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六十五 白猿献桃困于山
    盘蜒匆行许久,忽然间,他只觉前方有狂风袭来,凌厉如刀一般。他往旁一闪,已然避开,那风绕了一圈,忽然又化作迷雾,弥散开去。

    秋风公主急道:“那是甚么?”

    盘蜒抽出腰间长剑,朝那迷雾一劈,那迷雾金光大盛,变作无数蝗虫飞来。盘蜒心中一凛,将长剑舞得团花锦簇,繁复无隙,嗤嗤声中,将蝗虫劈落。蝗虫落地之后,复又聚在一处,变化成一头血口巨狼,撞向盘蜒。盘蜒一弯腰,长剑倒转,将那巨狼腹部剖开,巨狼当场翻身气绝。

    就这么稍稍耽搁,盘秀、苏修阳、庆美已然追至,见到盘蜒,苏修阳怒道:“你为何救这妖女?”

    庆美恨恨道:“还用说么?不是被妖女所诱,就是被她收买啦。”

    原来江苑见盘蜒与秋风独处,深怕不妥,便请盘秀、苏修阳、庆美在旁相助,到那小屋时,两人已然不见。盘秀闻味跟踪,恰好在这密道中相遇,盘蜒一时疏忽,已被追上。

    秋风公主喊道:“甚么妖女、收买的,吴奇哥哥是正人君子。”

    庆美听她叫盘蜒“吴奇哥哥”,称谓亲昵至极,更是板上钉钉,再无怀疑,道:“一个无耻下流,一个自甘堕落!”

    苏修阳大喝一声,使“折纸成鹤”,转“一雁指法”,长剑横斩,手指趁势点出。盘蜒招架一合,将苏修阳挡在一旁。庆美知这老书生武功极高,谁也道不清多强,从旁相助,使一招“世外人家”,剑势轻飘飘的刺来。

    盘蜒剑往上撩,引得苏修阳、庆美两人剑刃相碰,一声震响,两人手臂酸麻,惊慌之下,退开数步。盘蜒道:“两位,我先送走这婆娘,随后向二位负荆请罪。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松一口气,赞叹道:“吴奇大哥哥,你这剑法好生帅气。”

    苏修阳怪声道:“是了,是了,他这老树上开了花,当然帅气了。你一青春少女,竟任由这老恶人....哼......脸皮之厚,世所罕有。”

    庆美喊道:“你不要脸!不讲义气,见色忘义!荒淫卑鄙!”

    盘秀叫道:“瞧我的!”汪地一声,蹬腿跃起,身如皮球,直冲盘蜒面门。盘蜒见这招蕴太乙术法,踪迹难辨,心下自豪,胸口凝聚真气,砰地一声,被撞得退开老远。

    盘秀仰天长啸,声如狼嚎,得意道:“这一下怎么样?”

    盘蜒也不生气,道:“好厉害,告辞了。”正要离开,突然间,地上那狼尸再度变形,砰地一声,化作无数老鼠,浪潮般跑来。秋风公主、庆美齐声尖叫道:“这是什么怪物?”

    盘蜒转动长剑,守得固若金汤,众硕鼠临近,被他一剑剑精准刺死,这功夫深湛精妙,实已是剑术中的极诣,但旁人看不清楚,只道他转的快,防的严,却不明他收发随心,准确无误的妙境。

    那群老鼠落地之后,一团团烈火当空盘旋,众人心中发毛,只紧盯着那些火球。盘蜒心知有人捣鬼,跳上一步,喊道:“何方高人,既然有如此神通,为何又藏而不露?”

    无人应答,那火球??作响,当头砸落,盘蜒在地上水池中一捞,一团水墙竖起,波波几声,将火球化去。

    庆美、苏修阳神色惊异,想:“这老书生非但手脚快,内力也强,这化水为盾的功夫,咱们便万万办不到。他功夫之高,足以与飞空层高手比肩。何况他还背了两人。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得意大笑道:“你们两个小万仙,还是莫要自讨苦吃了。这位狗大仙也识相些,乖乖退去吧。”

    忽听一声巨响,庆美、苏修阳背后石墙倒塌,而正面石墙中伸出巨手,将两人一推。那两人齐声痛呼,朝后摔去。盘秀一见,登时跟着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盘蜒一凛,也钻入那破洞,秋风公主嚷道:“你别....别多管闲事!让他们自生自灭去吧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你再多嘴,我也让你自生自灭。”秋风公主依旧怨声不断,却也无法相抗。

    那破洞之后,乃是一斜坡,顺斜坡而下,不久见着一大石棺,盘蜒见有一人抱住庆美、苏修阳,跳入石棺,旋即不见。盘秀冲那石棺“滋滋”嘶吼,神色凶狠。

    盘蜒道:“狗大仙,你留在这儿,我进石棺瞧瞧。”

    盘秀忠义过人,不听劝告,纵身一跃,消失在石棺里头。盘蜒笑骂道:“这倔脾气!”朝那石棺一看,见石棺乃是一“地门”,不知通往地底何处。他稍一思索,要将庆仲、秋风公主放下,秋风公主抓紧他手,动情道:“你去哪儿,我去哪儿。我带着庆仲,决计无法活着出去。”语气竟情深款款。

