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万鬼万仙 > 五十九 少时杀虎已成名
    江苑无心争执,勉强答应下来,众少年便面露喜色,无不想一显身手。

    索酒道:“到了城外,大伙儿都要小心,当改换步行,不发半点声响,一旦真有敌人察觉,数目太多,立时就往回跑。”

    众少年齐声道: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好一群胆气过人的小豪杰,万仙门后继有人了。”说完这话,振辔飞奔,众人紧随。索酒指引方向,不久到了玛珥湖镇外,见一大湖,夜色之中,只觉这湖水似已被血染红。

    众人滚落马鞍,绕过湖水,小心前行,临近小镇,见一圈矮矮城墙,地上躺满联军将士尸体,即便身穿铁甲,也被斩得血肉模煳,千疮百孔,所有死者皆被斩首,脑袋不知去向,盘蜒低声道:“多半是被敌人拿去邀功了。”

    神海剑派少年见了,无不骇然,有人腿脚麻软,连站也站不住了。更有人“呜”地一声,呕吐出来。

    索酒一惊,张看左右,所幸并无敌人。盘蜒举火把一照,道:“敌人已然离去,他们手上兵刃可坚硬得很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离众人数十丈远处,有个身影蹑手蹑脚,朝外爬开。众人大半未知,索酒却立时察觉,轻轻一跃,已捏住那人喉咙,遮住那人嘴巴,借月色一看,问道:“马将军?”

    马将军披头散发,满脸血污,眼神害怕异常,远不像晨间那般威风凛凛、高人一等。他认出索酒,目光变得狂喜,道:“是....是索酒少侠,好,好,不好,快走,咱们快走。”

    盘蜒等人围了过来,盘蜒问道:“甚么‘好不好’的?我先前劝你谨慎些,你不听劝告,这才有如今下场。”

    马将军又是惭愧,又是心惊,嘴里含煳嘟囔几声,江苑问道:“敌人去了何处?大人又是如何逃脱的?”

    马将军急忙双手比划,说道:“我....我率军来到镇外,遇上敌人,不过是些....杂牌小卒,倒也并不如何厉害。我指使大伙儿冲杀一阵,他们....往镇里逃去。大伙儿争功,我约束不住,一股脑追上,谁知....谁知镇里黑压压的,满是敌人,兄弟们抵挡不住,多半....唉....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将军倒也了得,在千军万马之中,竟能来去自如?”

    马将军长吁短叹,道:“我脑后挨了一下,不知怎地,晕了过去,竟就此逃过一劫。”

    盘蜒指着地上尸骨道:“这可当真巧极了,将军脑门中招,扮作尸体,可脑袋也未被割去,莫非敌人竟瞧不上将军人头?我瞧将军‘晕厥’之后,又幸运至极的‘滚’入草丛之中,无人发觉将军才是。”

    江苑喝道:“前辈,你莫要冷嘲热讽的,将军幸存,咱们当好生安慰他。”

    马将军甚是羞愧,说道:“敌人是...金银国的,手上拿着银枪,身穿金甲,却偏偏极为锋利牢固,尤其有一极凶残的怪物,足足有一丈之高,满身铠甲,又有一蝎子尾巴....这怪物杀了好几十人,纵横之下,人命如草。”

    众少年神色惊讶,看着那“吴奇”,心想:“这人料得真准,真是金银国埋伏咱们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果然不出所料,敌人这叫分而歼灭,令咱们兵分两路,先灭一支,再转而攻‘隼堡’去了。事不宜迟,咱们速速返回。”

    马将军犹犹豫豫,唯唯诺诺,江苑心知其中定有古怪,问道:“将军,依你之见如何?”

    马将军道:“是啊,咱们该早些回去,这镇上百姓...还有我那些兄弟,多半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江苑皱眉道:“什么叫多半没救了?”

    马将军目光躲闪,道:“我先前...昏迷时,模模煳煳听其中一无寐王子说:‘那些活下来的贱民,都押回金银国当奴隶,至于俘虏,割去舌头,更能卖个好价钱。’他们....没准留了些人在镇上,看守...被捉的人。”

    盘蜒心想:“无寐王子?他是秋风公主兄长,这混球也在此地?”问道:“将军是要咱们去救人么?”

    马将军摇头道:“我不过这么一说,实则....多半救不回来,敌人厉害至极,凶残狠辣,咱们这些人手,去了也是白搭。还是速速....回隼堡,在城墙上御敌为妙。”

    众少年义愤填膺,可又好生难以决断,江苑头一回面临这等大事,顷刻间也满心忧虑,拿不定主意,不禁将目光望向索酒。

    索酒看了看盘蜒,盘蜒道:“小兄弟,我不过是个过客,此事终究需你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索酒权衡轻重,下定决心,抬头道:“我信得过隼堡,咱们先去救人。”

    江苑抿嘴片刻,点头道:“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万仙少年中,有一人叫做‘张蝶’,曾来此镇上游玩过数次,熟知镇上情形,道:“镇上有一富人,家中宅子很大,我看若有敌人留守,多半住在宅中。”

    盘蜒道:“好,劳烦小兄弟你带路,其余小娃儿,毛都没长齐,更不曾碰过娘们儿,还是莫要跟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众少年本来心下忐忑,听他一说,受激不过,连声喊道:“我不是小娃儿!”“我郑秘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!”“我和娇儿亲过嘴,算是碰过娘们儿啦!”

