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六十四 龙虎兄弟阴阳隔
    秋风公主道:“正是,我查到这泰扇、泰廉二人之后。得知泰廉极早亡故,其兄此后云游天下,意欲查明其弟死去真相。”

    盘蜒问道:“你又如何得知是万仙的菩提祖师?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道:“我从寒火国女王那儿得了一本《六合冥书》,书中写道:‘扇、廉二人,得天授功,于此重聚,得偿所愿,神怡心喜,然弟受天地约束,唯灵气深重,魔王肆虐时方可临凡。’”

    盘蜒心中升起一股寒意来,他重复道:“‘唯灵气深重,魔王肆虐时方可临凡?’这泰扇之弟,莫非....莫非已成了....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目光惊讶,道:“前辈果然无所不知,他那弟弟虽然死了,归于聚魂山,可不知怎地,竟成了那异世妖魔中大有来头的人物。故而不到天色异常,世间大乱时,不可来到此世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见他神色凝重,自知此人深感兴趣,暗暗欢喜,又道:“本来嘛,我道那《六合冥书》书写者,只怕早不在人世。只是后来出了一事,登时令我猜到那泰扇非但仍在人间,且已成了万仙中第一等人物。”

    盘蜒点头道:“你可是见了菩提祖师的书法么?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奇道:“你怎地什么都猜得到?不错,数月之前,我随那龙木去了供奉菩提祖师的青龙寺,见着寺中菩提祖师亲笔题字,与《六合冥书》中字体全无不同。而殿中有一雕塑,乃是菩提祖师死去的弟弟,我虽不曾见过泰廉,可见菩提祖师如此挂念亲人,这才.....”

    盘蜒闭上眼,想起天心、陆振英押送那许多精魂剑时,忽然有一老者现身,那老者精通太乙术数,内力绝伦,更有一通凌厉腿法。盘蜒本以为那人是聚魂山的跳蚤阎罗,可当时并非魔猎之际,跳蚤万不能下凡。如此说来,那老者当是菩提祖师了?那位跳蚤,则是他死去兄弟泰扇的化身。

    他为何要夺那精魂剑?莫非是义兄让他集齐此物?跳蚤义兄又有何图谋?

    盘蜒默想片刻,道:“多谢姑娘指点,这第一件事,令在下获益匪浅。这第二件呢?你又有甚么惊天动地的消息了?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道:“你行行好,松开我手脚镣铐吧。”

    盘蜒取出钥匙,替她松开,秋风公主安心不少,面露微笑,道:“吴奇哥哥好生体贴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说罢。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于是低声道:“张千峰他们将那可恨的龙木怪人打得东奔西跑,不知去向,定然捉不住他。这龙木怪人....哼哼....破釜沉舟,我瞧他定有孤注一掷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孤注一掷?莫非他杀心大起,想要屠杀平民么?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笑道:“这怪人看似精明,实则愚笨的狠。在他心中,若是单打独斗,世上无人敌得过他,当时张千峰取胜也不过侥幸罢了。如今...万仙与诸侯国各分西北,你猜他走投无路之下,会去哪儿拼个死活?”

    盘蜒沉吟片刻,道:“他要去灵夏皇城,找当今女皇。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拍手道:“大哥哥好聪明,我真要爱上你啦。这龙木怪人有一门奇术,可沿着地上树脉游走,谁也察觉不到他。灵夏皇城旁有一片御花园,他若要刺杀,可谓神不知、鬼不觉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此事殊为可虑,血云如今与我心思隔绝,我须得尽早赶回去。”于是道:“还有第三件事,姑娘来此隼堡,到底找寻何物?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吐吐舌头,道:“算我怕了你,什么都不隐瞒。我在金银国宝库中,找着一副地图,地图详述这隼堡中各处暗门机关。这隼堡乃是昔日一位精通奇术的大宗师居所,地下有一泉水,据传有长生不老之效。”

    盘蜒问道:“这不就是万仙的仙露泉么?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道:“是啊,这泉水在万仙人眼中,自是不怎么稀罕,但对我而言,却是可遇而不可求,那六合冥书中有几门厉害功夫,非得在此泉水中习练不可。”

    盘蜒想了想,问道:“姑娘可知这泉水在何处?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眨眼微笑道:“我虽熟知此地形势,可惜未能找到,不然定与大哥哥你共同沐浴,做一对游水鸳鸯。”