    盘蜒淡然道:“公主何出此言?定是猜到下方何物了,是么?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脸上一红,苦笑道:“真败给你啦,老哥哥,你当真聪明。这底下只怕正是那....长生不老泉。”

    盘蜒自知所料不错,跃入其中,只觉重压从各处挤来。秋风公主、庆仲两人呜呜哼声,吃尽苦头,险些被泥土呛死,随后三人身上一轻,盘蜒在空中一个折转,落在一池水边。

    那池水直径三十丈,水中金光浮游,流离潋滟,在池水正中,有一根金色棍棒笔直竖立。那金棍离盘蜒不远,只不过隔着一圈泉水,更是窄细,看似不足二十斤份量。然则盘蜒面对此物,只觉心跳加速,血液在经脉中震颤不停。

    这金棍与那烛龙剑一般,立于此处,定住了乾坤,故而才有这池水,池水中灵气升腾,广罩远传。

    在池水对面,与盘蜒相对之处,有一浑身白毛的怪人,面貌苍老,宛似一只白猿。他怀抱庆美、苏修阳,忽一甩手,将两人扔进池水。刹那间,两人身子痉挛,如遭雷击,七窍流血,面色痛苦。

    这时,盘秀不知从何处跳出,朝水中一冲,咬住庆美,再用爪子抓住苏修阳,将两人由水面托出。它自己厉声哀嚎,根根毛发如受火烤,变得枯黄脱落。

    眼见它命在顷刻,盘蜒身形一晃,也已入水,抱住盘秀,只觉池水中有数万斤重压抵住前胸后背,无情来回碾动,盘蜒全不受制,稍一用力,哗啦一声,破开泉水,跳回岸边。

    苏修阳、庆美虽受煎熬,但只是晕了过去。盘秀则侧躺在地,身子僵硬,口吐白沫,四肢血流不止。盘蜒本有心运功救它,但朝那老白猿一望,见它面露喜色,当即罢手,只在盘秀耳边说道:“肉身无常,心气为上。你身上越痛,越莫抵挡。你舍命救人,心怀正气,定能修成正果。”说罢只替盘秀包扎伤口,抚摸它厚厚毛发,舒缓其心,盘秀目光感激,渐渐合上了眼。

    老白猿冷笑道:“我在这洞中住了数千年,终于有人造访。想不到万仙之中,竟会收留这等犬妖,而这犬妖资质聪慧,正可传我衣钵。”

    盘蜒朗声道:“阁下功夫这般奇妙,又长久与世无争,为何要害这些小辈?”

    老白猿冷冷道:“并非我要害人,而是这池水命我将他们引来。它早感知这洞外有万仙弟子,意欲替这‘天罡万千变’功夫找一传人。”

    盘蜒神色古怪,问道:“天罡万千变?”

    老白猿道:“不错,天罡万千变。你这书呆子功夫虽高,量你不曾听说过这旷世无有的神功。”突然形影骤变,如狂风卷过,秋风公主又大喊起来,倏然已落在老白猿手上。

    盘蜒皱眉道:“老仙人,你为何又捉了这女子?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也尖声道:“臭猴子,烂屁股,你放开本公主!”

    老白猿指着盘蜒道:“我出不了这洞,被这‘定海神针’困在此地。你若要这女子活命,便将外头万仙的娃儿都引进来,由这泉水试炼。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急道:“快,快,吴奇大哥哥,你....你快照他说的做。”

    盘蜒手指一点,几声轻响,将庆仲、秋风公主点晕过去。老白猿脸色一变,侧脑袋想了想,将秋风放在一旁,说道:“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盘蜒朗声道:“我与阁下赌斗,若我胜了阁下,阁下便告知此处来龙去脉,随我等自行离去。若阁下胜了我,自当依照阁下所言行事。”

    老白猿在这洞中已不知独居了多久,穷极无聊,一直如在梦中,直至最近,神海剑派众弟子来此驻扎,它才被泉水唤醒,命它将众万仙门人叫来传功。可它出不得洞穴,又无人前来找它,直是心急如焚,却无法可想,谁知机缘巧合,盘蜒等竟自行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它知机不可失,当即出手,将庆美、盘秀等扔入池水一试。又挟持秋风公主,要盘蜒替他抓人,不料盘蜒竟出口向它挑战。

    这老白猿本是常人,然则受此泉水历练,生性好动无比,真如猿猴,最喜打斗,在池水中浸泡许久,早就气闷,听盘蜒此言,正合心意,喊道:“好,就这么办!”手从水中一摸,取出一杆长枪,抖擞精神,挽几个枪花,骤然刺来。

    盘蜒伸手去挡,老白猿大笑一声,枪中力道雄浑,颇可翻江倒海。两人内力一撞,那老白猿手腕一麻,暗自心惊。盘蜒心想:“这老儿内力比张千峰尚强了半分。”横臂去缠那枪尖,同时一掌隔空劈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