    盘蜒笑道:“既然如此,大伙儿痛痛快快杀他娘的!谁今个儿未杀敌,一辈子睡不了娘们儿。”说罢做个砍头手势。他人虽有些疯癫,但一贯用词文雅,知书达理,这时为了替众少年鼓劲儿,言语便极为粗俗。

    众少年勇气倍增,喊道:“好,谁未杀敌,谁打一辈子光棍。”

    盘蜒又道:“还请狗大仙留在此地,照看这位马大人,以免他又昏头昏脑,将来半身不遂。”

    马大人心里愤恨,却只得赔笑,盘秀“汪”地一声,甚是顺从。

    江苑莞尔一笑,心想:“煞气书生,名不虚传。”又朝索酒低声道:“你也不曾碰过娘们儿,可是男子汉么?”

    索酒微觉窘迫,答道:“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”

    江苑叹道:“是落花有意随流水,流水无情恋落花。”

    当即那张蝶领头,众人摸索着穿过镇子,镇上更到处是尸堆,血腥浓郁,一片凄惨。途中偶尔有巡逻之人,但江苑飞快出手,瞬间了账。众小仙人暗自钦佩,牢记在心。

    到了那大宅墙外,索酒耳朵紧贴地面,听了一会儿,道:“共留了百三十人在内,其中有一巨人,当是马大人所说的蝎尾妖魔。”

    江苑问道:“那被捉之人又在哪儿?”

    索酒道:“分了四处,当被所在笼子里,各约百人左右。”

    张蝶赞道:“索酒师兄,你这听风辨位的功夫可真了不起。”数月征战途中,索酒不曾显露神功,众少年只当他本事不过如此,这时一见,颇出意料。

    索酒微微一笑,绕至后院,众人翻墙而入,盘蜒道:“先杀敌人,再行救人。”

    江苑领会,说道:“都小心些,使夜行剑法。”那夜行剑法乃是张千峰所传的一门剑术,旨在锻炼众修武院学子轻功准头,临敌之际,自然而然便心态平和,思绪不乱。众少年答应一声,悄悄奔出,不久有人绕至院中看守背后,一剑刺出,透过金甲缝隙,刺入喉咙。

    盘蜒见状深感欣慰:“万仙弟子,应当出入沙场,频频临敌,武功进展方才更快。若一味骄纵宠溺,安逸享乐,一身功夫退步神速,当真浪费万分。”

    杀了十来人,有一少年路过笼子,临时心软,想将众人放出,朝笼中俘虏“嘘”了一声,手一碰铁杆,忽然放声惨叫,手掌通红,满地打滚。那牢笼咚咚巨响,极为刺耳。原来笼子上有金银国机关,以防敌人潜入救人。

    院内只听那无寐王子尖声道:“有老鼠!都给我上!”一阵密集脚步踏踏作响,直冲过来,盘蜒一指点中那受伤少年,止住他疼痛,从死人身上拔出剑,反骂道:“鼠辈赶来送死!”抢先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江苑喝彩道:“前辈果然豪气!”也拔剑跃前,预备迎战。

    一金银国士兵手持大盾,往上一挥,护住全身,随后大步抢进,盘蜒虚晃一剑,轻轻巧巧,精精准准的划破那人咽喉。这一招乃是江湖上流传甚广的‘杀虎剑法’,并不如何精妙,但到盘蜒手中,威力自然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索酒心想:“吴奇大哥武功好生了得。”冷静旁观,见众少年已与敌人拼杀起来,敌人兵刃盔甲皆甚是棘手,众少年内力未成,单打独斗,只能使轻功躲闪,全无还手之力,霎时便有人受伤。

    索酒道:“使‘飞升隔世功’的凝神气功,聚于剑上,与敌人剑刃相碰,传功伤人!”又飞快说出运劲口诀。江苑吃了一惊,心想:“原来凝神气功竟有这等用途?我以为这不过是散除杂念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众少年根基极佳,悟性又好,而在厮杀之中,领悟起来加倍迅速,只眨眼功夫,已多有学会之人,各自寻隙凝力,奋力斩出,铿锵几声,与敌人银枪交锋,众敌寇不过是寻常士兵,又身穿重甲,本就吃力,如何挡得住这上乘内劲?顷刻间,手腕巨震,身子麻了半边,众仙家手起剑落,敌人鲜血四溅。

    盘蜒喝彩道:“好,全是爷们儿!今后享尽艳福,美女环绕。”长剑一拂一转,嗤地两声,又杀两人。江苑不甘落后,也施展神妙剑术,所到之处,敌人立毙,更是勇勐非凡。索酒仍不出手伤人,只是若有师弟遇险,他及时搭救,点到为止,却总能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再过数招,众少年渐入佳境,热血沸腾,沉浸于杀戮之喜,全不知疲倦,手脚更快几分,已不知杀敌多少。(未完待续。。)