    盘蜒笑了一声,神色平静,站起身来,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以为他真要动手无礼,惊呼道:“走?去...去哪儿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姑娘言而有信,我岂能违背信诺?当亲自护送姑娘下山了。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急道:“可...可你们取走我那宝贝布囊,金贵衣衫,还有那庆仲,都....都不曾还我。你送走了我,我孤身一人,手无缚鸡之力,途中定遭遇不测,又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盘蜒听她讨价还价,实则并非无理。他不愿违誓,可这女子花样百出,若取回她诸般法宝,没准另有事端。他稍一迟疑,道:“那你发下誓来,从今往后,不许再找这瓦勒伦城与万仙麻烦,更不得觊觎城中泉水。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全不在意,心想:“眼下发誓,明晚就忘,待我设想周全,将披罗线运用得更厉害些,再卷土重来,叫他们全数遭殃。”于是道:“我金银国梁璐·华尔巫·秋风公主在此发誓,从今往后,绝不敢再与瓦勒伦城与城中居民为难。否则.....否则叫我落入刀山火海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好!”说吧手指如风,扯出秋风公主舌头,在她舌尖一点,秋风公主痛的眼泛泪花,嚷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誓言之中,暗触精灵,姑娘发誓之后,如若违背,自遭报应。”说罢手腕一转。

    刹那间,秋风公主如落入油锅,浑身滚烫,哇哇乱叫,骨碌碌滚动起来。盘蜒手往下压,于是痛楚全消,秋风公主萎靡在地,心神憔悴,魂不守舍。

    盘蜒叹道:“殿下心意不诚哪。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怒道:“你这....这混账,我....若逃脱,非....非....”心里恶念丛生,脑中想象复仇情景,却不敢说出口来。忽然间,那剧痛去而复返,蔓延至全身。秋风公主痛的直扯头发,尖声惨叫,她暗暗懊悔,心生恐惧,那痛楚立时缓解。

    她惨声道:“你....你能探知我心思?你这...魔鬼,你这是何方妖法?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我并非魔鬼,而是姑娘心中有魔鬼,触了天理,故遭火劫。你若将来真有违誓之意,所遭折磨,更惨烈百倍。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到此地步,已被盘蜒制得服服帖帖,再不敢阳奉阴违。盘蜒将她夹在胳膊中,施展身法,离了小屋,回到隼堡,悄然潜入牢房,将她衣物、布囊取出,又放了庆仲,一股脑扛在肩上,倏然奔出,竟无一人察觉。

    秋风公主暗想:“此人轻功心计,何等了得,绝非凡俗之辈。煞气书生,煞气书生,中原武林中,果然藏龙卧虎。”那布囊乃是她独门法宝,旁人谁也打不开,动不得。她一看其中事物,半点不少,欣喜万分,再换上衣物,更是精神抖擞,信心倍增。只是庆仲伤的太重,有如伤残人士,尚需好好调养。

    盘蜒将她与庆仲找一空地放了,道:“你既知密道何处,脱身应当不难了?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点了点头,转了几转,来到一偏僻长廊,走到那长廊尽头,找着一梯子,从梯子向上爬,到了屋顶,那屋顶烟囱处有一暗门,三人从暗门走入,则到了一处密室,密室地上有一盖,掀起之后,有石阶向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听屋外有人怒道:“那婆娘从这儿走了!”正是庆美与苏修阳声音,又听两声‘汪汪’呼喊,则是盘秀吼叫。

    秋风公主脸上变色,怒道:“你出尔反尔,故意引他们来捉我?你....你....不讲信用,占我便宜,猪头狗脸的老贼!”

    盘蜒苦笑道:“是那盘秀鼻子太灵,走吧,若索酒一来,那可麻烦不少。若与他们碰上,我还得出手捉你。”

    秋风匆忙向下爬去,盘蜒、庆仲如影随形,那梯子极长极深,忽然上方铛铛作响,有一物飞速而来,盘蜒“啊”地一声,道:“是那狗大仙,它竟会爬梯子了?”声音颇为惊喜。

    秋风公主大急,手一松,陡然坠落,盘蜒无奈,在梯子上一撑,拉住庆仲,猛然冲出,已然将她抱住,一掌往下拍出,内力缓和,三人稳稳落地。秋风公主这才信他真心相救,只觉这老书生武功精强,甚是可爱可敬,喜得在盘蜒脸颊上一吻,笑道:“大哥哥真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即便是你这等恶人,我也非救不可。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哼了一声,见眼前乃是一地下水路,稍一呼吸,霉味无处不在,她指着一处道:“我记得地图说是往那儿走。”

    盘蜒问道:“你不记得来路么?”

    秋风公主道:“我领大军从另外密道出来,但那密道眼下已被识破,只能另走一条新路。”

    三人顺她所指奔跑,秋风公主足踏水池,大感不适,一边赶路,一边抱怨,前方又昏暗的很,她轻功平平,庆仲又行走不便,盘蜒不耐烦起来,又将两人举起而行,霎时如疾风助推,眨眼已在十丈之外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