知道盘蜒所说不假,问道:“大哥,依你之见,咱们今后当如何行事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此泉决不能落入旁人手中,也不可闲置不用。你当禀明你师父,从此以后,率神海剑派众弟子驻守在此,由此变化泉渡化,潜心修行,另辟蹊径,算是万仙一西域分支。那泉水之中,有一位白猿仙,为人正派,所学渊博,正好指点各位年轻弟子武艺。”

    江苑犹豫道:“此事不知合不合万仙门规?也不知盘蜒师父....会不会答应?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素闻盘蜒大仙英明神武,心胸宽阔,乃是天下出类拔萃、顶天立地的人物,你如实告知此事,他定不遗余力的赞成。”

    盘秀、江苑、索酒听他对盘蜒如此推崇,尽皆大喜,殊不知他是厚着脸皮、自吹自擂,索酒道:“师妹,我看大哥所说半点不错。”

    江苑白了他一眼,啐道:“你呀,对这老哥哥也太纵容了,没准他与那秋风公主真的夹缠不清,勾勾搭搭呢?”

    盘蜒急道:“小姑娘,老子....我都半进棺材的人了,遇上那狐狸精,若真与她苟·且,哪里还有命在?我是碍于誓言,言出必践,这才放她走人。”

    索酒道:“你看,他自己都这般说,哪里还有假?”

    江苑啼笑皆非,心里也信了大半,道:“好吧,但将来那婆娘若出尔反尔,回来找茬,你可非杀了她不可。”

    索酒爽快说道:“那就让她来,那庆仲武功高强,确是个极好的敌手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犬,商议已定,编造借口,出外替盘蜒脱罪,索酒乃是全城将士的救命恩人,威信显著,如此处置,众人虽有怨言,却不变违逆。

    到了深夜,盘蜒又悄悄领神海剑派众人通过密门,来到池水边上,与那老白猿碰面,老白猿见他守诺,当真欢天喜地,连翻跟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